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随身英雄杀 > 章节目录 第五八四章 牛车临万象

章节目录 第五八四章 牛车临万象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大师兄,这些菜,都是你最爱吃的,快点尝尝。”木婉儿说话间,手掌摸索着要去取那盖在盘子上的碗。

    郑鸣赶忙道“婉儿,让我来吧!”

    他轻轻的揭开碗,看到的是一碗清炒的山笋。在大晋王朝的时候,郑鸣对吃食虽然不是太有研究,但是在吃的这方面,郑鸣也从来都没有亏待过自己。

    但是,当他看到这竹笋的瞬间,却觉得自己以往吃的东西,都是猪食。眼前这清炒的竹笋还没有入口,但是里面的香气,已经让郑鸣感到沉醉。

    他忍不住将一片竹笋拿起塞到嘴中,一股香味,顿时从他的舌头传到了他的心神。他此刻,竟然有一种完全沉醉的感觉。

    好吃,实在是太好吃了。

    本来,郑鸣还想要和木婉儿说什么,但是此刻本能的趋势,却让他快速的拿起筷子,飞快的吃了起来。

    清炒竹笋,腊肉山菇……

    六七个小菜,再加上那一碗烧的浓浓的汤,被郑鸣一口气全部灌到了自己肚子里。

    这时候,他才抬头朝着木婉儿看去,就见静静的坐在自己对面的木婉儿,脸上挂着深深地满足感。

    “哎呀,我光顾自己吃了,忘了婉儿你还没有吃呢!”郑鸣搓了搓手,老脸有点发红。

    “没事儿,婉儿已经吃过了,今天的菜,本来就是做给师兄吃的,既然师兄你喜欢吃,等到了中午,婉儿再给你做多一些。”木婉儿轻轻一笑,满是温柔的道。

    娴静温柔的小女子,这是郑鸣对木婉儿的评价,不过此时,他又要加上一个心灵手巧。

    “不用了,中午的饭,还是我来做吧。”郑鸣虽然很希望木婉儿下厨,但是他怎么忍心,让人家一个眼睛看不见的人来做菜呢。

    “难道师兄不喜欢婉儿做的菜吗?”一丝丝雾气,开始出现在木婉儿的眼中。

    虽然这对眼睛看不见,但是这对眼睛,依旧是那么的美丽。

    “喜欢,只不过师兄我不希望你这么累。”郑鸣此时,有些急切的分辨道。

    “婉儿不累,能够做饭给师兄您吃,是婉儿最喜欢的事情。”木婉儿说话间,就开始收拾桌子。郑鸣此刻,怎能够坐得住,于是两个人一起,快速的将桌子收拾了一番。

    看着系着小围裙,犹如一只百灵鸟一般欢快的木婉儿,郑鸣心中,升起了一个决定,那就是无论如何,他一定要将这双眼睛治疗好。

    ……

    万象山外,十几个身穿蓝色长袍的武者,正毕恭毕敬的,将十几个穿着紫色长袍的武者送走。

    看着这些人的身影,在一件铭器飞舟的承载下,直冲最高的万象峰而去,几个领头的蓝袍武者大松了一口气,下意识的擦了擦自己头上的汗水。

    虽然是同门,但是他们还是有些紧张。

    “真是没想到,赵师叔只是带着弟子出去游离了十年,就已经达到了化莲境的巅峰。”

    一个蓝衣弟子,连连感慨的道“从今之后,化天峰的地位,将会水涨船高啊!”

    被这句话挑起说话兴趣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武者,他不无羡慕的道“化天峰的弟子,以后在咱们宗门之中的地位,也会大幅度的提高。”

    “怎么说,他们也不会像咱们这些下峰的弟子,被随意的指派着干苦活杂活。”

    一个长着马脸的武者,修为好像是众人之中最高的,他冷哼一声道“羡慕有什么用,进入哪一个山峰,又不是咱们能够决定的。”

    “其实啊,我们和大多数的宗门弟子相比,已经是幸运的,毕竟,我们还在万象山不是么。”

    “而其他诸脉呢,他们只能够留在各自的小地盘上,那里的修炼速度,能够和万象山相比吗?”

    马脸武者的一番话,可以说是说到了众人的心中,他们都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自然喜欢偶尔发发牢骚。

    更何况,刚才见到了比自己强太多的人。

    “赵师叔成为化莲境巅峰,以后他老人家在咱们宗门之内的地位,将会有进一步的提升。”

    那马脸男子沉吟了刹那,低声的道“要是能够想办法拜入他老人家的坐下,啧啧!”

    其他诸人都明白马脸男子的意思,但是大多数人都没有说话,他们清楚,想要现在拜在那位已经化莲境巅峰的赵师叔的坐下,简直就是做梦。

    在万象山,跃凡境以下的武者,自然是地位最低的底层弟子。而跃凡境武者,才是整个万象山的中坚力量。

    虽然他们的人数要远远低于跃凡之下的弟子,但是却执掌着整个万象山的各种权利。也是那些没有进入跃凡境的武者一直巴结的对象。

    至于跃凡七境之上的化莲境,人数就更少,但是可以确定的是,只要进入化莲境,那么就能够成为宗门的长老,甚至执掌万象山生杀大权。

    如果说跃凡境是万象山的中坚力量,那么化莲境则是执掌整个万象山的最高力量。

    当然,在万象山的各种小传说之中,他们宗门内,是有生神境的老怪坐镇。

    只不过这些在众弟子嘴中的生神境老怪,一个个不知道身在何方,很少有人见到他们,更已经开始有人怀疑他们是不是真的存在。

    不过这些离这些弟子还是太远,所以在羡慕了一番之后,一个个换了话题。

    “六百八十一脉,这都是最后一天了,才来了六百八十一脉,比去年少了二十多脉啊!”说话的还是马脸弟子,他的话语中,带着一种悲天怜人的伤感。

    他的话语,让那些本来正谈的起劲的武者,一个个神色也都变了,好一会儿,就听有人感慨道“当年万象祖师还在的时候,百脉会武,可是有上万支脉参加。”

    “那个时候的万象山,仅跃凡境的武者,数量就上万啊!”

