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壮哉大唐少年郎 > 正文 第347章:人逢喜事精神爽

正文 第347章:人逢喜事精神爽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秦风忙好这一切,洗了个澡,已经是月上三竿了。

    “不知长乐睡没有睡!”

    秦风心底嘀咕着,想着娇妻娇艳的容颜。还有那迷人的身形,整个人就心猿意马起来。这段时间耗心耗神又耗力,精神是精神了,可人也瘦得一圈,长乐心疼丈夫得要命,为了秦风着想,这次到了朔方之后,愣是不让秦风碰她了,还以古之例子还劝告,为了打消秦风的邪念,长乐每天这早早的睡觉了,让心疼娇妻的秦风没有机会可钻。

    干吧,又不舍得强迫,不干吧,自己又想。这细算起来,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干那事儿了。长乐不在身边还好,可偏偏每晚还抱着一具活色生香的玉体,却动不得,这真的要人老命的下场。秦风是自家知道自家事儿,**虽是瘦了不少,可精力却十分旺盛,只要搂住长乐,再想一想那美妙事情,不出十几个数妥妥的一柱擎天,可以当破虏神枪来使了。

    这终于回到了长安,而且还彻底调回了京城,早已拿定主意。下一次如此坑小弟弟的任务,绝对不能再接。

    今天给自己放假,未尝没有大开杀戒的念头,也不知道长乐那鬼丫头睡了没有。

    都说唐朝驸马不好当,此言不假,李世民、李治父子时期的驸马暗喻是掉脑袋的职业,后期的戴绿帽的行当。

    即便不掉脑袋,办事儿还要经过老婆的允许。

    秦风一边想着乱七八糟,一边快步回房。

    推开了屋门,却见长乐正坐在梳妆台前卸着妆,见秦风推门进来,起身相迎道:“郎君回来了?”

    “嘿嘿!回来了!”秦风心情大好,也不知是自己一个人空想嘛。自己看书都有三个多小时了,她穿的也不是那种正统的宫装,一个人要卸老半天的那一种。十有**是在等着他,又害羞故意装着卸妆。

    他笑得有些淫荡直接!

    长乐的脸渐渐的红成了熟透的苹果。

    秦风搂住长乐,轻抚着杨柳般细腻的腰肢,将脑袋埋在了颈间深吸了口气,闻着那沐浴过后淡淡的皂角与长乐身上特有的味道,低声的囔囔道:“夫人,爱你。”

    长乐感受着**粗糙的大手。还有颈脖处那火热的气息,整个身子的软了。靠在了秦风的前胸,胸口不住的起伏。心跳加速呼吸加速,久旷之躯也在瞬间情动心动。

    高高的扬起了脑袋,闭上了眼睛。

    秦风心领神会,从上面吻上了那小巧的嘴唇。

    长乐的小嘴是秦风特别留恋的一个部位,那轻柔小巧的樱桃嘴,百尝不厌,对他的诱惑格外巨大,双手不自觉的就往上移了。

    直到双方都有透不过气了的感觉,方才分开。

    长乐看着近在咫尺,甚至能够感受彼此呼吸的爱郎,抬起了手,轻抚着脸庞,有些痴迷,有些愧疚,有些担忧道:“郎君,妾身是不是太过苛刻了。”

    秦风的头像小鸡食米一般的快速点着,“不过太过苛刻,那是相当的苛刻!我们的双修功本来就有阴阳相济的功效,合而两利,分则两损。男性属阳,我练的又是至刚至阳内功,若不相济,迟早把自己活活烧死。”机会难得,秦风这货借机而入。

    长乐的脸色一下惨白,颤声道:“真有这么严重么?”

    “当然。”秦风一本正经道:“你不是想要孩子么?咱们这样,孩子打哪来啊。”

    “孩子?”长乐满目憧憬。

    “孩子嘛,是两口子千锤百炼,经过无数次失败才联合打造出来的神兵利刃,不经过千锤百炼,哪来的神兵利刃?你说不是不这个道理。”

    造子运动,当然只是借口。

    作为一个年前气盛的男子,面对一个千娇百媚的可人儿睡在身旁,若能把持的住。不是柳下惠就是性无能。

    长乐的肚子一直没有动静。

    长乐常为此担忧,但秦风却一点也不急,两人二十岁都不到,还早着呢,在古代生产环境落后,过早生孩子,并非是件好事。

    他与长乐结婚已经快半年了,虽然因为突厥的原因聚少离多,但是至今没有孩子,早已硬起了有心人与好事人的猜疑揣测。

    这个时代科技并不大发达,很多事情都归功于女性,尤其是在不会生这点上,大多都将责任怪在女性身上,也因此有了传言说长乐不能生育。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在这个时代没有什么比不能生育更加悲惨的事情了。

    事实上并非长乐不会生,也不是秦风这里的问题,而是秦风搞的鬼,每次行房,他刻意避开了长乐的排卵期。不是他不想要孩子,实在是担心长乐的身子,十几岁的年龄,甚至还处于发育期,这个时期要孩子,对根基不好的长乐的伤害实在太大了一些。

    当然古代并不是叫排卵期,这时候的科技还没有那么发达,能够差别精子卵子之类的东西。但是根据日常生活累积的经验,以女性身体的特殊构造,已有一定的生理知识。他们推断出女性前后天葵日最中间的这段时间行房,最易怀上。可长乐不过十来岁年纪,以前也没有这方面知识的积累,结婚后,又不好意思询问,对于这些事情是一无所知。

    “原来如此!”懵懵懂懂的长乐公主,让秦风“神兵利刃”论说得动心了。

    “那你还等什么?”

