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壮哉大唐少年郎 > 正文 第303章:狗改不了吃屎

正文 第303章:狗改不了吃屎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火势雄雄,在草原里的狂风的呼啸下,一直在焚烧着。

    漫天全是焦炭的恶臭。

    这是一场短暂却很激烈的人与自然的战争,同时,也是人与自然相勾结,屠杀对手的一场聚而歼之的屠杀。一场本应是激烈的战争,以唐军一人未损而全歼六万乌蒙军的结果虎头蛇尾的结束了!

    古往今来,也找不出多少个能与这一战相比的战役,更别说秦风今年才十七岁。在他这个年纪取得如此战绩的,史上名将绝无一人。这不可谓不是一个奇迹,一个神话。

    所有的兵卒都对秦风投以敬慕的眼神。眼神中充满了狂热、信服、崇拜。

    是役秦风率领的虎贲军大获全胜,乌蒙六万大军全军覆没,无一生还,便是乌蒙也在混乱中死亡,带着他的野心,与他的子弟兵一道走向了黄泉,至于他能不能在地府里夺得一席之地,就只有鬼才知道了。

    大战结束,而火势却愈演愈烈。

    这样也好,避免引瘟疫恶疾。

    秦风骑着天罚慢慢的行走,看着四处可见的肢体焦炭。心底有些沉重。虽然如此辉煌的胜利,确实让他感到高兴,可一想起自己一计要了近六万人的性命,就有股说不出来的滋味。

    “将军、老大、兄长!”

    罗通、薛仁贵、房遗爱、马云萝欲言又止的叫了一句。他们现秦风神色异常,只是不知如何开口相劝,一直跟在他的身后,见他的神色五味杂陈,终于忍不住的叫出声来,张了张口,却不知应该说些什么。

    秦风知道大家的心意,伸手制止了他们要说的话。深深的吸了口气,转换了下心情,笑道:“不用担心,我确实有些难受。”说到这儿,痛心疾道:“六万匹上等的战马,加上我们七千马匹与一千多头牛,就这么没了。这损失,实在是太大了一些。”

    众人为之绝倒!

    作为一员将军,一员主帅,敌我双方的所有人都只是一个棋子而已。秦风是有些感伤,但是他知道他没有错,若他不这么做,必将会有一场惨烈的拼杀,到时候死的人可能更多,而且还是大唐的兵马,与他朝夕相处的虎贲将士。所以,秦风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只是有些感概而已!如果有下一次,他还会无所不用其极的算计着对方。

    然而,与斗志昂扬的虎贲军不同,秦风心中始终存在着一定的忧虑,只因颉利可汗麾下两员智勇双全的大将即将杀来,以做那最后的渔人。

    以一敌四,秦风不担心士气高昂、体力未失的虎贲军会输,但如果是一场惨胜,秦风宁愿撤军。

    ……

    不多时,秦风威风凛凛的骑着天罚,率领着他的得胜之师步入大营。

    战场离宿营地不远,担当留守任务的虎贲军早已得知大捷的消息,此刻,营中将士,见到士气高昂的大军,无不为之振奋。

    众人听闻秦风归来,纷纷出帐前来观看,秦风所过,虎贲将士无不投以敬佩的目光。

    秦风在众人仰慕之下入营,回归了中军大帐,罗通、薛仁贵、房遗爱、马云萝将兵马交给副将,便前往大帐汇合。

    “将军,斥候回报,颉利的四万大军已到二十五里外,正往我们这边杀来。”

    大家来不及做战后总结,唐傲匆匆入帐的,神色略有些凝重。

    “想捡便宜的来了。”秦风淡然处之的笑着说道。

    “将军,恕末将直言,我军固然有着斗志旺盛,可体力也是耗费了不少,敌众我寡,敌精我弱,这一仗不好打啊。”薛仁贵语气中流露着忧虑。

    秦风却冷笑了一声,反问道:“怎么,难道仁贵你怯战了不成?”

    他这是在激薛仁贵。

    原本还心存几分忧虑的薛仁贵,血性一下子被激了出来,慨然道:“末将既然选择从军,自当与将军并肩而血,虽死无惧,又岂会怯战。”

    薛仁贵的慷慨也激起了秦风的热血,他豪然道:“有仁贵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我们大家并肩而战,好让不知我们厉害的颉利军,见识见识我们的厉害。”

    大帐之中,昂扬的斗志在弥漫。

    薛仁贵、罗通、房遗爱、马云萝虽然热血沸腾,但却仍保持着冷静,他们从秦风的话中似乎听出了几分暗示。

    “兄长,听你这口气,莫非已有了破敌之策?”马云萝兴奋的问道,刚才一战,胜得太过轻松,让这暴力小洋妞觉得很不过瘾。

    “以弱胜强,无非是出奇制胜,大家熟读兵法,又怎会不知这个道理。”秦风淡淡道。

    秦风语气神情自信,显然心中已有主张。

    大家的信心陡然大增,薛仁贵道:“恕末将愚鲁,还望将军明示。”

