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随身英雄杀 > 章节目录 第一六一章 医术讲究对症下药(第三更)

章节目录 第一六一章 医术讲究对症下药(第三更)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虽然黑心老人对药王阁的三少主很不客气,但是药王阁还是快速的提供了郑鸣治疗所需要的一切。

    坐在凳子上的黄衣少女,轻轻的伸出了自己的手臂。

    这手臂很细,带着一丝不健康的苍白。黄衣少女的意思很坚定,她准备让郑鸣诊断脉象。

    说实话,郑鸣虽然心中充斥着药王残篇的内容,但是对于治病,还真是第一次。

    此时更有无数的人,用目光看着郑鸣,他们之中,大多数人对于郑鸣的医术,都充斥着怀疑。

    毕竟,郑鸣实在是太年轻了,而医术这种东西,并不是一蹶而就能够学成的。以黑心老人对自己女儿的爱护程度,他不知道找了多少名医国手,给自己的女儿诊病。

    郑鸣虽然能够说出黑心老人的女儿究竟害了什么病,但是他绝对治不好。

    说不定,郑鸣也就是瞎猫碰到了死耗子,一时蒙上的也说不准。

    “三少主放心,我前些时候给这位小姐看过,她的病情,实在是太复杂了,别说这郑鸣不见得真懂医术,就算是他医术不错,也不会有什么办法。”药王阁一个在鹿灵府最有名的神医,话语中带着不屑的说道。

    三少主这一刻,也平静了下来。现在他阻止不了郑鸣给黑心老人的女儿诊病,但是他心中的担忧却去了大半。

    正如这下属说的,黑心老人女儿的病,实在是太难治疗了,他们药王阁都没有办法,郑鸣一个晚辈,能有什么法子。

    郑鸣所说的话,也不过就是在拖延时间而已。

    郑鸣此时,根本就没有心理会四周的议论,他心中完全就是那伸出的手臂。

    并不是说,郑二公子如何的没有见过女人。实在是他这一刻,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那黄衣少女在郑鸣的目光下,不由得脸上飞起了一丝的红霞,她觉得自己整个人。在郑鸣的目光下,有一种沉醉的感觉。

    感觉到少女目光不对的郑鸣,赶忙镇定了一下心神,随即一个念头升起在了他的心头。

    自己不会治病,可是自己的手头。不是还有张仲景的英雄牌吗,用张仲景的英雄牌诊疗病情,可比自己这样强的太多了。

    “郑鸣,你一个劲的盯着人家姑娘的手看什么,没有见过女人吗?”一个粗哑的嗓音,陡然在人群之中响起。

    虽然不少人觉得郑鸣的动作有点怪,但是有黑心老人在哪里盯着,没有人敢胡乱说话。

    但是这粗粗的嗓音一出口,顿时让不少人都笑了起来。

    他们想了一下,郑鸣刚才的迟疑。实在是有点那个。而黑心老人则冷眸朝着四周扫了过去,可是随即,他皱了一下眉头。

    因为他没有发现那说话的人。

    这对于黑心老人而言,真的不应该,虽然他的注意力,都在自己的女儿身上,但是依照他的修为,四周的飞花落叶,是不应该瞒过他的耳目。

    更不要说这种大的嗓门。

    不过他这一刻,却不能够发怒。因为现而今,他的心思都在如何救治自己的女儿身上,哪里有时间理会说话的人。

    黑心老人没有发现,郑鸣同样也没有发现。他的精神力量,要说还在黑心老人之上。

    毕竟他的道心种魔**,可以笼罩四周的一举一动,但是刚才有点窘迫的他,心中想的全部是如何诊治。

    轻轻的咳嗽了一声的郑鸣,瞬间激活了自己心头的张仲景英雄牌。伴随着那张仲景的卡牌消散在自己的心头,郑鸣就觉得无数的东西出现在了自己脑中。

    只可惜,这些东西,他只能用二十分钟。

    但是治一个病,却已经够了,看着黄衣少女那收回去也不是,不收回去也不是的手臂,郑鸣朝着黑心老人看了一眼道“去让他们拿点丝线来!”

    黑心老人虽然不知道郑鸣让他拿丝线是干什么,但是这个时候,郑鸣的话,对他而言,那就是圣旨一般的存在,所以他没有犹豫,直接朝着三少主看了一眼。

    丝线这东西,药王阁还真没有,不过不用急,药王阁附近的绸缎庄,很快送来了一大堆丝线。

    郑鸣随手拿起一根细丝,手指轻抖,那细丝就好像灵蛇一般,缠在了黄衣女子的手臂上。

    “悬丝诊脉,这……这怎么可能?”那刚刚说郑鸣只不过是装腔作势的药王阁某神医,看到郑鸣露出这一手,顿时惊声的说道。

    悬丝诊脉几个字,对于药王阁的人来说,并不陌生,但是那些看热闹的人,却都不清楚。

    他们虽然很想打听一下这悬丝诊脉究竟有什么不同,但是看着黑心老人那好像要吃人的模样,一个个都将自己的好奇心放在了肚子里。

    三少主看着郑鸣手握细丝的情形,刚刚稳定的心神,在这一刻,在此不安了起来。

    莫不是,这郑鸣真的是一个天下少有的神医。

    细弱的脉搏,让郑鸣的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他沉吟了瞬间之后,朝着黑心老人道“贵千金当年生产之时,是不是不足月,嗯,应该是早了一个半月对不对?”

