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随身英雄杀 > 章节目录 第六二四章 杀鸡儆猴

章节目录 第六二四章 杀鸡儆猴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这需要多好的记忆能力,不对,应该说是理解运算能力呢。毕竟光记住对于跃凡境武者,也不是太难的事情,关键是他将所有的数字信口捏来。

    真的,都是真的!震惊的紫发老者,呆呆的看着郑鸣,虽然他没有说话,但是他的态度,却已经表明了一切。

    郑鸣说的没有错,他刚才并不是信口开河,他是真凭实据,而且这些真凭实据,还都在金元东提供的账本中。

    金元东呆了,他开始的时候,是为郑鸣的记忆而呆,但是到了最后,他这种呆,就是因为郑鸣刚才说出的话语而呆。

    完了,这一下完了!

    他本来对于自己所座的账目,觉得万无一失,毕竟各种各样的账目,混在一起,如果没有人用几年的功夫,根本就难以整出这其中的破绽。

    可是郑鸣只是看了一眼,就已经将所有的破绽给他指了出来,在这些破绽面前,他难以脱身。

    “金元东,你给老子解释一下,为什么这账目上记的我们去年得到元石十万块,而我们天雷一脉,只是得到了三万块,那剩下的去哪里了!”巨大的咆哮声,在藏经阁响起!

    金元东就觉得自己的脑袋很晕,他觉得天在旋,地在转,而他整个人,也在转动。

    无数的金星,出现在他的脑际,他觉得自己整个人,现在是特别的不好。

    什么一个情况,为什么为什么自己让人做出的,几乎是杂乱无章,没有任何丝缕,但是总的算起来,却还是能够对得上账目,会被郑鸣发现问题。

    而且还是一眼就发现了问题之所在,这不应该,这实在是不应该,这绝对不应该!

    作为一个跃凡境的武者,金元东的体质比起一般人,实在是强的太多,所以在这样强大的体质支撑下,他很难晕倒过去。但是他自己这个时候,真的想要晕过去。

    “假的,绝对是假的!”金元东大声的吼道,他疯狂的冲到那些账本前,拿起一个账本看了起来。

    一点都没有错,上门清清楚楚的写着何时何地,给了天雷一脉多少元石!

    而这些元石的数量加起来,更是达到了十万块之巨。这些都没有错,而站在他身边的紫发老者,此时的气势,更是将他整个人给笼罩住。

    老者自然不是在保护他,老者此时的行为,是在防止他自杀,或者是狗急跳墙!

    一双双的目光,都落在了金元东的身上,更有不少人同样用愤怒的目光看着金元东。作为司库执事,金元东的位置虽不高,但是却无比的重要。

    可以说,就算是一些小脉的首座,在很多时候,都要供着金元东。毕竟元石这东西,对于很多支脉而言,那就是他们的命脉。

    今年没有元石发放,就算是以往发放元石的时候,金元东也都一直在哭穷,说元石不足。

    可是现在天雷一脉的遭遇,却让他们都懂了,并不是元石不足,而是应该归他们的元石,被金元东不知道弄到什么地方去了。

    不少人的心中虽然已经有些谱,但是他们不敢去找那隐藏在金元东身后的人,但是这股气,他们又不能忍着,所以他们都面色不善的看着金元东。

    “你血口喷人,你胡说八道,你你弄的都是假账本!”金元东说话间,抓起那些账本,就要动手将那些账本毁掉。

    可是还没有等他动手,一股犹如雷蛇般的光芒,已经诡异的冲入他的体内,让他能够将钢铁毁灭的双手,使不出任何的力量来。

    动手的是紫发老者,他双眸中雷光闪动,黑了自己一脉两万元石,还让自己一脉担负十万元石的名义,这种黑锅,无论如何他都不能忍。

    “金元东,你这套账本做的很不错,如果让人算,总数没有任何的破绽,但是假的真不了,你既然要掩饰一些元石的去向,怎么都要作假!”

    “而假的一定真不了!”

    郑鸣的声音并不高,但是一字一句之间,却带着诛心之意。

    宋舒云的脸色,变的无比的生硬,他从来都没有想过,事情竟然会变成这样。

    本来,这些手段,只是将郑鸣从宗主的位置上赶下去。却没有想到,最终好像惹出了一个大麻烦,那些元石的去向,他自然清楚,只不过却不能说出来。

    一道道不经意间看向自己的目光,让宋舒云越加的难受,他的心中大骂金元东成事不足。

    要不是他信誓旦旦的说账本没有问题,要不是自己急于将这个抢了自己师兄宗主之位的家伙给压制下去,怎么活犯这样低级的错误。

    而现在,最重要的,已经不是将这个小子从宗主的位置上拉下来,而是如何将这个麻烦压下去。

    最起码,不能将这个火烧到他们万象一脉的身上。

    他看向金元东,却见金元东已经从刚刚的疯狂恢复了过来,只不过这种状态的金元东,更加的具有威胁。

    “宗主,既然这金元东贪墨元石,我建议暂时将他擒拿起来,有戒律堂审问元石的去向。”宋舒云说话间,朝着身后一挥手道“将他拿下。”