    “不要说当年了,现在咱们万象山的境遇,也不是那么好过,我听说那残天教,前些时候,又惹事了。”

    “总有一天,我要攻入残天教的老巢,将他们一网打尽。”

    “得了吧师兄,上一次咱们讨伐残天教,结果人家出现了两个生神境的老怪啊!”

    “好了,别扯那么远了,时间也差不多了,按照以往的规矩,应该没有支脉再来了,咱们将差事整理一下,等一下向执事回禀吧!”

    最后说话的,是一个眉眼沉稳刚毅的年轻人,虽然他的年龄,在众人之中并不是最大的,但是他的话语,却是能够得到所有人的拥护。

    “李师兄说得对,咱们稍微将差事整理一下,省的让执事回去挑出毛病!”马脸青年对于那李师兄很是恭敬,那一副媚态十足的模样,显然是想巴结这位李师兄。

    而就在马脸青年说话时,却有人怒哼道“执事,就姓付的那形象,他也配当执事?”

    “要不是他出身裂天一脉,再加上他的叔叔在宗门之中,也是一个跃凡境的武者,他凭什么和李师兄相争?”那说话的年轻人,对于这位执事听起来很有意见,说话之间,更是一拳将一块山石,直接打成了碎片。

    对于自己这位同伴为什么如此愤恨付执事,在场的人都明白,那位付执事,正在追求年轻人青梅竹马的女伴。

    虽然年轻人的女伴表现的非常的坚定,但是每一个男子,都无法容忍这种事情的发生。

    更何况,这男子在本脉之中,也算是一个人物。

    李师兄叹了一口气道“师弟,刚才的话,咱们自己说一说就是,万万不可以外传。虽然咱们不是没有实力和那姓付的争一下,但是他的叔叔……”

    李师兄没有说下去,但是所有人都能够听得出来,他对于那位跃凡境的武者,很是忌惮。

    这种忌惮,并没有人嘲笑,毕竟,对跃凡境的武者保持尊重,是他们在此地生存的法则之一。

    “裂天一脉就要占据长天峰,嘿,看来从此之后,咱们三大上峰,就要变成四大了。”有人在李师兄说话之时,带着一丝不甘的说道。

    而他的声音,听在四周的同伴耳中,让这些同伴的神色,一个个也都变的不甘起来。

    裂天一脉行事,本来就有些张狂霸道,更不要说现在,他们要顶替长天一脉,成为宗门之中,等同于三大上峰的存在。

    “长天一脉为了宗门,做出了多大的贡献,现在竟然连自己的地位都保不住,实在是可惜啊!”马脸男子长的虽然不是那么出众,但是他为人,却是有一颗善意的心。

    马脸男子的话,让四周的氛围变得更加的压抑,几个热血尚存的弟子,看向宗门的目光,更是多了几分愤恨。

    他们的表现,让那位李师兄的心头一动,他赶忙道“耿师弟,有些事情,咱们兄弟知道就是,万万不可以随意外传。”

    那马脸男子同样感到自己的话语之中,存在着对宗门高层的不满,这要是传出去的话,对自己来说,绝对是一种灭顶之灾。

    但是现在,话一出口,如果再收回,只会让人觉得自己软弱可欺。

    所以他故作耿直的道“兄弟我说的都是事实,嘿嘿,我相信在场的诸位师兄,也不会因为这种事情,将我给卖出去不是。”

    他这话一出口,其他人也都跟着道“这个自然不会。”

    “说起那长天一脉,听说眼下只剩下两个传人了,其中一个女孩子,嘿嘿,还是一个瞎子。”

    “至于另外一个,叫做郑明,虽然天资也可以,但是至今还没有修炼到跃凡境。”

    “他们这一次,应该不会来了。”

    一阵沉默,在众人的心中升起,在场的人虽然不愿意认同说话人最后的观点,但是他们自己更清楚,实际上现在对于长天一脉而言,不来是最好的选择。

    毕竟,自绝于万象山,总比被人逐出万象山要强得多。最起码,自己不用丢这个面子。

    “好了,诸位师弟,咱们别谈论他人的事情,有那个精力,咱们不如想想自己的修炼。”

    李师兄朝着四周扫了一眼,沉声的道“这一次百脉会武,虽然是跃凡境师叔们的天下,但是咱们这些人,同样有表现的机会。”

    “我相信,只要咱们表现好,说不定就会被师长们认同,从而有自己的机会。”

    “李师兄说得对。”马脸耿师弟说话间,陡然指着前方看道“师兄,快看,那边来了一辆牛车。”

    牛车两个字,在耿师弟的口中吐出的时候,他的脸上,已经挂满了惊讶之色。

    并不是惊讶,而是惊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