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随身英雄杀 > 章节目录 第二八八章 昨日重现

章节目录 第二八八章 昨日重现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可就在这个时候,他感到四周的人群一阵的骚动,当他凝眸朝着那骚动的方向看去的时候,就见一脸笑容的郑鸣,在姜元丰等人的陪伴下,漫步而来。

    郑鸣面带笑容,而跟在郑鸣身后的姜元丰,整个人更是恨不得笑出一朵花来。

    “鸣少,我已经准备好了最坚实的牢房,只要将他放进去,我相信他绝对逃不了。”姜元丰的声音之中,带着一丝的谄媚,这种谄媚在熟悉他的人眼中,那绝对不是他的风格。

    可是,姜元丰不这样表现不行,他抬头间看向左云从的目光,也充斥着怨恨。

    你没有本事对付郑鸣,就不要吹大气,害的老子昨日在面对郑鸣的时候,有些怠慢。

    虽然那怠慢并不存在表面,但是姜元丰心中很清楚,这种怠慢不但他知道,郑鸣也知道。

    而就在他等候郑鸣和无花谷弟子相斗消息的时候,他等来的,却是那无花谷的弟子,被吊在旗杆上的消息。

    吊在旗杆上,啧啧,这不但是失败,而且还失败的无比的彻底。一时间,姜元丰就觉得自己的心头冷汗直流,所以一大早他在看了旗杆上的左云从之后,就等候在郑鸣的房间外。

    “不用,午时快要到了,他等一会就能够离去!”郑鸣昂头看了一下天,就朝着旗杆上的左云从道“左兄弟,明天这个时候,我再将你送到这旗杆上。”

    左云从一时间,就觉得一口血要从自己的心肺间吐出来。

    ……

    “放走了,这怎么可能?这可是放虎归山啊!”冷渊影看着自己的儿子,声音之中充斥着不信。

    不但冷渊影不信,冷家的几个主事的长老同样不信,一个出自无花谷的顶尖刺客,一个已经表明要进行刺杀,虽然没有说不死不休,但是却已经让全天下人都下了赌局的刺客。能够抓到他一次就是幸运。

    怎么可能会放掉。

    这种事情,要是放在他们的身上,就算是面对无花谷,他们也绝对不会将要自己命的人给放掉。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的冷渊影。朝着自己儿子扫了两眼道“你确定,那是你左叔?”

    “孩儿可以确定,左叔虽然长相不起眼,但是孩儿对他的眼睛很熟悉,孩儿可以确定。那就是左叔。”少年的声音之中,充斥着坚定。

    一个冷家的长老轻声的道“郑鸣难动不知道这是放虎归山,他这样做,究竟是什么目的?”

    “也许是不愿意得罪无花谷。”一个身材瘦削的冷家长老,声音中带着猜测的道。

    但是他的猜测,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毕竟,郑鸣已经将左云从吊在了旗杆上,他还有什么不敢做的。

    就在众人猜测的时候,那少年轻声的道“郑鸣放了左叔的时候。说明天还要将左叔吊在旗杆上!”

    锦华府冷家,虽然已经脱离无花谷自立多年,但是从他们的骨子里,他们依旧将自己当成是无花谷的人。

    所以在听到少年的话语之后,一个个脸上都露出了愤怒之色,更有老者大声的道“实在是太过狂妄,他郑鸣真的以为,他能在潜杀之术上,击败无花谷吗!”

    “狂妄自大,最终都要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我觉得这次云从之所以失手,是因为他太大意。”

    “这次事情之后,云从一定会更加的小心,他刺杀郑鸣。谁胜谁负还不一定,怎么可能会失手被擒,而且还是明天再次失手被擒呢!”

    冷渊影点头道“嗯,我们现在,除了相信云从之外,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但是对于郑鸣,咱们还是小心为好。传令下去,没有家族长老会的命令,任何人不得和郑鸣发生冲突。”

    这个命令,让冷家少年拳头紧攥,但是整个房间之中的长老们,一个个却没有人反对。

    少年觉得,郑鸣的阴影,已经笼罩在了所有的长老身上,让这些长老,难以兴起反抗之心。

    为此,少年感到自己的心在发冷,但是想到吊在旗杆上的左云从,他对于那个人,同样生出了一种恐惧。

    要是让自己和郑鸣为敌,自己干吗?

