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壮哉大唐少年郎 > 正文 第191章: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正文 第191章: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之后就是马鞍了,马鞍更多是起到装饰的作用,于实战的作用不大。有鉴于此,我给出的办法是高桥马鞍。”秦风让人找出纸笔,画出了高桥马鞍的模样,并对着凑过来观看的众人解说道:“高桥马鞍与现有马鞍相比,是两端从平坦转为高翘,前后高翘的作用是限制了骑手身体的前后滑动趋势,提供了纵向的稳定性。而双边马蹬通过固定双脚提供了横向的稳定性,两者相互作,将人和马结为一个整体,使骑兵利用马匹的速度进行正面全力冲击成为可能。制作材料自然是木料了,不过木料质地硬,长期乘坐使得骑士的臀部、大腿不舒服,容易磨破皮,所以在制作之际,可以用皮革包裹、内塞软物,以此增加骑士的舒适感。”

    “李尚书,你立刻传令军部,让我大唐所有战马的马蹄都必须钉上这马蹄铁。此外,朕也要诏告天下,让这马蹄铁的妙用,流入千家万户!”李世民处事雷厉风行,见秦风没有说的了,立刻下令将这骑兵三宝的妙处传告天下,让天下人免去马匹角质皮脱落之苦。

    “李尚书且慢行!”秦风止住了正欲离开的李靖,对李世民道:“马蹄铁、马蹬、高桥马鞍的作用与好处显而易见,是我军制胜的法宝,然而这三样马具构造简单,很容易就让人学了去,故而,我认为在击溃一切北方异族之前,应当尽可能的守住这个秘密。要是让突厥人学了去,那么彼此间的距离又如现在一样了。”

    “对,对,对!”李世民一拍额头,不住的叫道:“多亏你的提醒,是朕急切了。”

    众人也是一副后怕与庆幸的表情。

    李世民让李靖与少府监负责此事,并交待大家严守秘密。

    听秦风一说,众人也知道三宝的重要性,即便李世民不说,大家也不会外传,待见李世民没有其他吩咐,先后告辞离开。

    秦风原本也打算与秦琼一道离开,却让李世民叫住了。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在回宫的路上。

    “马蹬、马鞍、马蹄铁称之为骑兵三宝亦不为过,此之三宝,是骑兵一项伟大的变革有此三宝在手,我大唐再也无畏突厥骑兵之利,此后,两厢对决,我大唐将改写以往之历史。”

    李世民长叹了声道:“贤婿,你又为我大唐立下一大功了,你说朕应当如何赏你?”

    严格上说,秦风献上的骑兵三宝确实伟大变革,就拿当前形势而言,一来可以减少大唐在战马上的劣势,其二,又可以让大唐之士兵战略倍增。

    但是说白了却又不过是小小的改动,没有什么重大的意义。

    秦风这件功劳很好玩,往大里说,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如果往小的地方去说,只不过是小小的改动而已。可是以李世民之贤明,他看到的是这三样东西给大唐带来的实实在在的好处,综合秦风近来对大唐的贡献,如果不重重赏赐,李世民绝对有愧于心,也无颜面对一而再再而三帮助他的秦风,故而,赏赐之心十分坚定。

    有功则赏,有过则罚!

    这是一个明君必须具备的最基本的特质。

    秦风问:“非赏不可么?”

    “自然!”李世民啼笑皆非,历来只有争功的,从来没有见过秦风这种奇葩,明明是封赏,到了他那儿像是上了刑场一样的表情。

    秦风眼见李世民态度十分坚定,心知作为大唐皇帝,君无戏言,若是拒绝,反而惹得李世民不快,当下也琢磨着该选那样好。

    “怎么?一时半会选不出来了?就这点出息。”李世民戏谑的看着秦风。

    秦风怒了,大声道:“我有两个需求,第一,是一匹不弱于六骏的宝马。”没有骑过宝马的人,永远不知宝马与普通战马的区别,自从骑过李世民的六骏,秦风觉得以往还不错的战马给碾成渣渣了,什么是天壤之别,这就是!战马是一个武将的第二条生命,有了好战马,跑路都要快一些。

    李世民乐道:“上一次朕让你在六骏中选择,你还推三阻四,这回怎么想着讨要宝马了?”

    “没有骑过宝马,从来没有意识到宝马与普通马匹的区别,老实说,自从骑过您那一匹,我就意识到宝马的好处了。”

    李世民点头道:“战马对武将而言就是生死与共的朋友,到了战场上,战马比至亲的亲人还要值得信赖。嗯,当日之言还作数,有什么挑选朕愿意割爱。”

    “正如您刚刚说的,六骏在您心中的位置已经是超越了马之范畴,那是生死与共的朋友,据说宝马一旦择主,将誓死追随,三国之赤兔在关羽遇难后自绝其食,数日后追随主人一道下黄泉,要是您之六骏也效仿赤兔马,那我的罪孽可就深重了。”

    李世民动容问道:“竟有此事?”

