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壮哉大唐少年郎 > 正文 第393章:前夕

正文 第393章:前夕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启禀大将军,我军斥候已回!”

    次日傍晚,在离颉利三部联军还有九十里的时候,唐军在一山之阴驻扎了下来,秦风与众将正在商量对策的时候,一个侍卫脚步匆匆的走了进来。

    秦风等的就是斥候的消息,派出去的几波斥候好半会儿了都因为天气恶劣还回来,这让他的心思重了几分:这没有回来,是不是都因为出事了,回不来。这意味着突厥有准备了?。

    这听到斥候回来的消息,整个人徒然一震,忙道:“快快请他进来!”

    斥候怀着些许激动的心情走进了帅帐,帐帘落了下来。看着近在咫尺的偶像,王玄策实在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不急,先喝碗热水再说。”秦风见斥候湿漉漉的衣服上沾满了泥水,笑着给他倒了一碗热气腾腾的热水,这草原的天气真的寒冷,十一月份已是零下10左右了,而且天空中还票着绵绵细雨,这些斥候在冰寒的草丛中、地下潜伏隐藏,同时还要冒着生命的危险就近打探消息,他们是这个时代的侦察兵,也是秦风的眼睛,是制胜最为关键的一个环节,要是他们有一点点差错,就会让大军损失惨重,秦风十分感激也十分尊敬这些默默无闻的无名英雄。

    “谢,谢谢大将军。”斥候更激动了。

    “不用紧张,我同样顶着一颗脑袋,没有什么好可怕的!你慢慢说。”秦风笑着开了个玩笑,他感觉到这些士兵的崇拜目光,也知道自己这个不太负责的将军在军中很有威信,以前的裴行俭这样,现在这个斥候与其他斥候尽皆如此。

    作为斥候,他们的心里素质比一般士兵尤强几分,眼前这个斥候很快就恢复了过来:“见过大将军,程大将军,诸位将军。”

    “不必多礼,你此次巡视查到了什么?可有详细点的消息?”秦风问了一句。

    斥候沉声道:“突利军由三部分组成,分别是阿史那先突的二万五千兵马、沾尔忽的一万五、赵德言的三万!三军以阿史那先突呈犄角之势,扼守在前方百里开外的草原上,而且还学着我们中原,安营扎寨。”

    “哈哈,不用想也知道这是狗汉奸赵德言的主意,想来应该我们胜了他们几回,他怕了我们的阴谋诡计,结成犄角之势,一军受到偷袭,让另外两军包抄,企图将军一举歼灭我军。只是以为这区区结营之策就让军无法下手。看样子,他是不打算给我们突袭的机会,想以这个办法来逼迫咱们攻坚,然后用骑兵优势以及盈倍的兵力将咱们困死于局中,想法是美好的。只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却骨感,赵德言也太天真了一些。攻坚就攻坚,咱们怕他是屁。”秦风淡然一笑,甚是不屑的说着。

    张士贵见程咬金没有说话的意思,接道:“将军,属下另有想法。”

    虎贲军不是一言堂,每个主将都有发言的资格。秦风一直要求大家畅所欲言,所以,张士贵有了想法,便在第一时间说了出来。

    “请讲!”

    张士贵向秦风与程咬金方向鞠了一躬,抱拳道:“大将军、程大将军,末将认为赵德言逼我们攻坚只是次要目的。末将认为赵德言的真实想法是与咱们对峙。”

    “对峙?确实有可能。”秦风沉思半晌,示意张士贵继续。

    “天空中彤云密布,这是暴风雪来临前的征兆。而且天气寒冷,末将认为赵德言明里与咱们对峙,暗里却派兵断我军之粮道,让咱们不战而溃,之后,借助骑兵的优势一路掩杀,获取最终的胜利。”

    薛仁贵亦道:“大将军,程大将军,末将与张将军执同一看法。”

    正要说话的罗通顿时不语,想说的都让人说了,没必要刷存在感了。

    “老大,不管狗汉奸有什么想法。干了他们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吗?”房遗爱咧嘴一笑,目光里闪着噬血之光芒。

    “叔父,您有何想法?”秦风向一直没有说话程咬金询问,作为晚辈,该当给长辈应有的尊重。

    程咬金嘿嘿一笑道:“我不管你有什么想法不管你怎么打,我只要一个要求。”

    秦风道:“叔父请说。”

    程咬金笑着说道:“必须让我上战场。”老程在京师长安闲得慌,作为一员身经百战的将军,他怕的不是死,反而是不死,怕不能够马革裹尸在战场上成就一世英名,而是怕病死老死在家中无人问津。

    生前轰轰烈烈,死后默默无间,几乎是所有战将的心病。程咬金如此,秦琼也是如此,即便他们已渐渐老去,即便他们享尽了荣华富贵,可他们依然忘却不了曾经的日子,想上战场继续保家卫国,成就一生的英名。

    程咬金与秦琼一样,正值人生中的巅峰时期,他出战自无不可,秦风也没打算让他在后方闲着,因为他知道就算自己让他呆着,他宁愿违背命令也会出战的,功勋于他已经没有丝毫意义,他在意的是享受着纵横沙场的豪情壮志。秦风迎着程咬金近乎乞求的眼神,轻咳一声,故作为难道:“这个”

    “别这个那个了,就这么说定了。哈哈,你不说话就表示答应了,哈哈,我养精蓄锐去了,你们慢慢聊。想出什么办法明早告诉我就成了。你是一军之主帅,自然是说话算话,要不然怎么统帅千军万马呢,是吧?”

