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壮哉大唐少年郎 > 章节目录 第004章:将剽窃进行到底

章节目录 第004章:将剽窃进行到底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饱逞一番手足之欲的罗通,松开双眼水汪汪的绝色妙人,重重的捏了一下浑圆挺翘的丰臀,调笑道“想不到你瘦不拉叽的身材挺有料的,哼,千万不要相信男人的控制力,也千万不要怀疑你自己的魅力,当是给你一个教训。”

    “小姐,小姐……你在哪里啊?你在哪儿啊?”

    此时,一个丫鬟模样的少女从远处踉踉跄跄跑了过来,泣声叫喊。

    “美女,你的丫头找你来了。有缘相见咱们再作‘口舌’之争。”罗通哈哈一笑,纵身上马,绝尘而去。

    丫头跑近前来,又哭又喜的叫道“小姐,小姐!总算找到你了。都怪我不好,没有保护到你。”

    女子望向自己的心腹丫头,给她掸去身上的灰尘,微微的摇了摇头,转头搜索那道身影时,发现人已经消失无踪了。

    丫鬟见自家小姐心里有事,随着的她眼光搜索,奇道“小姐,你在找什么?”

    女子有些失落的一笑道“没什么,只是欠了一个人一句谢谢!”

    丫鬟郑重其事的点点头“救命之恩不得不谢。下次遇到了一定好生感谢人家。”

    女子抚着尚在余味的唇,呆呆出神了一会儿,突然目放奇光,道“也不用太久,明天上门拜谢。”最后两个字,女子把声音放得很重很重,还恰到好处的噙上一抹百花失色的笑容。

    “小姐,你……”丫鬟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家小姐,怔怔出神,从未想到,百事不萦于心、冷若冰清的小姐竟然也会笑,还笑得这么好看。

    “公子,怎么又是**的。”回到家,红袖不住的抱怨着哼着小调的罗通。

    拉着罗通跑向后宅,道“宫里来人了。”

    歌声咔然而止,罗通满心诧异,穿越五年,还从没有见过李世民的一道圣旨,一个口谕。

    莫非?

    罗通心头大怒“让我把绝影交出去是吗?”

    李世民爱马如命,罗通再是清楚不过了,为了纪念六匹随他征战天下的神驹,李世民命令阎立本亲手将六匹马雕刻下来,置于昭陵中陪葬,故而又称“昭陵六骏”。可李世民尽管是皇帝,罗通却是不愿把绝影交出去。

    “不是,不是!”红袖大摇其头,连连否认。

    “那是什么?”悬着的心总算落到实地,罗通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如果李世民硬是让他上交,他还真是左右为难,还好,李世民没有他想象中那么恶劣。

    其实,罗通误解李世民了。

    “昭陵六骏”分别是特勒骠、青骓、什伐赤、飒露紫、拳毛騧、白蹄乌,匹匹都是随李世民征战天下的宝马良驹,它们随着李世民征战疆场,彼此双方都有了深厚的感情,李世民让绘画大师阎立本亲手雕刻那六匹战马与昭陵陪葬,就可知道李世民是如何的在意这六骏了,李世民若有夺人所爱之心,也不用等到现在了。

    当然,这也是罗通关切所致,如果他冷静思考,就没有刚才的激烈反应了。

    作为千古一帝,李世民怎会做出那等不堪的事情呢?

    红袖道“陛下让公子去弘文馆读书。”

    罗通失声而笑,为自己的神经过敏而无语。

    罗通摸着光洁无须的下巴,沉吟道“读书么?我可以不去吗?”

