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随身英雄杀 > 正文 第九六三章 白布蒙面

正文 第九六三章 白布蒙面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主上,太上主祭和旭阳主祭,现在都躲在了当年魔君大人留下的别院之中,咱们现在快点和他们集合,也好共同商议一下,如何从敌人的围攻之中,逃脱出去。”

    贺络图此时,已经不是一年前的死脑筋,他看着那越加阴沉的天地,声音中带着坚定的说道。

    郑鸣昂头,看着那无尽的天空,他朝着贺络图道:“你等一下,带着秀儿去找太上主祭,我去魔君的战体那里。”

    “主上,您万万不要过去,那里那里听说足足有五个以上的无上存在出手,就是就是紫雀神朝那位神皇,都已经有分身降临。”

    “大君的战体不容有毁,但是但是和大君的战体相比,您对我们魔戎族而言更加的重要。”

    “只有在您的带领下,我们魔戎族,才有希望再次的崛起,也只有您的带领下,我们魔戎族才有未来。”

    “还请大人不要”

    贺络图准备说的话,郑鸣心中很清楚,他一挥手道:“魔君的战体,绝对不会出现任何的问题,你回去告诉太上主祭,这一次,没有灭顶之灾。”

    “让他们注意好自己的安全,也就是三两日的时间,一切都会过去,让他们放心。”

    说到此处,郑鸣一挥衣袖,整个人腾空而起,飘然之间,身影已经出现在了十里之外,也就是几个起落,贺络图的眼中,已经没有郑鸣的身影。

    “我魔戎,真的还有救吗?”贺络图自语,此时的他,充满了迷茫!

    “有救,哥哥去了,一定有救!”秀儿紧紧的攥着拳头,坚定地对贺络图说道。

    藏兵谷,残破的小世界之中,太上主祭斜躺在一块粗劣的石头上,有气无力的喘息着。

    此时的太上主祭,已经没有了见到郑鸣之时的阴冷,也没有转化成被郑鸣福缘深厚英雄牌转化之时的癫狂。

    这个时候的他,就好似一个风中残烛般的老人,静静的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残破的小世界,乃是当年的魔君运用**力建造,只不过这些年来,因为没有神禁级的无上存在对小世界进行加持,这小世界已经开始摇摇欲坠。

    但是,对于魔戎族的族人而言,这里是他们唯一可以活命的地方,离开了这里,他们就是死路一条。

    小世界占地千里,称不上太大,但是绝对不小。可是此时,千里方圆,差不多只要是能够落脚的地方,都挤满了人。

    从四面办法逃难而来的魔戎族人,已经将这个小世界挤满。

    不,应该说,小世界差不多已经没有太多可以落脚的地方,再加上如此多的人聚集,此地,已经热闹到了顶点。

    “太上,您还是回殿中休息吧!”一个少了一条手臂的身影,快步的来到太上主祭的身边。

    这是四大主祭之中,样貌平凡的主祭,他在四大主祭之中,排名靠后,但是此时,能够主持大局的,只有他了。

    落月主祭和白发主祭投敌,另外一名主祭战死,四大主祭就只剩下他支撑大局。

    而此人的手臂,实在保护太上主祭撤退时,被无上存在的法则侵蚀,想要重生,基本上没有了可能。

    太上主祭看着这四大主祭唯一还能够依靠的人,缓缓的摇了摇头道:“这里挺好。”

    那主祭还要说话,却已经被太上主祭摆手制止。

    “都送出去了吗?”缓缓的动了一下身子,太上主祭的胸口快速的起伏,一片一如雷霆的道纹,在他的胸前快速的游动。

    那模样,就好似是一条凶兽,随时破体而出。

    对于太上主祭而言,一旦让这条凶兽模样的伤势破体而出,那么等待他的,就是死路一条。

    这道纹,是无上存在的神禁之力。也正是因为这种力量,让他根本就摆脱不了。

    “大人,都已经送出去了!”那独臂的主祭,声音之中带着一丝苦涩的说道。

    太上主祭轻轻的点头道:“好,那就好,咱们一共送出去了一百批的种子,只要他们能够活下去,咱们魔戎就灭不了。”

    “咳咳,总有一日,总有一日,一定会有人,能够为我们报仇雪恨的。”

    独臂主祭重重的点头,但是他的眼眸之中,却带着深深的哀意。只是,他在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将这种感觉传递给太上主祭。

    太上主祭已经这样了,他不能再让太上主祭担忧什么。

    “我魔戎,绝对不会灭亡,只是,看着大好的基业在我的手中葬送,我对不起大君,对不起魔戎的历代祖先。”

