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壮哉大唐少年郎 > 正文 第333章:重量级军师

正文 第333章:重量级军师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伤口处,触目惊心的红肿。与娇嫩肌肤一比,更是有点惊心动魄,伸手触及柔嫩欲滴,可能是牵动了伤口,马云萝眉头瞬时皱紧,仿佛睡梦中还在感受到这种痛苦一般。

    秦风心中又是有点怜惜,深深的呼了一口气,迅速的用消了毒的飞刀在处划了一个深深的十字,然后两指夹住箭头,用力一拔。随着一股黑血喷涌而出,背心处的箭头应声而起。

    而后,依式拔出了腿跟处的箭头,秦风心头暗骂不止,要是再往上几寸,就伤到丹田了,那地方不仅仅碎弱,而且是女性命脉之所在,要是伤及子宫与卵巢,马云萝这辈子将会失去当母亲的资格。

    然后,他便以打坐的姿势坐在马云萝身后,凝神静气,运起内功,双掌覆上她那白皙光滑的后背。

    没有多久,长乐便见一股股黑血从两个伤口十分猛烈的流了出来,慢慢的,血液也越发正常了起来。

    而秦风头顶开始有白气蒸腾。

    这样的情形,整整持续了一刻之久。

    直到,秦风感觉到马云萝体内的毒素已然全部驱除,方才收功。

    而马云萝的肤色,也在这整个过程之中,由一片青黑,渐渐地转为白里透红。

    “郎君,云萝妹妹怎么样?”见秦风张开双目,长乐迫不及待的问着。

    “毒素是已经没有了,她体质好,半个时辰左右就会苏醒。”秦风将随身携带的辟毒丹捏碎,洒在马云萝的伤口上,也是神奇,药粉过处,血液仿佛遇到了克星了一样,立刻就止住了。

    秦风见床上都是毒血,便说道:“这房间是暂时不能住人,我把她抱到隔壁,你用热水,把她身上的毒血擦干净。为免第二次中毒,千万别再让毒血沾到伤口。我去看看阿喀琉斯,他也中毒了,当时只是匆匆包扎,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好!”长乐忙不迭的点头。

    将马云萝送到隔壁,秦风向一直在门外等候众人问道:“云萝过一会儿醒过来,大家放心。阿喀琉斯在哪儿?我去瞧瞧。”

    马周忙道:“在左院!”

    “带我过去。”

    也不知道是中毒箭的时间比马云萝短,还是秦风救治得及时。当秦风进入房间的时候,阿喀琉斯这家伙竟然已经醒了过来。

    “你醒了?”

    莫虎儿耳中听到了那熟悉的声音,身躯忍不住一震,僵硬的转过了头。

    “将军!”阿喀琉斯撑着身躯,跪在了床上:“阿喀琉斯没用,不能保护夫人,有负将军重托,将军杀了我吧。”湛蓝的眼睛竟然孕育出了泪水,有一种难言的激动与羞耻,一脸认真的用生硬的汉语说着。

    “不简单,还知道说词语了!”秦风拍了拍他的肩膀,竖起了大拇指,笑道:“真的太感谢你了,你放心,我夫人没事。”他没有询问也可以知道阿喀琉斯在战斗中起到的作用,马车的一边是他护卫着的,那一边的刺客死状极惨,几乎没有一具完整的尸体,这决对不是唐军造成的破坏力,那些尸体仿佛是生撕了一般,不用说,这肯定是从斗兽场出来的阿喀琉斯造成的。

    阿喀琉斯智商几乎为负数,可很较真,他说道:“不,不,不!我做得不好,很不好。”

    秦风没有也他纠缠,帮他把了一下脉,见体内没有什么问题,便说道:“好好养伤,伤好了,到军队去当将军,帮我带兵打仗。”

    秦风早已了解到阿喀琉斯是一个近战能手,在斗兽场里他们是演员,为了增加可看性,有着各种各样的决斗方式,徒手搏斗只是其中之一。与狼群、狮群搏杀,甚至奴隶之间的对杀都是需要兵器的。

    奎托斯最擅长的是刀,短刀,他从生死实战中磨练出来的刀法,正是适合跳荡兵使用。

    所谓跳荡兵也就是俗称刀盾手,配圆盾和短刀,穿轻甲,擅长近身格斗,在陌刀兵中起到弥补使用长兵器的同伴灵活性不足的作用,灵活、近身格斗能力强,需要的正是阿喀琉斯这样的统领。

    “啊?”阿喀琉斯见秦风旧话重题,而且这一次是来真的,信心不足的连连拒绝道:“不行,不行,我,我打架行,不会当将军。”

    “你小时候,你相信你打得过豹子吗?”

