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随身英雄杀 > 章节目录 第三二二章 对症下药 大呼小叫

章节目录 第三二二章 对症下药 大呼小叫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祝心容轻轻一笑道“这郑鸣乃是难得的人才,他偶尔到论剑台指导弟子的剑法,实际上是对咱们宗门弟子的一种认同,不管怎么说,我都不能让他的名声受损。”

    “到那里,我就告诉所有的弟子,那套百变残篇,是不可能修炼成的,所有人不许再在这残篇上浪费工夫。”

    祝心容的声音不高,却有一种不容置疑的威严。李秋冉刹那间就心领神会,懂了师尊的意思。

    这是给郑鸣解围,更是向郑鸣示好,祝心容这样做的原因,就是提高郑鸣对于整个宗门的认知度。

    “师尊英明!”李秋冉毕恭毕敬的朝着祝心容行了一礼,满是敬佩的说道。

    祝心容笑了笑,快步的走了出去。

    祝心容去论剑台的消息,就好像一道旋风,瞬间传遍了整个葬剑宫。不少葬剑宫的高手,也都朝着论剑台走去。

    他们同样好奇,郑鸣在这剑疯子的纠缠之下,会给这百变残篇一什么样的指导。

    是直接承认自己参悟不出来,还是恼羞成怒的拂袖而去呢?对于他们而言,这两种结果,都让他们感到期待。

    “前辈,请您指教!”那杜景仲将百变残篇的剑招全部施展了一遍之后,恭敬的向郑鸣说道。

    郑鸣没有丝毫的谦逊,话语之中带着不容置疑的道“你将这套剑法,再施展一遍。”

    杜景仲点头,再次施展起了这套百变残篇,伴随着他一招一式的施展,郑鸣眼眸之中的亮光,越发多了起来。

    而就在此时,一个声音却很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这一遍又一遍的,耍傻小子呢?”

    听到这调侃,云月容的脸上,顿时生出了一丝怒意,但是当她扭头朝着说话的人看去的时候。却见岑月珠正笑吟吟的站在不远处。

    岑月珠是师祖辈分的人,几乎所有的人在见到岑月珠的刹那,都恭敬的朝着岑月珠行礼道“弟子拜见师祖。”

    岑月珠轻轻的一挥手道“月容,你是知道景仲这个人的。他爱剑成痴,所以呢,有时候做事就多了一些执着的傻气,但是我在这里放句话,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直接给人家一个痛快话,拿人当猴耍,这可不好。”

    岑月珠的话语,充满了对晚辈弟子的关心之情,但是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她这一番话,实在是让人难以相信啊。

    云月容看着岑月珠,淡淡的道“师叔,师叔祖这是认真指导。要不然也不会让杜师兄再表演一遍。”

    “毕竟,那百变残篇,不是一般剑法啊!”

    虽然云月容话语的重点,好像是在说百变残篇,但是岑月珠却能够感到,云月容话语之中的重点,却是师叔祖三个字。

    她在提醒岑月珠,现在郑鸣的身份已经不一样,你作为师侄的,要小心一点。

    这番话。让岑月珠气的银牙直咬,却难以反驳,毕竟自己师尊要替师收徒的事情,她也是知道的。

    就在岑月珠觉得很是难堪的时候。四周葬剑宫的弟子,却一下子沸腾了起来,不少人更是用一种不敢相信的目光看着郑鸣。

    “刚才月容师叔说什么?师叔祖?月容师叔竟然叫他师叔祖,他……他是谁啊?”

    “笨啊,月容师叔的师叔祖,岂不是咱们的太师叔祖。呜呜,咱们葬剑宫,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如此年轻的太师叔祖?”

    “啧啧,说不定这位太师叔祖看上去年轻,但是实际上,他老人家的年龄已经超过了一百呢。”

    各种各样的议论声,此起彼伏,一时间不少人看向郑鸣的目光,就好像看向一个德高望重的老前辈。

    而就在此时,却听有人沉声的道“快看,那不是宫主吗?他老人家怎么来了?”

    “可不就是宫主嘛,她后面……啊啊啊,那是太上长老,太上长老也过来了。”

    岑月珠看着祝心容和李秋冉走过来,心中也不由得生出了一丝忐忑,她当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快步的朝着祝心容迎了上去。

    对岑月珠而言,自己这个师尊,乃是她最大的靠山,她可以得罪任何人,却不能让自己这位师尊有丝毫的不舒服。

    “月珠拜见师尊。”岑月珠恭恭敬敬的朝着祝心容行了一礼。

    祝心容对岑月珠点了点头,然后朝着正在仔细瞧着杜景仲练施展百变残篇上剑法的郑鸣道“鸣少,那百变残篇,我也曾经研读过,根本就不可能修炼成,你不要再耗费功夫了。”

    作为太上长老,虽然祝心容和普通的弟子都不接触,但是她的威望,却是摆在那里的。

    所以祝心容一说自己也修炼不成,几乎所有的人,在这一刻都对那百变残篇死了心。

    岑月珠看着脸上挂着笑容的祝心容,虽然牙根有点痒痒,却也不敢再多言。

    毕竟,这人能够一言决定她的生死,她都出来帮着郑鸣站台了,就算她岑月珠再有想法,也只能识时务的放在一边。可是,郑鸣好像根本就没有听到祝心容的话一般,依旧静静的站在那里。

    杜景仲这个时候,已经将全套的百变残篇,全部施展了出来,他好像同样没有发现祝心容的到来一般,依旧怔怔的看着郑鸣,一副等待郑鸣悉心指教的样子。

    而郑鸣,这个时候,眼眸深邃,但是他好像并没有看任何人。

    岑月珠沉声的朝着郑鸣道“郑公子,师傅已经说了,这百变残篇,根本就参悟不成,你怎么还在白白浪费功夫呢?”

