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壮哉大唐少年郎 > 章节目录 第007章:戏耍孔颖达

章节目录 第007章:戏耍孔颖达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秦风问道“长乐公主不是让皇上许配给长孙冲了么?”

    “谁说的?”罗通反问一句,又道“长乐公主是皇上最为宠爱的女儿,皇上允许公主自主择婿。”

    “金口御言,纵是皇上也无法强迫公主了。”

    “是的,长孙冲一直沾着公主,只是公主向来没有给他好颜色。”

    “是我记错了吧!”

    秦风诧异了起来,长乐公主已经长得亭亭玉立,正史上,她十三岁就嫁给了长孙冲,可现在,竟然还是弘文馆的学生,看来,有些事情已经偏离了历史的轨道。

    不过,秦风也就想想而已。连借体还魂这种离奇的事情都发生了,历史有所偏差,又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

    “表妹!”一个文质彬彬,看起来高大全的帅哥走到了长乐公主的身前,亲热的叫了一声道“听我父亲说表妹昨日染了风寒,为兄惦记在心,寝食难安。”

    “虚伪!”身后的罗通冷冷的说着。

    “他就是长孙冲吧,瞧着就让人不舒服。”秦风眉头皱了皱,有股说不出的滋味。

    吃醋到不至于,只是打心底的厌恶,没有任何理由。

    “嗯,这小子人前一套人后一套,善于伪装,一直深得陛下喜爱。你看,他腰间的那块玉佩就是陛下送给他的。”

    秦风点点头,不再说话。

    因为长乐公主淡笑着回应了长孙冲一句后,就坐在自己的身边。

    长乐公主与自己竟然是同桌?

    秦风又是惊异了一下。

    长孙冲冷哼一声,回归了自己的座位,只不过他血红的眼珠,尤不住的恶狠狠的睁着秦风。

    罗通浑不顾及旁边的长乐公主,低喝道“除了玩阴谋,他还会什么?什么东西,看着就让人心烦。”

    秦风从容一笑“显赫家世让人有着高人一等的感觉,却不知道他只不过是投了一个好胎罢了。靠父辈余荫,算什么本事?”

    “秦公子,你不是也投了一个好胎么?”

    秦风怔道“我是投了一个好人家,不过父母总有离开我们的一天,他们能庇护我一时,却不能庇护一世,一切都要靠自己的双手去争取。”

    “你是秦家次子,爵位于你无缘,你自是要靠自己去争取了。”

    “北方的突厥、西方的吐蕃、东方的高丽都是获得爵位的捷径。老实说,我还真没有想过要继承父亲的爵位,用自己的双手去获取才有意思。”

    罗通赞道“二哥此言深得我心!他日从军,二哥可不能忘了小弟。”

    “兄弟齐心,其利断金。或许他日还要兄弟帮衬也未可知。”

    “一言为定,他日我们兄弟就在战场上夺取属于我们的功勋和爵位。”

    “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请君暂上凌烟阁,若个书生万户侯?”

    心神激荡之下,秦风忍不住剽窃起来。

    长乐公主一脸震撼的看着秦风。她能书善画,对于诗的好坏自然知道。

    “铛,铛,铛!”

    钟声响起。

    课堂上杂乱声消失不见,所有人都危襟正坐了起来。

    “咯咯咯咯!”

    秦风听到了一阵甜美的银铃笑声,一个美丽的少女冲进了学堂。她穿着一件鲜红衣裳,秀发松松地挽起,脸上挂着甜蜜妩媚的微笑,极其灿烂。

    “先生没来,没有迟到!”那少女像是打了一场胜战一样,得意的挽起了手臂。

    那灿烂的笑容,有着十足的感染力。

    “灵雁,还不快回到位子上去!”长乐公主斥责了句。

    “好了好了,先生不是没来吗!”叫灵雁的少女依旧笑着,但还是依言在一个空位上坐了下来。

    罗通低声道“她是江夏王李道宗的女儿李灵雁。”

    “咦!秦风、罗通你们都来啦!真是稀罕哪。”李灵雁看着两人,有些大惊小怪的嚷了起来。

    在李灵雁坐下不久,一个年近七旬的儒士走进了学堂,开始上课。

    古代教学很是乏燥,以死记硬背为主。

    秦风酷爱历史,对于文言文有一定的功底,课业也难不倒他,听得还算有滋有味。

    至于罗通,早就和周公的女儿约会去了。

    儒士摇头晃脑、之乎者也的唠叨半天,惹得大家呵欠连连。

    而有些人已经忍不住和桌面进行一次亲密接触了。

    “喂!秦风,你怎么不睡觉?”