    “不相信!”阿喀琉斯摇头。

    “可是你现在打得过豹子了。”

    阿喀琉斯若有所思。

    秦风见状,便笑道:“当将军也这样,只要你把你的实力拿出来,大家就会相信你。好好养伤,我还有事儿。”说到最后的时候,秦风的语气一寒。

    阿喀琉斯只听得毛骨悚然,对危险有着天生敏锐洞察力的他,有种凶猛野兽即将出没的感觉,他很自然的摆出了防御的姿势。

    秦风一愣,大笑着走了出去。

    “老大,怎么炮制那两个杀胚?”秦风一出门,他的几位好兄弟一涌上来,一个个咬牙切齿、怒不可抑。

    秦风心中暖洋洋的,他重生异世,不但父母双全,有两个美若天仙、识情识趣的妻子,还有一群忠肝义胆的好兄弟,他觉得自己真的很幸运,比起上辈子那见不得光的日子,眼前要好上万倍。

    “老办法,先挖幕后主谋,而后乱刃分身!”淡淡的语气里,蕴含着涛天杀机,尽管他知道这些死士嘴巴很硬,可他有的是办法让他们开口,尽管他们是炮灰,可他可以顺藤摸瓜,像剥洋葱一样一层层的接近核心。

    “怎么审问?让我来。”房遗爱迫不及待的阴森森的说着。

    “他们是死士,严刑逼供对他们没效果,精神审讯要比严刑逼供更要有效百倍。这种事情交给我自己吧,你们给我好好练你们的兵。”

    “什么是精神审讯?”大家意外的笑了起来,习惯成自然,只要秦风这儿有新奇的说法,一定会给他们带来也想不到的效果。这一听秦风口中又来了新词,脸上也挂起了笑容。

    “说白了很简单!就是先将他们分别关押在半点声音的黑屋子里两三天,吃喝方面一次性全力满足他们,让他们在黑暗、未知的空间里慢慢心生恐惧,人一旦有了恐惧,就会疑神疑鬼,就会胡思乱想。两到三天后,将他们换到正常的监狱里,让人不分昼夜的轮流审问,开始一天,不间断的重复询问他们的个人资料,比如说姓名、籍贯、性别、年龄等,让他们心中烦躁,在这过程也同样满足他们的吃喝,但”秦风阴森森一笑道:“就是不让他们睡觉,一日两日尚可,但时间一长,拖个十天半月的。他们保证承受不住,从而思绪混乱,以致浑浑噩噩,这个时候是他们意志最薄弱的时候,此时挨个逼问,利用诱导会拥有奇效。”

    大家听着这个审问方式,也忍不住觉得背脊发冷。李业诩毛骨悚然道道:“厉害啊,简直比严刑逼供还要厉害百倍,啧啧啧,老大,你这手段还真够毒辣的。”

    随即也道:“我看能行!”

    “行刺就要有心里准备,这是他们应得的。兄弟们的血不能白流,不能白白牺牲在毫无益处的阴谋诡计里。”秦风冷漠一笑,有些事情他要问长乐,也不多留。

    “长乐,你们走的是哪条路,有没有外人知晓?”为了以防万一,秦风不但安排了了百名出色的亲卫,而且还留下马云萝与阿喀琉斯,由于二人相貌异于常人,他专门让长乐也马云萝共乘一车,而阿喀琉斯也是占据了一辆马车,路线与时间也是专门选择的,这过程还涉及了众多反追踪手段,要不是做到万无一失,秦风也不会这般大胆的丢长乐在后面。

    长乐道:“郎君,我们全程都按你之安排走过来的。”

    “知道你们行踪的有谁?”

    长乐思索了一会儿,道:“公公婆婆与大伯哥。”

    “我知道是谁干的好事了!”秦风目光一寒,如炽怒火,怎么也压抑不住。

    长乐公主惊问:“谁?”

    “单盈盈。”

    “是她?”长乐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明悟。

    秦风苦笑道:“我大哥那点道行,哪是单盈盈的对手。一到了床上,没准连什么尿的裤子都老老实实的交待出来了。”以秦战的年龄,在21世纪也不过是个高中生,这个年龄段的人最单纯,单盈盈把他侍候爽了,他有什么说不出来的。

    长乐俏脸一红,千娇百媚的白了秦风一眼,理虽如此,可这话也说得太那个了一些。

    “郎君,不是妾身小气,也不是妾身记恨在心。只是家里有这么一个心口不一的人,迟早会害了大家。郎君,我更担心父亲大人与母亲大人。”长乐忧心忡忡的说道:“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她就住在家里,什么事情都瞒不过她啊。”通过这一次刺杀事件,长乐对于单盈盈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这绝对是个狠角色,是什么事儿都做得出来的人。

    “我知道,可,大哥那一关不好过啊。”秦风也很郁闷,他又何尝不知单盈盈是一颗定时炸弹呢?只是一无证据,二来自己又不在京城,鞭长莫及啊。

    长乐苦思半天道:“要不,与我父皇说说?”

    “不行!岳父对这些开国功臣珍若兄弟,老爷子是他属下,也是他兄弟,又是亲家,一旦岳父知道单盈盈谋算我们家老爷子,单盈盈哪能活命?到时候,大哥不得恨咱们一辈子啊?”

    “老爷子的心机,哪是单盈盈的对手呢?得给他找个军师。”

    “军师?”

    “此事是家事,也是国事。我想找位大人帮父亲一把。”

    “郎君所言极是,不过,找谁都可以,就是不能找魏征魏大人。”

    魏征妒恶如仇,眼中揉不下半点沙子,他的心中只有律法,没有感情可言,他显然不是一个好帮手。一旦他知道了,肯定会在第一时间上门去绑人。长乐知道魏征的性情,才会如此说。

    秦风点头道:“房杜二相是朝中重臣,他们最合适。”

    长乐问:“他们愿意吗?”

    秦风笑道:“房遗爱、杜荷是我带上正道的,他们对我感激得很,他们显然不是想欠人情的人,他们一定会帮忙的,况且,杜相还欠我一条命呢。”

    “有房杜二相给父亲大人出谋划策,妾身就放心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