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壮哉大唐少年郎 > 章节目录 第010章:悲剧的太子哥

章节目录 第010章:悲剧的太子哥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先生大公于心,世民佩服!”李世民放下身段,用晚辈之礼向孔颖达行了一记重礼。

    “老臣如何承受得起。”

    孔颖达吓了一跳,信奉了一辈子“君为臣纲,父为子纲”理念的他用与年龄不相符合的速度避了开去。

    李世民心中开怀,由于儒家思潮掌控天下,儒家精英又多出世家,若非外敌未平,他早就着手准备解决世家这个庞然大物了。以前没有好借口也就罢了,现在有孔颖达做出头鸟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只因孔颖达是孔圣人的后代,对于儒家他最有发言权,有了他的同意与配合,即便改革有所阻力,李世民也不会在意。

    世家,你们不是很嚣张么?朕就给你们来一个釜底抽薪,引百家之才俊,冲击你们的优势。

    李世民大是得意。

    间接的,对秦风也越看越顺眼。

    暮色苍茫,一行四人离开弘文馆。

    “小子,行啊!”路上,李世民忍不住夸赞起来。

    “你帮我解决了老大难题,说吧!想要什么奖励?”

    秦风淡道“大唐的子民,为国为民没什么值得夸耀之处。”

    “胜不骄败而不妥,不卑不亢,大将风范表露无疑,叔宝有子如此,羡煞旁人。”李世民给秦风一个不错的评价。

    “不敢当,李叔叔是圣君,作为一个明君自当赏罚分明,虽然小侄不稀罕什么奖励,但是,为了叔叔不落下赏罚不明的名声,小侄就免为其难的收下叔叔的奖励吧!”秦风一脸“为难”的看着李世民,以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大无畏牺牲精神,慷慨激昂道“唉,没办法,谁让我是一个忠君体国之人呢!”

    长乐公主娇笑出声,李灵雁早就捧着肚子蹲在那里又疼又笑。

    李世民满头黑线,手指秦风道“就知道你这混小子不安好心。说吧!想要什么?”

    听到两女的笑声,秦风回望过去,咋见之下,不由得呆立当场。

    美!

    好美!

    太美了!

    长乐相貌极美,亭亭玉立,白天的时候,粉面上带三分高贵,七分冰霜,十成高贵雍容。卓立风中,任微风徐佛,玉带飘飘,宛若仙境化人,莫可逼视。

    而现在倾情一笑,宛若百花齐放,玉颊宛若涂抹了胭脂,在微微彩霞映耀下,愈显娇艳无双。

    站在那儿,端庄高贵,文静优雅。纯纯的,嫩嫩的,像一朵含苞的出水芙蓉,纤尘不染。

    天上仙子也不过如此!

    秦风都找不出话来形容了。

    “嘿嘿,我家长乐怎么样?”看到秦风入迷,李世民得意洋洋,骄傲得像一只天鹅。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秦风总算还魂了,给了一个极其煽情的评语。

    李世民笑道“嗯,有眼光,有见地。哈哈,英雄所见略同。”

    “父皇,说什么呢!”被两个大男人品头论足,长乐公主娇羞不胜。

    “哈哈,我家长乐害羞了。好吧!嘿嘿,不说了不说了。”李世民看着秦风,意有所指道“小子,你可想好了,想要什么奖励。”

    秦风轻咳一声,道“李叔叔,小侄的志向是当大唐的一把利剑,开疆扩土是我之所望,小侄素来喜欢剑法,但是宝剑难求,请叔叔赐我一柄锋利的宝剑。”

    李世民漫不在意道“区区一柄宝剑而已,朕派人给你送去。”

    “谢啦!李叔叔,两位妹妹,天色不早了,我先告辞了。”

    李世民挽留道“急什么,朕难得有空,咱们爷儿俩好好喝上一杯。”

    “这……我答应母亲回家的。”秦风有些犹豫了。

    “没什么,我让人去说一声就行啦。”

    “那小侄就不客气了!”

    过度拒绝长辈的邀请就失礼了,秦风也不再说话,和李灵雁跟着李世民就往深宫而去。

    路过一处禁宫,忽听前面传来呼喝之声。

    似乎看出秦风的疑惑,长乐公主解释道“这里是东宫,大哥在练武呢!”