    “陛下的话就是金口玉言,改不了的。如果公子不去,少不得落下抗旨不遵的罪名。”和罗通相比,红袖更加熟悉这个时代的律法。

    “好吧!我明天去瞧瞧,感受一下大唐最高学府的氛围也好。”罗通熟知历史,心知弘文馆是皇族贵戚及高级京官子弟学习经史书法的地方。

    红袖道“公子,让史管家明日带你去吧。”

    罗通确实不知弘文馆位于何处,点头说好,答应了下来。红袖说的史管家有五十来岁,身材高大魁梧,虽然白发苍苍,精气神却很足,罗通知道史管家有一身高深莫测的武力,只是从来没有见到他施展过一次。至于他是谁,罗夫人没说罗通也没问。罗夫人生前曾说,史管家是父亲罗士信的亲卫队长,忠心耿耿,是可以性命相托的人。史管家无子女,为人清白、刚正不呵,罗府大小事务被他打理得井井有条,罗通也从来没有过问。

    弘文馆落座于门下省内,创于武德四年,聚书二十余万卷。置学士,掌校正图籍,掌校理典籍,刊正古籍错谬。设馆主一人,总领馆务。学生数十名,皆选皇族贵戚及高级京官子弟,师事学士受经史书法。

    史管家送罗通至弘文馆外,额外叮嘱道“公子,弘文馆的学生不是皇室子弟,就是开国文武大臣的子女,请务必小心一些。”

    “无非是上学读书而已,史伯伯,我不会主动惹事的。”这弘文馆如同中国的北大、清华,属于大唐最高学府,罗通作为一个后世人,作为一个民族主义者,仰慕大唐文化已久,能够进大唐最高学府,学习大唐文化,感受鼎盛学风,也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学校从来没有缺少帮派,这一点他心有准备。

    史管家见罗通脸上笑容丝毫不做作,乐滋滋的离开了。

    也许是接近上课时间,与罗通同路的少年有十余个,只是无人主动上前打招呼,罗通性本洒脱也不以为意,独自寻找弘文馆的所在。

    没办法,弘文馆是李世民培养下一代皇帝和大臣的地方,一般人是没有资格进去的,史管家只是罗府的一个下人,没有去过纯属正常。

    “你是新来的吧!”罗通尚在晃悠的时候,听到了一阵甜美的银铃声音。

    罗通回头看来人,有了刹那间的惊艳。

    是位绝色佳人。

    她穿着件柔软而宽大的白色宫装,长得非常漂亮,生得是眉如春山,眼若秋水,清丽明媚,婀娜娉婷。但神态却端庄异常,有种凛然不可侵犯的高贵气派。

    除了国色天香、绝代佳人他几乎找不到更多的词语来形容她的美丽,任何词句在此时都是多余的,她就像一位仙子飘落在人间。

    罗通也不由自主的感慨造物主的神奇,眼前这女儿论五官长相秀丽,完全却能够与“口舌之争”的女子不相上下,其高贵气质还要胜上一筹。

    “是的,是的!”怔了一会儿,罗通笑着道“第一次来,认不得路。这里的人好像不太热情,连个路都不愿意指点。”

    绝色少女道“马上上课了,他们都急着去学堂,怨不得他们。”

    “啊!对不住,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请问小姐尊姓大名。”

    “你不认识我?”

    李丽质呆呆的看着这一切,看着他那仿佛令冰雪融化的阳光,又带着一种孩子气的真诚的笑容,不由重新审视了一番。和其他家公子相比罗通显得有些寒碜了,一身朴实的衣服,虽然干净整洁,但衣摆处却有着一些不齐的边线,全身上下唯一值些钱的只有腰间那一方玉佩了。但在罗通的身上却有着一股独特的气质,给人一种富贵不能yin,贫贱不能移的感觉,有着别具风采的傲骨,让人眼睛为之一亮,尤其是那自信的笑容,使人感到此人他日定非池中之物。

    没有任何独特的打扮,罗通依旧不逊色其他公子半分。

    罗通道“初来乍到,怎么可能认得小姐?哦,对了,我叫罗通。”停了一会儿,又自艾自怨道“也不知皇帝老儿抽了哪门子风,竟然要我读书,实在莫名其妙”

    李丽质古怪的看了罗通一眼,道“原来你就是抢了颉利可汗爱马的罗通啊!”

