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随身英雄杀 > 章节目录 第六五八章 那一棍的风情

章节目录 第六五八章 那一棍的风情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虽然从看到那金色的巨棍开始,开阳老祖第一个想法,就是躲避,就是逃走,但是在他的心中,同样有一种叫做骄傲的东西。

    这种骄傲,让他很想尝试一下,那巨棍究竟有什么样的威力,虽然他明知,这种尝试对他没有丝毫的好处,但是他还是忍不住,想要尝试一下。

    现在,已经逼到了这个时候,他的心中,还升起了一丝兴奋。

    他的精神融入元阳神斧成就法身,神念自然掌控四方,所以在将和那金色的巨柱碰撞的刹那,他的目光,还是忍不住朝着郑鸣的方向看了过去。

    他要好好的看一下这个小子,这个将他逼到如此狼狈不堪境界的小子!

    这个小子催动如此厉害的铭器,他该是累的气喘吁吁吧,或者累的半死。

    而在自己元阳神斧朝着那巨棍劈下去的时候,他是不是无比的紧张,是不是

    这些没有什么用处的想法,这些听起来就让人难受的想法,竟然全部出现在了他的心头。

    但是,出现在他眼眸中的,却是和他的想象完全相反的画面,那个人淡然无比的站着,嘴角此刻,更是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

    这是一种胜券在握的笑意,这是一种天地皆在我掌中的笑意,这是一种自信无比的笑意。

    这种笑意,让开阳老祖很是愤怒,他甚至有一种想要将那张笑脸直接给打破的冲动。

    凭什么,他凭什么如此的自信!

    可是此时,他根本就没有心思做这个,巨斧和那金色的巨棍,在虚空之中,重重的撞击在一起。

    开阳老祖就觉得自己,在这碰撞之中,就好像用自己的肉身,直接撞在了一座巨山上。而且这肉身,还不是他现在的肉身,是他刚刚修炼之时的**凡胎。

    他的脑袋,嗡了一下,差点没有让他直接晕过去,而那倒飞出去的元阳神斧,更是犹如被重锤敲击的美玉,出现了一道道细密无比的裂痕。

    裂痕如丝网!

    生出了无数裂痕的元阳神斧,就好像一块勉强支撑的破碎玻璃,只要被人轻轻的一吹,这玻璃就会化成碎粉。

    而精神和元阳神斧融为一体的开阳老祖,心中虽然知道这元阳神斧依旧比要破碎的美玉坚固,但是他却能够感到,这元阳神斧,实在是虚弱异常。

    一旦自己催动这元阳神斧对敌,那么这元阳神斧说不定就会立即崩溃。

    元阳神斧乃是开阳门的镇宗至宝,落入开阳老祖的手中,已经足足五百年的时间,他这些年对于元阳神斧不断的温养,不断的祭炼,但是他自己却清楚,自己对于这元阳神斧的掌握,只不过一知半解而已。

    元阳神斧真正的威力,自己根本就发挥不出来。

    一直以来,他的心中都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这个天下,真的有什么东西,可以伤得了这元阳神斧吗?

    这个问题,他觉得自己难以找到答案,但是今天,和那惊天巨棍的一次碰撞,才让他感到,自己的想法,是多么的幼稚可笑。

    他能够感到,这一次元阳神斧所发挥的威力,并不只是自己催动的威力。

    在碰撞的刹那,这元阳神斧好像被即将到来的危险激活了一般,滚滚的威势,比之他平时御使的时候,何止是强了百倍。

    但是,这般的元阳神斧,依旧是败了。

    败在了那横砸而下的巨柱之下!败的是那样的凄惨,那样的让人心惊!

    金色的巨棍,已经飞到了远处的天际,但是它的威势,依旧耀眼无比。在这巨棍的催动下,四周的天际,无数的灵气,开始朝着那金色的巨棍汹涌而来。

    逃逃逃!

    已经没有任何报仇念头的开阳老祖,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自己能够逃出一条命去。

    可惜现在,就算是划破虚空的力量,元阳神斧都已经欠奉,而他自己的心神,更感到难以催动任何的力量。

    他只有用最普通的办法,朝着虚空之中飞行,而这种飞行的速度,实在是太慢了。

    慢的让他根本就没有信心能够逃命。

    但是无论再慢,他也要逃,毕竟他现在,好像也只有这么一条路可走。但是就在他逃出百里左右的刹那,那金色的巨柱,再次砸了下来。

    这一砸,比之刚才,好像更加的凶猛,也更加的快速。

    刚才那一棍,差不多已经将元阳神斧砸成碎粉,这一次,绝对是挡不住。而在金色巨柱的笼罩之下,他所藏身的元阳神斧,更是连躲避的地方都没有。

    死路一条,自己现在是死路一条。

    这个念头,让开阳老祖无比的黯然,虽然元阳神斧中的心神被打碎之后,他的本体还在,但是那时候,他的修为不但会大降,而且性命也不久。

    但是和这些相比,他心中更加黯然的,是元阳神斧,如果没有元阳神斧,那么开阳门绝对没有办法保住七大势力的地位,说不定还要被人给灭了门。

    不甘心哪!

