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壮哉大唐少年郎 > 章节目录 第040章:遇到碰瓷的了

章节目录 第040章:遇到碰瓷的了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长安城内,有人期待秦风的惊艳表现也有人期待秦风成为笑柄,长孙冲自然是属于后者。只是期待也罢,诅咒也罢,一切都影响不到秦风,他忙得热火朝天,哪有时间去留意去思索这些无聊的事情。

    两个月的时间,对于期盼的人而言,很少可是对于秦风来说却是很短暂,他恨不能把时间分成两半来用。

    当罗通、程处默、李业诩、尉迟宝庆等人熟悉一切训练后,当士兵们能够应对各种全新的训练法后,秦风总算松了一大口气。两个紧张的训练,总算有了一定的成效,尽管与他心目中的有所区别,不过,士兵们做到这一步,已经很不容易了,士兵的辛苦和坚持他都看在眼里,看着士兵们一步步的蜕变,他觉得自己一切辛苦都值得。

    完成了第一步之后,秦风直接给了罗通安排了副将的职位,由他来统筹全局,这是对罗通实力的信任,也是对罗通的考验。当他当了三天的甩手掌柜后,见罗通事无巨细的把事情安排得井井有条,他知道他可以放手了。在他看来,只有信任兄弟与属下的人,才是一个总领全局的人应该做的事情。

    有罗通在,再加上程处默、李业诩、尉迟宝庆的全力协助,可没有几人敢于偷奸耍滑,秦风还有很多事情要做,的确不适合在军营中逗留太长的时间。

    这天秦风交待了罗通几人注意事项后,一大清早就骑上一匹战马往长安而去。

    离开了两个月,秦风才知道了家的珍贵。

    想念故作威严的父亲,想念慈祥的母亲,想念弃武从文却待他始终如一的兄长,更想那个粘人的小雨蝶。

    暮云合璧,落日镕金,一抹晚霞照着奔腾东去的渭水,鳞鳞生光。

    “走吧”秦风喝了几口清凉的河水,待战马喝个痛快后,纵身上马。

    当战马正要狂奔的时候,秦风一声怪叫,从马背上一跃,“噗通”一声,直接扎进了水中。

    却是他在上马的时候,突然看到一道人影从上游漂下,在水中手足乱舞、不断沉浮。

    见死不救,那是禽兽。

    秦风既然有那个能力,救人几乎是出自于本能。

    在水中,秦风如一条蛟龙逆流而上,往溺水者下面的必经之处奋力游去,当他到达既定位子,一个柔软的身躯撞入他的怀中,慌乱中发现溺水者是一个女人,于是死死地将她搂住,双脚踏水,让自己保持浮在水面上,缓缓地往岸边游去。

    攀着岸边草木,秦风将溺水者抱了上来,把她头上脚下的放在一个斜坡上,看清溺水者的那一瞬间,秦风有了短暂地失神了片刻。

    这是一个风华绝世的女子,

    玉为骨,冰为肤,秋水为姿月为神。手若柔荑,皓臂如玉!

    那薄如蝉翼的衣裳紧紧贴在身上,勾勒出动人心魄的曲线。

    有的时候语言显得如此苍白无力,她的美不带一丝人间烟火,仿佛滴落凡间的仙女。此刻,她双目紧闭,粉雕玉琢一样的容颜毫无血色,身上更带着一种纤纤弱姿,令人不胜怜惜。

    秦风脱下上衣略作掩盖,伸手去探她鼻息,愕然发现竟然没有呼吸了。

    救人要紧,秦风也顾不上别的,解开女子衣带,把衣衫从中分开,专拣身上的**部位,翻过来调过去的拍拍打打像极了猥亵流的淫贼。

    他一边有规律的按压女子胸腔,挤出一大滩水之后,秦风一手捏着她的鼻子,一手捏开她的嘴巴,嘴对嘴的亲了下去。

    女子张口喷出一口水,她慢慢睁开了眼睛。遗憾的是这双眼睛似乎不那么友好,迷人的双瞳透露着丝丝羞愧以及恼怒。

    女子此刻只觉口鼻辛辣般刺痛,腹中胀痛,精神恍惚仿佛做梦一般,冷风一吹,她情不自禁的抓住胸口衣襟,这时她才发现衣襟里多了一双不属于自己的手。

    “你在做什么?”女子有气无力的责问。

    “人工呼吸。”秦风还在有规律的按压着,不是他想占人便宜,而是这女子醒得太快,让他有些反应不过来。

    “人工呼吸?”

    女子愣了一愣,忽然感觉到作恶的双手正在蹂躏着自己的**部位,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啪”的一声,扬手就是一巴掌。

    秦风用带着少女馨香的手捂着脸,怒道“你干嘛打人。”

    女子有气无力的怒道“你这淫贼,辱我清白。”她不懂什么是“人工呼吸”,可从字面上以及自己嘴里的感觉,让她很清楚这个帅得不像话的少年对自己做了些什么。

    女子的双眼水汪汪的怒视着秦风,脸色即羞且怒,晚霞中,有着一抹淡淡的晕红。

    “事急之下,情非得已,还请姑娘见谅。”秦风叹了一口气,知道这巴掌是白挨了,三言两语向女子解释了“人工呼吸”以及按压胸腔的作用后落荒而逃。

    “此地猛兽出没,你想让我落入狼腹吗?”秦风跑了十几米的时候,背后传来女子虚弱的声音,脚步顿时咔然而止。

    “什么猛兽出没?小姐,早就给人猎杀光了。你就放心呆着吧!”在重气节、重贞操的时代里,遇上这档事,有多远就躲多远。

    “真以为我猜不出你的身份吗?”

