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壮哉大唐少年郎 > 正文 第383章:前仆后继

正文 第383章:前仆后继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冲锋,杀光可耻的叛徒!”踌躇满志的阿史那默若雅挥舞着弯刀,高声呼喊着:“杀啊!杀光这些叛徒!胜利是属于我们无敌的乌拉尔勇士的!财宝和女人也是我们的了。”

    呜,呜,呜,呜,呜!

    在他身后的四万乌拉尔骑兵个个身披皮甲,手上扎条小辫,头顶剃成了光头,看上去彪悍不已。他们骑在高头大马上纷纷举起武器高声响应着、狂叫着,气势如宏地向前方的突利军冲了过去。

    扬起的沙尘太重,让人看不清前方的路。

    阿史那默若雅年轻,年轻是资本,他不乏决死的心,可年轻也意味着战场阅历、经验、应变能力的不足。

    早已让财富与胜利蒙蔽了双眼的阿史那默若雅,早已让上一次完胜而变得狂妄自大的阿史那默若雅尤不知道,两里开外的那支军队是何等的军队,是何等的可怕。

    “杀光他们,一群背弃同伙信任而逃跑的懦夫而已!”

    近了,双军电影中的慢动作一样,以铺天盖地之势“缓缓”的接近。

    近了,彼此看清了对方。

    阿史那默若雅有着一些意外,因为突利部落的士兵并没有如他想象中那样崩溃,反而,像飞蛾扑火一般的主动冲击。

    那又能如何呢?

    阿史那默若雅无情的蔑视着突利军,抬高着自己。

    在那高傲的心中的,确实是非常瞧不起突利部落这群残兵败将的,

    决战失败的突利军在他心中是一群枉费了战友信任、擅自逃离战场的懦夫与失败者而已。

    尽管他们具有着“败无惭色”的风格,可心里却同样瞧不起其他“败无惭色”的人。

    阿史那默若雅的嗓门很大,这一声大吼,敌我双方很多人都听到了。

    草原人有草原人的骄傲,骑射是他们最自豪骄傲的绝技。

    “败无惭色”的突利军本就心怀拼命之志,此刻,再听阿史那默若雅的污辱,罕见的惭愧了。

    阿史那默若雅的话不易于将他们的脸色一巴掌拍在地上,还狠狠的踩上两脚,孰不可忍。

    就算一个个突厥兵脸厚的如城墙,也受不了如此耻辱。

    “骂吧,继续的骂吧啊。”突利看到本军的士气再盛几分,心里是乐呵呵而笑,突利有着诸多缺点,可相对于初出茅庐的阿史那默若雅,他无疑更加知兵一些。此刻,他甚至恨不得代替阿史那默若雅,说出更加难听的话,也恨不得在他脸上狠狠亲几口,以示感谢。

    “就冲这翻话,我会好好的安葬你的。”突利冷眼中冷光一闪的大声道:“都是草原儿郎,狼神的孙,今日却让人如此污辱。不管什么缘由,出去都是大丢颜面。不找回这个面,我们还有什么颜面在草原上生存。给我杀。”

    突厥皇族、突利的弟弟阿史那结社率粗着脖子,厉声喝道:“可汗说的不错,我突厥子孙决不能给我们祖先蒙羞。我们是狼,不是羊。这种耻辱,只能用阿史那默若雅的鲜血洗清。决不能就此罢休,惹天下人取笑。”

    阿史那结社率是突厥王族始毕可汗之子,突厥可汗之位本因始毕可汗之子继任,但是颉利欺负当时的突利、阿史那结社率尚未成年,窃取了汗位。对于颉利,阿史那结社率如同突利一样,身怀不满,反叛之心十足。但是作为突厥皇族,阿史那结社率为自己身上的突厥血液而自豪,充满了个人民族主义。始毕可汗称雄的时候,突厥数十万骑兵南下直指雁门关,隋炀帝杨广受困其中。面对强悍的突厥,竟无半点办法。

    年纪幼小的阿史那结社率就在对世人夸言:“我父可汗的军队有如狼,他的敌人有如羊。”直接将隋王朝视为待宰等死的羔羊。

    这个想法就算到现在依旧存在阿史那结社率的思想里,他认为他父亲的的后代就要具备当时的那种风采。

    “杀!”

    五万军士高举起了手中的兵器,高声呼喊起来,激昂的呐喊声犹如群山里的回声,一浪接着一浪,激荡着四野的每一个角落,嗡嗡作响的声波像要把苍穹掀翻了似的,带着血性、带着坚强的意志,突利的士兵高举手中兵刃去碾碎来犯之敌。

    “承受王族之怒火吧!”

