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壮哉大唐少年郎 > 章节目录 第096章: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章节目录 第096章: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呜呜呜

    突厥的军阵中,最先响起号角声,乌当迫不及待的下达了进攻的命令。

    五千铁骑,迈着汹汹的步伐,向前平推而来,脚下的大地开始颤栗。

    一望无际的骑兵,一面面狼旗,在风的撕扯下,如同滚滚的怒涛,层层叠叠。

    兵刃所反射出来的寒光,几乎盖过赤色的阳光,将战场的天空都映寒。

    如森林般密集的弯刀,迸射着杀戮之气,若死神的獠牙。

    五千突厥骑兵轰然而动,迈着整齐而沉重的步迈,向着新军稳步推进。

    每一步下去,整个大地都仿佛为之一抖。

    秦风在草原上的阅历固然比不上乌当,兵力上突厥也占据绝对的优势,但是就如乌当一样,秦风露着一样的冷笑,而且是一样的胜券在握。

    阵不成阵、形不成形,密集前行,这不是活靶子是什么?

    双方兵卒越逼越近,一点一点的出现在彼此的视野中。

    “提速!”

    秦风毫不犹豫的下达了进军的命令但奇怪的是新军并没有将速度提起来,而是整齐划一的,以一种小跑的状态前进,似乎完全放弃了骑兵的速度。

    新军的异样自然在乌当的眼中。

    告诉移动中的乌当,眼中闪现一丝疑惑,更多的是警惕。

    “不管了!”

    乌当心道“就算他们有什么鬼主意,主要我不近身。他们能够耐我何?不过对方阵容有些松散,莫不是对于我族的骑射有所防备?排个古怪的阵型,就想对付我族的骑射。也未免太天真了点。”

    乌当对于本族的骑射是相当自信的,该部曾经出现一位天才射手,在他的激励下与教导下,乌当部落得到了这位天才的真传,这位天才是该部落的英雄、骄傲,所以,尽管他死去了近百年,但是纵横大漠无敌手的英雄事迹一直激励着整个部落,几乎所有部落的少年,在年少的时候都将其视为自己的偶像与学习的榜样。也因此导致了乌部落在射术一道,要胜于所有同为突厥部落的草原人。论及整体的射箭能力,在整个突厥乌部落说他第二,无人敢说第一。

    也因如此,乌部落有着一支名传草原的骑射部队,他们只配战弓与箭囊而外在配上弯刀,并没有任何的长兵器,利用骑兵来去如风来去自如的特点,辅以部落善射的特性,将草原骑射用于战场,向来都是无往不利的。

    这也是乌当的底气所在,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要跟新军正面袭杀,而是意图以放风筝的战法战术,依仗突厥人的习性,依仗他们乌部落的特点,将新军歼灭。

    他不信这零零散散的不到千人的军队,在骑射水平上,能够比得上在他们马背上的民族?

    乌当对于他们部落的骑射有着极大的自信,于是吹起了颈部的骨笛,以笛音来指挥族人作战。

    随着骨笛声此起彼伏,乌部落的骑兵不约而同的取下战弓,并且将箭羽含在口中,做着第一波驰射的准备。

    对面的新军骑兵似乎放弃了骑兵的速度,在徐徐进兵,但乌部落的骑兵却飞速的前进,让彼此的距离越来越近。

    三百步!

    二百五十步!

    二百步!

    一百九十步!

    一百七十步!

    一百步!

    快了!

    乌当看着速度贼慢靶子一样的新军,眼中闪现炽热的光芒

    快了,就快了!

    一般而言,突厥的有效射程在一百五十步,但是乌部落的骑射部队以骑射为主,他们需要不断的射箭来保证自己的杀伤力,因此所有战弓都是利于骑射的短弓,射程要比一般的突厥兵要近一些,在一百三四十步之间,但是续航能力却大幅度的上升。

    乌当瞪大着眼睛,等待着双方的间距进入一百三十步,这个最有利射程的瞬间。

    便在这时,乌当急逐战马,越阵而出,搭弓上弦,突然发现耀眼的阳光让自己几乎睁不开眼,而且,更为致命的是风向正从敌军那边吹来。而就在这一瞬间,新军从背后取出了一物

    “不好,”乌当突然想到了一个传说,顿时吓得心寒胆裂!“散开,快散开!”