    “这么用功?”秦风诧异了。

    “是啊,承乾很用功。”说起长子,李世民面有得色。

    秦风也不惊讶,因为李承乾的出色,在历史上有所公认,只是他的运气并不是那么好,自从瘸了一腿之后,便是对生活自暴自弃,养成了乖张的性格。

    本来以他在李世民眼中的地位,自然会得以继承大唐的万里河山,只可惜因为腿疾,性格大变,心中猜忌太多,将心思都放在与李泰的争斗上,反倒是让李世民对他失去了奢望。照目前来看,李承乾似乎还正常才对。

    “走,咱们去看看承乾。”

    李世民说完,率先而去。

    绕过一道假山,只见一个少年郎正舞着一支长槊,招式开合,大气磅礴。

    夕阳下,长槊漫舞,绚丽的招式犹如银蛇闪电。把槊法的刺、戳、点、扫、扎、挑、拨、架、挡、格……发挥得淋漓尽致。

    “怎么样?”李世民掩饰不住心里的得意,有些炫耀的问。

    “好看!”

    “好看?”

    “是的,舞得很好看,花样十足,不去街上表演,实在是太浪费了。李叔叔,你是亲自上阵杀敌的人,你觉得这样的招式有用吗?在战阵上能杀多少人?小侄认为,武技就是杀人的技巧,既然一招能够击杀敌人,为什么非要加上毫无用处的花样呢?武不是舞,战场上,讲究的是一招制敌,而不是让对方有还手的余地,太子殿下的招式,不实用。”有时候秦风的嘴巴很贱。

    “眼光独到。”李世民不但是一员优秀的统帅,更是一员冲锋陷阵的猛将,昔日打仗,他往往冲在前沿,以做箭头之用。若无非凡勇力,又怎能活到现在?

    李承乾的武技如何李世民心知肚明,只不过,作为一国之储君,须学治国大计,而非匹夫之勇,所以,他也懒得管。

    “承乾,你过来!”

    李承乾抛下武器,快步近前,道“儿臣见过父皇。”

    “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翼国公次子秦风,你和他比一比,看看自己的差距。”

    “见过太子殿下。”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啊!原来你就是那个壁上题诗的秦风。”李承乾眼睛一亮,一把便是扶住了秦风的肩膀。

    “如果天下间只有一个翼国公,那么太子说的人应该就是我了。”秦风不经意的躲了开去,传闻李承乾有了腿疾之后,便好上了男色,看这情形,不会这般小的年纪,便有了此等兴趣吧。

    李承乾说不清道不明的眼神,让秦风身体有些发毛,忍不住就是要出手甩开这个家伙。

    “既然是你上柱国将军的次子,武功定然很厉害了,咱们比过一场。”李承乾狂热道。

    “对于武道,我向来是认真的,真要比吗?别被我打得鼻青脸肿后向李叔叔告状。”

    李叔叔?

    愕然的看了李世民一眼,复又笑道“失败并不丢人,这点心胸我还是有的。既然你都叫父皇做叔叔了,咱们就兄弟相称得了,免得见外。”

    “承乾兄!”

    “贤弟!”

    “承乾兄,刀剑无眼,咱们还是比比拳脚上的功夫吧。到时候,你可别怪我手下不留情。”

    “正该如此,要是贤弟有所保留,为兄还不高兴呢!老实说,和那些侍卫相比,一点意思都没有。”

    “那我们就来点有意思的。来吧,我让你体会体会被人饱揍的滋味。不过事先申明,比武过程难免磕磕碰碰,你能保证事后不找我麻烦?”狂揍太子,想想都是一件让人热血沸腾的事儿。

    “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李承乾差点气炸了肺,“以势压人算什么?你这是在侮辱我,况且还有父皇和长乐、灵雁做证,你怕什么。”

    秦风挑着眉看着李承乾,又看看李世民“这事儿还得李叔叔点头。”

    “这你尽可放心,我李家的男儿还不至于这般没有担待。”虽然知道儿子要倒霉,可李世民为了让李承乾长教训,反而怂恿了起来。

    “听听,你听听!”李承乾傲气冲天,下巴都扬到后脑勺了。

    秦风笑了笑,不疾不缓的走到李承乾跟前“可以开始了吗?你先出手。”

    “你是弟弟,你先出手。”李承乾牛气冲天的说“作为兄长,我让你三招。”

    “完了!”李世民好笑的摇摇头。

    “什么完了?”长乐公主浑然不解。

    “乾儿完了。”

    “不会吧!”

