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壮哉大唐少年郎 > 章节目录 第100章:逃奴

章节目录 第100章:逃奴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谢谢“格格巫、天下雾敌、b、叶星宇大漠兄、辉美、鹿爷?熊猫、老子至今单、书友120426、、人完全、104776.、紫星照耀、星光战魂、天天追书12、我讀你一辈、黛楠风御、老张儿子小、隐于当下、子衿醉、君无痕海、金瀚韧、书虫吃书还不行”诸位书友的打赏谢谢“懒、帅衫衫”等多位书友连续不断的给我投推荐票,谢谢大家的支持,感激不尽!!!!

    正午,清点完毕。

    最终,新军以三人的代价,杀敌无数。

    是役,缴获优劣马匹两千余匹、牛三千多头,比秦风想象中少了很多很多。

    但,聊胜于无不是吗?

    之前,新军都是一人两骑,甚至有的士兵有空余战马四匹。

    除了自身所骑,新军尚有空余马匹近五千。

    饱餐一顿羊肉,秦风广派斥候后,“大军”逦迤南下。

    “战争竟然如此简单!”突然,罗通颇有感触的说道。

    “战争”秦风笑道“可以更加简单的。”

    只是有些人顾及太多,要不然,几包毒药下去,突厥人将不战而溃。

    李业诩眼珠鼓起,大惊小怪道“还能更简单么?”驱牛马羊为前锋,不废不一兵一卒就拿下一个大部落。

    更简单的?他有些不信。

    “有的!”秦风闭上双眼,心中很是无奈,在这个重仁义、重节操的时代里,毒药竟然成了上不了台面的下三滥手段,与21世纪无所不用其极的手段而言,大唐时期,确实仁义太多了。

    “有种东西,名叫巴豆。”

    “巴豆?”

    “巴豆是什么东西?”

    “巴豆有什么功效?”

    罗通、李业诩、程处默、尉迟宝庆凑了过来,每当秦风讲解某种事物,他们都有豁然开朗的感觉,多日相处,大家的见识、视野得到很深的拓宽,所以,每当听到秦风嘴里冒出新东西,大家都很热情的参与。

    “巴豆性热,味辛,有助于治寒结便秘、大便不通、泄泻痢疾功效。有小毒,须慎用。”

    “巴豆并不是什么很特别的东西,这玩意很常见,牧农常常用来给牲口杀毒,人吃了也有杀毒的功效,但关键在于份量调制比例的多寡。人的身体机构远比不上马匹牛等牲口。这人杀毒只需半颗巴豆足够,而牛却需要成斤的巴豆才起效果。如果将十余斤的巴豆磨成粉,用炼丹炉练成丹药,再磨再熬,往返数次,将精华浓缩至一包药粉。这一包药粉足以让牛拉上一天一夜。嘿嘿,至于人嘛,这个就不知道到了。”

    四人身子一个哆索,有些畏惧的盯着一脸阴笑的秦风,他们难以想象拉一天下来会是什么样子,也通过他的这番话,知道了秦风所谓的“战争可以更加简单”的意思。

    狡诈、阴险

    这些词汇,一下子涌上了四人的心头,不过,心里头却跃跃欲试。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有什么样的领导,就有什么样的下属,四人年少,思想并不僵化,饱受秦风这块天下最黑的墨的影响下,他们早就跟着一路黑上了。

    “昨晚上的突袭,让我想到了传说中的火牛阵。”各有所思的想了半天后,李业诩倏然说道。

    作为军神的孙子,在军事素养等方面,李业诩比罗通等人高出不止一筹半筹。

    见识上,他们更是拍马难敌。

    “火牛阵?”

    通过字面释义,罗通、程处默、尉迟宝庆知道“火牛阵”是什么玩意,可如何操作却不是他们所能知道的了。

    说起这个事,李业诩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五国攻齐的典故,大家知道吧?”

    “知道,燕将乐毅领兵下齐国七十余座城池,齐国几乎灭亡。”罗通熟知战国各种大的战役,闻言点了点头道。

    “齐国在燕国猛烈的进攻下,只剩下两座城池,齐将田单用火牛阵,一举杀败了强大的燕国,恢复了齐国。随着那一战之后,火牛阵就失传了。”李业诩一脸遗憾的表情,通过昨晚的辉煌一战,他就念念不忘李靖曾经给他说过的火牛阵,如果精通火牛阵的话,即便对上突厥大军,也根本无所畏惧。

    火牛阵在齐国一战中,大放光彩,当然引起了世人的注意。于是陆续有些国家,想用火牛阵来代替军队,进行作战,但都失败了。因为,牛要是被点上火,就会狂暴,当场狂暴,杀伤自己人。根本就没办法利用进行战争。国共内战时,国共双方都曾试过火牛阵,但效果都是失败收场,被火惊吓的牛群非但不会冲向敌营,反而在原地乱撞,造成极大伤亡。

