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壮哉大唐少年郎 > 正文 第226章:武林旧事

正文 第226章:武林旧事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秦风凝声道:“夫人,这项道家无上法门,遵守三戒一戒滥用无度,二戒私传外人,三戒为祸世间,若犯一戒,必遭天谴无疑,不得儿戏视之。”

    长乐公主听他语气威严,与平日之温文尔雅大相径庭,心中凛然,应晤唯唯,双手接过锦囊。

    秦风面色一变,嘻嘻笑道:“这是传道的规矩,我知道夫人不会乱来,才敢让给你学。这东西,要是传出去,绝对是苍生之祸,所以,只能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不能让第三才知晓。”

    长乐手抚胸口,嗔怪道:“都快你吓死了,什么法门这般严重,也值得这般小题大作。”

    秦风道:“你见后自知其妙,到那时感谢我还来不及呢。”秦风眼中满是狡黠神秘之色。

    拆开锦囊,急欲一探究竟。

    不想打开一看,长乐骇然欲绝,展观未竟,已然面红耳赤,红生双颊。

    原来目光转处,却见第三页中,虽有一行行淡淡的字迹,但整页之上,却画满了身无寸缕的绝色美女,而且亦是以极为鲜艳的色彩绘就。

    这些美女或坐或卧,粉臂雪股,莹莹生光,不但体态姿势,各尽其妙,画得生动无比,而且眉梢眼角,隐含春意,面目之间,更满含荡意,有的是乌发乱洒,胸雪横舒,有的是金针轻拈,绣橱斜卧,便是铁石傻子见了,也无法不为之心动。长乐公主几曾见过这种图书,更何况这些图书之中,还似隐含着一种奇诡的魅力。

    哪里是什么武功法门,竟尔是一幅幅画工精妙的春宫图,每幅图上还有许多端正小字。

    长乐公主面红心跳,半晌方忿忿道,“好没正经的相公,这等秽而下流的物事亏得你这般郑重,原来是在骗我。”

    “夫人!”

    秦风郑重的说道:“事关你的顽疾,你认为我开玩笑么?它不是你想象中的那般,这是道家阴阳双修之术,不是我自夸,这项东西,天上地下只有这一份,我师父曾言,历代帝王求我宗门多少次,都让我宗宗敷衍推搪,今儿个便宜你了。”

    长乐公主气得要将之扯碎,秦风急急抢过,笑道:“食色性也,饮食男女,圣贤所不能免,咱们又不是没经过,何必讳忌如此之深。小乖乖,这图画可是花了我不少的时间,实属罕有,若真无用,留之观赏助兴也未尝不可。”

    长乐只是一时激愤,觉得受了秦风的戏弄。听闻此语,怒气渐息,回思画上种种形景,倒也饶有奇趣,只是一些姿态太过不雅,羞人答答的怎生去看,便垂头坐于旁边不语,犹感愧疚无地。但过了一会儿,长乐公主想着秦风之前一直让自己观看、领悟道家典籍一事,忽然发现秦风赠送此物,绝不会只因娱人耳目,助发**,必然另有深意,遂专心看起图上文字来。细览之下,便觉颇有所得,再览之余,已然领会在心,揣摩精熟后,恍然出一头冷汗。

    方知秦风传授之时,庄重无比,严申三戒,绝非故作姿态,只因此物若传之非人,则遗祸世间,流毒无穷,不知创此功者具何等才识,勘破万物众生,天人同一之理,竞尔创出这等神妙不可方物的功法,心下大为折服。

    道家功夫本有单修、双修之别,俱各自命正宗,数百年间争执不休,然因双修派所传多非其人,传人单恋其房中奇趣,只得其皮毛而遗其精髓,遂日趋卑劣粗陋,传之至今,不过采阴补阳或采阳补阴,害人无数,亦复自害其身。

    长乐公主感慨之余,不禁大为此功叫屈,但转念又想,此功必须夫妇二人功力相若,且所练内功阴阳各异,且须定力深厚,克制有节,方可尽收其阴阳相合,功参造化之奇效,这等传人也委实难觅,难怪道家阴阳双修之术已经湮灭。

    此刻长乐公主定了定神,只觉得心头似乎还在砰砰跳动,却听秦风道:“此项绝世妙术,自古至今,不知葬送了多少英雄豪杰的雄心壮志。为了争夺这项绝艺,也死了不知道多少人。”

    长乐目光一抬,讷讷地道:“郎君妾身妾身年轻识浅,还望郎君不要怪罪。”

    秦风微微一笑,道:“此书虽有许多邪异之处,但书中所载武学奥秘,却是道家正宗的不传之秘,此书的来历人言人殊,莫衷一是。但归纳起来,此书大约是汉武帝时期,一位叫做独眼君所著。”

    长乐公主忍不住又自问道:“这独眼郎君又是什么人,难道他只有一只眼睛吗?”终究是少中心性,长乐心里觉得奇怪,便又问了出来。

    秦风微微一笑,道:“这个独眼郎君名虽只眼,却非独眼,他之名号取的是独具慧眼之意。故老传言,这独眼郎君不但武功奇高,而且凡事都有独特的见地,更能识人,天下的好歹善恶,只要被他见了一眼,便立刻可以分辨,再也无所遁形,是以有许多假冒伪善的人,都被他揭穿**。”

    长乐公主秀眉一扬,又问道:“此人既是如此人物,怎地却又弄出这种东西来,依妾身看来,此人只怕也是个假冒伪善的伪君子哩!”

