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壮哉大唐少年郎 > 正文 第435章:隋朝至此亡

正文 第435章:隋朝至此亡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这玩意事关重大,它代表的是神圣不可侵犯的皇权,我该不该接、能不能接,要是我接了,会不会有人告我私自接受传国玉玺,怀有不轨之心呢?”龙有逆鳞,对于人皇而言,万里河山就是他的朔鳞,谁动心谁就得玩完,纵然是李世民也逃不出此例,历史上他听了李淳风说的谶语,竟然意欲杀掉所有有嫌疑的人,后来李淳风虽以:“天之所命,人不能违也。王者不死,徒多杀无辜。且自今以往三十年,其人已老,庶几颇有慈心,为祸或浅。今借使得而杀之,天或生壮者肆其怨毒,恐陛下子孙,无遗类矣。”这次密谈后,李世民虽没将“疑似者尽杀之”的想法付诸行动,但对传言与天象的迷信却有增无已,对武氏女王将取代唐朝天下这件事特别留意,成了一大心病,为日后李君羡谶言冤案埋下伏笔。

    李君羡传中记载:时君羡为左武卫将军,在玄武门。太宗因武官内宴,作酒令,各言小名。君羡自称小名“五娘子”,太宗愕然,因大笑曰:“何物女子,如此勇猛!”又以君羡封邑封为武连郡公及属县皆有“武”字,深恶之。会御史奏君羡与妖人员道信潜相勾结,将为不轨,遂下诏诛之。李君羡无辜被杀,却也救活无数嫌疑之人,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通过这件轰轰烈烈的“李君羡事件”,也反应出李世民对于江山的重视,对于谋反的强烈。

    秦风谨记此事儿,自然不会把自己置于危险之境。这才有所顾虑的向程咬金这个老油条问策。

    这种经历对秦风来说是新娘子上轿头一次,可程咬金追随李世民灭了一个又一个诸侯,也见识了一次又一次的归降,他的经验多了去。

    程咬金见秦风犹豫不前,不由莞尔一笑。并低声道:“想不到你小子也有害怕的时候。你只管放心,杨政道、萧后等人都是你秦大将军的俘虏,你现在代表的是大唐、大唐皇帝,与宣旨的钦差大臣、使节一样,所以说他们这是向大唐乞降而不是你秦大将军。你是当前权力最大的人,完全是有权利接受杨政道的献玺的,但要切记你是代表大唐接受前朝的投降,玉玺到手后要慎重供奉起来。待凯旋之后在第一时间转献给陛下。可别踹在怀里私玩不舍得交出去,也不能把它弄丢了。”

    “当我傻吗?”秦风低声嘀咕,不过也是松了一口气,这传国玉玺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偷偷的观摩一下看看是什么样子,他倒是做得出来,将这能够烫死人的传国玉玺踹在怀里把玩,那跟厕所里点灯有啥区别。

    有程咬金的提点,秦风安心许多,他纵向下马,前行几步,沉声道:“大唐虎贲大将军秦风代表大唐接受你们的乞降。”

    他双手慎重的将传国玉玺接过,这个时候程咬金已经命人找来了一个木制的托盘,呈现上来。

    秦风见样学样,神色严肃的将传国玉玺放入托盘之中,让人送入中军大帐。

    “大家请起!”见跪伏在地的一群人是老的老、小的也不忍看他们受罪,亲自将杨政道扶了起来,并且让所有人起身。

    杨政道在突厥受惯了颉利可汗的恐吓,他胆子极但见秦风友好温和。长得也文质彬彬,一点儿也不凶恶,还扶他起来,心中的胆怯少了几分,乖巧的说了一声:“谢谢大哥哥。”

    不等秦风说话,他一个箭步跑到了白发老妪身旁,拉着她的手,邀功似的大叫道:“祖母,我做到了呢,大哥哥一点也不凶。”

    秦风听到这里登时傻眼了

    祖母

    他叫她祖母

    他一直以为那个晕了的风韵绝美少妇是萧皇后,还奇怪为什么传言中贤良淑德的萧后就跟泼妇一样。这个杨政道身旁的老妪是他的奶妈或者什么隋宫中的老侍女,就没想过这位老妪竟然就是他挂念久已的萧皇后。直接将他雷的他里焦外嫩,神经中枢堵塞,生活不能自理。

    这白发苍苍的老妪才是鼎鼎有名,传说中的一人侍六皇的萧皇后?

    一个六十近七十的老妪,李渊、李世民这对父子也硬得起来?若真如此,李氏父子的品味也未免太另类了一些!

    秦风懵了,脑袋有些发晕。

    传言害人,野史误我!

    愣了一会儿,秦风感慨万端。

    原先他以为那个绝色少妇是萧皇后,有着小小的失望之余,还能理解一二。

    李世民是个明君不假,但他是个色狼,这也是毋庸置疑的。也许他就如曹操一样,有什么特殊的生活癖好,胃口比较重什么的,还是能够接受的。

    可现在秦风却百分之千的确定那些什么所谓的“你不知道的历史”乱七八糟的网文中关于李世民纳萧后这点是假的。

    在他面前的萧后已经上了一定的年纪,岁月在的身上留下了磨灭不去的痕迹,脸上枯燥的肌肤有着深深的皱纹,满头灰白色的鬓发,已经找不到一根纯黑色的。不是他歧视老人家,而是实在不会相信风华正茂,集帅气、地位、权势于一身的李世民会禽兽看上一个老人家

    宫中随便一个宫女万中挑一的绝色丽人,而且还都是完璧之少女。他不去找黄花大闺女,偏偏要上一个老太太?