    这句话,听上去是在劝慰郑鸣,但是实际上,她却是在用这种方式,为郑鸣挖了一个坑。

    她就是想用这种方式,向祝心容告状,这个不识好歹的小子,分明是没有把您的话放在眼里嘛!

    当然,没把您的话放在眼里,那就等于没把您本人放在眼里嘛!

    祝心容的眉头果然就是一皱。但是她只是朝着郑鸣看了一眼,然后向岑月珠一摆手道“不要乱说话!”

    “杜景仲,那套剑法,根本就不可能修炼成。当年剑帝金无神来咱们葬剑宫做客的时候,曾经看过这套剑法,他说这套剑法,是一套不错的剑法,但是很可惜。少了最关键的部分。”

    “从今之后,我要把这百变残篇封存,不允许任何弟子,在这百变残篇上浪费功夫,你听明白了吗?”

    杜景仲的嘴,一下子张大了不少,但是他的神色,除了颓然之外,更多的似乎还有一丝解脱。

    这些年来,自从他见到百变残篇之后。心中有的,都是百变残篇的内容,可以说他已经有一种走火入魔的趋势。

    现在,他终于从祝心容这个太上长老的口中得知,百变残篇修炼不成,缺少了最关键的东西,就算作为剑帝的金无神,在面对这种剑法的时候,也是无能为力。

    金无神不行,自己不行也很正常。

    所以。迟疑了半响之后,杜景仲用颤巍巍的声音道“弟子遵命。”

    祝心容点了点头,她虽然不怎么管理葬剑宫的事情,但是对于葬剑宫中有资质的弟子。心中还是很清楚的。

    这杜景仲,就是葬剑宫中,最被看好的弟子之一。只是这些天修炼百变残篇有些疯狂,这才让他在葬剑宫的地位有所下降,能够点醒他,对葬剑宫也是一件好事。

    “剑帝金无神都难以参悟的剑法。奶奶的,这百变残篇,看来以后真的不用想了。”

    “就是,抡起剑道的修为,谁能给比得上金无神?啧啧,没有想到金无神也来过咱们葬剑宫。”

    “那可是金无神啊,剑帝金无神,想想都让人感到兴奋,要是能够见到他一面,我死也甘心。”说这句话的,是一个有点萌态的少女,但是在这句话说完的时候,李秋冉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今日论剑台之会,到此结束,众人都回去好好修行。”李秋冉作为宗主,沉声的说道。

    那些少年弟子,虽然一个个都很想让郑鸣再指导一番,但是作为葬剑宫的弟子,对李秋冉的命令,他们早已经习惯了惟命是从,尽管心里有一百个不情愿,却还是依依不舍的向外走了。

    也就在他们快要走出十多丈的时候,郑鸣陡然从沉吟之中清醒了过来。

    “哈哈哈哈,原来如此!”

    长笑声中,就见郑鸣一把将一个还没有离开的弟子的长剑夺在手中,然后腾空而起,随即整个人,化成了一团银色的光球。

    这银色的光球笼罩在两丈方圆之内,森森的剑意,让人有一种心底生寒的感觉。

    在普通的弟子看来,这滚滚的剑球,给人一种绚丽的感觉,但是看在祝心容、李秋冉等人的眼中,他们却感到一股寒意升起在心头。

    特别是祝心容,她的额头,竟然瞬间出现了汗滴。

    作为葬剑宫的太上长老,祝心容修炼剑法不知道多少年,但是她觉得,自己从来都没有见过如此诡异的剑法!

    在郑鸣瞬间刺出的剑球之下,她有一种感觉,那就是无论她如何的出剑,这剑球,都要攻击在她的要害之处。

    当然,郑鸣的剑球,她也不是破不了,只不过这个破,却是祝心容最不愿意用的。

    作为一个剑客,特别是一个顶级的剑客,他们所想的,是招式上的胜利,而不是凭借着自己强横的修为,将人家的招式给直接狂暴至极的轰破。

    毕竟,当遇到和自己修为相当剑客的时候,就无法用修为取胜,同样是一败涂地。

    “这……这是百变残篇,这是百变残篇啊!”杜景仲的声音之中,带着一丝歇斯底里的疯狂,他高声的大喝,整个人更是在郑鸣的剑下大呼小叫。(。)

    PS  求月票推荐收藏订阅支持,大家的每一份支持都是老猫用心码字的最大动力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