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壮哉大唐少年郎 > 正文 第453章:云萝情深

正文 第453章:云萝情深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中宵过後,欢笑歌舞方渐渐休歇。也预示着这宴会的结束!

    宴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马云萝以身体不适为由,于中途离开。

    马云萝为何离开?

    秦风心知肚明,尽管十分担心,可作为庆功宴的主角,中途离开是很不尊重人的举动,故而,心里恨不得宴会早点结束,脸上却不得不做出一片坦然高兴之态,应付着各种马屁。

    宴会一结束,秦风便回到了自己居住之处。

    远远地,秦风现李穆正焦虑的张望,一见到秦风,他神色大喜,松了一口气的冲了过来。

    “将军,大事不好了。”

    “镇定一点!”秦风心头一阵悸动,强忍着心头的紧张道:“生了什么事?”

    李穆小心的看了秦风一眼,平心定气道:“马将军从宴会上哭着回来了。”

    “然后呢?”秦风一把抓住了李穆的手臂。

    秦风心急如焚,不自禁的用了些力道,李穆只痛得面孔扭曲,他强忍着痛楚道:“她骑着马走了。”

    “走了?”秦风心头一空,不自主的松开了手,怒道:“怎么不拦住她?”

    李穆苦笑道:“大将军,你又不是不知道马将军的脾气与武艺,她起威来,这里除了大将军你,谁拦得住她?”

    马云萝已经走了将近两个时辰,让他去哪里找人去?

    秦风心乱如麻、惆然长叹。

    “末将见她神色不对,在她经过身边的时候,就悄悄的在她马尾上抹了一把‘一线牵’!”李穆小心翼翼的望着秦风,有些害怕的说着。

    “好小子,你干得不错!”秦风心头大喜,一巴掌拍得李穆吡牙裂嘴的。

    “我这就去找人,要是一天内还没有回来,你知会一下大总管,让他不用担心,这草原上还没有什么人威胁得了我秦风。”说完,秦风冲进房间,带着自己的装备,又跑向马厩,牵着天罚离开了居所。

    “一线牵”虽是追踪之奇药,可是马云萝走了四个小时,线索已近中断,不过,秦风还有天罚!天罚这家伙与马云萝那匹母马很要好,两者向来是关在一起,对于气味很是熟悉。天罚是几近通灵的神物,当秦风说要去找马云萝时,它很自觉的往沿着马云萝坐骑留下的气味往南方狂奔。

    却说马云萝离开了汗庭,一路上信马由缰的狂奔,她不敢做任何的停留,她察觉自己的泪水已经忍不住落下来了,脑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逃,逃得远远地。

    当她回神过来之后,却现自己已经泪流满面了。

    泪珠很不争气的滚滚而下……

    拭之又来,抹之不尽。

    多久没哭过了?

    马云萝自己都记不清楚了,她只是记得上一次哭是在得知母亲去世的时候,距今已有多年了。

    狂奔了一夜,直到宝马现前方是一个内流河,突然停下来的时候,全身冰冷的马云萝从马背上一头栽了下来。

    她呆呆的站在地上,瞪着失神的眼睛,茫然望着渐渐平息的砂尘,她僵立着的身躯,渐渐也起了一阵颤抖。终于——

    她再也忍不住激荡的心情,失声痛哭了起来,卓长卿只见她身躯摇了两摇,然后便像是一缕柳丝般虚弱的落到地上。

    “我该怎么办……爹爹、娘亲,你们怎么都不给女儿指一条明路啊!……”她痛哭着低语着,可此时此刻,爹爹、娘亲,在她脑海中只是一个模糊而虚幻的影子,她捕捉不到,而且也看不真确——但是——秦风的影子却是那么鲜明而深这地留在她脑海里,她无法摆脱,难以自遣,她哀哀地哭着。

    这时,空旷的原野里鹅毛般的雪花纷纷扬扬的飘了下来,一点点的冰凉感觉却让她感受不到半点,因为她心里已经冰冷。他的哭声酸楚无比,宛似杜鹃泣血,巫山猿啼。

    她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或许是哭累了,哭声慢慢的微弱下来。直到哭声已寂,鼻息却渐渐沉重起来,但痛哭之后的女子,却常是容易入睡的。

    通灵的宝马一直在马云萝的身边,寸步不离。它见自己的主人睡着,于是俯下了身子,像以往风餐露宿时一样,用自己的体温温暖着马云萝。

    清晨的大地是寂静的,潮湿而清冷的寒风,虽然没有吹干树叶上的朝露,却吹干了马云萝的眼泪。

    昏迷之中,耳边听到了那魂牵梦萦的熟悉的声音在低呼:“云萝,云萝,你快醒来!”她神智渐复,觉得自己躺在一人怀中,被人抱着肩背,便欲跳将起来,但随即想到:“是兄长来了。”心中又是甜蜜,又是酸苦,缓缓睁开眼来,眼前一双眼睛清净如秋水,却不是秦风是谁?

    见马云萝醒来,秦风松了一口气的喜道:“你终于醒转了。”

    “你都不要我了,还追我来干嘛?”马云萝泪水滚滚而下,嘴里说得凶巴巴的,可身子却仍躺在他怀里,也没有挣扎。

    秦风笑着说道:“谁说不要你了?你中途离席而去,我是心急如焚,可你也知道我根本走不开。我与他们说话,可是我的心思早就飞到你身上了。宴会一结束,我就追来了。你这丫头,怎么就在这冰雪里睡着了呢?也不怕恶狼把你叨走。”

    “我没爹没娘,没人疼,没人关心,狼吃了才好呢。”马云萝那双湛蓝的美眸一瞬不瞬的看着秦风,款款情深毫不隐讳的通过目光透露出来。

    秦风道:“谁说没人关心你了,这不还有我么?我不关心会我狂奔一夜找你这疯丫头?我有毛病啊我?”