    “嘿嘿,秦风这小子可是有便宜决不错过的人,你等着瞧。”

    果然不出李世民之所料,听了李承乾的话,秦风当然不客气了,李承乾话音刚落,他突然下蹲,以右脚为轴,左腿横扫,大有睥睨千军之势。

    “扑通”一声,李承乾屁股重重的砸在青石板上,摔了个七荤八素,他好半天没回过神来。

    “怎么样?”秦风若无其事的站了起来,掸去衣衫上的尘土。

    “不行,这次不算,你使诈,我输得不服气,咱们再来。”

    “好!我还怕你不成?这次,你先出手。”秦风好笑的看着面红耳赤的李承乾,毫不介意。

    “小心了!”这一次,李承乾不敢大意了,连接三拳,一气呵成,倒是有着几分大家风范。

    秦风仗着眼明手快,一一挡过。

    连环三式,将李承乾逼退。

    李承乾正要反击,只听秦风惊咦道“皇后娘娘来了。”

    李承乾侧一看,只听砰的一声,眼睑下吃了一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肿了起来。

    李承乾一惊之间,秦风又是一拳,打在他另外一边眼睑上。

    两只熊猫眼,来了一个对称。

    “你使诈!”李承乾捂着脸,气急败坏的说道。

    秦风哈哈大笑“兵者,诡道也!要怪只能怪你自己心志不坚,一个将军,应该做到不动如山,宠辱不惊。”

    “乾儿,你输了!”看不过眼的李世民道“正如云宵所言,兵者,诡道也。以后若是上了战场,你可得记着今天的教训。”

    李世民也为秦风兔起鹘落的动作而喝彩,李承乾的失败绝非偶然,两人压根就不在一个数量级上。

    “再来!”李承乾有着不撞南墙誓不归毅力,他觉得很丢脸。

    秦风突然动作,他格挡李承乾的拳头,手臂非但没有被震开,反而像生出粘劲一般,但见他握住李承乾的手掌,一圈一送,将李承乾推了一米左右。

    秦风得势不饶人,脚踏轻灵步子,双手成掌,一下逼开李承乾还未成招的拳头。

    习武之人必先固其根,下盘尚不稳固,何谈克敌制胜?李世民想不到秦风反其道而行之,他不讲究腰马合一,站在局外人的角度看,他好似物漂于水,球滚于地,整个人如不倒翁一般上轻下重。

    李世民当然不知道《太极拳谱》所谓的“飘飘荡荡浪里钻,上轻下重不倒颠”,如果换成他人,李世民肯定不屑一顾,但秦风不同,他的行事总能出乎他之预料。

    秦风当然没让他失望,他的手臂如跗骨之蛆般随着李承乾的进退趋避,总能后发先至,

    在李世民的眼里,秦风就如同一位胸中自有丘壑的丹青妙手,轻轻勾勒,淡淡着墨,左一勾画、右一涂抹,一时未必看出他要画些什么,总要他意境凝于笔端,将整幅画面涂画出七八分,你才能看出个端倪来。又如一位围棋国手,每下一子,考虑的是全局胜负,计算的是暗伏杀机下几十手后的一记杀着,倒不在意一时一地的得失了。

    除了李世民看出一些端倪,身在局中的李承乾感受最深了。秦风力量雄浑,掌法精妙,出招快捷无比,这些李承乾还能勉强应付,但是常常交手几招后突然被秦风一掌击中,虽然他没有使出力气,但是一掌下来,也使李承乾隐隐作痛,打了几十招,李承乾才恍然大悟原来他方才几掌那样来攻,那样去避,目的就是为了将我引至这个位置,角度、方位、光线都恰到好处,以便他使这一掌。

    他用掌竟如奕棋一般,瞻前顾后,处处打算,难道他已到了一代拳术大宗师的境界么?

