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壮哉大唐少年郎 > 章节目录 第130章:决赛之抉择

章节目录 第130章:决赛之抉择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求收藏,求推荐!求喜欢看本书的书友回归起点,支持正版,凑人气

    中年人目瞪口呆,刚刚还谈得好好的他自己认为的,怎么说变脸就变脸了呢?

    “你会后悔的!”过了一会儿,中年人总算醒悟过来,铁青着脸威胁道!

    “与虎谋皮,我才会后悔!”薛仁贵冷哼道“功名利禄谁都喜欢,薛某亦不例外。可是我薛某人堂堂大好男儿,有手有脚,可以用自己的能耐去取,告诉你的主人,我薛礼做人做惯了,不喜欢当狗,也当不了狗!”

    “你,你给我等着!”中年人撕下了伪装的面具,面目狰狞的威胁着!

    打人不打脸,可薛仁贵是赤果果的打脸。

    薛仁贵说得一点没错,他就是主人眼里的一条狗而已。

    薛仁贵轻蔑一笑,道“信不信我现在把你交给陛下!”

    中年人脸色大变,屁滚尿流的跑了!

    交给李世民,他绝对是死路一条,一旦李世民顺藤摸瓜彻查,他背后的人就会曝光,曝光后,自己全家上下都得死,他根本不敢拿自家性命开玩笑。

    “薛大哥!”李琰走进来,小声询问道“那个人很慌张,是不是发生什么事儿了?”

    “没什么。只是说了一些小事而已!”

    与中年人相比,薛仁贵什么都不是,也根本没有实力与之对抗。或许,有人认为薛仁贵羞辱那条走狗是不智之举,其实,这恰巧是薛仁贵高明之处!

    中年人不问青红皂白就送价值连城的珍宝,而且还承诺着事成后数倍馈赠,同时,又以功名利禄大加拉拢,如此不惜代价的讨好自己一个没落贵族子弟,可见对方除掉竞技者之心之坚定。

    薛仁贵有着一颗玲珑心,他之所以不动声色的虚与蛇委,除了要了解对方的目的之外,还想了解幕后人的一些状况,以及被阴谋施与者的价值所在。

    最终,得出的信息让他心惊、心颤!

    首先,幕后主使之人有着涛天财富与权柄,其次,他们要害的人,同样有着不同寻常的来历,如果像他一样是普通人家的子弟,哪怕一万人堆起来也值不了这个价钱。

    当他明白双方的能量后,迅速的作出了选择,当然,他本人也是坚决不会充当某些阴暗面的刽子手的。

    打发李琰去休息后,薛仁贵思如泉涌对人是太子?还是王子?除了皇室宗亲里有价值的大人物,谁能当得起这般天价一般的刺杀呢?

    薛仁贵知道已经陷入一个难以想象的是非漩涡之中了,想要置身事外根本不可能!为保证秘密不致外泄,定然会以种种手段来对付知道秘密的人,拥有如此权势的人,想要除掉自己,与杀一只鸡没有半点区别!

    怎么办?

    坐以待毙么?

    显然不是薛仁贵的作风,想了一会儿,薛仁贵霍然起身,大声道“琰弟!我出去一趟,你在这里呆着,哪都不要去。等我回来!”

    自己解决不了,那就让解决得了问题的人去解决!

    薛仁贵打定主意,不待李琰有所回复,立马向外匆匆而去。

    此行的目的地,是秦风等人的休息区。

    决赛期间,武士不得外出,这是硬性规定。

    便是秦风等长安人士,也不例外!

    “诸位兄长,小弟又来打扰了!”

    “欢迎打扰!”秦风诧异的看着面色凝重的薛仁贵,笑着说道。

    说曹操曹操到,这不,正商量着怎么却对付薛仁贵的戟法,正主就送上门来了。

    薛仁贵见大家都在,道“小弟遇到一个天大的麻烦,只是在长安无亲无故的,连一个商量的人都没有。于是,就想到了诸位兄长,叨扰之处,还望海涵!”

    “四海之内皆兄弟,出门在外,谁不需要帮助的时候?薛,兄弟尽管直说!”秦风差点露了馅,还好,大家都没有留心。

    罗通笑道“兄弟尽管直说!能帮忙的我们一定帮忙!”

    秦风刚刚对他们说薛仁贵是将来的同僚,陛下已经答应了。也因为秦风的话,大家对这位武艺超群、品德不凡体现在比试场中不让他人丢丑的少年心怀好感。

    程处默更是大笑道“只要你不是造反、不是刺杀皇帝陛下,与皇室宗亲,文武大臣。我们老大都能帮你。”

    “是啊!你只管说。”尉迟宝庆感激薛仁贵给他体面收场的机会,亦是应和。

    薛仁贵感激万分,万万想不到仅有一面之缘的他们竟然有着如此火热的心肠,他没有丝毫隐瞒,将事情的起因经过一一道来。

    甚至连自己的来历,与柳迎春的关系也没有隐瞒,终了,他望着秦风道“事情就是这样了。”一副让秦风拿主意的模样。

    “卑鄙!无耻!”

    “此事交给我们来解决吧!”

