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壮哉大唐少年郎 > 章节目录 第036章:无处不在的陷阱

章节目录 第036章:无处不在的陷阱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当兵之人,当要做到站如松、坐如钟。作为选拔者,我在这里先给你们做个示范。站立时两脚微微分开,两腿挺直,大拇指贴于食指第二关节,两手自然下垂贴紧。一定要贴紧,别人如果用力拔你的手,即使你的人被扯得倒下了,你的手也不能松!收腹、挺胸、抬头、目视前方,两肩向后张。记住你们是大唐的保家卫国的军人,若是挺不直那脊梁骨,又何谈承担家庭和国家的重担,今天的操练不是为了我秦风,也不是为了你们的将军,是为了你们自己,为了你们的家庭,为了整个大唐的安定繁荣。”

    以己为镜,可以正他人之德行。

    秦风如同长枪一般挺拔的身姿,很好的为台下那一群士兵树立起了一个正确的形象,站就要站出他一般的姿态。

    岿然不动如绝壁松柏,正如自己所言,秦风的身姿绝对不会被任何外来的压力所压迫,他就是他,谁也没有办法让他放弃心中的桀骜。

    “现在才算有些样子,从现在开始,保持这个姿势一个时辰,若是不能保持得住的,就没有资格学到我的本事,你们这辈子都没有资格称之为精锐中的精锐,也没有资格去保护身后的亲人。”

    秦风从点将台下走了下来,目光灼灼的在八千人的队伍中饶了一圈。

    士兵们心里很是不屑,站军姿是个啥玩意,站还能站出什么花样来?

    不过,为了变强。

    还是依照秦风的吩咐,也有样学样的站起了军姿,虽然有些人站的并不规范,但是秦风并没有指出来,他现在只是想让这些人明白一点,那就是站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秦风没有和士兵一起,而是穿梭队列中,一一纠正姿势不当的士兵。

    士兵都高傲抬着脑袋,一脸不屑的样子。

    秦风嘿嘿一笑,先让你们得意一下,一会儿有你们好受的。

    “大唐军人,肩负保家卫国的使命所以,身为军人的你们是光荣的,你们的亲人将为自己有着英雄一样的儿子而自豪。我不管你们心里怎么想,但是,在训练场地上,你们除了服从,还是服从,敢有异言、怨言者趁早给我滚蛋,新军不需要不守军纪的垃圾和废物。”

    四月的阳光并不那么炎热,但是时间久了,依旧会给人一种燥热的感觉,三盏茶的功夫,士兵们额头上就渗出了汗水。

    不是因为秦风的命令让他们不敢抵触,只是所有人都想要证明,他们不是秦风口中一无是处的废物。

    牛进达问道“我说二哥,大侄子在搞什么,我怎么看不太明白啊?”

    “我也不太明白,不过我倒觉得风儿这样做是有原因的,你瞧,士兵们站立的姿势是不是有一种气势?”秦琼观察得很仔细,他很早就已经发现秦风那一刻的姿势有些不同了,虽然同样是站着,但是秦风站在那里就有一种彪悍之气,看那挺拔的身姿,炯炯有神的眼睛,秦风发现秦风并不是在乱来。

    苏烈用充满睿智的目光巡视了一遍,道“大将军,我觉得这是对士兵意志、精神的一种淬炼。”

    仿佛为了印证苏烈的话一样,秦风的声音远远传来“军姿,是一切军事动作之母。站军姿可以使人挺拔,增加人的力量感和定力感,为一个人的气质与风度打下基础。当然,除了形体的锻炼,还包含了个人毅力、纪律、服从综合素质的最基本的考验。尽管你们大多数人被淘汰,可是,我希望你们坚持站军姿,因为军姿是军人独有的风度。气度出来了,你走到哪里,都是百姓心目中的军人形象,他们会因为你独特的气度而羡慕。”

    秦风没有一直盯着这些士兵,他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想要成为强者,需要依靠的是一定的自觉性。

    若是没有自觉n,就算他秦风在怎么管着,也没有办法让这一群人成为精英。

    至于秦风去做了什么,那些汗水已经迷蒙了双眼的汉子们,早已没有精力去关注,谁也不知道原来一个时辰是这么长。

    一个时辰之后,秦风再次回到校场的时候,满意的点了点头。

    八千人一个不少,左武卫的士兵,当真不是花架子,还值得他一训。

    “不错,你们倒还有几分骨气,行了,原地休息一柱香的时间。”秦风满意的点了点头。

    “呼!”

