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壮哉大唐少年郎 > 正文 第269章:夫妻夜话

正文 第269章:夫妻夜话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烛光熄灭,夫妻二人悠悠话别情,长乐一双盈盈欲滴的眼眸似闭似合,享受着爱人事后的抚慰,依在秦风的怀中道:“郎君,父皇说你你打了一场无形的大胜战,为以后说服无斗志的边军积累了经验,怎么赏你都不为过。只是担心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故而只是在口头上聊聊表述几句而已。父皇对我说,郎君拥有一国执宰之能耐,望你戒骄戒燥,助力大唐走向辉煌的篇章。”

    秦风在长乐的额头上轻轻一吻道:“我明白的,历史上的种种事情表明,真正成功的人,并非是那些惊采绝艳,才华横溢的人。往往那些大智若愚,大奸似忠,大恶如善的人笑到最后,成为最后的胜者。因为那些惊采绝艳的人,独自一人,位于高地,让人仰视。他们没有帮手,只有敌人……而大智若愚,大奸似忠,大恶如善的人却能够聚大众力量与一身……一人之力,或许能够扭转一时,却无法改变大势,永远斗不过群体的力量。”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是老祖宗流传下来的名言,但如果这棵最高的树木,能够将其他的林木的力量聚集起来,再大的风,又能奈之如何?你离开长安之后,父亲大人反对你继续担任虎贲将军,多次上奏父皇,让她撤了你虎贲将军之名,父亲大人是怕你年纪轻轻,爬的越高,摔得越重。但父皇却与他说:你有今天的地位是你应得的,虎贲将军一职,除了你又有谁有资格担任?”

    秦风心中一怔,想不到在自己离开长安的时间里,还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对于秦琼的举动感动不已,主动后退,比别人弹劾要高明多了,拳头缩回,是为了打击出去时更有力量,也不知是谁给秦琼支的招儿。

    长乐继续道:“妾身却知道郎君表面上张扬无比,其实内心十分缜密,所做之事都三思而立,妾身知道郎君不会恃才傲物、目空一切。”

    秦风万万想不到十来岁的妻子竟尔如此懂得自己,他心中感动,却将她搂得更紧了。如果不是关注自己的一举一动,如果不是用心去了解,根本就不会知道秦风鲁莽的表面下有着精密的计算。长乐留意到这儿,想必一直都在关注、分析着自己的言行作为。一个身份尊贵、才貌出色的女子将你视为一切,谁又不感动呢?

    秦风长长的吐了一口气,道:“都说知夫莫若妻,此话倒是很有道理的,这是咱的看家本领,你可不能对外宣扬。”

    长乐自豪的说道:“当然了,人家一直想你,你离开的时间里,总是和郑姐姐说你的过往经历,说多了,也说知道你的用意了。”

    秦风由衷说道:“你们姐妹冰雪聪明、一内一外,真是我秦风的贤内助,拥有你们姐妹,我这辈子真的太幸运了。”

    长乐轻笑道:“只要能够帮的上你就足够了。”

    秦风不怀好意的笑道:“那不成,你此来可是帮了我的大忙了,怎么样也要好好报答一下!”

    长乐有些单纯,没听明白。

    秦风下将长乐翻了一个身子,胸膛贴在她光洁玉润的玉背,下身一挺,长枪在长乐潮湿、柔嫩的臀缝间脉动不止,长乐什么都明白了。

    热气熏入耳中,苏瑾玉容愈晕,只觉得浑身的骨头都像是被抽尽,阵阵发酥,瘫在他的怀里,眼眸含着春意秋波,两颧红晕地挪了挪身子,用手戳戳他的肚腹咬唇啐道:“不了,不了。你还敢说,你那么大的劲儿,疼死了……”

    说着,长乐死死的握住那柄火热的长剑,说什么也不让秦风再疯了,要不然,明天非起不来床不可。

    秦风似笑非似,定眼看去,只见佳人艳霞染腮,一头乌黑云发随意散落,有几绺落到了圆润肩头,呈现出鲜媚绝伦、千娇百媚的艳态,视线沿着纤柔的线条转去,锁骨鹅颈的颜色是夺目三分,宛若品质非凡的羊脂洁玉一般,毫无瑕疵可言,吻了吻纤柔发丝,随即又啄了下那瓣凝脂般的软嫩朱唇,埋在背里的手往下抚去,一手捉住娇挺雪峰,有意无意地拨弄了下上方的樱桃,另一只手则还在往下方游移而去,他邪恶一笑道:“那我怎么办?”

    再次受袭,长乐失声娇啼,修长双腿忙收合拢住,死死束缚着那只安禄爪,双颊红润得几乎要沁出水来,羞恼之下,用贝齿不轻不重地咬了下秦风的胸畔,然后就鼓着桃腮,不乐意地剜着他。眼见秦风动作的幅度越来越大,连忙求饶道:“不行了,不行了。你去找姐姐吧!”