    “今天我要大家上一堂生动的课,什么叫性格决定成败、性格决定命运。”秦风的嘴角扬起一抹诡笑,对于即将到来的两位异族名将,秦风在巡视战场的时候已经有了计较。

    阿史那社尔、执思失力纵然再厉害,那又如何?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只要他们敢来,秦风就有十足的信心将他们击溃。而且,依旧是一场轻而易举的大捷。

    秦风说出自己的计策后,众将一头雾水的依计开拔。

    行军途中,阿史那社尔、执失思力并马疾行。

    阿史那社尔身材壮硕,他高挺英伟,脸孔狭长,高鼻深目正是突厥人应有的特征,额头处扎了一条红布,素青色的外袍内是紧身的黄色武士服,外加一件皮背心,披头散使他看来更是肩宽腰窄,形态威武之极。

    执失思力扎着几根马尾辫,顶着光秃秃的脑门,显得很是彪悍。牛进达也是一位凶悍的将军,壮硕的跟牛一样。

    他们二人不但是同僚,而且还是志趣相投的多年好友,这二人都具备非凡的智慧与眼光,自从大唐一统中原后,他们多次奉劝颉利可汗停止对外征伐,建议颉利可汗将心思放在整顿内部上来,也不止一次的建议颉利软禁或者直接杀了日益壮大的突利可汗,并逐步蚕食像乌蒙这样的部落,只可惜当时的颉利可汗好大喜功,已经被一连串的胜利迷住了双眼,他对二人的金玉良言一句都听不进去,他不但没有杀突利,反而让突利的迷汤灌晕了双眼。

    颉利可汗对于不听话的贵族与各部落,没有采用徐而图之的方式,而是用霸道的手段将对方一一征服,这也使得上下离心,在关键时刻,面临着众叛亲离的危险。对于突厥目前的处境,两人不止一次的深表担忧,只因颉利可汗面临的不仅仅是突利、夷男联军,还有虎视耽耽、蒸蒸日上的大唐王朝。

    不久前,两人得到了乌蒙部落全军覆没的消息,他们震惊于唐军强悍的同时,下令大军全力出,以期趁唐军疲倦之时将其一举歼灭。

    灭掉这股唐军的话,不但震慑日益嚣张的大唐王朝,也能为颉利可汗争取到宝贵的时间,要是生擒大唐王朝的太子,那就更好了。

    “两位将军!唐朝的秦风已经知道我军的消息,已经率领大军撤离,他们兵分两路,一路早早开拔,一路以作警戒之势。抵达了松州附近险要之地,并在那里扎下了营寨,但似乎没有进攻的打算,而是在修筑营寨。另外我军斥候现唐军有一股部队经小路绕过了松州,去向不明!”此刻,一员斥候飞马前来汇报。

    “知道了。”阿史那社尔马势未减,只是淡然的应了一声。

    执失思力先道:“唐军反应得好快,一路拖延我们,一路护送重要人物南下,只可惜,这里是我突厥境内,是一望无际的大草原,在这里我们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秦风,太天真了一些。”

    阿史那社尔道:“不得不为之的办法,一国之储君实在太过重要,秦风再厉害也不敢拿李承乾的生命安危开玩笑,他这么做也是抱着牺牲的打算,能拖一时是一时。可那又如何?一支疲惫之师,又能抵挡多久呢?”

    执思失力大笑道:“是啊!看来我们得加前进了。”

    ……

    是日,黄昏时分。

    秦风率领五千铁骑驻马于土坡,秦风坐胯天罚。鹰目如刃,向北方扫望。

    但见北向草原上,尘烟滚滚,人影涌动,漫天突厥铁骑,以遮天蔽日之势涌来。

    秦风运功远眺,那一面狼旗,傲然飞舞,汹汹而来的敌人,气势极是高昂。

    “兄长。这是阿史那社尔、执思失力的劲旅。此兵甚是凶悍,在凶悍的突厥军中,是数一数二的强兵。他们纪律严明,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马云萝靠近秦风,压低声音,娇声提醒道。

    “哈哈”

    秦风忽然放声大笑,笑声中尽是狂放,似乎根本不把马云萝的警告,放在眼中似的。

    笑声骤止,秦风长枪一横,信心百倍的说道:“纪律严明又如何?那也是相对突厥的其他军队而已,与我大唐王朝相比之下差得太远了。哼,狗改不了吃屎。云萝,你就好好看着,看我如何击败你口中那精锐的突厥兵吧!”

    这豪放之词,令马云萝深为震撼,一双妙目,有些痴迷的盯着那张英俊威武的面容,她实想不通,秦风何来的自信,又如何确定对方会中招。

    马云萝在突厥境内游荡多年,深知这两支军队的厉害,岂能不为秦风的“过度自信”而担忧。

    秦风却驻马横戟,闲然而立,坐看突厥大军汹汹逼近。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