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壮哉大唐少年郎 > 章节目录 第116章:敲诈

章节目录 第116章:敲诈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秦风没有理会这些拥有强大的精神胜利法的阿们,向着企图逃走的少年公子道“在我面前,还没有人逃离得了。如果不信,你不妨试试。到底是你快,还是我的宝剑快。”

    “你,不要过来!”少年吓得面色惨白,一步步后退,在他眼里,云淡风轻的秦风似乎比洪荒猛兽还要恐怖一样。

    “你不是让我来领人么?我秦风就在这里。”秦风缓缓逼近,冷声道“拿出你刚才嚣张的嘴脸。”

    “你不是说我是懦夫吗?拿起地上的武器,看看咱们谁是懦夫。”秦风扬起湛泸宝剑,黝黑的剑身闪着妖异的光芒。

    少年颤抖着声音道“秦风,你不能杀我。我,我是太原王家的嫡长子。”

    “太原王家?”

    秦风终于停下了脚步。

    “没错!”误以为秦风畏惧了自己的来头,少年趾高气昂道“今天你把我放了,我不与你计较。”

    “没听说过。”秦风摇摇头,道“我只知道太原李家。”

    “李家?”少年目露疑惑之色。

    “哈哈!蠢货,皇上与皇室不就是太原李家么?”强坚范嘲笑着。

    旁观的人,也为之轰堂大笑。

    “我爹是王守意,你,你不能伤我。敢伤我你就死定了!”明白给戏耍了的少年恼羞成怒,又惊又恐、声色俱厉地威胁。

    秦风神色一冷,阴阴一笑道“拼家世、拼爹?你不够资格,提醒你一下我爹是大唐上柱国、翼国公秦琼,我岳父是大唐皇帝,你拼得过我么?”

    此言一出,又是惹得笑声一片。

    五姓九望又如何,地位超脱又如何?

    半点权势都没有。

    太原王家?哼,拿来与人家秦风相比,连渣都算不上。

    且不说李世民这一重关系,单说位高权重的秦琼就不是太原王家比得了的人物。

    “天下五姓同气连枝,你伤了我,就等着五姓的报复吧。”少年继续威胁着。

    “不知道是你先死,还是我先死?”秦风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少年,嘴上噙着一抹诡异的笑容,一剑洞穿了少年的手臂“记得不错的话,你是用这只猪蹄指挥走狗们欧打我兄弟的吧?”

    无视那鬼哭狼嚎,秦风把剑柄缓慢的一旋,一阵骨头碎裂的声音,让人牙酸不止。

    “给你一个深刻的教训,不是什么人都能得罪的。我秦风,不是你这等废物惹得起的。”当秦风抽出宝剑,那少年尖叫一声,抱着手臂在地上打滚惨号。

    “你这张嘴巴太臭了。”秦风本想一个巴掌扇过去,但转念一想,却觉得有些恶心。

    “啪!”的一声,连剑长鞘重重的打在了少年的脸上,那英俊的脸庞登时印出了一道殷红的印迹。

    秦风想到强坚范等人无故挨打,下手也不再客气,连续扇了他二十多个耳光,直将他打成了猪头圆脸,牙齿都掉了好几个。

    相信此时此刻,便是他爹娘也认不出眼前的这位仁兄就是他们的宝贝儿子了。

    “大少爷!”这时,人群中跑出一个五十上下的人,通过衣衫认出了是自家少爷后,顿时,呼天抢地的哭了起来。

    王家大少爷与自己一道前来长安,而现在让人打得半死不活的,如果大少爷有所闪失,他一家子绝对逃不过杖毙的下场。

    “你竟敢”哭了一会儿,那人有些不可置信地望着秦风,他怎么也想不到,在中原大地上,居然有人敢伤自己王家大少。

    “敢不敢都已经做了,你说我敢不敢?”

    那人身躯猛地一颤,色厉内荏道“小子,你等着太原王家的报复吧!”

    “置有功于大唐有功于社稷的将士于死地,形同谋反!当街行凶还拒捕,数罪并重。”秦风冷哼一声,“被杀也怨不得谁,大唐天下可不是你们王家的。”

    那人惊恐了,他望着眼前这个疯狂到有些丧心病狂的少年,一股子寒意从心底升起,浑身冰凉。

    正要开口,秦风却突然打断了他“面对这种蔑视君主,意欲屠杀我大唐军人的谋反之徒,我秦风作为帝国将军,既然遇上了,我可以凭大唐军规、大唐军法处死这些王八蛋。在我为国除害的时候,你竟尔出面维护、包庇,且威胁恐吓本将,这么说来你们是一伙儿的了,同样,是不是也表示着大唐军法、大唐国法在你眼中屁都不是,嗯?”

