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壮哉大唐少年郎 > 正文 第295章:心神不定

正文 第295章:心神不定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大军在草原深处养精蓄锐,由于已近乌蒙部落,所以秦风并不是那么着急的。他觉得时间还是很充裕的,能够让他挥霍一天。何况磨刀不误砍柴工,休息一天一夜的唐兵精神战力会更加的充沛。以乌蒙现在的情况,秦风有信心一如上次,轻松拿下,只因为这一次有了李靖的配合,他认为保密性将更高一筹。

    只要将乌蒙部落消灭,在未来的彻底的消灭突厥的大战中就不会出现意外的变化,乌蒙这种人是很现实的人,以他的为人,在未来的日子里,他要么死亡,要么就见风使舵的投降某一方势力,或者是大唐。这种人一旦见势不妙,他可以像自己的杀父仇人投降也不会觉得可耻,而这种人又是最可怕的,就像刘邦一样,他没有丝毫的节操,所以,最终打败了贵族出身的项羽。

    以目前的状况而言,可以说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但秦风不知为何,心中有些不踏实,战场上他一直带队前进。还要把控全局,又要小心翼翼关注着李承乾,他所耗体力、精力、智力三军中无人可比。固然有着超凡的体魄,依旧有着疲累的感觉。本是需要休息,养精蓄锐,可偏偏无心睡眠,觉得自己可能忽略了什么关键性的问题,走出了营帐看着面前犹如巨兽一般的大草原,他的心越来越不安,一种莫名其妙的烦躁从心底涌了起来,他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这种感觉与他在南越执行任务前的状态一模一样,夜风吹拂,这感觉越来越强烈。

    秦风默默的想着自己的计划是否有了疏漏,一遍又一遍的梳理着,只因他的感觉很准确的,这种直觉是上辈子带过来的,前次让长孙冲伏击的时候出现过,被郑丽琬在水边打个半死的时候也出现过,而这种直觉也救了他一次又一次。所以,他不敢大意。

    “来人,将苏定方、薛仁贵、罗通给我叫过来。”思索不出一个所以然的秦风,让人唤来三位心腹大将。

    “将军老大!”很快,三员大将快步而来。

    “来,来,来!喝杯热水。”草原早晚温差大,到了晚上的时候,秦风要求每个士兵都必须喝热水,以免出现感冒、拉肚子之类的事情。

    三人饮了一杯,苏定方问道:“大将军不好好休息,找末将等人可有要事?”

    秦风如实道:“不瞒你们说,我不知为什么,有些不踏实。心底总觉得有些错漏的地方,却想不出哪里有问题,找你们过来聊聊。这一人计短,两人计长,也许能想道什么。大家都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回忆一下,我们此行可有漏洞。”

    “老大,你是不是太过疲劳了?”罗通关心的问着,他们不止是上下级别的关系,在这之前,更是生死相托的好兄弟。

    秦风摇摇头道:“不,不可能。我的身体我太清楚了。”一路上耗心耗力,确实疲劳,可秦风有“三花聚顶、五气朝元”功,哪怕再累,只要运行九个周天就能恢复过来,再说了,他这一次比上一回更加轻松,怎么可能会劳累呢?

    苏定方、薛仁贵、罗通听罢,便不再说话,都在将秦风的计划布局从头到尾细想一遍,一刻左右,苏定方摇头道:“大将军也许多虑了,末将并没有想到有什么不妥之处。”

    罗通接道:“我与苏将军的看法一样,咱们并无不妥的地方。”

    “仁贵,你呢?有什么发现没有?”秦风颇为期待的问。

    薛仁贵沉吟片刻道:“大将军,恕末将无能,实在想不出有何破绽的之处。”

    苏定方、罗通、薛仁贵不同于程处默、房遗爱这些人,他们这些人对秦风敬若神明,对他的话有着盲目的信任。而三人至始至终都有着自己的思想,纵然对秦风一样的敬重,却不会因此而干扰他自身的指挥谋略。

    这也是秦风找三人找来聊天的原因,他需要程处默、尉迟宝庆、房遗爱这些对他言听计从的虎将,同样的也需要苏定方、罗通、薛仁贵这种能够在关键时候自我思考有着独立思想的大将。

    出发前,苏定方、罗通、薛仁贵三人从秦风口中得知他先灭乌蒙部落的战略方针,并且为了隐藏行踪而做出了大量隐密性的调动,最终,还动用了李靖的朔方军队来配合,当时三人就觉得惊讶不可思议。他们虽不是三军统帅,却也想过若他们在秦风的位子,应当用什么战术。乌蒙部落设为第一要务是他们当时思索出来的战略意图。是以对秦风的打法出乎觉得意外,但细细想来却又觉得有理有序。也因如此,大家都认可了这计划,不愧余力的协助秦风执行。