    李承乾额上冷汗涔涔,越打越是心惊,忽地秦风清啸一声,一掌快过一掌,几掌下去,太子哥很悲剧的再次和地面来一个亲密接触。

    不服气的李承乾大吼一声,复又攻上,然则很悲剧的遇到了以柔克刚的太极拳,太子哥无疑又是悲剧了。

    不过,李承乾倒也有种,不信邪的硬是一声不吭的起身攻击。

    一次一次的摔倒,而他却一次又一次的爬起来,直到最后累得没有半点力气了。

    “父皇!”长乐不依了,李承乾作为长子,对于弟弟妹妹们十分照顾,见到自己敬爱的兄长这么狼狈,长乐公主不干了。

    “嗯,百折不挠,有老子的风范。”李承乾败了,而且很惨,但是那种百折不挠的精神,深得李世民的赞赏。

    输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一战的勇气。

    “作为一国之储君,如果没有这么一点气度和担当,哪能成就一番事业?放心吧,秦风这小子手下留情着呢。”

    “还打吗?”饱揍太子一顿,秦风只觉得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舒服的滋味。

    “不打了,打死我都不打了。”李承乾躺在地上,累得像条狗一样,恨不得伸出舌头来呼吸。

    “父皇,儿臣给你丢脸了。”李承乾万分惭愧。

    “太子殿下,你错了,你没有输。”经过一事,秦风对于李承乾产生了些许好感,不管怎么样,他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值得他尊敬。

    在长乐公主的搀扶下,李承乾呲牙咧嘴的站了起来,看着已经失去原本颜色的衣服,苦笑道“都这样了,还不输?秦兄弟你就不要安慰我了。”

    男人的感情很奇怪,有的时候经过一场打斗反而增进彼此间的感情。对于秦风,李承乾着实兴不起怨恨之念。

    “李叔叔的武艺在我父亲面前也是渣滓,如果我父亲有心,我相信百招之内就都把李叔叔给掐死,李叔叔你说对吗?”迎着李世民那张包公脸,秦风凌然无畏。

    李世民尽管不爽,却还是说道“生死相搏的话,我在叔宝手下走不出五十合。”

    秦风笑道“承乾兄,你听到了吧!”

    李承乾若有所思,而李世民也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我父亲只是百人敌,而李叔叔却是万人敌。天下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一个人能治理这么宽广的地盘吗?不能,一个人能征服这广袤的土地吗?也不能。我父亲有战场上所向披靡,但是你让他掌管天下兵马,他还真没这个能耐,李叔叔则不同,他把天下的百人敌收为己用,让他人代替自己实现自己的理想,这才是真正的猛将。善谋者治人,勇者治于人,前者无疑就是李叔叔了,而后者就是我父亲和文武百官。作为一个君上,根本无须事事亲历亲为,不然的话,早就累死了。但李叔叔则不同,他善于相人,能够看出文武百官之所长,继而分配他们之事务,百官管天下军政,而李叔叔只管百官,这样一来不就轻松了许多吗?足不出户而知天下,这才是承乾兄你要做的事情,你以己之短对我之所长,本来就是一个错误,一个储君无须有多大的武艺,但是必须需要军事家的胆识,政治家的谋略,外交家的手腕,艺术家的才华……作为一个君上,善于发现属下的才华并加以运用,这才是应该做的事情。李叔叔,你觉得小侄说的可对?”

    “承乾你懂了吗?”李世民没有回答,反而问李承乾。

    “金玉良言,为兄受教了!”向秦风的方向,李承乾郑重其事的行了一礼。

    李世民见秦风想要避开,连忙道“这一礼,你当得。”

    秦风闻言,不再闪避,回了一礼而向李世民道“李叔叔,小侄有句话不知当说不当说。”

    “放心大胆的说,我就喜欢你小子的古怪。”

    “笼子里永远养不出雄鹰。”

    天塌不惊的李世民动容了!他听出了秦风言下的意思。

    “乾儿,收拾一下,一起用膳。”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