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随身英雄杀 > 章节目录 第九十八章 长枪横空

章节目录 第九十八章 长枪横空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我怎么能让你如意,一字一句的将这句话说出之后,郑鸣再次催动体内的劲力。

    可是,九鼎锻体功的劲力,已经完全融入了火龙枪内,一时间,郑鸣的体内,哪里还有劲力。

    怎么办?难得真的轰不开这程一刀的刀芒,败在程一刀这种人的手中,我不甘心!

    双眸越加冷然的郑鸣,疯狂的汇聚着他身体的每一份力量,拿一股股在他体内流动的冷流,将他体内每一点的力量,都汇聚在他的双手之间。

    九鼎锻体功的内劲耗尽,那森然的冷流,却在这时,又有一股劲力,不,应该是九股微弱的劲力,这九股内劲本来被压制,但是在那名为苍天霸血的冷流的作用下,却一点点的被挖掘了出来。

    这是那无名口诀形成的九条内劲。

    在催动了项羽卡牌之后,郑鸣本难以施展这九条内劲,但是最后一刻,却被那苍天霸血寻找了出来。

    也就在这一刻,郑鸣明白了苍天霸血和炎黄战血的区别。只不过,他没有时间理会这些,他注意的,只有一点,那就是将十股内劲,汇聚如一!

    “破!”

    火龙枪震动,犹如长龙,那正要斩向郑鸣的七尺刀芒,在虚空之中,陡然破碎。

    刀芒破碎如雨,散落虚空,飘动不见。

    没有了刀芒的支持,卷云一刀,就不能称之为卷云一刀。

    那只是斩过来的一刀,横斩而来,平淡无比的一刀。这是褪尽了繁华的一刀,只不过繁华过后,却没有达到返璞归真的地步。

    这怎么可能,凭着一个小小的郑鸣,他怎么能够破得了自己的卷云一刀。那七尺刀芒,又怎么可能被一枪捅破。

    程一刀不相信自己看到的是真的,但是他的眼睛却告诉他,这一切都是真的。

    他的最强一击,已经被破掉了。那聚集了他全部的精气神,在他看来,最少也能够将郑鸣斩的重伤的一刀,就这样被郑鸣给破掉了。

    “也不过如此尔!”郑鸣手托火龙枪,淡淡的朝着程一刀说道。郑鸣的性子,本来除了洒脱,并没有太多的霸道,但是这一刻,他是和项羽合二为一。

    项羽的性子,在不知不觉之间,影响到了他。

    王不过项,项羽过后,天地之间,再也没有霸王!

    虽然程一刀在鹿灵府,是年青一代的代表人物,但是在项羽的眼中,那就是一个普通的存在。

    再结合郑鸣心中对于程一刀的鄙视,所以从项羽嘴中,得出的结论,就是不过如此。

    这句话,说的程一刀脸色发青,可是还没有等他做促反应,郑鸣手中的火龙枪,已经朝着程一刀直接挑了过去。

    枪如龙,瞬间冲到了程一刀的身前,程一刀猛地一扭头,算是将自己的咽喉躲过,但是他的肋部,却被火龙枪刺破。

    “住手!”有人高声的喝道!

    “不许杀人,快放下程一刀!”金锦远猛的站起,腾空朝着两人冲了过来。

    郑鸣看着用双手抓住自己枪身的程一刀,冷笑一声,手中长枪摆动,冷笑道“滚!”

    一声滚字,程一刀的身躯朝着迎来的金锦远狠狠的砸了过去。金锦远虽然和程一刀的交情并不是太多,但是此时也不允许程一刀落地。

    他选择了双手接程一刀,可是就在他充斥着内气的双手,在接到程一刀的刹那,就感到一股磅礴的力道,从程一刀的身上传了出来。

    在这股力道下,金锦远一连退后了九步,这才算是将那落在他身上的力道,给彻底的压制了下来。

    九个深深的脚印,看的人触目精神。毕竟,退后了九步的,是八品家族,金家的家主。

    “某家在此,谁敢一战!”郑鸣没有在看程一刀,他手持火龙枪,声若雷霆。

    人山人海的府武院外,一时间都是郑鸣的声音,那一句某家在此,谁敢一战的话语,更是在鹿灵府回荡。

    谁敢一战!

    突破了八品的程一刀,尚且重伤而败,谁又能够上去一战,谁又堪上去一战。

    虽然程家的老姑婆,是绝对有资格上去一战的,但是这只是年青一代的争锋,程一刀的出手,就已经有点说不过去,他们这些老一辈的人物要是上台的话,那么简直就是丢人到家了。

    别说输了,就算是胜了郑鸣,也是输。

    更何况此时少年威风凛凛的样子,让程家老姑婆的心头思绪万千,当年的他,好似和现而今的少年相比,少了一丝的霸气。

    “谁敢与我一战!”郑鸣目视四方,杀气腾腾,此时的他,项羽的卡牌,还有五分钟的时间,他不愿意浪费这五分钟。

    对于这等直呼的求战,没有人敢应对,当郑鸣的目光看来的时候,所有人都低下了头。

    不敢直视。

    霸气凌霄的郑鸣,立于天地之中,长枪横空,如皇如霸!

