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随身英雄杀 > 章节目录 第六五六章 撒野的代价

章节目录 第六五六章 撒野的代价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李秋歌能理解木婉儿的心情,对于婉儿来说,师兄是她心里的一棵树,一旦有别的女人靠近,可能就意味着她的情感世界崩塌。可是她现在没有心思安慰木婉儿,面对威势冲天的元阳老祖,她心爱的师兄哪里有心思想这些儿女情长?他现在最应该想的,是如何保住性命。

    但是让李秋歌如此细致入微的和木婉儿说这些,她又说不出口,所以只能胡乱敷衍道“婉儿,你师兄他和镇天王年龄差距太大,我觉得他还是会留在你身边的。”

    “唔,要是那位姐姐愿意,我此后天天守在他们两个人身边也行。”好像想通了什么的木婉儿,轻声地说道。

    李秋歌这个时候,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在这时,那巨大的元阳神斧中,再次传来了开阳老祖的声音“我可以将你们,统统抹杀。”

    “老祖,您不能杀他,您要是杀了他的话”姬纯然的神色,一下子变的紧张起来。

    可是还没有等她将话说完,就听那偌大的元阳神斧中继续道“我可以不杀他,甚至不计较他杀了褚鹰扬的事情,但是我需要你一个承诺!”

    “无论老祖吩咐弟子怎么做,弟子都愿意!”目光闪动之间的姬纯然,无比坚决的说道。

    在姬纯然的心中,她已经想到开阳老祖要吩咐自己的事情是什么,但是她还是义无反顾的答应了下来。

    “好,那咱们现在就回去吧!”开阳老祖说话间,朝着褚天鹰道“此地的事情,就此结束。”

    就此结束,自己的儿子也就是白死了,这种事情,让褚天鹰如何能够接受?虽然他对于老祖心存畏惧,但是他的儿子,此刻也不能白死吧?

    “老祖,鹰扬他,难道,就这样白死了吗?”

    那偌大的元阳神斧,在虚空之中顿了一下,就用一种不容置疑的口气朝着褚天鹰道“你想如何?”

    “血债血偿,老祖,弟子想要血债血偿!”褚鹰扬紧紧的攥着拳头,他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咆哮的味道“我的孩儿,他不能就这样白死!”

    “褚鹰扬死了,那就死了吧!”元阳神斧之中再次传来那老祖的声音,而这一次,他的声音不容置疑道“让那个叫郑鸣的小子给你磕一个头,这件事情,就这样吧!”

    褚天鹰非常的不服,他的儿子,只是值一个头么,这让他如何心服。可是他无可奈何,开阳老祖虽然不是一个弑杀之人,但是他一旦做出决断,绝不容许任何人质疑。

    就算他褚天鹰是开阳门的二长老,就算他褚天鹰的儿子死了,但是这些,都不是他能够质疑开阳老祖的理由。

    因此,稍微犹豫了刹那,他还是重重的点了点头。而后,他就用仇视的目光看向郑鸣。

    郑鸣静静的看着那元阳神斧,感受着从那元阳神斧中散发出来的蓬勃气息。

    在和金莲大圣一场大战之后,他就已经清楚,这个世界,同样充满了凶险,他虽然有英雄牌作为倚仗,但是在自己的羽翼完全丰满之前,最好不要将天捅一个窟窿。

    这元阳神斧,虽然和金莲大圣那等的级别相比,差的很多,但是同样,它也映现出了郑鸣所处的,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至于这位开阳老祖所说的话,郑鸣并没有理会的想法,他更不会让刚刚见面的姬纯然,为自己承担自己的责任。

    “小子,给老子跪下磕头!”褚天鹰恶狠狠的看着郑鸣,一副不情不愿的模样。

    站在一边的姬纯然,在听到开阳老祖说出自己要求的刹那,心中就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在她的心中,郑鸣是一个宁折不弯的英雄,就算面对姜无缺这般的绝代人物的围攻,也只会以力抗之。

    现在,郑鸣的修为虽然和她已经有了不小的差距,但是在她的感觉之中,郑鸣依旧是郑鸣。

    他绝对不会低头,绝对不会因为自己的生存,而低头求饶,更不要说当众下跪。

    “老祖,此事不妥!”