    秦风前一刻恶魔般的声音,此刻却好似最美妙的音乐,所有几乎只有一个动作,那就是原地坐下,不断的用衣襟扇着热风。

    比起烽火狼烟一般的战场,似乎这该死的天气,更加让人讨厌。

    “来呀,把东西挑过来。”得了秦风的命令,几个火头军用扁担挑来的十八个大木桶。

    秦风的离开,是去火头军那里准备了几大木桶的骨头汤,松弛有度才是最佳的训练方法,若是一味的压榨人的潜力,这些士兵还未能够上得战场,怕是已经被练坏了。

    同时奖惩有度,才能让他更快在军中树立不可动摇的形象,若是一直唱黑脸,这些个苦哈哈的士兵,迟早得给他来个造反。

    “好了,以小队为单位,每人上来可取一瓢。”秦风脸上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诡异的笑意。

    “我来,我来!”

    突拉一声,刚刚还死狗的一样的士兵冲了过来,站了一个时辰,谁不嗓门冒烟?顿时,纷纷抢夺摆好的瓢,看也不看的往桶里一舀,就往嘴巴里灌。

    “哇!”

    “这是什么味道?”

    “不是水,是尿!”

    这一喝,就上当了,一个个士兵丢下瓜瓢,呕着喉咙吐个不停。

    “秦将军!你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还有脸问我什么意思?”秦风利箭一样的目光,让那些叫嚣的士兵机伶伶的打了一个冷颤。

    四目相对之下,这些士兵的瞳孔一瞬间瞪得老大。

    无边血海,滚滚骷髅,积尸成山,流血漂橹!更有无数狰狞的鬼怪张牙舞爪地朝自己扑来。

    “没错,这几大木桶里装的就是尿。”

    秦风可以看得出,这些个士兵对他怒目而视,如果目光可以杀人,秦风早就尸骨无存了。不过这些目光比起李世民的目光来说,还差的太多,可不能令他秦风有半点畏惧。

    如果目光可以杀死人,那人也不能称之为人,不如白r飞升去做那快活神仙。

    “进入这条线的人,全部淘汰。”

    士兵顺着地下一看,不知何时,地上已经画出一条线,顿时,大家为之一呆。

    “我不要自私自利的人,哪怕你再厉害,我也不需要。”

    同甘共苦之间,才能体会袍泽之间的亲密,加深战友之间的磨合。

    秦风此举最大的意义并不是让他们学会享受与争夺,只是想要让这些士兵,在苦过之后,一起品尝甘甜的滋味。

    人是独立性极强的动物,同时也是群居性的动物,在偌大的天地间,只有相互依靠才能迸发出无与伦比的巨大力量。

    军队是人类社会组成所必不可少的一部分,战友之间的感情,往往胜似亲人。

    秦风希望自己的士兵拧成一股绳,才能在短时间内,将他们调教成一支王牌之师,人心是队伍最重要的灵魂。

    而他所属的这支队伍,不需要什么铁血来作为军魂,他需要的军魂只是一句话,那就是不抛弃,不放弃。

    解释了原因后,秦风道“现在你们明白了,也可以离开了。当然,你们会觉得很不公平,因为其他人也在争夺,只是他们慢了一步。但是他们比你们幸运,没有迈进这条线。或许,你们觉得我不公平,可这个世道本来就没有公平可言。突厥人可以放肆的屠杀我北方百姓,而我们却只能被动防守,这是很不公平的事。可,谁让我们还没有对上突厥铁骑的能力呢!同样的道理,我是你们的上司,我的实力比你们强,你们就必须接受我强加给你们的意志,要么打败我。”

    待那些跨越警戒线的士兵垂头丧气的离开后,秦风望着剩余的士兵,道“你们是幸运的,可幸运不会一直眷顾着你。这是第一次淘汰,以后,我会用更多的方式来淘汰你们。想要不被这样窝囊的淘汰掉,就多想一想做人的道理。你们先是人,之后才是兵,多想一想什么是军人,什么是生命相交的战友情、兄弟情。好了,今天上午的选拔到此为止,下午,进行第二轮选拔,没有通过的人同样面临淘汰的结果。当然,你们也可以离开了,如果你们是太监的话。”

    过了一会儿,见无人离开,秦风满意一笑“你们很幸运,因为你们是有史以来第一批接受全新训练的士兵你们很幸运,因为坚持到最后的士兵将会前途无量。同样,你们也很不幸,因为你们遇到了我秦风。秦是秦朝的秦,秦琼的秦风是大风的风,也是疯子的疯,我的士兵不成疯就成魔,接下来的选拔和训练,你们会知道什么是魔鬼、什么是地狱。”

    秦风的话语,让享受着温热骨头汤的士兵们,忍不住集体寒颤。

    地狱是什么?以前没有人知道,今r之后却是多有体会。

    从方才的一幕中,他们完全可以体会得到,秦风绝对是个掌控极强的恶魔,谁也不能忤逆他的意志。

    方才的一个时辰,已经让他们初步感觉到了地狱的存在。

    只不过所有人都知道,属于地狱的噩梦,只会是开始,不会这么轻易的结束,如果认为此时笑容和善的秦风只是一个小男孩,那么就大错特错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