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壮哉大唐少年郎 > 正文 第334章:天罡地煞

正文 第334章:天罡地煞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商量妥当,秦风分别给李世民、秦琼、房玄龄、杜如晦各一封信,内容各异,李世民是一封是报平安,秦琼那一封则是分析了刺杀事件,并直言不讳的表示单盈盈是通风报信的罪魁祸首,至于房杜二相的内容与秦琼的差别不是很大,并恳请他们帮秦琼一把,秦琼纵横沙场半生才有今天的地位,要是栽在单盈盈这黄毛丫头手上也太不值得了。

    写完书信,让亲信快马加鞭送往京城。

    当马云萝醒来的时候,整个人都吓了一跳,双手双脚如螃蟹一样,死死的将被褥夹在怀里,这才敢睁开眼睛看:她的意志无疑是惊人的,在毒素涌入血液之际,思绪是一片混乱,只是潜意识的挥舞着手中银枪。最后杀昏了头,独自一人越杀越勇,沉溺在杀伐之中。

    这一清醒,脑子还没转过弯来,回到了当初在战场上的感觉,整个人都绷紧了起来。

    眼睛睁开,发现这是一间陌生的房间,方才想起了自己在不久前闻到一股幽香,听到了秦风的声音,然后因为实在太累,中毒实在太深,就彻底昏睡了过去。脸色阴晴不定地回想了一下昨晚发生的事情,她的记忆只停留在秦风出现,后来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也不敢确认那是幻觉还是秦风真的及时赶到。想到这儿,她坐立不安,也不知长乐公主是否安全。

    望着窗户外几缕的夕阳,马云萝猛地从床上弹坐了起来,薄被滑落,一阵清凉,低头一看,却发现自己光溜溜的几近全裸,于是扯过薄被披在了身上,女人害羞的天性与与生俱来的贞洁观,便是心急如焚也不敢推开那一扇门。

    后背与腿跟有些疼痛,不过这都不算什么。这点伤她承受得了,低头仔细看了看,一条白布当胸裹了起来,有点像裹胸布,腿跟处亦是如此。

    马云萝看着那还打着蝴蝶结的绷带,顿时又羞又恼,转念又杀机丛生。

    要是落到敌人的手上,一定要把所有看到自己玉体的人都杀光了。

    正想到恶狠处,房门推了开来,马云萝潜意识的绷紧了身子,在薄被下做好了随时杀人的准备。

    可见到来人,一颗心落到了实处。

    是秦风与长乐!

    “云萝,你醒啦?”长乐欣喜的快步上前,“受伤了,就多睡一会儿,要是伤口裂开可就不好了。”

    “嫂嫂,你没事吧?”马云萝迷迷糊糊的问。

    长乐抚她躺到床上,感激又心疼道:“幸亏有你。只是你伤得可不轻。”

    “是啊!云萝,虽说毒已清除了,可你失血过多,需要好生调养一段时间,这些天你可不能舞刀弄枪了。”

    “我,我的衣服。”马云萝娇嫩的脸庞微微一红,她的呼吸很快变得局促起来,高耸的胸丘因呼吸的加剧而起伏不定,低眉浅羞间,那水灵灵的眼眸间,闪烁着紧张的神态。

    “哦,你说这个啊?”秦风仿佛才明白过来一样,撒谎不打草稿的说道:“为了便于取出箭头,我用小刀划了伤口处衣服,药是你嫂嫂敷的,衣服也是她帮你换的,伤口也是她包扎的。只是怕碰到你的伤口,我让她尽量少动你。”秦风脸不红心不跳,说得十分自然,仿佛是真的一样,特别是这个“换”字用得很妙,表示他完全不知道被子下的马云萝是穿衣服还是不穿衣服。

    “是啊!”长乐配合着道:“你的衣服破了,也穿不了,因为上面沾在毒血,我让人焚烧了。你兄长来得匆忙,没有把你的衣服从庆州带来,先将就穿你兄长的衣服吧。”这是没办法的事儿,马云萝有着一半欧洲的血统,长得丰盈高挑,长乐的衣服她根本穿不了,一时半会找不到合适的,只能拿秦风的衣服给她穿,总不能让人家一个大姑娘成天光屁股跑着吧。

    “好吧,只要有衣服穿就行。”马云萝无所谓的说着,她自幼久居草原,习染胡风,喜好随性而为,不拘于中原的那些礼教,过了一会儿,她有些担心问道:“兄长、嫂嫂,我昏迷多久了?”她觉得伤口不是很痛,仿佛是敷了几天药的效果。

    “不久,只是两个时辰而已。”

    秦风笑问:“你怎么这么问?”

    马云萝坦然相告,秦风笑着说道:“我这药粉是特制的,疗效当然非同寻常。”

    “兄长,能不能给我一些?”

    “可以啊!只是你要来做什么?”

