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壮哉大唐少年郎 > 正文 第268章:放长线钓大鱼

正文 第268章:放长线钓大鱼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轰走了秦战,秦风陷入了深深的沉思里。这个单盈盈果真不安好心,这是要整死秦家的节奏啊!秦风如果没有重生的经历,如果没有横向的阅读习惯,恐怕真要中招不可,只因没有人会怀疑自己最亲近的亲大哥。

    通读过后,秦风才发现那个八句诗的首字组合成了一句大逆不道的话,这是一句与“唐朝三代之后,女主武王取代李氏据有天下。”相当的谶语,要是让有心散布之下,秦家不死也得脱下一层皮。

    谶语、巫术害人不浅,为此英明神武的汉武帝杀掉了他的妻子、儿子、儿媳、女儿、女婿、孙子、孙媳,几乎来了个满门抄斩,朝中官员差不多尽数被杀,丞相、将军、御史、太仆全部死难,杀得几乎没有可用之才,前后有数万人死难。历史上,李世民也因此杀了冤枉的李君羡。看清了个中危害之后,秦风不得不重视此事。他知道这是单盈盈刻意为之,而不是无心之举,要不然,她也不会让被情迷惑了双眼的秦战前来求字了。

    秦风想了想,动手写了一封信,是写给秦琼的一封书信。交待了事情始末经过之后,让他以后多加留意这个单盈盈,尽量不要给她陷害自家人的借口,他想了想,再写上了一封信给李世民,表示有人要陷害秦家,他怀疑这是天网余孽报复他的举动,让李世民多加留意。同时也说明了自己已经找到了散布假消息的嫌疑人,只不过对方尚未知道自己已经暴露一事,并称将会就近观察与监督,本来他是不想给李世民写这封信的,可是,又担心在单盈盈前往庆州之时,在长安采取一系列针对自己的事件,故而,才有了这样的举动。

    过了大约四十分钟,郑丽琬姗姗而来。

    来到前院,郑丽琬说了这些时曰的账目。听着从那诱人娇艳的樱桃小嘴里蹦出来的一个个天文数字,秦风不免一阵的头晕目眩,这郑丽琬简直就是个女财神,在短短的几个月的时间里,她在长安开设了四家中华楼,洛阳两家,连扬州这些地方也不放过,都有她的分店,这造钱机器也不如她的产钱速度快。

    呆立了半响,秦风也表达了自己的赞美之情,叹服道:“丽琬,干脆我以后叫你女财神得了!”

    郑丽琬千娇百媚的一笑道:“还是你的办法妙,这只需要有人才相助,只需要在其他地方依样而为即可,根本不要花费什么心思,我不过是依样画葫芦而已,算不上什么本事。”

    秦风也让她吹捧的哈哈大笑,心情愉悦。

    “对了,我看你对单盈盈多有防备,却是为何?”笑闹过后,郑丽琬询问着说。

    秦风不答反问道:“一路而来,你可发现单盈盈的异常之处?”

    郑丽琬想了想,道:“冷漠、孤傲,拒人于千里之外,除此之处,没什么特别的。”

    “她气息悠长,面无疲态,比你还要神采奕奕,在武道上的修为比你只高不低。”说到这儿,秦风冷冷一笑道:“之前,大哥与我说过,单盈盈是想尽办法要离开翠波楼。她在武道上成就如此,如果真要逃跑,区区一个青楼又怎么困得住她?大哥是不会骗我的,那么,就是单盈盈利用了感情来欺骗大哥。她为何要骗大哥?等待大哥赎身又是为何?说喜欢我的书法,为何要大哥出面?她自己岂不更显诚意?”将那首诗递给郑丽琬,道:“这首诗,你看过吗?”

    “看过啊!写得还挺不错的呢!”郑丽琬道。

    “确实不错!”

    秦风语若寒冰道:“足以让我们这种家庭全体掉脑袋的诗,能不好吗?”

    “啥?”郑丽琬脸色大变。

    秦风从她手中接过那张字迹秀美的纸张,摆在桌子上后,用一张空白的宣纸盖住,只留下第一行文字,道:“现在,你明白了吧!”

    郑丽琬看罢,那一双凤目早已在得知单盈盈意图暗害秦氏一族之际就一直酝酿着寒意,冰雪,以及浓郁的杀机。

    郑丽琬还是第一次对人产生这种情绪,这种必除之而后快的情绪。

    早在秦陵地宫发生夫妻关系后,郑丽琬早将自己看着秦家成员,自从李世民答应了秦风荒唐的请求,她脑海里想得更多的是如何当一个贤内助,帮秦风走得更长远,让秦家在风云变幻的政治格局中立于不败之地。

    郑丽琬在这股意念的支持下,面对着重重难关,一一挺了过来。以一女子在长安商界立下了脚跟,打下了一块天地。之所以一门心思用于商,并不是因为她有多么多么的爱财,却只在于想能够成为秦风的左膀右臂,让秦风另眼相看。

    郑丽琬内心深处,唯有秦风一人,只要秦风好一切都好,想要伤害秦风,即便是拼了姓命,也要保护好他,她才不管对方是什么来头,即便对方是单盈盈,是秦战喜爱的女人。

    经秦风一一解说这首藏头诗代表的含义,以及对方如果拿到自己的手稿,可以因此衍生出种种阴谋的时候,郑丽琬怒由心起,低声道:“那女人不过一介青楼女子,却高傲得出奇,一路上对我与丽质妹妹是爱理不理的,我就说怎么这般嚣张呢,原来从一开始就打算充当圣女,迷你大哥来着。我先将她杀了,看她在怎样陷害我们!”