    “不能说抢,只能说是捡了个便宜,绝影自己跑出来的。”经过昨天一事,罗通不敢再高调了。

    李丽质道“我叫李丽质,是皇帝老儿的长公主。”

    罗通傻了半晌,才醒悟过来,老脸通红的讪讪一笑“天气不错,公主先请。”

    “罗公子请。”见到意料中的表情,娴静的李丽质也禁不住涌出了淡淡的笑意。

    “罗公子,不记得丽质了么?”走了一会儿,李丽质忽然询问。

    “此话何解?”罗通微微一愣,他的记忆发生了断层,穿越之前关于罗通的事情,他没有丝毫印象。

    “没什么。”李丽质怅然若失,多年未见,想不到他已经完全记不住自己了,她有些失落

    穿过几道回廊,眼前是一个大院,一道一人多高的围墙自西向东围住了整个院子。院内种满了翠竹,一阵风吹过院内竹叶唰唰作响,另有一情调。

    围墙正面开有一道圆形拱门,门上嵌有一石匾,上书“听涛书院”四字。

    李丽质道“就是这里了!”

    罗通看着落款上写着“李世民”三个字,还名字下面还盖有李世民的印玺,暗自咋舌,这东西若是在后世,随随便便就能卖个百八十万的。

    “怎么了?”李丽质见此,忍不住询问。

    罗通轻轻一笑,道“这几个字不错。”

    “父皇文武双全,一笔字更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走进教室,李丽质指着身边的位子,淡然道“学生已满,你就坐我旁边吧。”

    “多谢!”罗通道谢一声,在各种目光下坦然的坐了下来。

    “表妹!”一个文质彬彬,看起来高大全的帅哥走到了李丽质的身前,亲热的叫了一声道“听我父亲说表妹昨日染了风寒,为兄惦记在心,寝食难安。”

    李丽质淡笑的回应了一句,坐在了罗通的身边。

    小帅哥颇为倨傲的警告的盯了罗通一眼,然后才回到位子上去。

    “这家伙是谁,感觉有些讨厌。”罗通眉头皱了皱,有股说不出的滋味。吃醋到不至于,只是打心底的厌恶,没有任何理由。

    “他叫长孙冲,是赵国公我舅父的长子,很得父皇喜爱。你看,他腰间的那块玉佩就是陛下送给他的。”李丽质悠悠的说着。

    “应该把我当成情敌了。”

    记得不错的话,长孙冲就是李丽质——长乐公主的附马。

    “胡说八道!”李丽质面色一冷,掏出了书本,不再说话。

    罗通擦擦鼻尖,耸肩一笑。

    过了一会儿,一个年近七旬的儒士走进了学堂,开始上课。

    古代教学很是乏燥,以死记硬背为主。

    罗通主管东亚任务,在文化方面主攻百家典籍,对于文言文有一定的功底,课业也难不倒他,听得还算有滋有味。

    “所谓修身在正其心者,身有所忿懥,则不得其正,有所恐惧,则不得其正,有所好乐,则不得其正,有所忧患,则不得其正。心不在焉,视而不见,听而不闻,食而不知其味。此谓修身在正其心。”儒士边走边念,到了罗通身前,突然瞪着双眼道“此话何解?”

    长乐公主一张俏脸竟有担忧之色,想要说些什么,却慑于儒士往日的威严,不敢多有举动。

    四周也露出了看笑话的神态。

    罗通站起身来,理正衣冠,学着古人的模样弯腰一礼。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泱泱风度让人眼前一亮。

    学生以往回答问题,都是坐在位子上,而罗通标新立异之举动,一下就深得儒士的喜爱和欣赏,严肃的面孔也是微微一缓。

    “意思是说修养自身的品性要先端正自己的心思,因为心有愤怒就不能够端正;心有恐惧就不能够端正;心有喜好就不能够端正;心有忧虑就不能够端正。心思不端正就像心不在自己身上一样虽然在看,但却像没有看见一样;虽然在听,但却像没有听见一样;虽然在吃东西,但却一点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所以说,要修养自身的品性必须要先端正自己的心思。只要心无邪念,自然不会去干不道德的事情。”

    罗通说完,道“先生,学生回答完毕。”拱手一礼,从容落座。

    话音刚落,四周一片沉静。

    个个都如怪物似的看着罗通,似乎在看大猩猩。

    便是连长乐公主都忍不住多看了他两眼。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