    虽然是在询问,但是在郑鸣的话语,到了最后,却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的味道。

    黑心老人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的狂喜,他搓了搓手道“公子您说的不错,小女当年出生的时候,正赶上她母亲毒发,无奈之下,才让小女提前出生。”

    “还请公子多多用心。”

    郑鸣没有理会黑心老人,他的心思,已经全部在这脉象上,再又听了大概一分钟的时间之后,郑鸣冷哼了一声道“糊涂啊,真是糊涂至极!”

    “你女儿这毒,应该是从她母体中带出来的,虽然顽固的很,但是却弱了几分,并不是那么容易发作。”

    “可你倒好,觉得自己女儿体弱,竟然找来不少虎狼之药进补,嘿嘿,本来这七花九虫之毒,就是大热之物,加上你的大补之药,却是补的你女儿身体越来越弱,可是身上的毒,却是越来越强。”

    “你呀你,简直是糊涂透顶!”

    郑鸣的话,此时已经有了责骂的味道,可是这话听在黑心老人的耳中,却让黑心老人眼眸中的喜色更多了几分。

    那位算是他好友的张大师,在黄衣女子十岁的时候,才给黄衣女子诊治。

    他当初得出的结论,和郑鸣说的一模一样,那张大师告诉过黑心老人,如果黄衣女子刚刚出世的时候,就找到他的话,他还有把握治疗。

    可是随着黑心老人给自己女儿进补的那些药物,让七花九虫之毒越加的浓烈,想要治疗,却是为时已晚。

    这可以说已经是黑心老人心中的一种痛,黑心老人觉得自己在这件事情上,特别对不起自己的女儿。

    现而今,被郑鸣这样的指责,他不但不生气,反而恭敬的朝着郑鸣行礼道“郑公子说的对,当时老朽实在是太糊涂了,所以才做出这种傻事。”

    “还请郑公子慈悲为怀,给我女儿指点一条明路。”

    郑鸣一挥手,将那跟丝线收回,沉吟了刹那,这才道“你让人给我拿一根银针来。”

    几个站在一边的药王阁医者,快速的拿来了一捧的金针,虽然他们对于郑鸣的话,是一知半解,但是从黑心老人的反应中,他们感到了一点,那就是郑鸣这不是在胡说八道。

    而对于他们这些医者而言,能够见到这种级别的神医,对他们而言,也是一种荣幸。

    郑鸣拿起一根银针,沉吟了刹那,朝着那黄衣少女道“请姑娘忍耐一下,我要取姑娘的一滴血。”

    说话间,郑鸣不待那黄衣女子回答,手中的银针,就直接扎在了女子的眉心之处。

    黑心老人啊了一声,根本就来不及阻止,他眼睁睁的看着那金针没入自己女儿的眉心,一时间他的心头,充斥着惊慌。

    毕竟眉心是要害,别说是他女儿这般病怏怏的情形,就是他被人用金针传入眉心,同样有生命的危险。

    不过当他看着自己女儿并没有什么异样的样子,他这才将自己的心放了下来。

    半刻钟的功夫,郑鸣这才将那跟金针从黄衣女子的眉心处取回来。而就在这根银针取回的时候,黄衣少女的精神,比之刚才,一下子振奋了不少。

    那苍白的脸颊,在这一刻,也多出了不少的红晕。一如秋水的眼眸,先得越加的有神。

    不过此时,大多数人,看向的,却是女子眉心之处,留下的一滴血,一滴紫色的血。

    血都是红色的,紫色的血,一般不会出现在人的身上,现而今,郑鸣竟然从这黄衣女子的眉心处,取出了一滴紫色的血,怎不让人惊异。

    就连黑心老人,这一刻,也惊呆在了这里,他和女儿一起生活的时间不断,女儿虽然在他的精心照料下,却也不是没有受过伤留过血。

    女儿的血,明明就是红色的,可是这一次,怎么会被郑鸣从眉心取出一滴紫色的血呢?

    这紫色的血,是怎么一回事?

    虽然他不明白为什么,但是他看向郑鸣的目光,却多了几丝的紧迫,他感动,郑鸣应该就是他要寻找的那个神医, 要不然郑鸣怎么能够取出别的国手都弄不出的紫血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