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壮哉大唐少年郎 > 正文 第406章:山雨欲来风满楼

正文 第406章:山雨欲来风满楼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怎么办?怎么办?”颉利可汗忍受着嗅觉上的摧残,在宫中焦躁不安,他已经撤下了城头上的亲卫,再这么下去,他的最后杀手锏、护身符就这么没了。

    现在,让他派往城头的亲卫已经失去了战斗力。一个个都在房屋里打着哆嗦呢!

    形势已经越来越严峻了,一些人已在城中开始砍人了,颉利可汗不得不派出一部分亲卫去维持治安,他接到的最后一道信息是:亲卫动刀杀人了!

    一旦再杀,结果会是如何?

    前车之鉴!

    七万大军是因为自相残杀而全军覆没,旧事将要上演了么?

    颉利心乱如麻!

    连骂人的心情都没有了。

    “汗王,撤吧。再不撤,就没有人了。”给放了出来的赵德言即使在这寒冷的冬天里也是汗流满面。

    局势已经糜烂至极,定襄已经没有守下的希望了,再不决定,后果将是一人都逃不出去!

    炸营这种事儿,一生经历一次已经不堪回首,再来一次,他赵德言可不相信自己还有能幸运的逃离,定襄城四面是高大的城墙,与朔北草原边境相比,逃生的机率将会大大的减弱。他一个文人,虽会一点本事,可与突厥人相比,连花拳绣腿的资格都排不上!

    “汗王,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撤吧。再不撤就来不及了,城外,一定还有唐军在等着我们。再等下去,就无人可以迎战唐军了。”一边的义成公主也有劝谏着。

    颉利可汗颓然坐在了虎皮交椅上,怔忡半晌道:“传令下去,全军从北门撤离。告诉大家,不想死的就给我杀出一条血路。”

    赵德言皱眉道:“汗王,北门一定是唐军重兵防守的对象,不若往东门突围吧。”

    “不,就朝北门突围。”颉利可汗坚持着自己的想法,对义成公主与赵德言解释道:“大厦将倾,非人力可以挽回。要是从东门突围,即便我们一人不少的脱困,也将是四处逃窜,让唐军一一猎杀,与其如此,还不如来他一个置死地而后生,杀出一条血路,用这些注定要离我而去的人,给唐军最致命的一击,是我想要看到的结果,如果上天眷顾,说不定还能杀光这一门之唐军,到时候,趁机冲击李靖大营。唐军已经让大家绝望了,我们现在抱着必死之心去绝地反击,谁胜谁负还不一定,所以,我们目前还是有希望的,即便我们攻不破李靖中军大营,可也为我们的撤离提供了大量的时间。”

    “汗王英明!”义成公主、赵德言恍然大悟,细一思索,也觉得这是他们唯一的出路了。

    “爱妃,我调遣七百人亲卫护卫你的安危,阿史那先突、沾尔忽作为左右统领,由赵先生居中调度。现在性命要紧,那些没用的财物就留下来吧!至于那些老弱病残没用的人,就任由他们自生自灭吧。中原王朝自诩仁义,只要这些人不反抗,他们断然不会向手无寸铁之人下杀手的。当然,咱们也不要这么悲观,我们回城过夜也是有可能的。突利小儿背水一战、破釜沉舟而大败拉乌尔部,我们人数与突利相当,我就不信到了我们这儿就注定要失败。突围后如果大家失散了的话,就往五原汇合,那里还有阿史那思摩率领的三万勇士,也是我们最后家底。”

    阿史那是突厥皇族的姓氏,阿史那思摩自当是突厥皇族中的一员。武德年初,在突厥还未于大唐撕破脸的时候。阿史那思摩多次访问大唐,几乎可以算是当时突厥的外交大使。那个时候,突厥极为强势,大唐亦不过方刚打下关中,立足未稳。对于突厥,存着一定的巴结之念,特别册封了阿史那思摩为和顺郡王。直到大唐崛起神速。引起了突厥的忌惮,唐突不和,双方才断了来往。阿史那思摩也从突厥的外交大臣,变成了镇守一方的重臣,为颉利看守着一道最为重要的门户。

