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壮哉大唐少年郎 > 正文 第175章:拣了两宰相

正文 第175章:拣了两宰相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说话秦风见了李世民后,将倭国人的目的与野心全盘道出,并主动请缨,担起拔除钉子的重担,李世民知道秦风性情懒散,见他难得如此上心,诧异之余也爽快的给了他这个任务。

    秦风踌躇满志,走路都是一飘一飘,这跨越千年的仇恨不是时间能够浇灭的,无法陈兵东京城下是前世的遗憾,现在就让我一圆当年之梦想吧!

    打鬼子,从现在开始!

    秦风暗下决心!

    这人一开心,肠胃却跟着饿起来了,想着多时没在中华楼露面了,稍一思索便往中华楼的方向而去。

    人到中途,却在一个酒楼面前让人堵住了。前方骂骂咧咧的,好像生了什么事儿。

    凑近一看,只见一伙店小二手执棍棒,肆意的抽打两个抱头倒在地上的青年,两个青年已经血流满面,再打下去恐怕不死也废了。

    “住手!”秦风大喝一声,推开那些瞧热门的路人,怒道:“朗朗乾坤,肆意伤人,打出人命,你们承担得起么?”

    那伙揍人的店小二让秦风给震慑住了,虽然秦风只是一个少年郎,但身上的那股气势却让人望而生畏。

    “秦先生,秦先生!”这时,一些认出秦风的文人大声叫喝,并执晚辈礼,由于秦风多次有恩于寒门文士,在寒门士林中很有威望。

    秦风一边还礼,一边问:“怎么回事?”地上两青年文人装束,身上穿着打满补丁的衣服,显然是寒门士子。

    秦风以为又在上演狗眼看人低的戏码,冷冷的瞪着一干人等,身上露着那股久经战场的凛冽杀伐气势。

    “秦先生,怨不得他们。是我们兄弟该打。”在长安,能让人尊称为秦先生的少年郎,除了名震天下的秦风,再无他人。挨打的青年虽不识得秦风,但是他的脑子甚为灵活。

    秦风神色一缓,收回了那慑人的气势,这一刻,那些店小二一个二个瘫在地上,没有直面秦风的人是绝对不知道刚刚那种感觉的,仿佛一头猛兽在盯着自己一般,让人进退两难、生不如死。

    “说吧!怎么回事?”

    一个青年抹了一把血,涨红着脸道:“秦先生,小人名叫刘仁轨,与马兄同年,我们……”

    “等等,你说你叫什么来着?”秦风一脸凝重的问道。

    青年再次说道:“小人刘仁轨!”

    听了这个名字,秦风惊喜得差点跳了起来。

    如果是历史上那位刘仁轨的话,秦风就大财了。

    李世民固然是一个擅于识人擅于用人的好皇帝,但是天下人才何其之多,就算李世民在如何会用人,也有遗漏的人物……刘仁轨,毫无疑问就是其中一个,而且是极为出名的一个。

    刘仁轨生长于隋末动乱时期,因为天下动荡,不能安静地读书,每当劳动之余,就伸出手指在空中、在地上写写划划,来巩固学得的知识,终于以学识渊博而闻名,但他一直没有得到重用,直到高宗朝,他才真正的闯出一片天地,尤其是在留守平壤的时候,算无遗策的打通了新罗的运粮道,还与白江口痛击日本海军。

    中日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的决战,便是刘仁轨以绝对的优势打败了小日本。

    其后他治理百济,效果卓越,最后位极人臣成为大唐宰相,得到了高宗李治、武则天的器重……

    如此文武双全的人物,现在竟然被一群小人打得个半死。

    刘仁轨是何等的机警,将秦风的神色看在了眼里,不自禁的问道:“先生,您听过小人名字?”

    “哈哈!”

    “呵呵!”

    刘仁轨的话惹来一阵阵嘲笑声,一个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天之骄子,怎么可能认识、听过一个乞丐模样的人呢?

    刘仁轨顿时羞得面红耳赤,恨不得找条地缝往下钻,不过,他相信自己的直接,故而,还在等着秦风的回答,一个能够让自己抬头的回答。

    “你还叫什么?”

    刘仁轨回道:“小人别名正则,汴州尉氏县人。”

    秦风哈哈大笑了起来,道:“我知道你,刘仁轨别名正则,汴州尉氏县人。少年时代家境贫困,爱好学习。遇上隋朝末年的社会动乱,不能安静地读书,每当劳动之余,就伸出手指在空中、在地上写写划划。是也不是?”

    刘仁轨惊讶道:“先生从何得知?”

    “这个不重要,重要是的你就是我所知道的刘仁轨。”秦风有些疑惑,因为他以前读过的唐史上写得清楚明白。这个时候的刘仁轨应该是在息州当参军来着,只是不知道这家伙怎么跑长安来了,不过,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自己的虎贲军中差人,

    虎贲军不是猛将、名将就是统帅之才,最缺的就是政务方面的人才,现在虎贲军的政务由苏烈、张士贵兼管着,尽管他们处理得井井有条,可秦风却不想让他们的精力放在这上面,因为他们要走的是名帅之路,多余的时间应该花在兵书政策之下,而不是繁重的政务,如果再这般下去,只会毁灭掉这两位军事天才,真要那样的话就得不偿失了。

    秦风本人又不喜欢处理军中政务,于是一直想着找一些人来帮自己分担政务。

    只是一直没有遇到合适的人选,而眼下,嘿嘿,好办了。

    “多谢将军!”刘正轨横了大家一眼,只为证明自己刚刚的说辞,倒也没有炫耀之意。

    秦风收敛了心中的狂喜,问道:“嗯,说吧,刚刚是怎么回事?”

