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壮哉大唐少年郎 > 章节目录 第072章:杀机重重

章节目录 第072章:杀机重重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秦风,这是哪儿?”郑丽琬愣了半天,才回过神来。

    秦风道“你问我,你问谁。咱们进去看看呗,万一遇到什么天材异宝,那就发大了。”

    “瞧瞧去!”绝处逢生的郑丽琬,心头为之一动。

    “好奢侈啊,这么多的夜明珠。”沿着人工开凿的甬道,走了大约百米远的距离,甬道四壁、顶上镶满了夜明珠,照样了前进的路。

    “是啊!”秦风嘴上应着,心里却想古往今来第一任皇帝,能不奢侈吗?虚假的地宫都那么奢侈,真实的陵寝岂不是奢侈上百倍?想着马上就能见到地宫真容,秦风的心也难免有些激动。

    再行三四百米,两道石门挡住了前进的路。

    上门,分别用小篆写着“生门”“死门”四字。

    郑丽琬道“这是秦朝的文字,秦陵地宫与此相距不到三十多公里,莫非这里也是另外的通道?”

    “或许是吧!除了秦始皇,我还真想不出谁有这么多地手笔。”

    一路走来,夜明珠不下数千颗,对于秦风的解说,郑丽琬深有同感,看了两扇一模一样的石门,问道“我们应该走哪道门?”

    秦风不答反问“你觉得我们应该走哪一道?”

    郑丽琬毫不犹豫道“死门!”

    “我认为是生门。”

    “为何?”

    “因为大多数人都认为应该进死门。”

    “你是说”郑丽琬恍然大悟。

    秦风笑道“故作玄虚!”

    郑丽琬叹息道“不愧是有史以来第一个皇帝,简直算尽了人心。”顿了一顿,问道“只是,怎么打开这扇门呢?”

    “让我找找。”

    这一次,秦风确实得仔细找了,因为多疑的秦始皇在藏宝图上很多地方,都只说明了路径,但是如何打开门户却是一片空白。

    秦风仔细观察大门左右,一般来讲,机关消息的按钮都是近身可得。秦风双目左右上下扫描,门环、门缝甚至连大门底部都一一察探,都是毫无发现。秦风疑惑的摸着鼻子,眼珠乱转,喃喃自语道“怎么会没有呢?”

    秦风一边思考,一边原地乱转,眼神四处乱扫。嗯?秦风浑身轻振,前边没有,不代表后边没有呀?看着身后墙壁上的石台,秦风若有所思。这里的石台与前边的一模一样,只不过,这个石台的细细连柄看起来比前边的那些连柄略微光滑,其余略显粗糙。而且,若不是秦风功力深厚,眼神凌厉,恐怕换个人来,都不会发现。

    将连柄上下左右轻轻摇晃,在向右的时候略有松动,秦风暗喜,心道,就是你了。轻轻用力向右一扳,但听得嘎嘎一阵轻响,随即动静皆无。

    上前猛地向前一推,大门轰然而开,第一眼看去,两人顿时浑身冷汗直冒,心脏差点没有跳出来,只见对面赫然是一座同大门等高的石台,后有三尺,石台不可怕,可怕的是正对门的那一面密密麻麻的黝黑的孔洞,无数锋利闪着刺目寒芒的箭矢暴露在外,可想而知,如果一步走错那就大事去矣,只看只能两人行走的直直的通道可知,你的轻功再好,也无法逃避得了,因为这箭弩是180度打击,任凭两人武功盖世,也绝无可能逃出生天。

    愣了半晌的秦风猛然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低骂道“他奶奶的,这里不会还有类似的地方吧,真快把我给吓死了!日!”抖了抖有些发软的腿脚,秦风大步迈了进门。

    “等等!”郑丽琬一把拉住了秦风。神色郑重道“秦风,你瞧,从这里往前的十数米路线与其他地方有何不同?”

    秦风看了一下,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前面的光线略微昏暗,与之先的有着天壤之别,于是蹲下身子,!秦风有点儿晕,只见光线掩映下,赫然发现地上纵横交错着一根根细如发的纤细丝线,隐泛毫光,色呈米黄,如不是光线映射,如不是郑丽琬的提醒,秦风绝无发现之理,丝线不可怕,但秦风怕的是踩上丝线产生的一系列后果。

    两人小心翼翼的迈过丝线,到达中间位置的时候,在光线下,两人看得一目了然,只见两壁及头顶上,居然有数以万计的细如绣花针一样的洞孔,里边同样蓄满针尖,幽幽的浓蓝色光芒看得两人头皮发麻。只一眼,秦风就看出这些锋锐的针尖上,涂抹着剧毒的毒药。