    就在他心中黯然的朝着那好像隐含着无穷威势的巨柱看去的时候,他陡然发现,那金光闪烁的巨柱,在这一刻,却陡然停顿了下来。

    难道他不准备杀我了吗?开阳老祖在吃惊的瞬间,才看到在自己的不远处,竟然多出了一个身影。

    一个看上去小小的,并不是那么显眼的身影,和千丈长短的金色巨柱,以及自己催动的足足有千丈左右的元阳神斧相比,小的太多的身影。

    紫色的身影,在巨棍和神斧之间,是那样的渺但是她却挡住了那朝着他落下的巨斧。

    是姬纯然!

    “鸣少,你就放了老祖这一次吧!”姬纯然望着虚空下的少年,声音之中带着哀求的说道。她虽然知道,这次的事情,离不开开阳门,但是她还是站了出来,挡在了郑鸣的金箍棒前。

    虽然她的心,是向着郑鸣,但是她不能看着开阳老祖死,甚至说,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开阳门走向末路,所以,她在那金箍棒砸下的瞬间,毅然决然的站了出来!

    棍扫天下的感觉,无比的爽利!

    虽然此刻,郑鸣并没有一如那只猴子,疯狂的舞动着金箍棒,但是那金箍棒,却在他的掌握之中。

    无坚不摧,无物不破!

    郑鸣觉得,此时,如果他催动那金箍棒去捅天,也能够将这老天,给捅出一个窟窿来。

    如意金箍棒,一万三千斤。郑鸣的力气,虽然足够将这棒子舞起来,但是最终郑鸣还是没有用这种危险的尝试。

    他运用自己的心神,催动这好像和自己心神相连,又不用自己运用法力的金箍棒。

    本来,第一棍,以金箍棒的威力,就能够将那狗屁元阳神斧直接打成碎粉,但是因为郑鸣还是第一次操纵金箍棒,并不算是得心应手,所以并没有将那元阳神斧给扫成碎粉。

    而第二次,郑鸣已经不准备让开阳老祖逃掉,既然已经下了死手,哪里还有手下留情这一说?对待这种东西,就得,斩草除根!

    但是就在那如意金箍棒要落下的刹那,郑鸣看到了挡在前方的姬纯然,犹豫了一下,郑鸣还是将那就要横扫过去,将元阳老祖打成碎粉的金箍棒停了下来。

    “鸣少,求您饶了老祖一次,我知道站在您的立场上,杀了老祖也不为过。”姬纯然立于虚空之中,平静而坚决的道“可是我毕竟是开阳门的弟子。”

    这就是姬纯然的理由,她求郑鸣放过开阳老祖的理由,她毕竟是开阳门的弟子,她不能看着自己宗门的老祖,就这样死掉。

    她不能看着自己的宗门,因为老祖的死掉,走向坠落,甚至走向灭亡。

    郑鸣迟疑了刹那,最终还是一笑道“既然你开了口,那就让他走吧。”说话间,郑鸣的目光落在了开阳老祖的身上道“不过你给我记住,你只有这一次机会。”

    “如果再有下一次,休要怪我手下无情!”

    说话间,郑鸣朝着那巨大的金箍棒一指,本来停滞在天际的金箍棒,朝着千里之外的一座大山直落下去。

    “轰!”

    大地震颤,偌大的山峰,瞬间化成了碎粉。一些站在长天峰上的普通弟子,虽然看不到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大地疯狂的震颤,却让他们感到了不好。

    元阳老祖看着依旧站在长天峰上的郑鸣,心中越发的颤抖,那大棍横击山岳的感觉,让他的心震颤不已。

    怎么可能!

    这一棍之力,怎么能够如此的强大,他催动元阳神斧,虽然能够一斧头将山劈开,但是他绝对无法做到,一下子将一座山打成碎粉。

    朝着挡在自己前方的姬纯然看了一眼,元阳老祖想要开口说话,但是最终,却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他作为一方老祖,历来讲的都是输人不输阵,但是现在,他实在是没有心思说出那些山高路长的话来。

    刚刚那一棍,已经抹去了他心头所有的斗志,他心中清楚,自己根本就挡不住郑鸣那一棍。

    化作一道紫光,开阳老祖就这样走了,而那金色的巨棍,此时也从远方倒飞了过来。

    段云崖,这位万象门的老祖,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突然发生的一切,这个时候的他,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和郑鸣说话。

    他卑躬屈膝、刻意巴结的人,已经灰溜溜的走了,而被他准备丢弃的人,却一如天神,傲立于天地之间。那散发着滚滚金光的棍子,此时更是在天地间耀眼生辉。

    这种讽刺,让他的脸开始发烧,而此时他心中想的最多的,则是该如何面对郑鸣。

    脸上努力挤出一丝笑脸,他准备向郑鸣走去,但是可惜,郑鸣此时根本就没有时间理会他。。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