    秦风道:“宝马通灵、且忠诚,自绝而亡不足以奇。”

    李世民不敢再坚持了,这秦风说话一句一个准,万一六骏之一到他手上,来他个绝食而亡,最终伤心的可是他李世民。

    “有了”

    李世民突然大笑道:“朕想起来了,几天前突利、夷男使节团进贡了一匹天马,这所谓的天马野性未除,现在就在马场,你去试试,假若你能将它驯服,朕这里也不小气,便将它送给你了”

    他说话的时候,在不经意间露出了些许幸灾乐祸的笑容。

    天色较黑,秦风没有察觉到李世民眼中那抹诡异的笑,有些心动的问道:“与您的六骏相比如何?”突利、夷男联合赠送的宝马,肯定不是凡品,只不过秦风除了自家老子的忽驳雷与李世民六骏中的三匹,再也没见过其他宝马,相对而言,忽驳雷比六骏要差一些,故而,一听宝马二字,就拿李世民的六骏做比较。

    “不是朕灭自家威风,长他人志气,与那天马相比,朕所拥有的六骏就跟小孩子一样,不值一提。”

    “不可能吧?”秦风俨然不信,六骏较上等战马长上几尺,能够将六骏比成了小孩子,那是什么样的怪兽啊?

    李世民白眼一翻道:“明天你看了不就知道了?”

    “也是!”

    秦风认同的点点头,走了一会儿,忍不住问道:“岳父大人,您自幼好弓马骑射,出身高贵,得名师指点,在您登基之前也是一员骁勇善战的悍将,而且还是是那种敢亲自领着三千人硬抗十万大军的厉害人物。即便您现在当了皇帝,也经常抽空前往狩猎场狩猎,不时的活动一下筋骨。您怎么不将天马给驯服了呢?”

    “这千骑易得,宝马难求,朕已经有了六骏,估计以后也没有上战场的机会了,与其白白浪费掉一匹宝马,还不如让它为我大唐效力呢!这也是你,换作别人,朕还舍不得呢。明天朝会后朕带你去瞅瞅。”李世民大义凛然的说着。

    “多谢您了!”

    秦风越听越不对劲,他眨了眨眼睛,嘴角禁不住溢上一丝笑意,他已经察觉一切问题的缘由了,心道:“李世民自己定是去驯马了,结果自己技术不精,让马给颠了下来,分明是想让自己重蹈覆辙,让自己也尝一尝给马颠下来的滋味,做一对难兄难弟。”

    秦风想透了事情始末后,强忍着笑意道:“小婿骑术不差,但对于驯马的技术却是一窍不通,要不咱们等等吧。回头我向我家老爷子学两手绝活,再来尝试。可不想让马颠下马背,摔坏了可是不妙。”

    李世民强自镇定,但眉宇间那微微的跳动却暴露了他现今的情况。

    正如秦风心中所想,李世民这一次可是栽了一个大跟斗。见到天马那一刻,他也不禁为之惊叹,便意图上马驰骋一番,结果悲剧了。还没有支持几盏茶的时间,天马就将大唐皇帝给狠狠的颠下了马背,摔了一个半死,闪到了腰。只是他极好面子,被马颠下马背实在丢人,故作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到了晚上,才让偷偷摸摸的让长孙皇后帮忙敷药。

    李世民十分厚黑,良心是达达滴坏,自己受了伤,便想拖秦风下水,让他跟着自己受罪,想不到还是让他看穿了。这面子上有些挂不住,恼羞成怒:“就这点鼠胆,还当什么将军?朕送人了你可别后悔”

    “别,别,别。试试就试试,我有轻功,还怕它一匹马不成。”

    “嗯!这才是朕欣赏的秦风,秦虎贲。”见鱼儿上钩,李世民乐坏了,可表面上一副道貌岸然的假正经。

    “对了,您之前说过。那马是突利与夷男联合进贡的宝物,我就想不通了,一匹马,怎么成了两个首领的了呢!”

    李世民嘲讽道:“突利、夷男二人名为同盟,根本就不同心同德,在与颉利对决之时,更是相互算计、相互肘制。即便是打了胜仗,也要为着战利品争上一争,非要算个清楚通透,若非颉利还活着,两人早就闹翻了,那匹马正是两人共有的宝物,又不能宰杀来分,为了那匹马双方差点就拔刀相向了,最终冷静下来后两人一合计,便送到朕这里来了,以期换得我大唐的军械。”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秦风的脑海里闪出这个典故,经过李世民这么一说,对那匹天马也更加期待了起来,能够让盛产宝马的两位突厥首领差点内乱,定然有着不同凡响的魅力。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