    秦风动作为之一僵,胡扯道:“那怎么能成?”

    长乐翻了个身子,面对着秦风轻轻哼了声,不满的说道:“你当我是傻瓜啊!姐姐都认了。”

    “什么认了?”秦风怀揣明白装糊涂。

    桃腮泛着丝丝笑颜,千娇百媚的白了秦风一眼,嗔道:“还不承认,我都从姐姐身上感应到了双修功的气息了,而且,黄花闺女与女人是有区别的,你当我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人啊?不过话说回来,你也应该迎娶姐姐进门了。”迎娶二房,要操心的已经不是秦夫人,而是长乐这个长妇的职责。

    在古代,这种未婚就同房的做法,被认为这是不贞不洁,长乐虽觉得不妥,可也没有过多的封建思想,她是生怕郑丽琬因此怀了孕,因生产时间对不上,而让人说是水性杨花,这样一来,对郑丽琬与秦风,乃至于秦家的名声都不好。

    秦风见她撅了撅樱唇,暗自好笑,煞有介事地动动鼻子“奇怪了,怎么突然间多了一股醋味呢。”

    长乐又好气又好笑。还有些窘迫,银牙一咬,道:“我不管,你非得尽快把姐姐迎进门不可。”生怕丢人固然是一个原因,最为主要的原因当然是秦风那没完没了的蛮力,长乐甚至怀疑,如果没有人助自己分担,什么时候让秦风折腾死了都不知道,与其让他到外面胡混,还不如早早将郑丽琬弄到家里,与自己一道分担这种压力呢。

    秦风心下感动,不忍再欺负长乐公主,沉吟道:“现在时机尚未成熟,与其在休假时被迫中断,还不如等灭了突厥呢,这样才能好生陪伴你们。依我看呢!这战事也即将爆发,应该也快了,岳父将我安排在这战略要地练兵,其意图不言而喻。”

    “嗯!”长乐默默点头,对此,她深有体会。她与秦风新婚,虽然有一个月的婚假,可两人如胶似膝,离开时,觉得远远不够,离别的时间里更是牵肠挂肚,仿佛没了主心骨一样,正因为她有着这样的经历,所以对秦风的决定十分理解。

    过了一会儿,长乐语如蚊讷道:“要不,要不你轻一点。我,我勉强还能应付。”

    秦风差点忍不住将长乐就地正法,但顾及到长乐的身子,强忍着念想道:“没事,别理那家伙,睡吧。”

    长乐、郑丽琬两女各有姿态,一个精力十足,一个稳重大方,她们在床榻间的风情万种却一无二致。

    长乐端庄贤惠,但是在享受雨水之欢时,却表现出让秦风惊讶的一面,其开放的程度与郑丽琬不遑多让,上床之前后判若两人。洞房花烛夜那天,甚至主动跟他玩起了姿势。

    当时可把秦风这个老手雷个里焦外嫩,后来才知道为了洞房花烛夜这一天,长孙皇后提前给了她一本成人教育图册,那画卷上有好些个羞人的姿势。长乐为了不在成亲那天出丑,忍着羞意连看了三个晚上,偷偷摸摸的学着里面的姿势。

    她啥也不懂,长孙皇后也没好意思跟她说这些,使得长乐以为那些姿势是洞房花烛夜必须具备之手段,所以这才主动的跟秦风玩起了各种诱人、撩人的姿势。

    秦风弄清缘由后,当然不会愚蠢的去点破,长乐想他就怎么玩,在她没招以后,秦风在耍起了自己多年从小泽玛利亚、波多野结衣等人身上学来的姿势。

    长乐虽然觉得个别姿势特别羞人,但是只以为这是很正常的夫妻房事,所以都接受了下来,可将秦风美的走路都飘飘然的,时常心道:“有机会来个左拥右抱,将她们两个都哄上床去,来个三人行,让她们相互学习一下!”

    这人心怀歹念,那玩意当然是消不下去了,为此,秦风不得不采用了星爷的移魂**,与长乐聊起了自己在庆州的所作所为,也听长乐说了长安的一些变化。

    顺便问了一下单盈盈的问题。

    长乐倒是没有郑丽琬那般激烈的言辞,却也颇有微词,然则,她也抱了宽容的态度,并称这或许是因为单雄信被李世民斩首之故,说起来两人确实是仇家,要是当起了妯娌,这关系恐怕也好不到哪儿去。

    其实这也怨不得李世民,当一个人涉及到争霸里头去,就应该具备死亡的心里准备。秦风也没有隐瞒什么,将自己的怀疑告诉了长乐,并让她多加留意,以免着了单盈盈的道儿。长乐听罢,顿时恍然大悟,并称难怪觉得单盈盈举止诡异呢。

    龙有逆鳞,触之必死。

    长乐的逆鳞无疑是秦风与现在的家庭。为了秦风的大计,她可以忍受单盈盈的恶劣态度,但如果单盈不怀好意,那就另当别论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