    “防患于未然啊。”

    “稍后我给你几包。先让你嫂嫂帮你换药。”有着皇宫这样的药房,秦风根本不缺好药材,在给大家调配补药、药酒的时候,他假公济私的拿走很多绝世珍品,本着不用白不用,不是自己东西不心疼的风格,他炼制了大量的救命药与毒药。

    秦风关门离开,任两女在里边折腾,马云萝昏迷的时候,他可以为所欲为,清醒的时候,他可不敢下手了。女性心细如尘,做这种换药的事情永远比男性细心。

    离开马云萝的房间,也去看了一下阿喀琉斯,这家伙也不知是幸运,还是处于侧面,除了肩头上那箭伤只有几道轻伤而已,他皮厚肉糙,得秦风的奇药治疗,当秦风到他房间的时候,这家伙已经跑到院中练武来了。

    秦风见他活蹦乱跳,没有丝毫勉强与强撑的样子,也懒得理会他,就由他折腾。

    三天后,秦风就将耐不住寂寞的阿喀琉斯带到了军营,那壮硕的身型,及与众不同的肤色、头发、眼珠几乎成了动物园里的大熊猫一样,吸引着他人的眼球。

    对此秦风无能为力,由于隋朝中断了丝绸之路,中原与西方已经有数十年没有交往,即便是丝绸之路有那么几年,可也仅仅走到西域而已,对于现在的人来说,纯正的白种人实在是太少见了。就连李世民这个皇帝都还是第一次见到,其他人更不用说。这吸引人的眼球,无可避免。

    好在阿喀琉斯是个角斗士,让人注视惯了,既不怯场,也不以为意。

    秦风在虎贲军有着绝对的威信,他要提拔阿喀琉斯也是一句话的事情。但他并没有选择那么做,而是让阿喀琉斯当任跳荡兵的刀法教官,由他来指点跳荡兵的杀敌技巧。

    阿喀琉斯的汉语说得不好,吞吞吐吐、辞不达意,还有很多字都不能准确的了解其中意思。直接安排他率领跳荡兵很难与将卒打成一片,让跳荡兵成为一个整体。是以决定先让他以教官的身份树立威信,待他合群之后,方才考虑将他融入跳荡兵甚至陌刀阵中。

    为了让跳荡兵心服口服,秦风特别安排了挑战赛,让跳荡兵的十名最强者来挑战阿喀琉斯,军队是强者为尊的世界,只有让属下心服口服才利于管理。

    阿喀琉斯不负秦风之所望,他干净利落的连败跳荡兵十位高手,以实力获取了大家的认同。

    之后,秦风以旁观者的身份看着阿喀琉斯指点跳荡兵军士杀敌技巧。

    只是看了盏茶功夫就心满意足的离开了:就如他所想的一样,阿喀琉斯磨练出来的杀敌技巧简单实用,没有丝毫花哨,每招每式都是为了杀人而存在,而且方位都是致命的地方,这种战技非常适合在战场上使用,正符合跳荡兵特有的风格,最适合跳荡兵使用。

    秦风离开了训练场,正打算处理些日常军务,刘仁轨传来消息,说那刺客已经招认了。

    “才三天,看来也不是什么好死士!”秦风冷冷一笑,带着满心杀意返回都督府。

    “招了?”遇见刘仁轨,秦风很简单的问了二字。

    “招了!”刘仁轨将供词递给了秦风,道:“为了防止假供,为也防止串通,属下把他们远远的各自关在一处,分别让他们说了五次,每个人先后说的有九成相同,两个人的供词对照下来,又有八成相同,那带头刺客说的内容多一些,可见,属下推断二人都没有说谎。”

    “八成的相同率,说谎的成分几乎归零。”

    “辛苦你了!”秦风拍拍刘仁轨的肩膀,刘仁轨双目通红,他这些天应该与刺客耗上了。

    “将军客气,此乃属下现职之所在。”

    秦风没有看供词,问道:“他们怎么说?”

    刘仁轨道:“回将军,刺客首领代号为天剑,真名叫蓝先华,是江南人士,另一人代号为地贼,真名张浪,也是江南人士,他们来自一个叫名天网的机构。”

    “天网?”

    秦风明白刺客为何要杀自己的亲人了,天网与他可谓是仇深似海,天网因秦风而损失惨重,报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他皱眉问道:“天剑、地贼?这名字有些古怪,天与地,好像有着一些关联,是否蕴藏着我们所不知道的秘密呢?”

    “将军。”刘仁轨道:“天剑、地贼是有来厉的。”

    “什么来头。”

    刘仁轨问他可知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

    秦风点头道:“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我知道,可具体都一个个的名字就不知了。”

    刘仁轨解释道:“源于远古人类对的星辰自然崇拜。道教认为北斗丛星中有三十六天罡常与二十八宿、七十二地煞,他们联合行动,降妖伏魔。每颗天罡星各有一个神,合称“三十六天罡”北斗丛星中还有七十二颗地煞星,每颗地煞星上也有一个神,合称“七十二地煞”。天剑星位列天罡第二十七位,地贼星位列地煞七十一位,这一起刺杀,以天剑星为首,地贼星与一个死了的地刑星辅助。”

    “也就是说在天网里头,是一个天罡,掌管两个地煞。他们头上还有二十八星宿了?”

    “正是如此,他们属于南方朱雀七宿中的翼火蛇的下属。”

    秦风惊叹:“天网的实力惊人哪!区区一个天罡就动用了三百余人,这也意味着悍不畏死的死士,少说也有一万多人。”

    “正是如此!”

    “我明白了,你也辛苦了,好好休息。有些事情已经不是我们管得了的,我必须上报此事。”

    “喏!”刘仁轨确实很累,他也不矫情强撑。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