    “你觉得我应该睡觉才正常吗?”秦风哭笑不得的回了李灵雁一句。

    长乐公主轻笑道“难怪雪雁这么说了,以往之际,整个学堂里第一个睡觉的是房遗爱,第二个是罗通,第三个绝对是你”

    “哈哈……我这是浪子回头金不换!”被美女取笑,秦风还是有些尴尬的。

    “噗嗤!”李雪雁忍不住的笑出声来。

    也许是笑声过大,竟让老儒士抓了个正着。

    老儒士绷着张脸,阴深深的喝道“李灵雁,难道老夫授课很好笑吗?”

    李灵雁一张笑脸登时吓白了,微微颤颤的站了起来。

    “完了,完了!雪雁要遭殃了,三十板是少不了!”长乐公主满脸焦急的低语。

    秦风低声道“不会真打吧!”

    “那还有假,老师叫孔颖达,是国子司业祭酒,掌管一国教育。他手中的那把戒尺是我父皇所赠,专打我们这些人,就连我大哥以前也被狠狠地打了几回。”

    好彪悍的老家伙!

    眼见孔颖达这位老头儿阴沉着脸,秦风暗叫不妙,忽的站了起来道“先生,是我作怪惹她发笑的。”

    秦风这一站,立时成了焦点人物。

    李灵雁感激而担忧的看了他一眼,长乐公主也露出了意外的神色。

    李灵雁聪明伶俐,文采斐然,很得孔颖达的****,而秦风就是学堂里的蛀虫,汤里面的老鼠屎。没有一个老师不喜欢好学生的,也没有一个老师不讨厌蛀虫的。

    “坐下!”这当然是对李灵雁说的。

    “伸出手来!”

    秦风嘿嘿一笑,把内力灌注手掌,伸了出去。

    “人谁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你敢勇于承当过错,老夫欣慰,记下十计,下次再犯,双倍处罚!”

    孔老头儿的话音方落,鸦雀无声中,“啪”的一声巨响。

    普通的力道,对于普通人或许很有杀伤力,但是对于秦风来说几乎忽略不计。只见他一边挨打,一边还道“老师,您小心,不要闪着腰了。”

    “你倒是尊师重教,刚刚怎么不这样?”三十计手板下来,直打的孔老头儿气喘吁吁,大有背过气去的样子。

    秦风收回手掌,呵呵一笑道“老师,其实我们在探讨学生偶得一诗,灵雁同学觉得好,故而发笑。”

    孔颖达老眼一翻,道“诵来听听。”

    秦风装模作样的轻咳一声,指着孔夫子大声道“你这老头不是人。”

    “啊?”此言一出,群相涌动。

    罗通更是想虽然我也这么认为,只是没有这种当面说的勇气,秦大哥不愧是秦大哥,奇人哪!

    “逆徒,你,你给我出去。”孔颖达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差点背了过去。

    秦风慢悠悠道“九天神仙下凡尘!”

    “峰回路转!”长乐公主暗自好笑。

    以前的秦风和罗通一样,坐在那里就是一根木头,谁曾想到秦风生了一场病,不但诗才出众,而且风趣无加。

    李灵雁紧捂小嘴,美丽大眼睛弯成了一道新月,孔颖达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震住了,呆在那里,也不知道该气还是该笑。

    “生的子女都是贼。”

    似乎考验孔颖达一样,秦风再次让人见识了他的大胆。

    生怕老头子一口气喘不过来的秦风没有再吊味口,紧接着念道“偷得蟠桃献双亲。”

    “调不成调,不过是一首歪诗罢了。”孔颖达摇摇头,不再责罚。

    孔颖达倒也没有生气,让秦风落座后,回到讲台前,继续着他的大业。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