    一个个慢悠悠前进的新军,从背后取出了早已准备的标枪

    “进,风!”

    秦风一声令下,新军突然抢攻,在双方接近八十余步的时候,近千支标枪发出恐怖的声音呼啸着向突厥刺击。

    古往今来,北方民族最强悍的是他们的骑射水平,新军虽说是唐军中的强者,可在骑射水平上,与突厥人还有相当大的差距。

    为什么要抢占上风?为什么见到冉冉升起的太阳,秦风而心喜?

    其原因是这两者,能够把突厥骑兵的威力降了最低。

    乌当也是一位能征善战的草原勇士,也知道太阳、风向的重要性。

    只不过,兵力上的优势、未尝败绩的骑射水平让他产生了盲目的自信。

    人一旦,盲目的自信,一旦小看自己的敌人,那么,他离死亡已经不远了。

    近千支标枪,教会了乌当怎么做一个合格的首领。

    新军臂力惊人,再加上风的助推,标枪展现出了恐怖的一面。

    呼啸越空,漫天的标枪如一条条毒蛇,跃阵袭来,在虚空中闪着幽幽蓝光。

    “散开!”乌当心丧若死,一边下达命令,一边往旁边撤离。

    只可惜想法美好,现实却很残酷,在这加速疾驰中,临时临急的下令“散开”,就算是弓马娴熟的突厥人也做不到这点。

    顷刻之间数以百计的突厥骑兵惨叫着中标枪摔倒,混乱的波动扩大开来,乌当部落密集的骑射阵的中间一带瞬间崩溃!

    只一下子,乌当就损失了数百子弟兵。

    而且,这些人死状奇惨,有的被标枪钉在地上,有的连人带马的让致命的标枪串成“人马肉串”,有的还没有完成咽气,正在发出让人心颤的惨叫。

    乌当心疼之余,意外发现伤亡远不如他想象中的惨痛,这标枪看起来恐怖,但由于他采用的是骑射阵,突厥兵彼此间都留有一定的空隙,所以,第一轮标枪只是造成了三四百人的伤亡。

    念及于此,乌当已经有了计较,高呼道“继续前进,加速前行!”

    “风!”乌当的命令一下,秦风也下令了第二轮攻击,现在的突厥被标枪的威力夺了心神,乱成一团,正是伤敌的大好时机,秦风目光敏锐,发现了突厥的情况后,果断的下达了第二波攻击的命令。

    秦风心头冷笑攻上来更好,两股冲力加在一起,死亡也更加惨重。

    这一轮标枪,杀伤力更大,二力作用下,有的标枪甚至带走两个人的生命,而且由于插在地上的“人马肉串”的阻挡,全速前进的后一排骑兵,在速度上不免为之一滞,有的人凭借着马术避让,可后面的人又撞了上来,于是,前几排骑兵撞了个人仰马翻。

    而此时,第三轮枪阵又招呼了过来,这一次,威力更加强大。新军们也很精明,他们看到哪里乱,手中的标枪就往哪里招呼着。

    三轮标枪下来,带来了近两千的生命。

    也就是说,新军在一人未伤的情况下,就杀死了突厥三分之一多的士兵。

    “撤!”眼见突厥骑兵自两边包抄过来,秦风果断的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而在撤退的过程中,新军也是颇有章法。

    他们分两个队列,第一列队的骑兵射了之后第四支标枪之后。他们一个接着一个射出,在第一时间里,一条线似的分别往左右飞奔,迂回着后撤。

    近四千支标枪接连射来,又带走了突厥一千左右的战斗力。

    标枪完了,就轮着弓箭了,一箭连着一箭,以铺天盖地之势扫向突厥骑兵,有了风的助力,杀伤更是倍增。

    新军始终保持着突厥一样的速度,而箭却一直没有停止,他们在撤退的时候,熟练老道的在马背上安装着弯马搭箭,然后回身就射。

    乌当傻眼了,整个人都不好了对方竟然用的是他们一模一样的战术打算放风筝的他们,现如今反而让对方放了风筝。这之间的差别,让他有一种吐血的冲动感觉。

    作为骑射行家,他看的出来。对方在这方面下过一番功夫,但是论驰射的速度,论变向转向的灵活,远远比不上他们,但是对方偏偏占据了天时,这两大天时掩盖了对方的一切不足,也将自己一方的威力降到了冰点。可以说,乌当他们现在毛都没有触碰到对方,对方却凭五轮标枪、数轮箭矢杀伤了他们近半兵卒。