    据说驱使火牛的办法始终掌握在田单手中,传说田单虽然打败了燕国,恢复了齐国后。却得不到齐王的喜爱,而且,当时齐国的国力很弱。田单没有机会再用火牛阵进行进攻。

    火牛阵的秘密,就随着田单死亡,失传了。

    罗通很是惋惜道“要是懂得火牛阵就好了。”

    秦风神秘一笑“改天我试试。”

    “老大,你不会连火牛阵都懂吧?”四人盯着秦风,四眼放光。

    秦风思忖道“昨天你们也看到了,一旦火光大起,场面根本不受控制的四周乱窜,想要将一群火牛赶往一个方向实在太难。但若一个控制不好,倒霉的就是自己了。不过,这也是一个思路。回到长安,我问问宫延御医有没有一种让牛马吃了之后,不畏惧火。且在剧烈响动中,又可以使得牛群受惊,直奔前方的药物。”顿了一下,又笑道“你们都知道,我还懂得一点点医术,不久前我父亲生病,我可是和御医学了不少的医学常识,我梳理一下思路,或许,咱们自己也能弄出这款药物呢。”

    “好,好,老大得放在心上。当年燕国数十余万军队,在火牛阵之下,也是一战而败。何况小小的突厥。如果拿到良方,嘿嘿,我们就有福了。”李业诩连道了两声好,情难自禁。

    李业诩的话,确实让秦风起了心思。

    唐门最不缺少的是稀奇古怪的药物,这种控制人、动物的药物太普通不过了。秦风现在可以肯定的说田单肯定在战前让火牛服食了某种药物。

    而这样的药物,秦风随便就能摆弄出来。

    未来与突厥作战的地方,大多是一马平川的地方,如果运用火牛阵,呵呵,岂不是无往而不利的举措?

    兵者诡道也,用兵之道在于千变万化、出其不意。

    为了最终的胜利,秦风才不在意那些所谓的悠悠众口呢。

    此时,一路负责侦察的斥候赶回来,十人跳下马来,干净利落的来到秦风面前,报告道“回报将军,属下等人在搜索时,遇到一队突厥士卒正在围攻一伙三人。被追赶的是汉人,杀了突厥士卒后,擅自作主的把汉人带了回来,请将军治罪。”

    “解救同族,何罪之有。”

    秦风点了点头,让他将人给带上来。

    这一路走来,也遇到不少汉人奴隶。之前,为了大局着想,秦风不得不狠下心肠。

    现在踏上了归程,为了不生意外与祸端,秦风让新军尽量小心的行走在人迹少至的草原。

    此刻,遇到了受苦的汉人奴隶,能救自然要救了。

    斥候解救的是三个年、壮、少不同年龄段的男性,这三人面黄肌瘦、衣衫褴褛,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秦风见他们被绳索绑缚着,皱了皱眉,道“给他们松绑,先不管他们可不可疑,这么对待同族都是不对,下次注意了。再遇到这种情况,若非对方拥有恶意,缴去兵器,严加看管便是,不需要捆绑。”

    斥候点头说是,让人除去三个身上的绳索。

    “你们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见三人嘴唇干裂,秦风让人递上水,给他们压惊。

    老者道“军爷,我们是汉人小老儿叫高成,他们是我朋友,叫杨求、阿陌。如果不是这几位军爷,我们三人就要死在这里了。”他脸色苍白,身躯微微有些颤抖。

    他说的是汉语,而且是字正腔圆的河北口音,秦风再无怀疑,于是跳下马背,走到三人跟前,老人骨瘦如柴、脸上满布着岁月的痕迹,壮年人也是瘦得可怜,至于那少年,年约十岁,瘦小脏黑的脸蛋,几行泪水,冲刷出一条条泥痕。因为脸更显得一双眼睛特别大。

    秦风脱口道,“你们是突厥人所谓的逃奴吧?”

    少年脸色大变,突然匍匐在秦风跟前,哀声道“大哥哥,别把我们交给突厥人,他们会把我们拴在马尾巴后活活拖死的。”

    秦风晒然一笑“交给突厥人?有什么好处?有赏金吗?一缗钱?一袋盐?还是一只羊?”

    少年畏缩摇头“阿陌值不了一只羊,只能抵一只羊羔子。”

    秦风笑着说道“那就是了,我要一只羊羔子干嘛?我们是保护汉人的汉人军队,你们放心,我不会把你们交出去的。要不然,他们也不会杀了突厥的士兵。”

    少年阿陌抬起头“真的么”

    秦风失笑道“当然是真的。”突然想起了一事,向老人问道“嗯,老人家,逃奴不止你们三个吧,有多少?十个还是二十个?还是更多?还有,你们是从哪里逃出来的?”

    “这”老人有些犹豫、有些为难的看着秦风。

    “你们不说我也知道,如果只有你们三人,突厥人会出动那么多人来追捕?我这么问并没恶意,你们不用害怕,实话与你们说了吧!我们即将回归中原,看在都是汉人的份上,我允许你们一道南下。如果有同伴什么的,让他们也一起走。”

    “真的吗?”三人惊喜交集,突然的幸福感让三人难以置信,阿陌更是破啼为笑,许久,三个重重磕了个头“谢谢军爷!谢谢军爷。”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