    鹿灵府的居民,就算是几十年后,也忘不掉那手持长枪的少年,毕竟,那霸气冲天的少年,并不是普通人可以比拟的。

    金通玄摇了摇头,率先离去,他这一刻,可以说心灰意冷。本来,在他的心中,还有和郑鸣争锋的念头,但是这一刻,所有的念头,都化为了灰烬。

    他自己,在这一刻,在郑鸣的面前,连将自己的剑拔出的勇气都没有,还谈什么和郑鸣争一长短。

    这个少年,已经是一做山峰,耸立在他们的心头,让他们唯有仰望,而不要有超越之想。

    “我不相信你还有再战之力!”就在这时,一条身影从下方冲了上来。

    这个人,腾空如鹰,汹涌的朝着郑鸣落下。

    在这个人冲出的刹那,就有人认出了这个人是谁,鹿灵府四大公子中的荀剑江,刚刚突破了九品的少年。

    可是就在他有如苍鹰一般落下的刹那,那郑鸣手中的火龙枪,却从郑鸣的手中直飞而出,朝着荀剑江直刺了过去。

    枪快如电,直接出现在了荀剑江的身前,荀剑江双拳挥动,重重的朝着那长枪轰去。

    可惜,那一枪之中,隐含的力气实在是太大,就算是他的内气质量比内劲要高,却也只是将那长枪轰斜了三分。

    赤红色的枪身,透过荀剑江的肩膀,带着荀剑江的身躯,重重的刺入了府武院的大门牌匾上。

    被火龙枪定在大门上的荀剑江,脸上充满了痛苦之色。他只是想要过来捡便宜,却没有想到,郑鸣这一刻,竟然如此的悍勇。出枪更是如此的锋利。

    荀剑江的遭遇,彻底打消了所有人的最后一丝侥幸,他们看着那已经是赤手空拳的少年,没有人在吭声。

    一个呼吸,十个呼吸,一百个呼吸。

    所有人都感觉,时间过得实在是太慢,他们希望,这一场挑战能够快速的结束。

    “横推鹿灵无对手!”不知道是谁,率先喊出了这句话,伴随着这喊声,三十六县的子弟,只是在这一瞬间,都有一种沸腾的迹象。

    郑惊人和郑亨的手掌,紧紧的握在了一起,刚才两个人的心头,都充斥着担忧,他们很清楚,郑鸣刚才遇到的是什么样的情况,如果稍微有一点差池,那么今天倒在这府武院门口的,将是郑鸣,而不是程一刀。

    人群之中,傅玉清依旧只剩下一双秋水般的眸子,但是这一刻,她的目光中,却闪烁着点点异色。

    那霸气冲霄的少年,用自己充满了霸意的一枪,在这个世间,在她的心头,划上了一个难以磨灭的符号。

    傅玉清觉得,在未来无论是何时何地,他都不会忘记,那霸气冲霄的一枪。

    “哼哼,好强大的内劲,好强悍的肉身,只不过很可惜啊,越是强大的肉身,那丹田也就会越坚固,想要破开丹田也就越难,这郑鸣虽然看上去赢了,但是实际上,在未来的人生道路上,他不但输了,而且输得很惨。”

    说话的,是一直跟在傅玉清身边的年轻人,他薄薄的嘴唇吐出的话语充满了刻薄。

    就是刻薄!

    对于这年轻人的话,傅玉清不喜欢,是极其的不喜欢,但是傅玉清也不得不承认,这年轻人说的是对的。郑鸣的**之强横,已经远超过了一般人。

    傅玉清虽然不知道他修炼的是什么功法,但是却可以肯定,郑鸣修炼的功法,太注重**的强横。

    要不然,也不会能够击败刚刚进入八品的程一刀。而**强横的结果,就会让那本来就难以破开的丹田,再次生出一团坚硬无比的铠甲。

    这样的情况,想要破开丹田,化劲为气,几乎是不可能的。

    “不过对于他这种资质而言,能够达到八品的战力,也已经是非常不错的了。毕竟上等法门,不是他这等人能够得到,更不是他这等人可以修炼的。”

    年轻人继续说道,他之所以如此,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嫉妒,深深的嫉妒。

    虽然年轻人不愿意承认,但是他的心却已经告诉了他,他对于这个叫做郑鸣少年,怀着深深的妒忌。

    程一刀等人,在他的眼中,只不过是土崩瓦狗,他只要愿意,可以一挥手,让程一刀死无葬身之地。

    但是无论他如何的挥手,都不能让傅玉清动容。

    虽然他和傅玉清之间,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他还是不能够容忍傅玉清对他人动情。

    还有一点,是他更不愿意承认的,那就是在这个少年的面前,他竟然有一种自觉不如的感觉。

    特别是少年挥枪而立,霸气冲天的摸样,更是让他从心底,感到一股的自惭。

    只不过两个人的对话,只有他们两个人听到,对于他们这样的天之骄子而言,小小的鹿灵府,实在是太小,这鹿灵府的水,也容不下他们这样他的大鱼。

    郑鸣没有发现傅玉清,在有人将荀剑江解救下来之后,融入到他体内的项羽卡牌,终于到了时间。

    郑鸣知道,自己这一刻,要是在想支持下去的话,那么只有一个选择,就是再动用一张卡牌。

    不过他不愿意在这个时候浪费那难得的卡牌,所以他一收长枪,沉声的道“鹿灵府果然让人难忘!”

    说完之后,他漫步走向了郑惊人和郑亨。

    郑亨和郑惊人,都快速的迎了上来。而郑亨在挨近郑鸣的刹那,耳边响起了郑鸣的声音“扶住我!”

    郑亨虽然为人憨厚,但是并不傻,他知道自己的弟弟,应该到了一种虚脱的地步。所以他和郑惊人对视了一眼,然后一人接过郑鸣手中的长枪,一人搀扶着郑鸣,在甄史恺等人的簇拥下,快速的离去。

    无数的目光,目视着郑鸣的离去,这些目光虽然神情各异,但是各种神情之中,都有畏惧。

    ps:第三章来了,咱是一个讲究的,说出的话,绝对不会言而无信,现在俺能说的,是收藏收藏收藏啊!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