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壮哉大唐少年郎 > 正文 第368章:鹤影流光

正文 第368章:鹤影流光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商量妥当,刘仁轨辞别而去,秦风一个人默默的思索,为了打探消息,他决定夜探那处小鬼子在朔方的庄园。就在他回忆着暗卫提供的那处庄园的地形图时,写写画画。

    “咯咯咯咯!”

    秦风听到了一阵甜美的银铃笑声,秦风还未抬头,鼻中却嗅到一股淡淡的芳香,那熟悉的味道瞬间让他放松了戒心。

    他也不抬头,笑着道:“云萝,什么事这么开心?”

    “我把房遗爱那小子狠狠的揍了一顿。”马云萝像是打了一场大胜仗一样,那灿烂的笑声,有着十足的感染力。

    “那家伙一身蛮力,没什么技巧可言,你打赢他有什么好得意的。”秦风无语的说着,抬头时,吕玲绮已在咫尺眼前,娇艳的脸庞间,闪烁着得意之色。

    “那还不一样?我决定了,以后只要不开心,就去打他玩。”

    “打房遗爱,就是为了玩?为了泄气?”秦风呆愣愣的看着马云萝,马云萝与房遗爱打架,房遗爱向来是挨揍的份儿,为房遗爱默哀了起来。

    当他看清马云萝的装束,又是一愣。

    今时的马云萝,并未似往常那样一身戎装,却是意外的换了身女人的襦衣,秦风的目光停留在她的俏脸上,眼中也露出了赞叹的神色: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她的美出于自然的鬼斧神功,肩如刀削、腰若绢束、脖颈长秀柔美、皮肤幼滑白、明眸顾盼生妍、梨涡浅笑,配以云状的发髻,给人一种英姿飒爽,女中英雌的感觉。

    难得见她女儿家打扮,细细一打量,却见这素来刚烈孤傲的义妹,竟然散发着几许柔情。

    伊人当前,幽幽的芳香沁鼻而入,颜良心头不禁怦然一动。

    一时失神,他的目光便在马云萝脸上流连忘返,久久不离。

    马云萝见他目不转睛的看着,娇嫩的脸庞微微一红,唇边深陷出小小酒窝,却是浅浅一笑,“兄长,你盯着什么呢,我脸上有吗?”

    “比花还好看。”秦风由衷的赞了一句,这丫头向来是武装打扮,偶尔换回女装,总是给人眼睛一亮的感觉。

    “真的吗?”

    马云萝喜滋滋的说道:“是嫂嫂亲手给我做的,我还是第一次穿呢。”

    秦风惊讶道:“长乐做的?”

    马云萝用那水灵灵的眼睛望着秦风,欣喜道:“是啊。嫂嫂说我是女孩,平时应该多穿穿女装。要不然,人家都不将我当女孩看了。”

    秦风让她她秋波盈盈的俏目一触,心儿一阵狂跳。这丫头大胆豪放,跟长乐、郑丽琬比起来有一种独特的滋味。

    “咦,你画的什么地图?”马云萝没有察觉秦风的异样目光,她拾起了案几上的稿子一看,“这是哪儿?”

    “就是那伙奇怪商人的庄园,他们是倭奴在朔方设置的据点,倭奴心怀鬼胎,不得不妨。”对于自己这个义妹,秦风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哦,原来如此。”马云萝略有所悟地点了点头,然后象是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她立刻柳眉一挑,凝声道:“兄长,那你们派人监视徐缓他们了吗?”

    秦风点了点头道:“当然派人监视了!他们只要一出去,我们就会悄悄派人跟着。不过他们私下怎么商量的,暗地里在搞什么动作,就一无所知了。我”

    马云萝这时却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她轻声道:“兄长,我觉得吧,不如我们晚上去探探,如果他们当真有所动作,应有蛛丝马迹可查。这么在外面盯着,终究探不到什么核心机密。”

    “你说的有道理,只是之前,一直是倭奴收买的汉奸住着,去打探也打探不到什么有价值的秘密,今天倭奴到了,我也正打算晚上去看一看。”

    “太好了,我与你一起去!”马云萝欢欣雀跃,嘴角又露出两个可爱的小酒窝。

    “你?”秦风听罢却是大为惊奇。他虽然知道马云萝有着一身不凡的武艺,可那是沙场上的战技,与江湖之术有着本质的差异的。

    “怎么,睢不起人?”马云萝酥胸一挺,伟岸的玉峰晃出一道刺眼的波纹。

    她身材就极好,这番装束是标准的大唐服饰,她这一抖动,绸衣似乎承受不住那两只大白兔的重量,更是解放了里面的束缚,深深向下延伸的沟壑,那一抹腻白,娇艳的面孔,简直令人血脉贲张。

    秦风愣住了,马云萝也愣住了。

    “就这么说定了,晚上我与你一起去。”马云萝腾的脸颊粉红,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会露成这个样子。玉手遮胸,飞也似的逃走了。

    “有什么好害羞的,又不是没见过。”秦风喃喃自语,不过他的思绪怎么都平静不下来,脑海里始终闪现那诱惑般的性感。

    傍晚,两人用完晚餐。马云萝借机向秦风介绍了一下自己的情况。

    原来,马云萝并非象秦风以前想象的那样,仅是精通家传武艺,而且还怀十分高明的江湖武艺。她除了学习家传的武术,还拜了一位云游四方的侠女为师,习得一身武艺,尤其是在刺杀和探听情报方面,更是精通之极。

    但她师父却在八年前刺杀突厥处罗可汗时失手,不幸遇难。不过死前却也刺伤了处罗可汗,义成公主让他服用五石散,不久疽疮发作而死。

    马云萝说完自己的情况后,颇有自信地说道:“兄长,或许马上战斗的本领我不如你,但论起刺杀和暗探来,绝对比你强得多!”

