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壮哉大唐少年郎 > 正文 第237章:险而胜之

正文 第237章:险而胜之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看到这惊险的一幕,长乐忍不住的惊呼出声,自从秦风受制于薛仁贵后2o那一颗心七上八下的,再难平静,纠结做一处,生怕他有个意外闪失。薛仁贵这一戟又快又猛,看那气势简直像是要杀了秦风一般,忍不住惊呼出声,却不想秦风竟凭借轻轻一跃,就离地近丈,避开了那威猛的一击。

    她不住的拍着傲人的胸脯,松了一口大气,不满的心道:“不就是比武吗?犯得着如此以命相搏?”她却不知,武艺到了一定的境界,以能做到收自如。别看两人之间的招式刚猛之极,似乎要杀了对方一般,但在分出胜负的关键时刻,都会及时收招,除非是心存杀机,不然断无失手的可能。

    这是长乐这一门外汉不了解的情况。

    所以说固然两人的比斗看似凶险万分,但却并没有任何的危险。

    秦风停住升空之势,使出了千斤坠。

    原来这正是秦风的诱敌之策。他身法变化之快,简直不是任何人所能想像。就在薛仁贵以为他要后撤的时候,意外的选择的腾空而起。

    他听到“呼”的一声,就知道方天画戟已经从他脚下穿过,当即以方天画戟为落脚点,借力凌空往前一跃,落在了薛仁贵的身后。

    薛仁贵那强力的一招刺出,想要在这突如其来的异变中,收回长戟变招已不可能,秦风却以在他的身后,两人之间几乎是背靠着背,距离以远远过了方天画戟所能施展的空间了。

    “换我了!”刻意等薛仁贵回复安全距离,秦风进入了清晨领悟的境界,仿佛开了上帝视角,四周的一切都在掌控之中,枪再次出手,威猛绝伦、气震山河的一枪随心所欲地划过两人之间的距离,霎时间雪花都受着劲风的影响,顺着枪刺的方向宛若暗器射向秦风,封死他所有的退路!

    薛仁贵大笑一声,道:“退无可退,那便不退。”方天画戟一提,寻常的招式浑然天成,竟然是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当………”

    两杆长枪再一次撞到了一起,

    狂飙呼啸,金铁交鸣之声响彻演武场。

    大家在一旁看着,眼睛都不眨一下。

    这种绝世高手的对决,对个人武艺修为的提升大有利处。这一次实打实的碰撞,巨响的余音竟然在大家的耳鼓中震荡着久久不散,仿佛让人在耳边怒喝了声一般。

    都知道秦风与薛仁贵两人力量上的磨练,几乎已经到了自身的极限。

    他们拼的是对武学的领悟外加一点点临场的挥。

    兵戈的碰撞声如若鼓声一般,此起彼伏的响起。

    汗珠以从额角留下,短短的十余次交锋,体魄强如秦风者,在这下雪的大冬天里,竟流下了不可思议的汗水,但他心神进入止水不波的清明境界,无忧无喜,四大皆空,一切外物都影响不得分毫,眼中只有面前这个敌手……薛仁贵。

    “看枪!”

    破虏神枪加迫至,夹着一往无前势在必行的气势,如闪电一般击出,幻出大片枪影时,倏然现出实体,闪电急刺,凌厉无比。

    薛仁贵神情凝重感到无尽压力,秦风的枪再一次封死了他方天画戟所有的还击手段,叫他只可运枪封架,锁死他出手的机会。他了解秦风,同样也知道秦风了解他,秦风这是要强行封锁他出手的机会,从中寻求取胜的机会。

    以前的几次比拼秦风也这么干过,只是没有做到,但现在他做到了,以大无畏的气势封锁了薛仁贵反击的机会。

    虽然表面是平局,可薛仁贵明白自己已经落了下风,继续硬拼下去,只会步入陷阱,顺着秦风的节奏来打。

    高手之间的对决,胜负就在一瞬之间。进入了对方的节奏,那就离失败不远了。

    薛仁贵第一次选择了退却,没有硬拼。

    退的很果断,没有半点犹豫,半点迟疑。方天画戟尖端着地,整个人向后击退,意图避开这强势的一击。

    薛仁贵只是让秦风压制住,落了下风,并没有失败,但他这一退,却是失败的前奏。

    秦风岂能容忍薛仁贵离开战斗区域重整旗鼓?