    耍赖也是程咬金的手段之一,像放鞭炮一样霹雳啪啦的说了一通,根本不给秦风说话的余地,话音未落,风也似逃出了帅账。

    “这个老魔王向来如此,最不要脸了。”程处默一脸鄙视的说着,顿时,惹得大家开怀大笑。这父子也是一对活宝,父亲没有父亲的样子,儿子也没有儿子对父亲应有的恭敬和敬畏,平时这父子二人相互打趣笑骂,倒像是一对哥们一般。普天之下,恐怕也只有他们父子做到这一步了。同样是武将,秦琼可不像程咬金这般,那位大唐战神正经得很,严厉得很。

    尉迟敬德狂妄自大,恶劣得要命,他面对自己的晚辈向来是一副高高在上,摆着一副老子是天下第一的狂傲之态,让人生不起尊敬与亲近之感。

    “老大,晚上咱们要不要干他一票?”尉迟宝庆问着道。

    秦风道:“你们干得动,可兄弟们干得动吗?”

    天气恶劣至极,虽说虎贲军与朔方边军大都是北方人,可与草原上相比,朔方差点成了四季如春的云南昆明。天气还是其次,最郁闷的是行军路上下了一场大雨,路上的泥泞才是让人头痛的大问题,走到了这儿,任他秦风体魄惊人也有些疲劳,他都如此,其他将领比他更甚,至于士兵就更别提了。疲劳之师至与以逸待劳且近倍于自己的突厥军作战,那不是英勇善战,那是带着将士们去送死的傻逼。每个士兵的生命都是宝贵的,他不会任意牺牲一人。牺牲也要牺牲得有价值。

    “这个”尉迟宝庆讪讪而笑,说不出话来。

    程处默、房遗爱这两个好战分子也无话可说,将士们的劳累他们也都是看在眼里,一些人得到休息的命令后,就一个屁股坐在地上,他们自己也是骨头都要散架了,尤其是胯下大腿内处都磨破了皮,他们强壮的人都如些,普通的士兵又如何承受得住?

    秦风见他们唯唯诺诺,无话可说,正色道:“身为一个将领连自己属下是什么情况都不知道,你们这将军也当得太不合格了。记住了,仅此一次,下不为例,凡事可一不可二,下次再这样,别怪我关黑屋。”

    三人脸色顿时为之一变,黑屋的滋味三人都品尝过,开始还漫不在乎,可后来才知道那地方不是人呆的,简直比杀人还让人难过。出来之后,每个人都瘦了一圈,故而现在一听黑屋二字就望而生畏。

    “明天寅时起床,花一刻时间洗漱吃饭,而后徐徐行军,卯时与辰时之交悄无声息的抵达突厥五里开外,咱们偷营去。”

    这一回,包括张士贵等人都傻了眼了。

    青天白日去偷营?这也未免太过夸张了吧!

    “大将军,这白天如何偷营?”张士贵问道。

    “先让我保持一份神秘,你们只管听我的准没错,明天过后,你们会发现白天偷营效果比晚上还要好上几倍。”

    众人见秦风信心十足,也强忍住心中的疑惑,没有发问。

    秦风也不解释的直接下令:“张士贵、程处默!”

    “末将在。”二人抱拳出列。

    “抵达既定位置后,你二人等我突击阿史那先突大营之后,各领七千士兵杀向赵德言的左翼。斩阿史那先突之左路援军。”

    “喏!”二人退下。

    “李业诩、薛仁贵,你二人也各领七千士兵杀向右翼,斩断右路援军。”

    “喏!”

    “罗通,你率领部下弓骑兵游斗,支援不支的兄弟军,如果一切顺胜,就专门猎杀试图逃窜的突厥兵。”

    “喏!”

    “尉迟宝庆、房遗爱,领五千陌刀军,正面突击,赵德言不是希望咱们攻坚吗?那么,咱们就破了充当箭头之用阿史那先突,你们只负责破军,不要管四散的溃兵,给我一直推进到底,而我与程大将军各领三千五百骑兵,沿着陌刀营劈开的通道,斩掉阿史那先突的破开的两半,从左右两翼配合你们。”

    “喏!”

    “突厥三部形成掎角之势,想要速战速决只有一个方法打断他们最重要的掎角。本来赵德言的实力最强,可他反而担当了左翼,我认为他手里也会留下一支军队充当救火队,这是罗通你要防御的重点。好了,没什么说的了,你们也回去休息吧。你们一大早就出发,到时,我们三面开花,陌刀营务必给我在最短的时间内打通一条道路,便于我与程大将军两部左右袭扰烧杀,并袭对方左右双翼后心。另外两路的四位记好了,等到陌刀营抵达,且弃马杀敌时,左右两翼立刻从他们的大营左右杀进去。两军会师后与我,或程大将军汇合。”

    秦风说着战术要点。

    这战术说白了,还是强调速度破敌。而这一项技能也是大家的专长,于是瞬间就听明白了。见秦风没有什么交待,便纷纷前往军营准备。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