    两人额头的汗水一滴滴往下猛淌,一点点地顺着眼皮流入眼睛,再顺势而下。

    劫后余生。

    两人都有了一个共同的成语。

    经此一事,秦风不敢有一点大意,每走一步都细心万分。花了将近四个小时的时间,总算走过了这条坦荡却充满杀机的旅程。心惊之余,对先人的智慧也产生了一种膜拜的心思,这里机关重重、陷阱处处,什么千斤闸、毒药、暗河、弓弩、利器、陷阱简直应有尽有。

    当然,这些都难不住他们,最难以琢磨的还是各种各样的脑筋急转弯,走了四个小时,几乎把秦风上辈子学到的逻辑学、心理学、哲学等各种知识生生掏空。郑丽琬也差不多,什么阴阳学、风水学、周易、五行、八卦都用上了。

    抵达这条道路的终点时,两人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这段历程简直比打了一场恶仗还要累,如果换成普通人,经过这一番斗智斗勇,体力早就不以为继,最后生生累死在了里头。

    恢复了体力,两人再次前行。

    这是一个天然的溶洞,这山洞极为潮湿,看走势,是向地下。随着慢慢深入,洞穴越来越大。

    地上有些积水,走路时带起的“哗啦”声音不停的洞穴里回音响荡。夜明珠把里面照的通明,各种色彩斑斓石笋、石塔、石钟乳、石柱遍布,这些石头,不知经过多少年冲刷、形成气象万千,鬼斧神工各种让人惊叹的景色,有的像莲花托塔、有的像醉猿抱塔等等,几乎是一步数景,步换景移,石花、石笋、石钟乳、石瀑布、石帷幕、彩色石幔等应有尽有。

    两人无不齐齐出声惊叹,如此熔岩石钟,真乃天下奇观,百年难得一见啊。

    再走了一会儿,出现在两人面前的是一道飞岩,下临绝壑,共有一条宽约七寸的独木桥,通达对崖!

    两崖相隔,约有二十余丈,下面绝壑深沉,云卷雾涌,深不见底,投块石子下去,也听不到回声!

    秦风虽知入谷道路,险阻重重,但此刻见了这种险境,仍不禁为之倒抽一口冷气,掌心涔涔冒汗!

    郑丽琬倒抽一口气,道“还要走么?”

    秦风笑道“咱们还有回头路么?”地宫之门一年只开一次,其余364天全部被水灌满,且不说回去危险万分,单是第一道门,就不是人力所能开启的。

    笑声未了,他已跃上了独木危桥!

    只见他一步步自桥上走了过去,天风凛冽,吹得头发齐飞,只要稍一失足,立刻便要粉身碎骨!

    郑丽琬凝神而视,已不禁看出一身冷汗。

    眼见他已走过大半,突地一阵狂风吹处,他脚步一滑,身子陡然倒了下来!

    郑丽琬惊呼一声,头脑一阵晕眩,哪知他身子凌空一个筋斗,手掌已搭住了桥缘,全身一缩,嗖地窜到对岸!

    郑丽琬暗中松了口气,冷汗随手而落,只听秦风在对崖招手大呼道

    “丽琬,过来!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

    郑丽琬平息一下思绪,突然肩头一耸,有如苍鹰般斜斜飞了起来!宛若凌波踏水,轻松而过。

    到了彼岸,两人死死的吻在了一起,有种再生的感觉。

    淡淡的云霞缥缈中,两人脚步极是小心,不敢丝毫大意,走了一程,只见前面的道路已分成两条!

    其中一条,满布着白色的晶石,甚是平坦悦目。

    另一条黑石道路,却曲折通向一座阴森黝暗的丛林,道路崎岖坎坷,随风吹出阵阵阴湿的臭气!

    两人思索一会儿,踏上了黑石道路,穿入暗林!

    走得越深,光线越是阴暗,但头顶上偶尔一颗夜明珠,照着路上的黑石,衬得四下更宛如地狱!

    在阴暗的路上走了许久,眼前豁然开朗!

    丛林已尽,山势渐低,一条黑石道路,笔直通达下面,道路两旁,排列着一个个翁仲石像!

    边走边看,只见这些石像有的跨马横刀,有的衣甲俱全,俱都雕塑得栩栩如生,须眉宛然!

    两人缓步而行,宛如走入了古代英雄的聚会中,只见这些石像有的向他露齿而笑,有的向他怒目而视。

    突见一座石像两手叉腰,当路而立,凸睛怒目,瞪视着道路,骤眼望去,仿佛桓侯将军复生!

    石像旁还有一具幼童之象,笑嘻嘻地仰面而视,右手斜指,左手中拿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

    “道路不通,请君左转!”

    白石黑字,字迹分明!

    秦风微微一笑,耸身掠过了这座石像,笔直而行!

    绕过两道弯,前面豁然开朗。

    看到前方的景致,郑丽琬大吃一惊,揉揉眼问“咱们到仙境了么?”

    “或许是吧!”秦风一颗心砰砰狂跳。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