    “对,就这样!撤,看见没有!我们就当是遛狗,溜着打宁愿少放一箭。也别让他们追上!杀他个落花流水。”秦风控制着双方的距离。将放风筝的战术打法用到了极致,不断的以天时与距离的优势,消耗着乌当的兵力。

    乌当看着身旁的兵卒,一点一点的给射杀,落下马背,想死的心都有了,他怎么也想不到,活了大半辈子的自己会栽在自己最拿手最擅长的战术下。

    面对这个他用了几乎千百遍的打法。他竟然涌现出无计可施的感觉。

    他太了解这个战术了,这个战术因为距离优势。被打的一方永远会处在被动的情况。

    别小看他们相隔的这一箭之地,上百步的间距。这个距离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追的同时对面也一直再跑,而且还不时会有箭羽飞来限制速度。在同等情况之下,追的一方想要跨越这百步间距,需要花费漫长的一段时间。往往等你追上了,你的兵也消耗的差不多了。

    最让乌当难以接受的是对方的指挥表现的极为出色,将位子距离卡的非常好,始终保持者带着他们溜的趋势,不快不慢。他若追得急,对面跑得快,他若减下速度来,对面的速度也会跟着减下来,至始至终都保持者弩箭的最有效射程。

    这一点让乌当有些泄气。

    对于骑射之道,他祖辈特地研究过,怎么溜最好,怎么溜最有效,别有心得。

    乌当记得当初他学的时候,表现的一塌糊涂,直到数年之后,才渐渐融会贯通,直至今日三十多年了,如指臂使。但是对面那个少年指挥,年纪至多不过二十岁,可是指挥起来却恰当得体,不出任何差错。

    他便是用尽一切法子,也拉不近甩不掉。

    即便是敌人,乌当也不得不承认对方年少有为。

    乌当见追不上,又不断的减员,这如此追逃的过程中,他们连新军一人都没有伤到,却折损了三千余人,在这样下去,只有给耗光一条路走了。

    见又一轮弩箭射来,四五十人连人带马滚翻在地上,终于支撑不住,一咬牙大叫一声“撤!”

    他这一声“撤”看出来,乌部落的突厥兵上下一个个都松了口气。这他们以前如此溜他们的敌人,看着他们的敌人一个个追在他们的屁股后面吃灰吃箭羽,特别有感觉,可现在诚可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吃灰吃羽箭的成了他们,哭都哭不出来。那昂扬的士气,早就抛到姥姥家去了。

    突厥兵神乎其技的改变了行程他们在原地向右后方转了一个小圈,直接就利用前冲的速度迂回了小圈,剩余的千多突厥兵在高速中便完成了撤退这一高难度的事情。

    一直注视着突厥动向的秦风对此叹为观止,在他们军中,目前能够做到如此干净利落的调头转向,或许除了李世民玄甲军,整个大唐都找不出这样的第二支队伍来。

    突厥自小就在马背上长大,这这马背上的优势,他们中原人想要弥补也着实不易。

    “停后队变前队!”

    秦风自然不打算就这样放弃,但是要他们想突厥人那样在加速中直接转个小弯,凭借高超的马术转向,也不符合实际,停下来直接原地掉头。尽管为慢上一些,起码维持着阵型不乱。

    “哈哈!”见对方如此变阵,乌当忍不住笑出声来,心中一直被压着打的郁闷之气,也消了些许,心道“跟我骑射,差得远呢。”

    如此想着,突然计上心头。

    “撤,速度给我撤!”乌当的语气突然激动了起来。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么?

    秦风冷笑一声。

    “停!”

    一人未损的情况下,干掉了对方三千多人,对新军而言,绝对是一次辉煌的大胜。

    见好就收的秦风果断下达了停止追击的命令!然后,新军看都没看突厥人一眼,拍拍屁股!闪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