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壮哉大唐少年郎 > 正文 第299章:黄金组合

正文 第299章:黄金组合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薛仁贵长叹道:“将军行事,谋而后动!出征之前,已经想到了种种可能,并为之作出了相应的对策。末将佩服之致。”

    秦风哈哈大笑道:“小心能使万年船,我这个人比较怕死,所以,事先会想到种种会出现的变故。”

    “将军说笑了,将军的小心让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变成了可能,这份料敌机先的本事,末将是望尘莫及。”

    “其实,也是被逼的。”

    秦风笑嘻嘻的说着。

    这未尝失败的人,自然不愿意不甘心错失一点一滴的机会,之前,灭了阿史那沾罕部落,是攻其不备,虽然获得了空前的大胜,却也让突厥有了心准备,为了避免空手而归,也为了避免让人一锅端,秦风可是准备不少君子看不顺眼的物件,若非顾及到名声,秦风能够发动一场生化战争,让突厥人全部中毒而亡,只是这样一来,战争就失去了意义,毕竟一国之事,不能靠一个人。要是大唐军队因此而失去了斗志,产生了依赖毒物的心里,那绝对是弊远大于利的结果,那样的结局,绝对不是秦风想要看到的局面,为了大唐真正的强盛,为了大唐百姓发自内心的强大,有些牺牲,是在所难勉。

    他对强盛大唐的执着渴望,不是一般人能够理解的。

    “对了,兄弟你叫什么名字。我看你熟悉史实,而且分析敌情起来也是头头是道,看你言谈举止,不像是个兵,倒有几分书生气。想必是贵族或者是将门子弟吧?”总算,有询问的机会了。

    “回大将军话……”

    “别总说客套话”秦风直接打断了他,“一口一个回大将军的话,你说着累,我听着也烦,也没时间墨迹,坐下来说。我这人没那么多规矩,讲究一个痛快。你这一次,可是立了大功呢,你及时将情报送过来,也让我们有充足的时间撤退,这功劳我记住了,等回归庆州再论功行赏。”

    “多谢大将军。”

    斥候欣喜若狂答道:“在下姓裴,双名行玄下俭,绛州闻喜人……”

    秦风不太习惯古人这解释自己的方式,换做他来直接就是“我叫秦风”就完事了,充其量加上一个长安人士,简单直白。

    什么姓裴,双名上行下俭,这不是折腾人嘛!直接说裴行俭不是很干脆利落,说的人爽,听的也舒服。

    等等!

    秦风突地打了一个激灵,裴行俭!

    这名字好熟悉,难不成就是那个历史上威震西域的裴行俭?

    唐初是一个璀璨的年代,无数匪夷所思令人惊叹的牛人在这个时代留下近似传说的事迹,有薛仁贵的三箭定天山,有苏定方的五百破阵,同时,也有威震西域、大破反复无常的突厥的裴行俭。

    裴行俭早年得名将苏定方教授用兵奇术。被苏定方评价为:“吾用兵,世无可教者,今子也贤。”而当时,苏定方已经是著名的名帅,裴行俭能够获得苏定方如此评价,可见其厉害之处了。

    到了李治废王立武时,裴行俭因私议论,被贬为西州都督府长史。麟德二年拜安西大都护,在西域时,诸部多慕义归附。调露元年西突厥十姓可汗阿史那匐延都支与李遮匐反叛,侵逼安西。当时裴行俭受命册送波斯王子泥涅师归国,途经西州时,募得万骑,便假为畋猎,以计俘都支,将吏于碎叶城为他立碑纪功。同年,率军平定突厥阿史德温傅、阿史那伏念的叛乱。开耀元年,以反间计逼伏念执温傅来降,余众悉平。后来还朝,与李敬玄、马载同掌选事十余年,甚有能名,时称“裴、李”、“裴、马”。

    裴行俭与刘仁轨极度相似,均是上马可指挥千军万马,下马可治国的全能形人才,对于裴行俭的全才之资,历史上给予极高的肯定,其中最为代表的是李治说的“行俭提孤军,深入万里,兵不血刃而叛党擒夷,可谓文武兼备矣,其兼授二职。”

    秦风有着怔怔的瞧着裴行俭,心中忍不住想:“不知此裴行俭是否就是历史上的那个牛人。还是同名同姓。”