    “你们在稍作准备就往北门汇合,你们在最后,一定要紧随大军,落下了,就没有活路了。”

    颉利可汗再三交待后,带着自己的战刀,在一群亲卫的护送下,离开了皇宫。

    颉利可汗后悔得要命,早知今日,他就应该听从赵德言的建议,在秦风大军尚未到来之前,逃入大漠深处,在大草原这个天堂中消耗着唐军的有生力量,突厥人明明是狼,是善于进攻的恶狼,可自己偏偏要学着大唐,把一群像羊一样的圈养起来,希望学一学大唐,用坚城来拦住大唐前进的脚步。可惜,他太高看了自己,太高看了突厥军,也太低估了唐军唐人的聪明才智,到了眼前生死存亡之际,颉利才豁然明白:所谓的硬城、冰城、冷水、恶劣的天气根本拦不住唐军。

    颉利在马背上回头一看,怔怔的看着一片气派万千的皇宫,方才知道他所学的兵法战术,跟真正通晓兵势的中原人比起来,相差太多太多。

    作为一个草原上伟大的可汗,面对这种恶劣的情况,颉利可汗已经渐渐有些无所适从了。自信心也跟着受到了极大的打击,他想要反抗,想要带领族人走出困境,却无计可施。

    久久,他长吸一口气,完成不顾从天而降的各种异物,迎着漫天的人畜粪便奔向北门,去那里召集了他的狼子狼孙,做着背水一战、破釜沉舟的感言,为了激发大家的士气,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把唐军贬得一文不值,将他们说成是杀人不眨眼、吃人肉、喝人血的的恶魔,而那句“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就是颉利用来证明唐军是吃人肉喝人血的证据,在他的刻意为之之下,突厥人为了自己的生命着想,一时间也是同仇敌忾,一股誓死如归的悲壮之气在大军中漫溢开来,一瞬间,他们已经忽略了天上的异物,一个个紧握战刀,对颉利可汗的任命凛然遵从。

    这些人绝大多数是颉利的死忠分子,现在人心惶惶,颉利这一出面,让大家如若看到了一盏明灯,一根最后的救命稻草,威望素著的颉利一鼓动,就取得了显著的效果。颉利在布兵方面也这也用的极为高明,他以忠于他的三千兵马开道,让大家看到了颉利的决心,也让大家知道,颉利是玩真的,并不是在关键时刻排除异已。同时,那句“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在此刻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面对这种情况,突厥军的出路只有一条杀穿。

    只有杀穿唐军部署在北门的军队,他们才能有一线生机的逃出去。突厥人贪生,面对这种死亡的威胁,他们也只能以最大的力量求的一线生机,帮助颉利阻截突破唐军的包围圈。

    至于颉利可汗那三千人,则是真真正正的牺牲品了,但是只要是人,都不想死。这三千个突厥最为强悍的士兵,即便是死了,也会为颉利带来极大的帮助。

    只要突破唐军的包围圈,这些人的死活,颉利可汗是不会在乎的。

    在离定襄城三里处空地上,秦风正神情肃穆地站立在一棵大树下,在他身后屹立着五十余名亲卫,个个手持唐刀,铠甲皆全。

    而程咬金、马云萝则是各自紧握兵刃,站在秦风两侧,不过,前者是为了杀个痛快,后者是为了保护一身银甲的主帅秦风。与他们三人并成一列的则是张士贵、罗通、李业诩、程处默、尉迟宝庆、薛仁贵、房遗爱几员大将,大家的身边,各有一员亲兵,为他们牵着战马,以让大家可以随时上马出战。

    在他们身后,则是三万磨尖了武器,凶神恶煞地注视着前方的朔方骑军,至于最前方,则是由尉迟宝庆、房遗爱率领的秦风寄与厚望的陌刀营以及,阿喀琉斯率领的跳荡兵,阵势已经全部摆开了,现在,就等着突厥军冲出城来,与他决一死战了。

    这狮子搏兔,亦用全力,何况是人。

    此时此刻的突厥人是最危险的敌人,秦风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哪怕,他明知对方不可能一下子从城中涌出,也是一样。