    太上主祭喃喃的道:“当我死后,用白布蒙在我的脸上。”

    白布蒙面,在魔戎族的历史上,是一种巨大的耻辱。

    他代表着,这个人做了对不起整个魔戎族的事情,无颜见祖先,可以说是一种巨大的惩罚。

    这种耻辱,从来都没有出现在任何一个主祭的身上,更不要说太上主祭。

    可是现在,太上主祭竟然做出了这种要求。

    这让独臂主祭的脸上,露出了激动之色,他大声的道:“太上,您对得起整改魔戎。”

    “如果不是您周旋,咱们魔戎族,早就灭在了那些无上存在的手中。”

    “就算是阻止秋狩,那也是您受到了郑鸣的蛊惑,这这和您没有任何的关系。”

    太上主祭一挥手道:“秋狩不秋狩,都已经不重要了,说什么因为秋狩,只是一个借口。”

    “他们,早就不想我们魔戎,在这片世间存在了。”

    “说到郑鸣,可惜了,他他怎么运气这么不好,这这就是天要亡我啊!”

    重重的摇了摇头,太上主祭的目光,再次看向了天际。虽然小世界的天平静无波,但是透过一些裂纹,还是能够看到外面的情形。

    阴云密布,雷霆轰鸣,各种的毁灭之力汇聚,好似要将外面的天空,全部毁灭。

    看到这些,太上主祭的脸色更加的难看,他的嘴角,更是不断的往外流血。

    “太上,由着他们吧!”独臂的主祭看着太上主祭难受的样子,轻声的劝道。

    在这种情况下,他无可奈何,只有在这里,劝一句太上主祭,毕竟他们什么也做不了。

    “天要亡我!”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太上主祭一口血喷在了地上。

    高高的镇魔城上,镇魔大将军犹如一座山,横立在镇魔城的顶端,此时的镇魔城艳阳高照。

    但是站在镇魔城的最顶端朝着魔戎州的方向看,却可以看到雷霆如雨,可以看到狂风如刀,可以看到落雨如箭

    “再过一日,就该上千星辰齐落,此地将会成为一片海洋!”作为一个参星境的存在,镇魔大将军在镇魔城之中,可谓是至高无上。

    但是此时,他的声音之中,还是带着恐惧。

    参星境,在普通的武者眼中,是巨擘,是跺一跺脚,可能让天地都为之震动的存在。

    但是,他们自己却很清楚,他们差的太远了!

    面对神禁,面对已经让法则融合成为神禁,举手投足之间,都拥有着无穷大道之力的神禁,他们又算得了什么。

    星辰之力,可以让他们跨山填海,可是在这便沧海为桑田的力量下,算得了什么。

    “魔戎州不在,咱们也就不用在镇魔城戍边了。”站在镇魔大将军旁边的,是一个年轻的男子,话语中,带着一丝轻松。

    镇魔大将军微微摇了摇头,他看着那穿着一身银甲的年轻男子,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想要说话的他,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既然自己的儿子在这个方面如此的没有悟性,自己强行将一些方法说给他,实际上是害他。

    “父亲,那魔君的无上战体,您觉得究竟落在谁的手中?”年轻男子好似感应到了父亲的不满,赶忙岔开话题。

    镇魔大将军冷哼道:“这种事情,是你这种小儿辈可以谈论的吗?”

    这句话,镇魔大将军说的丝毫没有给自己的儿子留任何的颜面,因为他知道,在这个时候,如果他再留颜面,那就是要害死这个小子。

    年轻人不敢在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那巨大的战体。

    那犹如山一般的战体,他从小就一直看着,从畏惧到崇敬,再到现在的悲哀。

    毕竟,这是一个无上的人物,他本来要守护自己所爱的一切,但是现在,他不但做不到这些,还连自己的身躯,都要成为敌人的武器。

    本来犹如石山一般的战体,此时已经被四种颜色所包围,其中在他的左手臂,是一种紫色的光泽。

    这紫色,已经完全占据了魔君战体的左手臂。他正朝着魔君的左肩疯狂的侵袭。

    而就在魔君的右手臂,则是一种蔚蓝一如玄冰的颜色,这种颜色,同样占据了右边的手臂。

    至于魔君的双腿,同样是两种颜色,一种是土黄色,占据着左腿,正快速的朝着魔君的腹部。至于右腿的部位,则是一种皇道紫色。

    这是属于紫雀神朝那位神皇的紫色。

    四种力量,此时虽然都不相交汇,但是就算一个孩子,也能够看出,他们之间的碰撞是不可避免的。

    四大强者,总有一个人,是要完全占据这魔君的战体。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