    “好,那今晚咱们就来暗探一次倭奴的狗窝吧,看看那些鸟人到底在搞什么鬼!到时候,还得看看咱们马女侠的本事哩。”秦风心下暗笑,不过嘴里却奉承着。

    马云萝听闻之后,露出一个妩媚的笑容道:“行!我得先去准备一下夜行衣、铙钩、飞镖等物!”

    “真麻烦!”秦风心下嘀咕。

    深夜时分,倭奴的那处庄院依然灯火通明。

    门口的两名卫兵腰板挺得笔直,警惕地打量着偶尔过路的行人。

    而就在此时,府衙内的一处阴暗角落里,却蹲着了两位夜行者,他们全都身着黑色夜行衣,一人还背着一个黑色行囊。

    其中一名身材健壮的黑衣人低声道:“云萝,为什么要弄得这么麻烦啊?咱们直接翻墙进入岂不容易得多。还背个行囊干嘛?”

    他旁边那名身材纤细的黑衣人则轻声道:“兄长,你是大将军,难得不知有备无患这个道理吗?这庄园的防御措施可十分严密,看来他们恐怕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这两名夜行者正是秦风和马云萝。两人借着夜色的掩护。神不知鬼不觉地潜行到了后院内的一处花园里。

    秦风默然点头,庄园里的四周守卫,露出了凝重的神色,心下暗自赞叹:“倭奴果然是一个严谨的民族,无怪日后能够凭借屁大点地方在世界上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从他们这些人的做事态度就可以看出。

    秦风望着前方依旧灯火通明的院落,低声道:“这应该就是他们商量事情的地方了。居然这么晚了他还没睡,依旧亮着灯。”

    马云萝一双凤目微微眯起,观察了片刻道:“未必没睡。从窗上的灯光看,房间内并无人影。或许只是让房间亮着灯,而人却已睡了。”

    就在这时,从院落内却突然走出了一队人。两人立刻屏住呼吸,躲在一处树后一动不动,待这队巡逻的人走过之后,两人方松了一口气,连忙闪进了院落内。

    通过这队人一致的步伐,秦风看出这些人有军方的背景,若是普通武士,根本不可能有这么整齐而紧凑的步子。

    “怎么过去呢?”马云萝望着前方的一片空白地带,这些都在灯火的照射之下,如果贸然过去,定当让人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只是他们所在的位子与那里的屋檐隔着四丈,以她的能力还不足以凌空飞行四丈远,可是不从空中飞跃,面对这一丝不苟的倭奴护卫,从地上实在难以靠近。

    “看我的吧!”秦风见那绝美的脸蛋上露出愁苦的颜色,心下好笑。

    “兄长,不是我小瞧你。这”

    “别担心,你不要说话就好了。”秦风掩住她的檀口,他打算上了树梢,然后从天上跃到对面的屋顶上。

    在马云萝的低呼声中,秦风拦腰将她抱起,随即深深的吸了口气,整个人腾空而起。

    一道黑衣人影,风驰电掣,划破长空,仿佛一道闪电,一掠而过,黑夜中,那道凌空而来,仿佛飘然白鹤,御风腾云一般的身影。堪称惊艳!

    轻功划破长空的声音未绝,人影已落,两人已如落叶一样,翩翩的附在了屋顶之上。

    淡淡的月光下,两个人看起来,就仿佛是一只出尘的仙鹤,飘逸如风,宛若仙人。

    这短短数月来,秦风的内功进展颇快,而内功是一切的根源,内功进展,其他的技巧也自然而然得到进步,之前每次使用轻功,秦风都将体内的内力用到力竭之时方才会打坐回复流逝的内力,长此下来,心法和轻功相辅相成,都有见效。

    也是因为如此,他才轻而易举的带着马云萝完成这以前无法逾越的挑战。马云萝身材高挑丰盈,怎么说也有百斤左右,要是以前,秦风是无法做好现在这么好。

    马云萝尤在梦里,她骇然的盯着秦风,那一瞬间太快了,待她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已与秦风位于楼房屋顶了。

    马云萝瞪着那对迷人的凤眼,眼中尽是不可思议。

    秦道:“这是我的秘密,只有至亲的人才知道,别说出去哦!”秦风并不想让太多人知道他有飞檐走壁的能力,但如今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热乎乎的气息在她敏感的耳旁拂过,马云萝忍不住的打了一个激灵。

    她见在自己面前不惜以显露如此惊世骇俗的功夫,顿觉心底甜丝丝的,特别是那句“至亲之人”,让有着一股奇怪的暖流自心底深处涌起,当下更是肯定的点了点头道:“我不会说的!”

    轻功,乃是指高弹跳能力,借助反弹之力向上窜纵,并以娴熟的技巧以减轻落地时的重力声响者是也,所以一般轻功实乃窜纵之术。

    轻功至上乘者,配合了一定的提气技巧的高低,也就有了轻功的高低,但是即便是上乘轻功也不过始终停留在技巧层次。

    秦风会的这套鹤影流光,可腾空驭气飞行,飞行的距离远近则由修炼者自身之功力程度而定,功力高深至极者可以飞越江河山谷乃至更远

    其飞越时可全身不动驭气飞行,亦可两足踏空行走如履平地,神态潇洒似凌虚而行,可惜受制于内功,秦风现在还无法做到可急可缓,跨越千里的境界,如果功力达到“三花聚顶五气朝元”的最高境界,驭气飞行,那绝对不是梦想。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