    如今再细细想来,依旧觉得可行,没有发现丝毫的漏洞,在这一次行动中,除了诸位主将及刘仁轨、马周,再加上一个李承乾,基层的将士们也是到了草原才知道秦风此行的计划,要说泄漏了军情,打死他们也不信,因为知道作战计划的人,根本不可能会出卖唐军的消息。

    尤其是进入草原后,方圆十余里内全部是唐军的斥候,要是有人探听到得秘密,那更加不可能,只因一路上除了唐傲的斥候营,罗通率领的弓骑兵也在外围担负着警戒、清理突厥人的任务。所以,从开始到现在,整个战略计划几乎得到完美的实施,只剩下最后的收官,更不存在意外了。

    秦风也觉得自己的计划没问题,可心底就是觉得自己漏了些什么,不踏实。

    “我也知道计划不会出错,可我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烦躁,说不出的感觉。怎么说呢”秦风想了一会儿,道:“嗯,这么来说吧,以前我到深山老林中练习武艺,每当老虎、豹子、野猪等凶猛的野兽即将出现时,就会有这种感觉。而且,一旦产生这种直觉,就从来没有失误过。所以,我才会如此的不安。这是一种警兆,好像冥冥中暗示着什么一样。”

    薛仁贵霍然而起道:“将军,您说的这种感觉,末将也曾有过,而且一模一样,末将以前也到深山老林去历练,猛兽出现之前,也是这般,而且一如将军所言,从来没有出错。看来,肯定有我们所不知道的疏漏了。”

    苏定方笑道:“会不会是因为这次多了太子殿下,由于太子殿下太过尊贵,所以将军紧张了吧!末将想来想去,都没有丝毫差错,我们这边是断然不会出纰漏的,除了我们之外,也就李尚是不可能会泄漏军情的。”

    “我明白了!”

    秦风脑海中灵光一闪,瞬间大悟,他霍然站起,想到了不安的缘由:“并不是战术上出现了问题,也不是李尚书那里也错,而是朝堂上可能出现的内部争锋。我们出发之前,我已经写信给了圣上,圣上是武将出身,收到我的书信及计划后,一定会找心腹大臣商议,如果有人存心泄密,在时间上绰绰有余。”

    他想到了长孙无忌,想到自己成亲前夕,他为了让长乐嫁入长孙家尤不死心,尤在派出长孙涣去讨好长乐来着,而且,长孙冲是长孙无忌最重视的儿子,自己不但“抢”了他最爱的长乐,而且,也因为自己,长孙冲的前程几乎毁于一旦,所以说,长孙无忌还真有可能做出泄漏军情之事。除了长孙无忌之外,还有另外一种人会泄漏军情,就是那种不希望李承乾登基,不希望李承乾活着回去的人。这些人为了自己的利益出发,难保不会发疯干些不可预计的事情。

    突厥算不到他的计划,但却不会坐视他夺得乌蒙部落数之不尽用之不绝的战略物质,若他们得到自己意图,百分之百不会坐视不理。

    “就知道这莫名的不安不会没有缘由的,竟然是这个!”

    “将军老大,你想到了什么?”苏定方、罗通、薛仁贵的神色也凝重了起来。

    “我们不会泄漏秘密,但是有人会。”秦风沉吟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我们近来风头太盛,而且,我十七岁就让圣上封为与十二卫并列的虎贲大将军,依此下去,我的存在已经威胁到某些人的利益,已经夺了一些人的光芒,所以,有人不希望我活着。”

    苏定方沉声道:“将军年纪轻轻,却登上了别人一辈子也无法到达的地位,诸位将军虽说了功勋卓著,但毕竟那是内战而来的。可将军不同,你扬名于域外,所有的功绩都是来源于突厥,所以,全国上下,稍有民族心的人都会赞不绝口,放眼大唐也就只有数人可以比及了。大将军才以十九岁的年龄便取得如此功绩,别人由妒生怨是很正常的,而且,将军一而再再而三深入大草原,已经夺了很多人的风头。有人不想将军再立大功,是很正常的,而且,此行若是失败了,太子殿下的安危都无法得到保障,到时候,遭殃的不仅仅是将军,而且还会连累到秦大将军,就算我等也逃不了罪责。”

    “此人下了好大一盘棋啊。好厉害好狠毒的手段。”受苏定方的提示,罗通额头上渗出了汗水。只听他道:“这不仅仅是针对我们这么简单,而且对方也把秦伯伯、程伯伯、尉迟大将军、房杜、杜相算计于其中。”

    “言之有理。”

    秦风冷声道:“真是好手段啊。这是要将圣上的心腹大臣一网打尽的征兆啊。我们一旦出事,有可能就会死亡,即便是圣上不会迁怒于长辈们,可长辈们心疼子侄,又负疚于圣上,恐怕下半辈子都不好过,而且,杜相的身体十分不妙,恐怕最先承受不住双重打击的就是他了。我想,我知道是谁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