    看着秦风头、眉毛都凝结了一层霜华,马云萝知他所言不虚,心头一甜。

    垂!

    又抬头!

    他看到了他。

    他感觉到她身躯的动弹,知道她醒了,他垂下头——于是他也看到了她。

    这一瞥的感觉是千古以来所有的词人墨客都费尽心机想吟咏出来,却又无法吟咏出来的。

    因为世间还没有任何一种语言和字能描叙出这一瞥的微妙。

    像是生疏的感情的成熟,分离的感情的投合,迷乱的感情的依归——既像是踏破铁鞋的搜寻着在一瞬间突然现了自己所要寻找的东西,又像是浓雾中迷失的航船斗然找着了航行的方向——她抬起头,垂下,垂下头,抬起,心房的跳动混合了悲梦的初醒,在这一刹那时,她的确已忘记了世间所有的一切,虽只是刹那之间,但等她忆起现实的时候,她却已领受过人生的至境。

    她羞涩的微笑一下,然后幽幽长叹一声,张了张嘴唇,眨了眨眼睛,却又不知该说什么。但是有如海潮般的幽怨却又已回到她心里。

    秦风惊讶的现,马云萝眼眸里晶莹的闪动,在这个丫头的脸上,竟然有着清澈的泪水,在细细的浅流着,她像一个迷失的小孩,一个人在无助的哭泣着。

    “云萝-----”

    马云萝轻轻的转过头来,那张绝美的脸,带着凄然淡雅的风情,蕴含着人世间最真最柔的美丽,这一刻,秦风被强烈的震撼了,他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她的心。

    他说不出话来,只是希望这抹画面,永远的凝固起来。

    泪未干,但是她笑了,那种笑,带着心伤的嫣然。

    回归了现实的马云萝,不安的坐直了腰身,只是她身子保持着一个姿势太久,身子有些僵硬,麻木的身子一软,前倾倒了下去,恰好扑在了秦风的怀中,娇美的面庞正好贴在了秦风的下身正中要害之处。

    双手扶住马云萝的胳膊,秦风笑容僵住,幽香扑鼻,温香软玉在怀,不免心猿意马起来,情不自禁有了反应,顿时一柱擎天。

    宽松衣衫下遮挡不住秦风的反应,马云萝脸庞被顶撞摩擦,霎时羞得满面绯红。

    娇羞不堪地仰起脸,朦胧晨曦映照下,双颊霞红似火,神情迷离。

    幽香醉人,秦风瞧见马云萝这幅模样,想做一回君子,准备将她扶起推开些距离。

    马云萝抬着头,看着近在咫尺的脸颊,突然叫了一声:“秦风!”

    “嗯?”秦风好奇的低下了头,迎上的是马云萝胀红的脸庞。和那双不知蕴含着什么情感的眼睛。

    秦风还想说话,还未反应过来,马云萝红艳而柔软的嘴唇印了上来。将一张娇艳欲滴的红唇印了上来,一条香舌如出洞的灵蛇一般钻进秦风的嘴中,柔软,香甜。

    秦风脑袋一震,也不知该如何反应,任由她亲吻着,渐渐的,不知不觉的也配合了起来,张开了嘴,伸出了舌头,两条舌头交缠在了一起……

    良久,唇分。

    “兄长,能再抱我片刻吗?”

    马云萝期期艾艾地对秦风说道,眼中痴迷不舍。

    虽是清晨,冰雪寒如刃,可一男一女抱一起,汗水纵不决堤奔流,至少也是如雨而落。

    秦风怔怔地望着马云萝,相识以来,马云萝头一次对他提出了请求。

    吻都吻上了,秦风也没有了后顾之忧。

    马云萝一个女儿家都豁出去了,要是再纠结的话,不但对不住马云萝的一番深情,而且也太不是男人了,他把盘着的腿放平,把马云萝放置在腿上,环抱婀娜娇躯,再无动作。可是当他把马云萝抱在怀里的时候,感觉就非常的不对头了。

    原来马云萝生于漠北苦寒之地,自小又水中练枪,寒冬不辍,长久以来,对于寒冷自然而然的产生了常人莫及的抵抗能力。

    故而在冬天里,体弱的长乐公主裹得像只大熊猫,而马云萝却与不畏寒暑的秦风一样,都穿着夏天一样的衣服,两人参加宴会,都是穿着单薄的便服。

    两人这么抱在一起,虽隔着几层薄薄的绸衣,可绸衣柔软,如若无物一般,抱在一处,如若肌肤相贴一样。

    如愿以偿的马云萝心如鹿撞,贴着秦风的胸膛,背后传来的温度几乎令她昏厥。

    秦风想要用意念来驱散心中邪念,抚在马云萝便服不带赘肉肚子上的手却不老实起来,隔着轻纱轻轻抚弄,下身也不知何时紧紧贴在了貂蝉隆挺的臀部。

    四周本是寂静无声,此时传来男女彼此压抑的呼吸声,马云萝心潮起伏,跳动的心脏仿佛要蹦出嗓子,丰满的胸部一起一伏,呼吸好似比平常艰难百倍,无法控制节奏,几近窒息。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