    “不!”秦风搂住郑丽琬柔软的纤腰,道:“区区一个单盈盈,我一根手指就能轻易的弄死她,可是死了一个单盈盈,会有更多藏在暗处的双盈盈,李盈盈,赵盈盈,任盈盈什么的来对付我们,所以,对于我们而言,一个活着的内间比死了的更有价值。如果不出意外,她来庆州除了要拿到我的手迹,还有着我们所不知道的秘密。而这些,就是你要挖掘的事情了,为了让她留在我们能看到范围内,甚至可以给她一些重大的机密,她的职位越高,越受幕后主使的重视,对于我们而言,效果更好。”

    这一席话让郑丽琬冷静了下来,原先打算将单盈盈弄死后,然后贼喊捉贼的演一出苦肉戏。她相信以自己的演技以及无辜,能够脱身的可能极大。但现今一想,却也觉得此法不妥:

    后果无法预计不说,关键还是单盈盈只是一个小喽啰罢了,并不是背后的大贼,一但将在庆州境内将单盈盈弄死,秦战、秦琼、李绩等人首个怀疑的对象就将是秦风。到时候不但打草惊蛇,让对方隐藏得更深,而且一旦单盈盈死在庆州,以秦战目前的这种状态,肯定会恨秦风一辈子,等于将人数不多的秦家分裂为二。

    “活着的单盈盈确实比死了的更有价值,是我太过心急了!”郑丽琬有些惭愧的说着。

    “你啊,是关心则乱,我可以理解的。”

    秦风的安慰让郑丽琬好受了一些,道:“我会做好监督单盈盈的事情!”

    “你办事,我放心!”秦风忙得不可开交,哪里还有闲心处理这些阴谋小事,于是将调查单盈盈一事交给郑丽琬来处理了。

    “我会尽量收集证据,让你大哥看清楚她的为人。”郑丽琬信心百信、干劲十足的说着。

    “嗯!”秦风笑着点了点头,道:“我会不经意的透露出一个个庆州、军队的机密!给你创造机会。”

    “我知道我要怎么做的,放长线钓大鱼嘛。”郑丽琬兴致勃勃,斗志昂扬。

    “你明白就好了。”

    晚上实现了半团聚的秦家好生的庆祝了一翻,长乐、郑丽琬、马云萝聊得很是起劲,这大半天的时间,已经好得像多年的姐妹一样,至于单盈盈席间话很少,几乎都是在扮演着听众的角色,不过不时闪烁的目光让秦风知道她并心里并不像表面上那般平静。席间,秦战询问了一些关于军队与他在庆州的事情,秦风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的回答了一些。

    散了席后,与秦战再聊了一些家长里短。秦风踏踏实实的洗了一个澡,将一身的疲惫统统洗净,兴冲冲的杀向卧室。古代缺乏娱乐设备,一到夜里,除了媳妇可干也就没什么能干的了。

    他与长乐可谓新婚燕尔,这情到浓时,无奈前往庆州,致使他禁欲了近两三个月,此次老婆前来劳君,不好好的磨一磨枪,搞不好就会生锈,没用了。

    长乐早已躲上床去了。

    秦风怪笑道:“原来有人比我还急!”

    所谓“当兵两三年,母猪赛貂蝉”。在外领了大半月的兵,身旁接触的都是所谓的臭男人。此情此景,何等撩人……这当口,面前就是头母猪,他只怕都忍不住,要轻薄一番,更何况是长乐倾国倾城比起历史上那虚假的貂蝉来说绝不差分毫,如何又忍受的住?

    虽然宝枪大半年未用,但依旧是傲然挺立,已经做好了跟着他在温柔乡中纵横厮杀的准备。长乐虽然害羞,可与秦风新婚燕尔如胶似漆的过了婚后的蜜月,突然分离心中也是异常想念,寂寞惆怅,半推半就之下也是默许了。

    这分别数月,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秦风如吃了伟歌一样,自然是大杀四方,鞠躬尽瘁,一次交足了公粮。

    两人恩爱缠绵,娇吟不断,一室皆春。

    云收雨歇,终于风平浪静。

    长乐瘫软热化,让秦风折腾了个半死,这几个月未做过房事,下身火辣辣的,但身心都充斥这一股满足感,那种仿佛灵魂出窍般的感觉,真是好羞人。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