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壮哉大唐少年郎 > 正文 第436章:挑衅

正文 第436章:挑衅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黄昏时分,薛延陀依约而至。.

    三万铁勒联军,以铺天盖地之势踏马而来。不过,他们礼数倒是非常周到,离唐军尚有十里距离的时候,全军下马而行,以示尊重!

    “薛延陀一利咥夷男见过天朝虎贲大将军!”不一会儿,夷男率领十数人走了过来,在他的率领之下,手下人的礼数也非常周到。夷男的汉语说的并不怎么好,他虽然掌握了汉语,可口齿生硬,咬文嚼字,一个字一个字的,听的秦风有些难受。

    不过看着夷男的样子,夷男也不好苛求什么听。这在气候偏冷的北方,他面前的草原汉子有些紧张的大汗淋漓,也只能和悦的笑道:“一利咥可汗不用紧张,我们是盟友,我们大唐不会做出不利盟友之事。”

    夷男见传说中的杀神竟然如此和善,心中略感安定,依旧生硬的回答:“虎贲大将军威势惊人,在下有些失态了……”夷男伤势尚未痊愈,脸色有些不健康的苍白。

    不过,他的苍白不是源自身上的伤势,而是让秦风刻意而为的气势所慑服。

    他感觉到秦风每说一个字,身上的杀气就浓郁一分,那种阴森森的感觉波涛汹涌地涌现了出来。当秦风说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那双眯起的眼睛猛然睁开,站在秦风面前一直紧盯着他的夷男骇然地现,在秦风的眼中,赫然出现了一块鲜血染红的不毛之地。

    无边血海,滚滚骷髅,积尸成山,流血漂橹!还有无数虚幻之影构成的妖魔鬼怪,张牙舞爪凶残地扑了过来。

    一股阴凉的感觉自脚底升起,沿着脊椎骨一窜升到头顶。夷男也算是上位之人,可面对着秦风的时候,竟强迫自己转移了视线,因为他也从心底恐惧。

    随同夷男一道而来的亲随也是如此,他们惊惧的望着这个如同魔鬼一样的俊俏的少年将军,现他的身侧,以他为中心,仿佛蔓延出了浓稠的血液,迅地淹没了这大地,淹没了那两千五人。不断流淌的血液中,无数哀号之声惨绝人寰,呼喊着,叫嚷着,这方圆几十里的范围,瞬间变成了荒芜。

    这种杀气杀机纵然是颉利可汗也没有具备,这得杀了多少人才形成的势?

    夷男心中有些忐忑不安。

    “可汗请!”秦风微微一笑,顿时,那煞气荡然无存,和煦的笑容仿佛冰消雪融,夷男等人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大口气,只是行为更加谦卑了起来。

    夷男确实为秦风的年纪震惊了一下,他没有想到名震大漠的秦风竟然长着一副文弱书生的模样,只是,他并没有小看之心,因为这青年大将军在看他的时候,他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惊惧,一种上位者的威势澎湃而来,让他呼吸都有些困难。

    此刻,他才知道什么是盛名之下无虚士,如此厉害的人物,无怪颉利可汗连战连败。

    夷男不只是一次遇到上位者,但是第一次遇到如此恐怖的人物,他现在的心情也是极其复杂的。

    他自幼便有雄心壮志,有心成就一番事业。但是时不与待,他生活在东西突厥都极其强势的时代。东突厥自从始毕可汗起,实力一直冠绝北方草原,问鼎朔北漠南漠北,甚至能够左右中原局面。而西突厥亦是如此,西突厥控制着整个西域,西域诸国上下都不得不与西突厥联姻,政局受到一定的控制,甚至与西方的阿拉伯帝国达成了联盟一起对付波斯,将目标放在了西方。

    夷男就处在两个大部落之间,左右为难,时而依附西突厥,时而依附东突厥,直到大唐的崛起,他方才决定下来。依附东突厥借助大唐之力崛起草原,成就大业。

    从结果来看是完美的,他就如多年的媳妇熬成了婆一样,终于等到了突厥的灭亡。但是夷男却现他高兴不起来,唐朝在这一仗所展现的实力实在是太惊人了,明明是大乱刚刚结束,明明受到隋末动荡的影响,可是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却是如此的可怖。

    出征不过一月零六日,不可一世的北方霸主竟然直接给灭了,连喘息缓和的机会也是没有。

    依照他原先的预计,大唐大破突厥,而突厥就如历史上的匈奴一样,逃往漠北西方,意图东山再起。唐军是不可能深入漠北西方去追击突厥残部的,这对于他们消耗实在太大。以中原人打仗方式。后勤不可能支持太久。最后唯一的选择是启用他这突厥的盟友,支持他来对付突厥余孽。而他也能光明正大的在大唐眼皮子底下,吞了突厥壮大自己。