    这四个字一出口,顿时就有几条身影冲了出来,这几个人都有不凡的修为,一个个在冲出的时候,更是丝毫不掩饰自己身上的森然威势。

    这几个人的地位,都是一脉的首座,只不过现在,他们都听宋舒云的招呼。

    紫发老者离金元东最近,刚才也就是出手阻止金元东损害那些账本。不过现在面对几个跨步而来的人,他的神色却生出了一些的犹豫。

    虽然他不见得惧怕这几个人,但是他却不得不顾及这几个人身后的实力,特别是刚刚说话的宋舒云。

    他们天雷一脉虽然不错,但是要和万象一脉对上,他没有任何的把握,更何况他们天雷一脉,现在隐隐约约的,还向万象一脉在靠拢。

    “此事以后,必有重谢!”淡淡的声音,在紫发老者的耳边响起,这是宋舒云的声音。

    听到这个保证的紫发老者,缓缓的退后,而另外一些人,则将目光投向了丁墨耕。

    他们是裂天一脉的支持者,虽然他们可以不在乎宋舒云,但是他们必须要和丁墨耕站在一起。

    丁墨耕绝对不会放过这种好机会,要知道对于裂天一脉而言,这真是万古难寻的好机会。只要将金元东控制住,那么就可以重重的打击万象一脉。

    可惜,他们看到的,却是丁墨耕的冷漠。

    丁墨耕静静的看着郑鸣,他并没有动手,而是淡淡的笑着,一切就好像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一般。

    虽然,这是一个能够让万象一脉形象大毁的好时机,但是为了更重要的目的,丁墨耕决定让这个好时机从自己的手中白白的流逝掉。

    他看着那个自信满满的少年,心中却升起了一种快意。这个小子,还真的有一些本事,他竟然能够在这么快的时间内,找到账本的破绽。

    他的心中对于郑鸣找到破绽,假设了无数的可能,但是最终,他认为最靠谱的,依旧是郑鸣强大的记忆分析能力。

    因为,这些账本,是金元东今日拿出来的的。在金元东拿出账本之前,就将消息提供给郑鸣的可能性,太小了。

    少年应该很得意,但是接下来,他是不是该哭了呢?

    宋舒云用快刀斩乱麻的方式,强行将金元东带走,恐怕过不了今日,金元东不是畏罪自杀,就是畏罪潜逃。

    所有的一切,都将成为一个谜案。不知道这位宗主,会是一种什么感觉。

    一定很失望吧!

    他不动,他相信绝对没有人敢于在这个时候站出来,所以他静悄悄的等待着。

    金元东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的笑容。所有的慌张,所有的慌乱,在这一刻消失的干干净净。

    他甚至朝着郑鸣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这个笑容是真心的,刚刚郑鸣的话语,可以说已经将他所有的一切全部摧毁,所以他要用这个笑容他报复郑鸣。

    他要告诉郑鸣,他刚刚虽然摧毁了自己的一切,但是他自己,同样什么也得不到。

    他这个宗主,依旧只是一个傀儡,依旧只是一个没有任何用处的傀儡!

    郑鸣自然懂金元东的笑容,他并没有发怒,而是朝着那几个涌向金元东的人一挥手道“尔等还不退下!”

    没有人开口,也没有人停止动作,这些人依旧接近金元东,更伸出手,要将金元东动手。

    这个时候的郑鸣,在不少人的眼中,就好像一个在演独角戏的小丑,他说什么,没有人在意。

    丁墨耕不动,可以说已经没有人会动。就算是最支持郑鸣的张云天,也不愿意拿自己一脉的安慰去维持郑鸣的威严。

    这并不是是说他不支持郑鸣,而是因为所有人,都有自己要考虑的事情,所有人,多要活下去。

    “你们这是要违抗本座的命令吗?你们可知道,违抗宗主的命令,该受到什么惩处吗?”郑鸣的声音,多了几分的严厉。

    没有人吭声,甚至没有人理会,只有房匀柏,有点羞愧的低下了头,自己这个便宜师尊,看来真的将自己带入到宗主的位置太入戏了。

    宗主,没有错,你是宗主,但是你要弄清楚,一个没有实力的宗主,实际上就是一个名义。

    就好像一个傀儡皇帝,名义上他至高无上,但是实际上,他任何一个人都指挥不动。

    见好就收吧,现在这种情况,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那几个走向金元东的首座,怎么可能将郑鸣这个晚辈宗主看在眼中,他们都是万象门的巨孽,能够让他们顾忌的,也就是江远或者萧无回。

    郑鸣,差的太远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