    他大步跟上,第二枪随着俯冲之势又快又猛,枪锋撕裂着呼啸着,似乎要将空气都撕裂成两段。直逼薛仁贵而去。

    薛仁贵在这个时候露出了自信自若的微笑,方天画戟突然直插地上,尖端刺入地下,深入地低,整个人大迈一步,用力一撑,借助方天画戟之力凌空跃起,他没有像秦风,会那神秘莫测的轻功,但是,秦风这一招,他可以借助方天画戟为支撑使将出来。

    就在他身子腾空之即,秦风手中的枪以不可避免的从他脚下穿过,精准的避过了他势在必得乘胜追击的一枪。

    秦风神色巨变,心叫不好的同时,薛仁贵抽出了腰间的横刀。停住升空之势,使出了千斤坠,稳当的落在了地上。拉近了距离,已动排山倒海的攻势。

    薛仁贵每一刀的确出,步法都天衣无缝的配合着,就如他的武道一招得手,招招连环。

    形势逆转。一寸短,一寸险,近距离的贴身战,正是横刀挥的空间。

    两人之间的比斗,除了斗勇,还需斗智斗经验。

    秦风固然压制住了薛仁贵,但薛仁贵借用秦风那一招,奇思妙想的挽回了劣势。占据了主动。

    秦风再一次体会到了经验渐丰、占据优势后的薛仁贵是如何的可怕,他的刀法与戟法一样,不叫他有任何喘息之机,迅疾劈出。他固然有湛泸宝剑身在,却连拔剑的机会也没有,薛仁贵不会给他拔刀的机会。他每一刀的进攻角度都无迹可寻,却包含了击、枭、刺、点、拦、格、劈、架、截、吹、扫、撩等奥妙手法,将横刀的特性挥得淋漓尽致。

    薛仁贵这一取得先机。在这极近距离的拼斗中,秦风处处受制,被逼的步步后退。

    “胜负要分了吧!”虎贲军中,排行第三的罗通在一旁看着,有些遗憾。尽管不身在其中,他依然能够感受到占据先机的薛仁贵是如何的可怕。

    秦风神色如常,虽落入下风,连连退却,但步伐防御丝毫不乱。求胜之心,丝毫未减。

    “当!”

    这时,秦风双手并举架住了薛仁贵当头砸下来的一刀。微微一笑,一脚悄无声息的踢向了薛仁贵的胸膛。

    这一脚看似刚猛绝伦,却无声无息如梦似幻。

    “砰”的一声

    薛仁贵倒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两人之间的比斗属于顶尖高手间的对决,自身的武艺,随机应变的反应,迎敌经验,还有击倒对方的战术策略,都在先前的交锋中体现的淋漓尽致。

    在一旁的长乐公主都看花了眼。

    这类顶尖高手的斗智斗勇,并非轻易见到的。

    长乐公主已经呆傻在当场,完全让两人之间所表现出来的高技艺而征服。

    长乐双眸一眨不眨的注视着秦风,为他处在劣势而心急,为他占据优势而喜,见他将薛仁贵踢飞了出去,欢喜的拍手为他喝彩,比什么都要高兴。

    秦风面沉如水,不敢怠慢,那一脚虽重,但不足以打的对方失去战力。

    果然,薛仁贵刚一落地就猛地来了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根本没有受到多少伤害。

    他的抗打能力在秦风的意料之中,只见薛仁贵双手握住刀柄,没有丝毫花哨的当头砍来。

    秦风抽出宝剑,伸手一抬,手腕翻转,一个圆圈已将薛仁贵的横刀套住,运起太极拳中粘、引、挤将他身子带歪,一刀打到了空处。

    趁着薛仁贵兵器离开的瞬间,秦风欺身上前,整个人顶入薛仁贵的怀中。

    这贴身近打又快又恨。

    薛仁贵避无可避躲无可躲,结结实实的挨了秦风的一计撞击。

    “砰!”的一声!

    薛仁贵倒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秦风人随剑走,在薛仁贵起来之前,剑尖已经直至薛仁贵面前。

    薛仁贵见此也是一呆,突然一笑道:“我输了!”

    这一笑,洒脱之极,还无半点的不甘,正是大丈夫坦然面对失败的气度。

    秦风一听这三个字,整个人松了一口气,天上的雪花还未落在身上便以让身上散出来的热气蒸掉了,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落下,内衣几乎湿透,甚至能够拧出水来。

    “赢了!”

    秦风闪过这个念头,现薛仁贵没有站起身来,坐在地上气喘吁吁,汗流浃背。

    两人都是那种体魄惊人的战将,是那种在万军丛中杀两个对穿打两个来回都不觉得累的人物。

    可偏偏现在两人现在都累得半死,可见这短短的对决是多么的精彩激烈,两人又投入了多少精力与力量:只因彼此太了解对方的实力,放不得半点的水,每一招每一式都蕴含着石破惊天的力量。以至于胜负一定,两人都有虚脱之感。

    谁也没有说话,秦风闭上了眼睛静静的感悟着。

    薛仁贵也在脑海中回放着先前那刺激精彩万分的一战。

    旁边观战的人,除了长乐公主以及刘仁轨、马周,各有所悟。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