    突利嘴色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意。他目光所及之处,敌我双方的骑兵手中拿着的都是短形马弓,以雷霆之势向彼此冲来。

    九万突厥骑兵冲锋的威势实在令人惊叹,感觉脚下的地都在震动,那速度也令人侧目,转眼间以冲到近前

    当双方相距两百余步时,不约而同的弯弓待箭。

    骑射因为无着力点,用的弓箭多为短弓最有杀伤力的射程是在八十步之内,但两军交战,人蜂拥在一处,只要对着方向无需瞄准亦能伤人是以只要进入一箭射程,即可给敌人带来伤害。

    尤其是万弓齐射带来的箭羽

    突厥骑兵的有效射程高达一百五十步

    就在两百步即将进入一百五十步射程的时候,敌我双方不约而同的的射出了手中的箭。

    漫天的弩箭越空而至,黑压压的一片,尉为壮观。

    此时两军距离尚且不足两百步,纵使双方反应速度再快反应在过迅速,由密集转为疏散阵形在掉转马头撤退也需要大把时间,根本不可能避得开。而且阵形密集,避让的话只会让自己的战友从背后生生撞死。

    躲无可躲,避无可避。唯有往前冲。

    刹那间,追魂夺命的弩箭穿人透马,往往一箭就洞穿了三四人,突厥骑兵人马悲嘶,阵头顿时一片混乱。

    草原一望无际,最适合骑兵奔驰,只一轮骑射,双方已经陷入了白刃战。两支骑兵军团,便是轰然撞在了一起。

    双方九万士兵以凌乱的阵形,嚎叫着冲向了彼此。

    撞击的一瞬间,马嘶人嚎,兵器断折,肉血摧裂之声,响彻了旷野,将天地间一切的声音,统统都淹没。

    紧接着,一股股的鲜血喷上天空,转眼形成了遮天的血雾。

    从高处看去,双方好像是两个浪头一样,以互不相让的气势狠狠的撞击在了一起,绽放出了一朵朵美丽而妖艳的玫瑰花。

    狭路相逢勇者胜!

    也在这个时候,双方的兵员素质有了区别。

    一方是拼命,一方是为了求财。

    拼命者是无所顾虑,眼中只有敌人,唯一的信念就是把眼前的敌人杀死而求财的一方,没有必死之心,迎着一双双闪着灼热的的疯狂的目光,气势顿时为之一挫。

    个人实力相当,人数、气势、意志占优的突利军再不胜那也真是废物了。一次血与火的碰撞,胜利女神已经偏向了突利军。

    “胜券在握!”突利心中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与突利的轻松态度相对,阿史那默若雅看着一个个骁勇善战的族人让一根根细长的弩箭射穿毙命,看着他们惨死在突利军的刀锋之下,心头不住的滴血,忍不住大声咆哮:“冲,给我压上去”在这种距离、这种两军纵横交错场合,骑兵就算的调头都很难,更别说是短时间内撤退,越撤只会越乱。

    阿史那默若雅慌而不乱,他看破了这点,拼着损失也要冲到近前和突利军肉搏,只有这样才有活路,一旦轰然而散,只会给突利军像打猎一样,将他们一个个像猎物一样的射杀干净。

    完全陷入不利的局面,甫一交手,就让乘胜而来的吃了一记大亏,就损失了近两千族人,种种情况反而激起了突厥兵的血气,他闪吃亏不是他们弱,而是乌拉尔部落从上到下都怀着一种高高在上的心态,蔑视着狼狈逃窜,不惜投奔宿敌的行径,他们这种骄兵的心态,不吃亏才有鬼了。可他们毕竟是狭着大胜而来,眼见狠狈逃窜的“失败者”竟然还敢反抗,于是,心头也怒了。一个个咆哮着怪叫着,与敌人杀在了一起,硬生生的与突利军杀在了一处。

    生命在一刻,已经失了无价的价值,却又在显示着他的价值,因为每个人都在为了自己的生命,而用别人的生命来替换。每时第秒,都有人被杀,有人在杀人,前一刻还在用弯马捅进敌人的胸膛,得意的笑着,可下一刻就让人依样而为的大有所在,有的人甚至死去,脸上还有着得意洋洋的笑意。

    有着说不出的诡异,可惜,此刻,已经无人无暇顾及。美丽的草原之上更是死尸伏地,血流不止,却无人向前清理,浓浓的血腥味与汗气味相互夹杂着,充斥在空气中,刺鼻难闻。

    战争,却依然持续。

    嘹亮的嘶喊惨叫,动人心弦。健硕的身影,如波浪般起伏,他们口中,发出了震动天地的喊声。这种喊声,互相传染,互相激励,消褪了心中许多莫名的恐惧。空中箭矢狂飞,拖着长声的箭雨如蝗虫过境般纷纷划破晴空,只见不断地兵士中箭倒地。凄厉的嘶喊,疯狂的杀戮,炽热的烽火,使得两军兵士欲加地愤怒,战争越来激烈。

    残阳如血,落日的余晖倾洒在了城楼之上。

    战争从下午持续到了黄昏,一直在焦灼着,打到现在,已经是意志之战,不过,人数占扰的突利军正逐渐的控制着战局。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