    而就在她准备再说话的时候,那偌大的元阳神斧,已经发出一股瘆人的气息,在这股气息下,姬纯然就觉得自己开口,都变的无比的艰难。

    她是可以越级挑战生神境的强者,但是这并不代表,她就可以挑战法身境。

    法身天地,在法身境的笼罩下,任何的神通,基本上都难以施展,她得自烛龙残血的神通,在这一刻,自然是半点都施展不出来。

    拼命的催动自己的真元,姬纯然猛然向前一步,这一步,让她的嘴角,流出了一丝鲜血。

    她的气息,比之刚才,一下子强大了数倍,那本来难以动弹的身躯,现在开始晃动。

    “你这丫头,竟然燃烧精血,你不想活了!”元阳神斧之中,那威严的声音中,无比心痛的嗔怪道。

    伴随着这声音,一股股紫光,疯狂的将正在走动的姬纯然笼罩在中间。

    紫光下,紫色身影的姬纯然,看上去只剩下一张脸,一张昂着头,带着倔强的脸。

    “纯然,这是我的事情,你不用担心!”郑鸣大声的道“就凭他们几块料,还奈何不得我。”

    说话间,郑鸣昂视着那巨大的元阳神斧,冷冰冰的道“这里是万象门,我不管你是谁,你敢在万象门撒野,今日我就让你知道在万象门撒野的代价!”

    元阳神斧盘旋天际,而郑鸣站在地下,他的话,惹得在场所有开阳门的弟子大笑不止。

    而段云崖此时,脸上却是通红无比,他现在虽然觉得郑鸣有点本事,但是这个时候,已经靠一个女人来求饶了,你还装什么大瓣蒜!

    要是那位元阳老祖真的生气的话,只要元阳神斧下落,那么等待他们万象门的,就是灭顶之灾。

    至于慕容南等人,则低下了头,他们承认,今天和郑鸣的见闻,已经刷新了他们对郑鸣的认识。

    但是,都到了这个关键时候,你你说出这样的话来,这已经不是在争颜面,简直就是弱智。

    弱智的弱,弱智的智啊!

    房匀柏掩盖着自己的脸,他发现自己真是低估了师尊的面皮了,呜呜,师尊大人的面皮,已经到了铜墙铁壁,针扎不透的地步了!

    给这样的人当弟子,自己真是烧了八辈子的高香。

    就在房匀柏羞愧得面红耳赤的时候,木婉儿的声音传到了他的耳中“师兄真是好样的!”

    开阳老祖虽然本体没有来,但是此时法身之中附着的心神,让他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这个只是跃凡二境的人物,这个靠着一个女子的庇护,才能够活下来的人,居然恬不知耻的给自己说什么尊严!

    他怎么会成为一宗之主?这万象门,怎么找到了这样一个宗主,他难道真的不知道现在是一种什么样的形势吗?

    一个个念头,在开阳老祖的心头闪过,他没有理会郑鸣,在他的眼中,郑鸣就是一个蝼蚁一般的存在,自己对他的理会,简直就是有失自己的身份,就是对自己的一种侮辱。

    他的注意力,从姬纯然的身上转移到了段云崖的身上“段云崖,这就是你们宗门的宗主?”

    这句话,问的段云崖几乎想找个地洞钻进去,郑鸣这个宗主,他虽然已经准备好放弃,但是现在,郑鸣的身份,毕竟是他们宗门的宗主。

    可是,这个家伙,丢人这一次真的是丢到了家。

    如果说此时能够信任郑鸣的人,在场的只有两个,一个是木婉儿。

    不明白实情的木婉儿,一直都相信,自己的师兄是最强的,郑鸣决定的事情,绝对不会有任何的错误。

    至于第二个,则是已经被开阳老祖困住的姬纯然,她真真切切的见过,这个男子立威四方的情形。

    他横推四方,力战日升域各大天骄,可以说正是因为这个男子,她姬纯然才能够在天恒神境那样危险的环境之中生存下来,也正是因为这个男子的横推八方,她才能够成为今日的她。

    要不然,她进入天恒神境,只不过是开阳门一个普通的存在,是给天才弟子随时可以用来牺牲的下属。

    而最终,整个开阳门,只有她一个人从天恒神境之中走出来。

    无论是横推八方,现在和崔莹联手差不多已经所向无敌的姜无缺,还是那睿智无比,和姜无缺并立的琉璃圣皇姚乐清舒,他们两个,恐怕都不能不重视这个男子。

    他的话,绝对不是笑谈。

    虽然他并没有说出,虽然不知道这些年他究竟是怎么过来的,但是姬纯然相信,只要这个男子说出的话,那就绝对不能够当作什么都没有。

    这一刻,她甚至有点为开阳老祖担心。

    但是她说不出口,更不能有任何的行动,所以她只能在心中,默默的祈祷。

    开阳老祖虽然这次逼迫了她,但是一直以来,开阳老祖对她还算是不错的。

    “老祖,是我们万象门选人不当,这才闹出了今日的笑话,您放心,以后不如会如此了!”

    段云崖恭敬的朝着开阳老祖一抱拳,脸上带着三分羞涩,七分惭愧的说道。

    开阳老祖并没有开口,但是褚天鹰绝对不会放过这个羞辱郑鸣的机会,他哼了一声道“段云崖,你好歹也是一门的老祖,以后做事一定要靠谱点!”。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