    秦风根本不给长乐反应的机会,一把将长乐拦腰抱起,三步并作两步走的来到了榻前,一起滚上了床单……

    帐幕也跟着关上……

    这饥渴了许久,与娇妻盘缠大战三百回合!

    秦风只觉得通体舒畅,翌日一早起床,精气神十足,便是来十头猛虎,也能将之按倒打翻。

    清晨的阳光从窗户照了进来,长乐轻轻地睁开眼睛,将被褥一掀,看着一丝不挂的身体上那满是疯狂的痕迹,记忆方才一点点的如潮水涌来……

    脑海中浮现昨夜的疯狂,露出了娇艳欲滴的表情……

    幸福在胸中荡漾!

    只是……这一睁开眼睛未能瞧见心上人就在身旁,确实有点小小的失落。

    “来人!”她叫唤了一声。

    梅、兰、竹、菊早已在屋外等候多时了。

    听到叫唤,一起端着梳洗的用具,轻快的走进了房间,并将房门合上。

    长乐问道:“驸马呢?”

    冰兰把手中的热水放在床边,一边沾着布巾一边道:“驸马去军营了。驸马走前交待称,公主见阿史那云的时候,一定要与四剑侍同行,防人之心不可无。”

    长乐心中甜蜜,也紧记于心。

    秦风到了军营,则与诸将聚在了一处,少不了相互切磋起来。军队经过最初的磨合,已经融为一体,各位主将也不像之前那么劳累,训练虽是训练,可也不像之前与士兵一道了,不是他们自恃身份,而是因为职位不同,当做不同之事。要是天天与士兵在训练场上挥洒汗水,那才是真正的不务正业。作为主将,更要提升自己的军事素养,否则,将永远局限为一个冲锋陷阵的猛将。

    也许是受到了下身属性的额外加持,秦风就如吃了百颗伟哥,打足了鸡血,长枪浑然天成,枪枪如羚羊挂角,状态出色到了极点,先后将薛仁贵、罗通等人给挑翻了。

    观战的房遗爱忍不住惊叹道:“老大今天是怎么了,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连向来稳重的薛仁贵亦忍不住点头认同,今日他的状态亦不差,出手的感觉极佳,满以为能够胜券在握,想不到秦风今日的状态更是如有神助,发挥的极其出色,霸道十足,让他还未有机会使出拿手绝招,便已经败了,实在不得不赞。

    秦风笑道:“这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心态影响着个人的发挥。有一个故事,说的是一个士兵遇到危险,前面是一道数丈宽的山崖,后面是几百人的追赶,跳是死,被人抓住也是死,在这关键时刻,他选择了跳崖,结果是他跳过了山崖,逃出生天。我一直在想,人为什么非要在绝境才能发挥出超常的潜力呢?如果一个人时常保持着这种发挥潜力的状态,那岂不是天下无敌?”

    这武艺到了一定境界的人通常都能控制自己的状态,就算情绪在如何低落,心思再如何的不宁,都能够维持自身的实力。想要超常发挥,这个就很难掌控,自身的状态临场的发挥什么的缺一不可。

    在实力相当的情况下,胜负大多都看彼此在这天的状态。谁状态好,谁的胜率就大。

    就如今日,秦风的状态几乎不能用好来形容了,至少发挥出了超越自身一半的实力,直将三下五除二的将薛仁贵挑翻了。

    若能维持这种状态,打败高于自己的高手,那都不在话下。

    这个新颖的话题,让大家眼睛各自一亮,纷纷与之讨论了起来。

    虽然最后没讨论出什么所以然来,但大家都让秦风引入了一条全新的大道。

    所谓武道其实就是不断的超越自我,做到常人做不到的事情。状态好,超常发挥也是一种超越自我,与武道是有共同之处的。是以秦风如此提议,绝非无稽之谈。而且大家都是上过战场的人,战争中,每个人的实力都是超常发挥,一旦战争结束,与同僚切磋时总是找不到战时的感觉,久而久之,大家习以为常,认为这是件正常不过的事情,经秦风这么一提,大家都开始深思,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像苏定方、张士贵、程处默、尉迟宝庆的武艺差秦风、薛仁贵、罗通等人一个档次,自是不太有所谓,只因他们还有提升的空间,但薛仁贵、罗通却是知道,他们之间谁先能够做到如此的自我超越,实力将会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超越对方,成为真正的第一。要知道武艺到了他们这个境界,想要再进一步是何等的不容易。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