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壮哉大唐少年郎 > 正文 第141章:相濡以沫

正文 第141章:相濡以沫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再次登上中华楼,与开业时相比,已经是今非昔比,在秦风的启发下,种种跨越千年的促销模式经郑丽琬妙手操作,绽放出惊人的魅力。

    中华楼转手前也是老字号了,之前留下了大批的老顾客,也因新式的管理方式吸引了大批的新顾客,短短时日已经成了长安城数一数二的大酒店。

    得益于各种新菜式,中华楼是天天爆满。

    用日进斗金来形容中华楼亦不为过。

    这一次秦风化了妆,贴了一撮胡子!也不担心有人认出。当他来到了迎宾楼,见店里宾客爆满,心里也禁不住的得意起来,生意好,作为股东的他分成自然也高。

    四楼,有间属于郑丽琬的房间,秦风推开了房门,信步走进屋内。

    这刚进屋里,面前却站着一人,不是郑丽琬又是何人?

    这细看之下,秦风登时连呼吸都给忘记了。

    郑丽琬本就有着天仙之貌,世上女子鲜有匹敌者,而今她这打扮更是别有一番的滋味,让人失魂。以往的郑丽琬在任何时候都不失英姿飒爽之气,女中英雌这个词语几乎是为他量身定做的。而如今的她却有另一股风姿,华贵无匹的宫装,衬托着她的绝世容颜,更加显眼。

    此刻云鬓慵梳,突出了她那独特的美:柳叶眉、杏核眼、樱桃小口一点点,再加上标准的瓜子脸,高高的鼻梁,本就有着东方女性的一切美丽特征的脸,给衬托的格外娇艳迷人。修长优美,不含半点赘肉的身材,配上合体的雪衣,衬托着那几近完美的身形。稍微外露的肌肤如雪似玉,白得异乎寻常,彩衣白肤,明艳夺目。非但因为稍许的暴肤而显得俗气,反而使她有种超乎众生,难以攀折,高高在上的仙姿美态。

    “怎么样?”郑丽琬轻轻笑着,看到秦风那呆滞的模样,心底也充满了满足。她向来不喜欢隆重的装饰,在她而言,麻烦不说还不利于行动。但是武举决赛那一天,她远远的看了长乐公主,第一个念头竟然是好美,比意想中美得多了!纵然是身为女人的她也露出了惊艳之色。

    故而,得知秦风要来,有着攀比之心的郑丽琬,想将自己最完美的一面呈现出来。于是耐着性子,一遍遍的挑选,一件件的尝试,花费了不可计数的时间,才有了现在的打扮。

    “好美!”秦风失神了,这一瞬间竟然不知如何形容,他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有什么词语能够形容此时此刻的郑丽琬,最后只是说了这两个字。

    郑丽琬脸上的笑容更加旺盛,有这两个字这段时间的努力都没有白费,笑着道:“决赛的时候我去了。那个薛礼挺厉害的。”

    “确实挺厉害的!”秦风上前几步,很自然的抱住了郑丽琬柔软的腰肢,闻着幽幽体香,心中满足无限。

    “不过,我更厉害一些。”

    郑丽琬见他得意陶醉的模样,忍不住在那腰间一拧,哼道:“你是挺厉害的,要不然,你的那位公主也不会那么担心了。哼,亏得我这般想你,为你抛头露面,你只顾着自己风流快活,也不来看我这残花败柳,负心薄情的家伙。”

    “负心薄情!我真有怎么差吗?”秦风哭丧着脸,邪恶一笑道:“你是残花败柳,我是破铜烂铁,正是一对”

    郑丽琬又气又笑,蛮不讲理的道:“是啊,你比我说的还差呢,这个时间,你不去找你的长乐公主,找我做什么?”

    秦风笑着说道:“我说怎么,老远的就闻到了股酸味原来源头在这儿。”

    吃醋这个词确实出现唐代,而且还是个名震天下的新词,郑丽琬自然知道吃醋酸味是意味着什么。

    心思被猜得透彻,郑丽琬索性破罐子破摔忿忿然的道:“我就嫉妒了,吃醋了,怎么了。再过不久,你们将会成亲,而我,而我却遥遥无期”

    郑丽琬心中酸楚,流下了一行清泪。

    她话没说完,却被秦风重重的吻了一下,耳边传来亲切柔和的声音:“是我对不住你”

    简单的一句话,郑丽琬满腔的幽怨都化作绕指柔了。

    “是我心眼太小了。明明知道不应该嫉妒的,可是事情发生却怎么也管不着自己。心底难受,堵得慌,好似受了千刀万剐一般。”郑丽琬低声倒着失落的说道。

    秦风抚摸着她缎子一样的秀发,柔声道:“我知道,但这就是郑丽琬啊,要是郑丽琬学会了知书达礼,贤良淑德,善解人意,那还是郑丽琬嘛?我喜欢你,自然也包括了你的优点缺点”