    因为此刻,北门城墙上已经出现了冒着漫天水柱的突厥人,而突厥人又以善射而闻名。此番他们高高在上,更是占据着天然优势,故而,秦风不得不将大军撤离到突厥人箭矢的射程之外,避免了无谓的牺牲。可如此一来,突厥军又有了骑兵冲锋所需的起步距离了。

    秦风现在的战术是先以强劲的弩箭连环射击,然后陌刀营为前锋,再以阿喀琉斯的跳荡兵为中锋,薛仁贵战锋队为后部,以四层之势,破掉突厥人之势头,然后,再由罗通、张士贵负责狙杀。

    小半个时辰后,一骑斥候已驰马到了近前,高声道:“大将军,城头已经开始放箭,突厥突围已在眼前。”

    “我知道了,下去吧。”秦风耳目灵敏,早就瞧出了这些,也知道,一场考验自己的真正的硬战近在眼前。

    那员斥候又一脸诡笑地说道:“大将军,前方兄弟们回报称,该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了!”

    秦风向他瞥了一眼,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道:“好了,我明白了。”

    程咬金神色郁郁地笑道:“有了你们的阴谋,预计又是一场没有看头的战争!”

    秦风微微一笑,且摇摇头道:“突厥人不是没有信仰,而是他们的信仰与我们不同,他们的信仰是自己的生命,为了他们的生命,他们,同样会显得很勇敢的,况且,这群人是颉利可汗凝聚了半生心血之所在,也是他制霸草原的底气,他们,不同以往的突厥人。您呐,就拭目以待,哦,应该说是,准备好上阵厮杀吧。我看也就在一刻时间之内的事情了,让大家都打起精神来,这一次,才是名符其实的硬仗,我估计,突厥人会源源不断的涌出来,大家小心了。好了,大家都去准备吧。咱们兄弟大风大浪走了不少,可不能闹出阴沟里翻船的事儿。”

    “喏!”众将这时皆应了一声,随即便回到了各自队中,筹备迎战之事。

    正如秦风所说的一样,定襄城中的突厥人也是准备了妥当。一切都按照颉利可汗预想中的那样,有条不紊的展开了。

    前锋、中锋、后卫,城头上的弓箭手,也是安排到位。

    在这残余的五万名突厥军骑兵中,有一半是北地各族组成的军队,另一半则是纯正的颉利部落亲部骑兵,颉利部落亲部骑兵的战斗力很强。

    在这些颉利部落亲部骑兵看来,他们是来自于伟大的阿史那部落的勇士,是所向无敌的英雄。汉人就应该在他们的刀箭下颤抖,乖乖地奉上金银、钱粮和女人,而城下这支军队虽然屡败突厥军,可那都是杂牌军,是自私自利的地方性军队,即便是阿史那社尔、执失思失率领的也是颉利部落亲部骑兵,但那是秦风的诡计打胜了他们,也是乌蒙部落拖了他们的后腿,而如果由他们这只完全颉利部落亲部骑兵组成的精锐骑军发起进攻,是绝不会被打败的。

    这一支军队,绝对是突厥人,是蒙古大草原上唯一一支有荣誉感的军队。

    只因为,伟大的突厥汗国,就是由最伟大的阿史那土图率领着他们的祖先打败了成千上万个部落而成立的草原王国。作为英雄的子孙,他们为自己的是某位英雄的后人而自豪,为超越先人的功绩而苦学杀敌技巧。现在,是突厥生死存亡的时候,也是显示出他们价值的时刻了,他们希望颉利如同阿史那土门一样,率领他们,再造一个辉煌的草原帝国,让整个天下“异族”在他们的战马啼声中颤抖,故而,这群人的斗志格外高昂。

    “得、得、得”的马蹄声在街道响起,一匹快马驮着它背上的骑士呼啸着奔到了颉利可汗的面前。

    马上的骑士跳下来,向颉利行礼道:“伟大的汗王,城头上的弓箭手已经全部到位,唐军被迫在三里开外摆开阵势。”

    “好!哈哈,我就知道唐军畏惧我们的箭术!我倒是要看看,那李靖、秦风有何本事抵挡我这五万精骑!打开城门,依照事先安排,给我撕碎一切。”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