    “小人之前是息州参军,听闻陛下开科举,于是打算前来试试。只是不曾想到,路上有事耽搁,错过了报名的时间。”

    秦风心下苦笑,这刘仁轨也够倒霉的。他记得刘仁轨的英雄事迹,但是对于没落的时候刘仁轨的事迹却不晓得。

    刘仁轨苦笑着道:“小人在京城了马兄,两人同年生,且一样的错过了报名时间,同病相怜之下,一聊就是一见如故,由于志同道合,迟迟没有返乡,导致盘缠即将告罄。为了留下一个美好的回忆,于是就想出了比较别致的法子。”

    “哈哈…别说了,我明白了。”秦风大乐,他确实明白了,这两人是打算以霸王餐的形式来作离别前的饯行。

    不错,不错。

    连离别的方式都这般别致,不愧是未来的大唐宰相、英雄。

    刘仁轨与另外一个青年面红耳赤,深为感激的行了一礼,通过秦风的笑声,他们知道秦风已经明白了两人的行径,不让说,是给他们留面子,一旦任由自己说出来,将是一辈子洗之不尽的污点。文人清高,若非万不得己,也不会采取这种手段了。

    “他们欠的钱记在我秦风的头上,我让人双倍奉上。以后,希望你们别这般势利,这出门在外的,谁没有困难的时候,多个朋友多条路,一饭之恩或许换得无数的回报呢!”秦风吩咐了一下,对刘仁轨热情的说道:“走,走,走!我正饿着,一个人吃饭也没什么意思,你们陪我喝上几杯。”

    “秦将军!秦先生。”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走了出来,点头哈腰道:“对不起,小人实在不知道是您的朋友万望担待,为表小人之歉意,特意整治一桌美酒佳酿,还请秦先生赏脸。”秦风在外吃了两次饭,先后火了两个酒楼,这些商人恨不得上门去请秦风光顾,只是秦家的门槛太高,不是谁都有资格登临的,现在机会难得,那老板顿时打起了秦风的主意。

    刘仁轨与另一青年也有盯着秦风,似乎在看他如何应对。

    “我朋友的就算我头上!呆会分寸不少的奉上。至于饭就不吃了,这什么都可以还,唯独人情还不清,就此作罢。”

    “两位!请!”秦风不再理会那老板,对着刘仁轨与那青年说道。能与刘仁轨一见如故、相谈甚欢的绝非凡品,故而,秦风展现出了自己的交际能力,在与刘仁轨谈话的时候,并没有落下那人。

    刘仁轨心头一动,说道:“恭敬不如从命,那小人就不客气了。”

    ……

    中华楼三楼,秦风与刘仁轨二人推杯把盏,相谈甚欢。

    酒过三巡,刘仁轨问道:“秦先生,您是如何知道小人的?”

    秦风笑着说道:“我怎么知道的,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刘仁轨。”

    刘仁轨与另一人面面相觑,这秦风可真霸道得很,不过,这种行径并没有让人反感,反而让人感受到秦风的真诚。

    秦风放下杯子道:“我现在身负重任,是虎贲军的主将,你们应该也知道这一点。”

    二人点头,这不是什么秘密!

    “虎贲军不缺猛将,就缺少刘兄这般的军政都精通的人才,我也懒得啰嗦的绕圈子了,我希望你们能够加入虎贲军与我们一同为国效力。不过你们毕竟没有什么功绩。我也不好直接将你提拔起来。这样吧,我同样给你们参军事的职位。在我身旁听用,过了试用期,在将你提拔起来,你看可好?”

    刘仁轨神色激动,想不到这一会面,竟然直接就让秦风提拔任用了。这虎贲军的参军事,可比他的息州参军重要的多。

    旁边那青年眼中也有些欣羡,亦为自己的好友感到高兴。

    秦风一直暗中注视那人的反应,见他如此,亦是欣赏无比,人可以无才,但不能无德无义,青年的表现让他满意。

    “谢将军!仁轨决不辜负将军厚爱!”刘仁轨想着自己被如此器重,一改胸中苦闷,神采飞扬,这欣喜之余,也不忘推销自己的好友,躬身道:“大将军,这位是我的知交,博州人叫马周,论及才干,更在我之上。只是一直怀才不遇,仁轨特向将军举荐……”他知马周脾性古怪,特地反过来说,一看秦风是否真的能够礼贤下士,二来也给了马周一个极好的台阶。

    秦风听到马周之名,整个人都呆住了,马周,他竟然是马周!

    目光落在马周身上,见他相貌平平,心中忍不住道了一句,人不可貌相。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