    虽然李世民在这方面确实很禽兽,但秦风相信李世民不至于禽兽到这种地步。

    事实其实就如他看到的一样,真正的萧皇后并非电视上演的网文里编的。真正的萧皇后因为是梁朝昭明太子萧统曾孙女,西梁孝明帝萧岿之女,作为皇室女子,她有幸的在史书上留下了自己的一笔痕迹,也是给那些所谓正史的造假者有力的一击。

    萧皇后依照北史中的记载,出生于西梁天保五年,也就是公元五六六年。嫁给杨广的时候她十六岁而杨广十三岁,年纪比杨广犹自要大上一些。历史上李靖贞观四年破突厥,迎回萧皇后。贞观四年也就是公元六三零年,这一年萧皇后六十四岁,而李世民三十二

    现在因为秦风的出现,他推动了历史的进程。

    他将大唐征伐突厥的步伐足足前推了两年,眼前这位萧皇后正好是六十二岁的花甲之龄。萧皇后早年跟随杨广的时候,自然算是想尽一切荣华富贵,但杨广死后,便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古代并非后世,有各种昂贵的保养品,各种抗衰老的激素,能够延缓人皮肤的衰老。在这个时代,就算保养的再好的人,也抵挡不过岁月的痕迹。更何况萧皇后近十年一直寄人篱下且远在环境恶劣的草原生活,况且她一直处于担惊受怕之中,故而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老得多了,如果不推测,秦风还以为她已过古稀之年。

    此时,萧皇后正爱怜的摸了摸孙儿的头,露出了慈祥的笑容:当初杨广被杀的时候,她已经决定一起死了。虽然杨广无道,虽然杨广不听她劝,但是待她却是极好的。但就在自尽之前,意外得知因为她儿子齐王杨暕因为荒唐与宫女一夕贪欢,竟然留下了遗腹子。宇文化及杀光了杨广的身旁的所有后代,却遗漏了杨政道这个还没有出生的遗腹子。从那时起,杨政道就是她活下来的唯一理由。

    “萧萧前辈”秦风张了张嘴,她不知道应该喊什么才好,最终觉得一个“前辈”比较合适。

    萧皇后笑了笑,看出了秦风的尴尬,笑道:“华贵也罢,潦倒也罢,一切都如过往云烟,不复存在。身份地位什么的早已是昨日黄花,老身早已不在意。大将军不必过于拘礼。老身今年六十有二,若大将军不嫌弃,叫我萧耆老吧”古人对于称谓很有讲究,什么舞勺之年,舞象之年,弱冠、豆蔻年华都有固定的年岁。花甲也就是六十,古人对于六十岁以上的长者都统称为“耆老”。

    秦风知道的不是那么清楚,但面对一个慈祥的老人家,他也没有很大的戒心,何况真有问题的话,粗中有细的程咬金不可能不出声表态,便跟着叫了一声:“萧耆老,这在出征之前,令弟萧瑀萧曾找过我,让我有机会遇到耆老的话,好生照料,却不想真的有机会一尝承诺。耆老可放心在军中休息,待我大军凯旋,自会护送你们往长安相聚。”

    萧皇后眼中流露出一丝怀念,“时文还好吧,亏他还记得我这个姐姐!”

    秦风颔首笑道:“萧耆老放心,令弟刚正不阿,为官清廉,深受我朝两代皇帝之信任,立国至今,一直担任大唐之国相,深得当今陛下的器重,是个很了不起的人物。”

    萧皇后欣慰的一笑,长叹道:“他自小就聪明,当初我就与他说时文一定能够成大器,当年若是他肯听时文的,轻徭役减赋税,也不至于如此算了,年纪大了话多,大将军别见怪!”说着她苍老的脸上浮现些许怀念。他指的是谁,不言而喻。

    秦风让人安置萧皇后一行人,吩咐士兵好生招待。

    这时随行的侍婢抬着那位晕阙的妇人从秦风的面前走过,他这才想起了还有这么一个人物,于是问了问张士贵的副将,看看他知不知道这妇人是谁。

    副将将他们接来,自然是有一定的了解的,副将神色不忿道:“回大将军,这便是当年派往突厥和亲的义成公主,现在突厥的可敦,一个背祖忘宗的贱人。”

    秦风这才知道原来她就是多次唆使突厥南下,霍乱大唐,危害百姓的罪魁祸首之一的义成公主,眼中也不由露出一丝厉色。

    诚然义成公主的遭遇确实称得上可怜,但是可怜绝对不是她挑唆颉利,让劝说他出兵掳掠中原迫害百姓的理由。

    “来人,将这个义成公主单独关押起来,限制她的自由,不得与任何人接触。食物不让她饿死就行,不用太多。她若不从反抗,允许你们将她的嘴巴堵住,手脚绑起来。”秦风没有处死她的权力,若他是三军总指挥,早就下令将她一刀砍了。

    不过在他的记忆中,李靖也是这么做的。在擒住义成公主之后,李靖直接将她杀了。

    也就留她几天而已,等三军统帅到来,再处置她也不迟,就让她多活几天吧!

    秦风心中念道。

    说起来义成公主也是一个忠贞的奇女子,她忠于自己的王朝,忠于自己的信仰,至死而不悔,从她的立场上说她并没有做错,只可惜他忠诚的王朝倒塌得太快了,就像秦朝一样,仅二世而灭。如果杨广稍微有出息一些,如果隋朝能够像汉朝、唐朝这样持久的强大延续下去,她绝对是可以媲美王昭君、文成公主的和亲公主,只是历史没有如果,成王败寇自古皆然,败了就是败了,没有丝毫情面可言,而且义成公主为了杨家之利,而怂恿突厥一而再再而三的入寇中原,突厥凶残异常,让中原边境成了“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的一片荒凉,所以,从民族大义上说,义成公主又是百死难赎其罪。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