    “你又来了不是。”

    秦风苦笑道:“人是盖棺便可论定,但这位武林前辈的一生行事,此刻他不但盖棺已久,而且只怕早已骨化飞火,却仍无法论定,这自然便是因为他惹下无穷风波,不过他一生行事是善是恶,虽然各人观点不同,看法各异,但是他留下的这法门,却万万不能算做害人的东西。”

    长乐公主心中大感不服,忍不住说道:“君方才还说这本法门不知葬送了多少武林豪杰的雄心壮志,此刻怎又说它不是害人的东西“

    秦风微微一笑,道:“想不到你也固执如此,但固执定须择善,择善两固执之方是君子。“他微笑稍歇,又道:“闻道那独眼朗君非但不是只眼,而且天生俊秀,貌如子都,在当时的武,绿林,享有第一美男之誉,是以他一生之中,不知经过了多少情孽纠缠,只是他心如铁石,丝毫无动于衷。“

    长乐公主轻“哼“一声,忖道:“心如铁石,便是无情之人,人既无情,必定不会是什么好人。“她此刻心中对这“独眼郎君“已有成见,是以无论秦风如何说法,他心中都不服,只是他见秦风对此人像是十分推祟,是以口中也就没有说出。

    只听秦风又道:“传说此人成名之际,武功虽高,却未臻绝顶,被他揭发了**之人,自然恨他入骨,只是他交游广阔,当时有数的几位奇人,对他都特别青睐,是以那些人心中虽然积恨,却也无可奈何。“

    “于是这些人苦心积虑之下,就想尽千方百计来引诱于他,只要他做出一件邪行,那些人就可借口将之除去,哪知哈哈。“他得意地大笑两声,又道:“哪知他心肠当真是坚如金石,无论你利诱或是,他都无动于衷,所以他始终没有落入陷阱。“

    长乐公主心中虽然不服,但此刻却也不禁对此人的行径,暗中起了些赞佩之心,付道:“此人着真的如此,倒也是个顶天立地的大丈夫。“

    却听秦风又道:“后来他忽然参透道家妙谛,便寻了个隐僻之地,静研武功上乘奥妙,他虽然处处设防,哪知被他一个最亲近的朋友,因妒生恨,将他静修之地,说出了去,于是此讯一传,群魔大动,竟等他静修之际,前去骚扰,这其中最最厉害的,据说是一个美绝天仙的魔女,竟施展姹女****,在他那绝顶内功将成未成之际,使他心动。“

    他语声一顿,苦叹一声,长乐公主亦不禁为之心动神驰,叹口气道:“可惜。”

    秦风又道:“内功练不成,可惜还在其次,唉要知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内功修习得愈加上乘,心魔也就愈加难防,尤其在他这种将心妙谛,性命交修,生死玄关将通未通之际,一个不好,非但立时要走火入魔,而且性命也危如悬卵。“

    “这一代武林奇人便在这性命攸关之际,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昔日视他为后辈的两位宗师,竟尔撕下了掩饰数十年的面具,不但重伤了独眼郎君,而且抢走了他一生之心得,且大加讽刺,独眼郎君羞愤之下,生生的挖下自己的右眼。“

    “啊?”长乐公主悚然而惊,伸手一抚额头,却已经汗水淋漓,急问道:“后来呢?”

    “后来?那两位宗师私心作怪,为了独眼郎君的心得大打出手,早就钟情于他,不得不陷害他的天魔女趁此机会,用断了双足一毁掉绝世风华的容颜为代价。”秦风将这武林故事,说到这里。

    长乐公主才不禁透了口长气,伸手一抹额上汗珠,摇首赞道:“情之一字,真难以预料“

    说到这儿,不禁望着深爱的丈夫,心想:如果我是天魔女,我也会!

    秦风又道:“纵然如此,但这位武林奇人,虽然早巳参透内家绝顶奥妙,但却因为身体受损,从此不能勘破内功最后一关,以致抱恨终生。但是,他失去了一切高傲,却收获了情。经此一事,他幡然醒悟:天下从来没有正道与魔道,有的只是好人与坏人,此之以后,竟然爱上了天魔女,欲娶其为妻,可天魔女尽管深爱着独眼郎君,可她自惭形秽,留下了姹女**的功法,悄然离开。独眼郎君看到姹女**,恍然明白天魔女为何而离开,原来天魔女为练姹女**这门采阳补阴之邪功,其体早与青楼昌技一无二致。然,独眼郎君又岂是俗人?伤势稍一恢复,便寻遍了天下,数十年后一无所获,当他绝望的回归两人相处数天的那道山涧,才发现天魔女已经死在了那里。独眼郎君又喜欢又痛苦,恨不得与天魔女一道下黄泉,可是,当他想到横亘在天魔女心头的那道坎正是那损人利己的姹女**后,为了弥补这份遗憾,便结合姹女**与生平之所学创造出了这利人利己的阴阳双修术。“他长叹一声,焕然中止了自己的话,至于独眼郎君的结局,自然不言可喻。

    这段离奇诡异、曲折豪快、凄美落寞的武林往事,只听得长乐公主目定口呆、意醉神迷、泪水涟涟,眼前似乎活脱脱地现出那“独眼郎君“与“天魔女”结成鸳盟的影子。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