    “你猜得出吗?”

    “很简单,正所谓穷文富武,普通人为着生活而奔波,没有时间也没有金钱学武。当前天下太平,刀枪入库,学武的也只有将勋世家子弟,各位大将军用枪的也就寥寥几人,相貌堂堂的大将军更是少之又少。”

    女子轻轻地缓缓地说着。

    她没有用任何强迫的手法,只是理智的分析这一切。

    秦风古怪的目光在美女的身上扫着,依旧没有开口,但心念却百转千回,不知她想干嘛!

    “以此类推,你要么是卫国公的孙子李业嗣、李业诩,要么是郯勇公的儿子罗通,要么是翼国公府的秦风。”

    “那我到底是谁呢?”秦风好奇之心大起。

    女子似笑非笑道“传说罗通高傲,李业嗣多礼,李业诩英武,秦风狂放多才懂医术。我说对吧!秦风、秦公子。”

    “你想如何?”秦风好整以暇的看着女子,道“报官?还是要我负责?前者,请便后者,没门。”

    女子脸上突地泛起一丝冷笑,道“你是忠烈后裔不假,可是我百种办法让你身败名裂,你信是不信?”

    秦风大笑道“你觉得可能吗?”

    女子冷笑道“只要我想,没什么不可能。”

    秦风道“那我拭目以待。”

    女子冷声道“拿你没办法,我却有办法让忠义双绝的秦大将军气死,你信不信?如果我宣称未来的驸马是个好色之徒,如果我说秦少将军将新军当做己用,如果”

    秦风脸色微微一变,若是有心人以此作文章,他还真是百口莫辩。

    悠悠众口,秦风根本无从分辩。

    女子得意洋洋道“说中你的痛处了吧!”

    秦风哈哈大笑道“死了也好做个风流鬼!”

    女子变色道“你说什么?”

    秦风故意眯起眼睛,上下打量着她,嘻嘻笑道“你认为我会把一个祸患留下来吗?我要做什么,你难道不知道么?”

    他看准了女子,只是喜欢卖弄自己的聪明,炫耀自己的美色,却绝不会是真的内心险恶,若女子真有置他于死地,也不会这般。

    是以他故意作出这副样子,来先发制人!

    女子呆了一呆,呐呐道“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秦风邪邪一笑,露出两洁白的牙齿,阴森森的笑道“你真的不懂,还是假的不懂,啧啧啧,房俊说女人的滋味是怎样怎样的美妙,还没有试过呢。”

    女子霍然长身而起,双手掩住了衣襟,大声道“你你你敢走过来一步!”

    原来她正不出展梦白所料,只是以自己的聪明美色沾沾自喜,将天下的男人,都未放在眼里。哪知事情演变,却大出她意料之外。

    秦风见到她的神态,舔着唇,留连道“你放心,我会很温柔的,老实说,女人的身体和味道还真别致。”

    女子道“你你你敢碰我一碰!”

    秦风一步一步地走了过去,张开双臂,道“来,不要怕,天马上黑了,没有人会看见的。”

    女子颤声道“你无耻的奴才,你你”她生平未曾经过这样的事,此刻竟不知所措起来。

    秦风嘻嘻笑道“我无耻?这是你逼的!”

    女子娇喝一声,转身而逃。

    秦风却已张臂扑了过去,一把抱住了她纤细柳腰!

    一个弱女子又如何是天生神力的秦风的对手,挣扎了几下,反将自己弄得气喘吁吁,颤声道“求求你,不要不要”

    薄薄衣衫**的贴在两人身上,与没有衣服毫无二致,秦风这一贴一抱,顿时感觉到娇躯传来阵阵美妙的感觉,纵无他意,却也不禁心头一阵迷醉。

    女子颤声道“罗公子,我,我没有害你的意思,只是逗你玩的,只要你放开我,我什么都答应!”

    秦风嘿嘿笑道“美人儿,你认为我会相信吗?”

    哪知女子忽然幽幽长叹一声道“唉罢了罢了,冤家,我就给了你吧”

    她竟反手勾住了秦风的脖子,用娇俏的脸儿贴向秦风的脸。

    秦风搂着这个身体滚烫的玉人,撒手也不是,放手也不是,别提多尴尬了,他完全没想到自己居然会有这一天。

    看着仿佛在雪地里觅食的恶狼一般的女人,秦风蓦然生出一种羞耻感。

    耻辱啊耻辱,想我堂堂一个大男人,竟然被一个女人逼迫到这种程,日后出门了还如何见人?

    恼羞成怒之下,秦风的脑海中莫名其妙蹦出个念头。

    趁机把她上了,然后卖到青楼。

    趁机把她上了,然后自己跑。

    趁机把她上了,一枪扎死丢进渭水,一了百了。

    这个念头一生,就在秦风脑海中不断纠缠,怎么也挥之不去。

    正当思想斗争的时候,突听女子放声狂笑了起来,道“色鬼,你怎生也怕了?”

    她松开双手,跑到一边咯咯笑道“你若再装得像些,我就信了,只可惜你不是色鬼,装也装不象的。”

    秦风强撑道“谁说我不是色鬼。”

    女子娇笑道“你方才抱我时只敢抱我的腰,我就知道你是在演戏了,我见的色鬼多了,哪有这么斯文的?”

    看着小狐狸一样的女子,秦风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一把抓住毫无反抗能力的女子,将她狠狠地抱在怀里,然后

    吻向了那张樱桃小嘴,有便宜不占,那是王八蛋。

    女子给秦风吻个正着,顿时凤眸圆睁,软倒在秦风怀中,任君肆意怜。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