    “不,不是的!我们没有谋反。”在秦风犀利的词锋下,那人面色一阵惨白,一旦任由秦风说下去,那王家将会遭受到难以估计的打击。

    那人冷汗直流,一颗心在砰砰砰的狂跳不休,现在,他甚至有种向王家大少拳打脚踢的念头,你在太原横行也就罢了,到了帝都后,不但当街辱骂朝廷命官,而且言语间对当朝皇帝、公主也大有不敬,这与找死有何区别?最最不可原谅的是纵容手下殴打保家卫国的军人,这一行为,足以给秦风斩杀一切参与者的头颅的理由。

    “不是?哼,既然不是,为何要当街殴打军人?”秦风咄咄逼人。本来只是一件小冲突,现经秦风如此一说,已经上升到国家安全层面了,但若秦风不依不饶,王家纵然权倾天下,也阻不住悠悠众口。

    那人心中叫苦不迭,恨不得扇自己几巴掌,若非自己跑去找王家在长安的负责人,且及时的制止,事情就不会演变成这副模样了,秦风这是打算把大少爷往死里整啊!

    旁观的人为秦风的言语拍案叫绝,经秦风这般一说,他本人不但把斗殴的罪名洗清,反而还有维护国家安危之功。

    本就恼恨王大少狂妄的巡城官员、士兵,一脸羡慕的望着强坚范等人,大家同样是士兵,可自己怎么就没遇到这般爱护下属的将军呢?

    大家都是军人,有着香火之谊,眼见强坚范等人受苦,心中早生同仇敌忾之念。他们对秦风强势只有由衷的赞叹,故而,在秦风处置这些人的时候,他们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同时,大家对秦风的口才也不得不说上一个服字。一起普通的冲突,在秦风嘴里竟然成了袭击帝**人、行谋逆之事,对于秦风的诡辩、雄辩那是甘拜下风。想到秦风针对的对象,大家又是一阵骇然,秦风这是把王家往死里整呢。

    “袭击帝**人,事情可大可不过为了大唐帝国的安危着想,我会建议皇上彻查此事。”一个大家族,没有十几二十件违法违规的事情那才有鬼了,只要做过就会留下一些蛛丝马迹,如果李世民真有一查到底、小题大作的想法,对于王家而言绝对是大祸临头。

    在竞争激烈的大家族里,有资格追随嫡长子进京打点的人,绝非是愚蠢之辈,一听此言,当场就吓得魂飞魄散,她不是不知秦风这是有意为之,也不是不知道秦风是以此手段来给自己当街伤人找理由,可犯错的是自己这一方,人家有理有据,且有把柄在手,同时还有一大帮子证人,若真秦风建议李世民如此做来,且李世民有心收拾王家,那么最终的结果是王家就算不死也得脱一层皮。

    可以毫不犹豫的说,在这次冲突中,失去主动权的王家已经处于任秦风宰割的对象,现在,不是王家说了算,而是秦风说了算。

    王家屁股不干净,哪敢让官府去查啊?

    唯一的解决的方案,就是私了。

    当然,前提条件是得到秦风本人的同意与配合。

    “秦将军,你想如何?”他也知道当自己说出这翻话的时候,意味着之后更多的让步,但围观的人越来越多,知道事情越早解决越好,以免夜长梦多。索性光棍的作出了任人敲诈的态度,他在王家地位不凡,相信家方及长老们知道了,也会认同自己的解决方案的。

    “我兄弟的伤势都是你们造成的,不赔偿医药费、营养费、误工费怎么也说不过去。都是给人做事的人,我也不为难你,伤势严重四名兄弟,你们一人赔偿银饼四百两!与我一道而来的七位兄弟,他们也是伤痕累累,一人二百两。”

    眼见那人意欲出声,秦风左手一挥,指着强坚范等四人道“以他们现在的状况,少说也得修养大半年。他们是我虎贲军骁勇善战的士兵,离开了他们四人,我虎贲军战斗力大损,战斗力大损,会影响到战争的胜负,战争一旦败了,其后果想必你们王家也承担不起吧。这里不是菜市场,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总之,三千两银饼一文不少。”

    银饼等同于银子,是大唐货币的一种。三千两银饼,听起来似乎不多,但是与现在的物价兑换的话,那可了不得。史书记载“贞观初,户不及叁百万,绢一匹,易米一斗。至四年,斗米四五钱,外户不闭者数月,马牛被野,人行数十里不粮。”

    现在一斗米只卖五文钱,通常一两银饼折1000文铜钱又称一贯,就可以买200斗米,10斗为一石,即是20石,唐代的一石约为120斤,以一般米价2.5元一斤计算的话,一两银饼相当于6000元人民币。

    三千两银饼约等于一千八百万元人民币,所以当秦风说“三千两银饼一文不少”的时候,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寒气。这样的数目对于普通人家而言,简直就是天文数字,也是几辈子都赠不到的财富。

    秦风似乎还嫌刺激不够,又说道“从现在开始,每过半刻加十两银饼,第二个半刻是二十,第三个是四十,第四个是八十,依些类推下去。要么赔钱,要么大理寺见,你们自己看着办。时间由现在开始。”

    王家那名下属面色一白,这话不是刚才王大少对强坚范的手下说过的话么?

    数百年来,胆敢在大庭广欲之下敲诈五姓七望中的太原王家,秦风算是第一人。

    强坚范等人只觉得心潮澎湃,刚才受的恶气仿佛随着这一番话直接烟消云散,别提多畅快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