    在他看来是一个人的可能性要大一些。因为裴行俭的表现根本不像是一个寻常的斥候:从他察觉被突厥发现行踪之后的冷静,他有着寻常人没有的胆识与智慧。

    秦风没有将他轰走,特地让他聆听,也是动了爱才之念,觉得裴行俭帮了他大忙,又有一定的能力,想要将他提拔起来。

    却不想对方竟然是裴行俭。

    “裴兄弟可是裴仁基裴大人的子嗣?”罗通心情有些激动的问道。

    裴行俭道:“正是末将。”说完话后,裴行俭出乎意料的向罗通跪下叩拜。

    “这是干什么!”罗通两个箭步上前将裴行俭搀扶起来。

    “父兄惨遭老贼杀害,尸骸弃野。若不是郯勇公罗将军千辛万苦找到当年埋葬父兄的小吏,收敛了父兄的尸骸,我父兄现在都无法安息。”裴行俭神情激动,身子巍颤颤的。

    罗士信早年曾得到裴仁基的礼遇,有感于他的知己之恩。裴仁基父子因谋刺王世充失败,在洛阳被杀。罗士信随李世民平定洛阳后,出资收敛裴仁基父子,把他们葬在北邙山上,还道:“我死后,也要葬在此墓旁。”后来果然如愿,与裴仁基父子葬在了一处。

    罗通也格外伤感的叹道:“行俨将军与先父情若兄弟。这点事情又算得什么,裴兄弟不必多礼……对了,裴兄弟这些年在哪儿,怎么又当起了一员斥候?”

    裴行俭道:“早年一直学习文事,后来家道中落。无以为继。听极了大将军事迹,倍受鼓舞,觉得男儿理当凭借七尺身躯立下赫赫功绩,而不是荒废在书本中。也就弃了笔墨,来到绥州从了军,成为了苏将军麾下的一名斥候。”

    秦风听了不住点头道:“你以一个文士。竟能混上斥候,可不简单。”斥候是比寻常战士更难训练的兵种,对于武勇不做过多要求,但骑术机灵目力分析判断能力有着近乎苛刻的标准。

    只因军情大如天,一则正确的情报能够带来一场大胜或是免去一场大败。反之错误的情报,会带来一场莫可预料的兵灾。不管是古代还是现代都是如此。要不然世界上的那些强国,何必大费周章的搞什么人造卫星,侦查无人机等玩意,还不是为了情报二字?

    古代没有现代那么奢侈,靠的只能是人力斥候,对于斥候的要求自当是万分严苛。所以大多斥候都是久经战阵的老人。裴行俭投笔从戎,年纪轻轻却能混入斥候营,绝非易事。

    裴行俭从容答道:“君子六艺礼、乐、射、御、书、数,在下虽不通武艺,射、御、数之道却自幼磨练,自认不差。这三者对于斥候大有利处,也就受到了将军另眼相待。”

    秦风一想也是,斥候不需近战,远战自是弓箭之力,射是关键。御则骑术,拥有一身好的骑术,是斥候的标准。数则计算,计算能力强,对于统计大军数量大有利处。想不到这精于君子六艺,无形中却能锻炼出一名斥候出来。原来他在绥州从军,而且一如历史上那般成了苏定方的属下,这冥冥中也算是一种缘分了,以裴行俭的过人才学,即便没有这一次,迟早也会让苏定方给挖掘出来的。

    不过以裴行俭的才学,当斥候也确实屈才了。

    “老天有幸,让我在这儿遇到裴兄弟。老大,让裴兄弟以后跟着我吧。”秦风语无伦次,显得甚是激动。

    “这……”裴行俭犹豫了会儿,似乎在思索着什么。过了一会儿,道:“我是苏将军那边的人,这样是否……”

    “这没问题!”罗通把手一挥,裴行俭不是什么大人物,这也是一句话的事情。

    裴行俭欣然领命,作揖道:“多谢罗将军厚爱。”

    秦风这时候说话了,只听他说道:“裴兄弟一字一句井然有序。关键是他心思缜密,而且,你看裴兄弟的体格与资质,即便是学武,恐怕所成也是有限,所以,我认为裴兄弟适合走刘仁轨之路,文武并进,上马能指挥千军万马,下马能治理一方,这样才不浪费他的天质。罗通,你可不能糟蹋了裴兄弟这份天赋,将他培养成一个满脑子肌肉的猛汉。”

    “不会,不会。”罗通忙不迭的承诺。

    秦风笑而不答,对于二人的组合他还是挺满意的,罗通的军人气息太过浓重,说一就是一,二就是二,没有丝毫讲理的地方,以他这种性格,当一员小将还行,如果以后登上了高位,一定是个孤独而受人不喜与攻击的对象,裴行俭精于文事,为人机敏又不迂腐,而且他与罗通渊源深厚,他的话在罗通那里也有一定的分量,让他去搭档罗通岂不是最佳选择?

    以虎贲军目前的阵容而言,苏定方、张士贵、薛仁贵未来的前途不可限量,除了他们三人之外,具备独自领军作战水平的也就罗通了,而罗通的缺陷十分明显,就是太傲,现在有裴行俭时时提点,或许能够让罗通有所改变也未可知,真要如此,对大唐对罗通本人而言,都是皆大欢喜的大好事。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