    华灯初上的锦绣府,现而今已经是戒备森严,只要是跨刀带剑的武者,都会受到最为严厉的搜查。稍微有反抗,立即就会被人打倒在地抓起来。

    化装成一矮瘦老者的左云从,虽然没有被这些锦绣府卫队的为难,却也能够感应到整个锦绣府中的紧张氛围。

    这种紧张氛围,原因就是因为他左云从,只不过此刻的他,并没有什么骄傲。

    “哎,今晚是不用想回去了,奶奶的,那无花谷的刺客明明已经抓住了,还将他放了,这不是玩人吗?”两个相伴走来的锦绣府武者,踏步走来。

    说话的,是一个年纪不大,脸上长着一些红疙瘩的武者,而站在他身边的中年武者则嘘了一声道“老二,是不是想你婆娘了,你小子身子骨虽然壮实,但是色字头上一把刀,还是悠着点的好。”

    “另外,关于那位的话,你小子最好少说点,我可是听说了,那位的脾气可不好。”

    “啧啧,整个欧家,直接被他给挑了,你说说,要是知道你埋怨他的话,能给你好。”

    被称为老二的武者,好似心虚的朝着四周扫了两眼,这才道“我不敢埋怨那位,我说的是咱们姜家,那位明明就没有说让咱们出手,非要让兄弟们巡街。”

    “好了,你也该为家主想想,昨天家主做的事情有点不地道,他可是怕那位给他小鞋穿。”

    “啧啧,不知道那位是怎么弄的,无花谷的顶级刺客,竟然给他挂在旗杆上了。”

    这两个人的谈话,让左云从有些不爽,但是却将那一直盘绕在他心头的一个事情再次给弄了出来。

    郑鸣究竟是怎么找到自己的?自己为什么会被郑鸣直接打晕过去。

    就在左云从疑惑的时候,他突然发现竟然有人朝着他招手,那向他招手的,是一个算命的先生,躲在黑漆漆的角落之中,就好似一个孤魂野鬼。

    这应该是一个想要从自己手中骗银子的家伙,心中生出这般念头的左云从,转身就准备离开。

    今夜他准备将自己丢了的颜面找回来,那里有时间和一个算命先生在这里浪费时间。

    可是,就在他要离去的时候,却见那算命先生的手指猛地朝着天空指了指,这让左云从愣了一下。

    天空,左云从顺着那算命先生的指的地方,竟然看到了一个旗杆,一个孤零零的旗杆。

    可是这个旗杆,左云从是怎么都忘记不了,毕竟就在今天午时之前,他就在旗杆上吊着。

    这算命先生是什么人?莫非他看透了自己的行踪,心中升起了一丝戒备的左云从,漫步朝着那算命先生走了过去。

    “左先生,你天庭饱满,地阁方圆,只是头角不够峥嵘,所以才会诸事不顺。”那算卦先生一开口,让左云从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

    他手中的九根飞针已经准备好,随时准备对这算卦先生出手。

    “你是谁?”

    当左云从问出这句话的时候,他整个人就好似一张准备发射的弩箭。

    “郑鸣!”那算卦先生很是意外的直接回答道。

    听到这个回答,左云从就觉得自己的脑袋嗡了一下子,随即就觉得自己的脑袋开始冒金星,然后他的头又是一疼,随即晕倒在了地上。

    郑鸣看着站在左云从头上,从黑色变成金色的小金猫,笑骂道“你难道就不能有点怜香惜玉之心,老是打人家的脑袋,那是会将人给打傻的。”

    小金猫挥了挥可爱的小爪子,一双金色的眼睛朝着郑鸣喵喵的叫了两声,那意思很明显,人已经帮你给干掉了,将需要的东西拿过来吧。

    郑鸣一挥手,将一粒七品凶兽的内丹朝着小金猫扔了过去。犹如金线一般吃下内丹的小金猫,再次落地的时候,依旧眼巴巴的看着郑鸣。

    郑鸣哪里不懂,这家伙分明是告诉他,他付出的价值不够。看着一副讨债鬼模样的小金猫,郑鸣笑骂道“你这次行动,就这一颗,吃多了也不怕撑爆你!”

    说话间,也不理会在哪里喵喵乱叫的小金猫,直接提着左云从走向了旗杆。

    几乎和昨日一样,当左云从醒来的时候,他发现下方有不少人在围观自己,而他则高高在上的俯视着下面的人,只不过这股姿势,实在是不太好受。

    而且这一次,依旧挂着一个条幅,条幅上的字迹,和昨日也没有任何的改变。

    过了午时,就把自己放掉。但是这一刻,左云从的心中,已经没有了昨日的平静。

    他虽然已经将郑鸣放到了一个足够高的高度,却还是没有想到,自己低估了这个家伙。两天之内,同一个时间被挂在同一个旗杆上,无花谷的脸,让他算是丢尽了。

    而下方,各种各样的议论声,更是不断的涌入左云从的耳中,而且这些人说话,也不像昨日那般的含蓄。

    昨天的时候,这些人虽然议论,但是都顾忌他左云从无花谷弟子的身份,所以议论的内容,还是有些保守。

    但是今日,他们议论的可就什么都有了,更有人质疑左云从,究竟配不配当无花谷的弟子。(。)

    PS  二月二十九日,四年才有的一个日子,好让人觉得有纪念意义,看书的兄弟们,一辈子也就是经历三十多个这样的日子,还不快点将就要消失的票票投给随身,谨以此纪念我们逝去的青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