    如此薛延陀便有了称雄一方的天时地利。

    夷男目下并没有与大唐为敌争锋的打算与念想,并非因为他感念大唐的情义,而是他了解自古以来草原人只有在中原势弱的时候,在中原君昏臣聩,佥壬满朝,忠贤受祸的时候,才能力压中原。现在大唐蒸蒸日上。崛起如朝阳耀眼,只会越来越强盛,他们不是对手。与大唐一教高下。只是自寻死路,自取灭亡。

    相比颉利的不可一世,夷男却将自己看的很低,将唐朝看的极高。没有半点为敌的意思。但是只要薛延陀强大。只要薛延陀取代突厥,终有一日,薛延陀也会如汉时匈奴、隋末突厥一样,成为一方霸主。

    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唐朝的实力强横至此,仅仅通过几战,就直接就将如日中天的颉利可汗给打爬下了。而且,还是以少胜多。

    当他听到一个又一个唐军把突厥团灭的消息后,这才觉他以为自己看的很高大唐实力,事实上他的高看,还是一种低估。大唐的潜力比他想象中的由要强上许多。

    颉利可汗的精锐弱吗?

    颉利可汗不但不弱,反而非常强大,要不然,他也不会损失了近十万的兵力,弄得自己也一身是伤。

    可就是这支把他差点打爬的突厥军,却让唐军以摧枯拉朽之势给团灭了。由此可见,唐军的战力,比起他夷男更要强上数倍,十数位。

    也因唐军打得太过胜利,太过轻松,使得夷男的梦想全部破灭,大唐用铁一样的事实告诉他,大唐不需要他夷男亦可把突厥吃得干干净净。

    他起兵谋反,除了不甘居于人下之外,第二个原因则是因为颉利可汗太过霸道,他不允许草原上出现忤逆他或者威胁到他的存在。所有非他亲信部落实力都会受到他的限制,不允许过渡的展。以至于出了一家独大的突厥,其他如什么薛延陀、回纥、仆骨、同罗、拔野古等部落,实力都极为有限。

    现在突厥固然是如他所预料的一样让大唐击败了,可是他却半点也高兴不起来,只因他谋划了数年,最终却没有从中捞得半点好处。尽管他率领的薛延陀确实是现在草原上最强大的部落,然而这种强大就如矮子里拔将军,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一样,并没有多少拿得上台面的实力。

    大唐将肉吃了骨头啃了连汤都喝了,留给他的就是一点点汤渣子。汤渣子与原先预想的肥肉相比起来差别实在巨大,夷男又如何高兴的起来?

    不过他却明白,就算高兴不起来,在这个时刻他必须要表现的比谁都高兴:因为他是喝汤渣的人,草原上唯一一个有资格喝汤渣的人,尽管是汤渣,但意味着大唐的支持。他若不表现的热情,不表现出一定的价值,想抢他汤渣喝的可是大有人在。

    为了证明这汤渣他喝的高兴,所以,一接到秦风的号令,便马倾尽全族的兵刀,马不停蹄的前来汇合,要是错过了这一战,他担心他连肉渣子都没有资格吃了。

    就在两人边走边谈的时候,一个突兀的不和谐的声音蓦然响起。

    “大哥!这小子就是那虎什么大将军,哈哈,我还以为多厉害呢?一个小白脸而已嘛!”

    震耳的呼喊,打断了两人的谈话。

    而听着熟悉的声音,夷男的脸色刹那间一片惨白,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坏事了,坏事了!早知道就不该把这混小子带来。

    那熟悉的声音,不正是自己的亲弟弟,薛延陀第一勇士——鲁汉么?

    其他人不知道“小白脸”是什么意思,可对中原文化有一定了解的夷男却知道,那是极具污辱性的词语。

    果然,他现秦风的神色一下子变了,像一刀脱鞘而出的神剑,光芒万丈,让人连仰视的勇气都没有。

    而同时,他现唐朝的将军一个个也变得凶神恶煞起来,这种变化,哪怕夷男长袖善舞,可一时半会之间也不知如何去化解。

    “一利咥可汗,这位是……”秦风看了鲁汉一眼,也是为之惊讶,这是一员巨大的汉子,秦风近一米八的身材也得仰视。现在正值冬日,而且北地草原尤为寒冷,可他却赤着上身,身上纵横交错着钢条一般的疤痕,少说也有四五十处,刀伤箭伤枪伤,甚至于猛兽的抓痕。那肌肉盘虬的手臂仿佛蕴涵着无穷的力量;乱蓬蓬的头随便在脑后扎了个大结。粗糙的脸上全是漆黑刚硬的短须,毛茸茸地露出一双虎目,仿佛有团火焰在他眼中燃烧。

    秦风看了一会儿,悠然一笑道:“好汉子。一利咥可汗,这位将军如何称呼?”

    夷男心头苦涩,不得不硬着头皮道:“回大将军,这是在小的亲弟弟鲁汉,失礼之处,还望大将军海涵。”

    “可汗客气了,我秦风虽然小气,可也不至于因这点鸡毛蒜皮之事而生气。”秦风笑了一笑,与这样一个无知之徒计较,掉价。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