    郑丽琬笑了起来:“我也知道,当今世上除了你,没有人能够包容我了,也没有人敢要我。”

    秦风抱着她,郑丽琬则依偎在他的怀中,让他抱着。两人都没有说话,享受着这片刻的宁静。

    “其实呢,我对于发妻、平妻什么的真的不是那么在意,以前一样,现在也一样,我只是不想输给她而已”

    “我知道”

    “长乐公主太多我没有的东西,善解人意,温柔体贴,又是才华无双,长得又比我好看我怕我样样输给他,以后你就不要我、不理我了”

    “你说的确实都是长乐公主的优点,但是一个人无法选择自己的出生,好也罢,不好也罢,都是老天注定的谁也无法改变”

    这话他说的没怎么经过大脑。话一出口,才觉得不妙。

    果然!

    郑丽琬听起秦风这一番话,登时柳眉倒竖,一把推开秦风,当即怒道:“你这是安慰还是存心气我?”

    秦风忙道:“我这不是实话实说嘛?你也不希望我秦风是个虚伪的人吧?其实,你没有必要与长乐公主比较什么,你们一个是春花,一个是秋月,极尽妍态,她有她的特点,你郑丽琬有你郑丽琬的优点,根本比不了。你说她文才出众,可你怎么不说你武艺无双呢?你说她贤良淑德,为何不说你飒爽英姿呢?你们一个平淡如水,一个热情似火,这是两个极端,根本就没有可比性嘛!”

    不同于长乐公主那端庄的不可方物的美,郑丽琬的美让人心旷神怡,有一种楚楚动人的优娴妩媚,教人倾倒。

    郑丽琬听得大感满意,心头的郁气消散了不少,心里舒坦了许多。

    秦风道:“其实我心里面一直都是很喜欢你的,恨不得与你时刻相处。”

    郑丽琬道:“喜欢我什么?”

    秦风含情脉脉道:“喜欢你的直爽,喜欢你的暴躁,喜欢你的机智,喜欢你的每一根头,每一寸皮肤,喜欢你的唇,喜欢你浅浅的呻吟”

    “油嘴滑舌!”

    郑丽琬只听鼻息粗重、面红耳赤,显然没听过这么煽情直白的话语。

    郑丽琬是女人,再聪慧的女人,也无法抵挡心上人的甜言蜜语。

    秦风的到来,郑丽琬心底的那些许的哀怨都飞的九霄云散了,亲昵的与他说着贴心话。

    “我以为,那天,那天你会找我的。我一直等着你,可是,可你就是不来。”尽管早有夫妻之实,可说着如此露骨的话,郑丽琬的俏脸依然火烧般灼红起来,耳根都通红了。

    这女人的体质各异,郑丽琬属于媚骨天生的那一种,初次房事,虽见落红,但并无剧痛,反而享受了整个过程。

    这初尝鱼水之欢,心中自当难以仰止,只是两人有着种种忧虑,让她与秦风无法时时再会,想起那刻苦铭心的感觉,娇躯酥软得除了喘气连连外话都说不出来了。

    秦风心中一荡,把郑丽琬拥抱得更紧。

    突然感到被秦风紧紧一抱,轻轻抬眼一看,正好看到爱郎的脸上充盈一种满足、不舍、疼惜,甚或还有几分依恋的神情,颊边还带有一丝淡淡的红晕。

    秀外慧中的她哪还不明白秦风的心思,却也不禁脸上一阵羞红。

    秦风迟疑的低头,正看到郑丽琬羞涩的脸庞斜仰着,柳眉轻挑、凤眼微闭、朱唇湿亮、脸颊泛红。那模样看得他既爱又怜,情不自禁的头一低,便往嘴唇印上去了。

    郑丽琬促不及防,身体一下子僵住了,但随即也热情的回应了起来。

    两人忘情的拥吻着,仿佛觉得天地间只剩下了他们。

    随着时间的逝去,秦风渐渐不满足与亲吻,手不由自主的攀上了高峰,从衣领间抚上了那深深的壕沟,中指灵活的挑开胸前的衣襟,如蛇般的探入其中,将那一手难以把握的山峦握在了手中,食指与中指的指缝夹着那山峦上的樱桃,不住的来回摩擦。

    “呃啊”郑丽琬的敏感处落陷,口中发出了诱人的呻吟,半睁着眼睛,沉吟道:“别别别在这里去房间。”

    郑丽琬这里颇有总统套房的意味,一套房子共是一室一厅,里间做休息之用,内有一床一几,简简单单的物件,却让她布置出一种简约的美。

    秦风揣开房门,把郑丽琬放在榻上,直接运起轻松神速关门。

    郑丽琬几乎就是那妲己再世,狐狸精投胎,一眸一笑,诱人至极。

    秦风猛虎下山,扑上了那动人的猎物,人类的本能让他们一件件的除去彼此的衣物。

    恩爱缠绵,娇吟不断,一室皆春,那个中滋味自然不足以给外人道也。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