    程处默大发雷霆,尉迟宝庆更是郑重承诺。

    “多谢,谢谢!”薛仁贵喉头一阵哽咽,连话都说不连贯了。毕竟还是年轻人,遇到这种天大的事情,纵然是薛仁贵亦是心有惶恐。而现在,这群人竟然二话不说的就愿意帮自己承担,这份仗义让他不知如何回报为好。同样,也对几人的来头而震惊了。

    这种天大的事情,他们竟然面不改色的接下了。这得拥有多大的能量啊?

    他们到底是谁?

    一个个疑问,让薛仁贵彻底凌乱。

    “老大,这绝对是针对你的阴谋!”罗通面沉似水,肯定的说着,比赛到了现在,冠军只能在秦风与薛仁贵之间产生,而对方想要收买薛仁贵,那么,目标只能是秦风了。

    程处默、尉迟宝庆听罢,火气更大了。

    李业诩亦道“没错!只可惜薛兄弟放走了那个人证。要不然,将人证交出去,可以顺藤摸瓜的挖出幕后主使。”

    薛仁贵听罢,亦是追悔莫及,自责不已。其实,薛仁贵已经做得够好了,再怎么说他也只是一个没有丝毫阅十几岁的少年,这种大事,再妖孽的人也不可能做得滴水不漏!

    除非,像秦风这样。

    “他走不了的!”秦风冷静的说道“你们忘记规定了么?”

    “对啊!”经秦风如此一说,大家恍然而悟。

    比赛规定决赛的武士不能外出,不能与外人接触如果有人贸然前来视探,必须经过严格审查。这项规定,本来是为了杜绝出钱收买参与决赛的武士打似仗而设定的,却想到不在此帮了薛仁贵一个大忙!

    设立这项规定的时候,也耍了一个心眼,那就是进来容易出去难,目的就是为了看谁欲行不轨之事,这种做法是秦风出的鬼主意,灵感来自于“警察故意给罪犯抢枪机会,而名正言顺击毙”一事。这个陷阱知道的人不多,所以,自投罗网的那个意欲收买薛仁贵的家伙肯定还在侍卫的手里头。

    秦风啼笑皆非,做梦都想不到,自己无意之建议,竟然钓到了一条大鱼,而且还是条想要对付自己的大鲨鱼!

    秦风执起笔,飞快的写了一封信,拿出进宫的腰牌,大声道“来人!”

    “有何吩咐!”一个雄赳赳气昂昂的士兵跑了进来。

    “我是秦风,麻烦你将这封信送给陛下!”秦风将书信封好,与腰牌一起递给士兵,道“这是进宫的腰牌,可以在宫里畅通无阻!”

    “你,你说你是谁?”士兵连退几步,一脸震撼的表情秦风名满天下,之前,只是获得士林的尊敬,而随着虎贲军取得了辉煌的战绩,并为属下强出头后,在军队底层拥有数之不尽的崇拜者。这名士兵亦是如此,故而,一听秦风自报门户,激动得都说不出话来了。

    “秦风,一手创立铁血虎贲军的虎贲将军?”薛仁贵早知秦风等人不简单,但听“秦风”二字的时候,也忍不住惊叫起来

    武举在秦风的建议下而设之事,早已传遍了天下,薛仁贵来长安,且能够走到这一步,全因秦风之所致。故而,对于素于谋面的秦风除了仰视与钦佩之外,还有着几分感激之情。

    现在,秦风活生生的出现在自己的眼前,薛仁贵禁不住激动万分不愧是我学习的榜样,果真不同凡响。

    “不就是我吗?”

    打发走士兵后,秦风一一介绍道“罗通、李业诩、程处默、尉迟宝庆!”到了这步田地,已经没有隐瞒的必要了,秦风索性大方的介绍了起来。

    薛仁贵只听得目瞪口呆,总算明白这些人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了,原来一个二个都来历不凡,个个都是开国功勋的子弟,也难怪他们如此了。

    同时,也对他们的与人为友的处世之道佩服不已。这个世道,作为功勋二代,还能保持这种平常心的人可不多呢!

    “不愧是五虎将,不管武艺如何,单是这份品行就足以让人仰视了。”薛仁贵感佩不已。

    “薛兄不必多礼!”见薛仁贵有行礼的意思,秦风笑着打断了,并说道“陛下开创武举,其用心就是不使薛兄这样的人才埋没,薛兄武艺超群,放眼整个朝堂都是屈指可数的。薛兄能来,陛下的用心没白费。说句不好听的话,像薛兄这样的人,只有在战场上才能体现你的价值,也只有上了战场,才能不辜负你这一身的能力。陛下对薛兄的武艺可是赞不绝口呢!”

    “陛下,也知道我薛礼?”幸福来得太快,薛礼有些懵圈了。

    秦风等人明白寒门子弟出头不易,对于薛仁贵的失态之举并没有半点嘲笑之意。

    “当然知道了,他可是看了你与宝庆那场比试!”

    “真的吗?”如果说见到秦风让薛仁贵激动,那么,秦风的这番话足以让他陷入狂喜之中了。

    “当然,我一般不撒谎的!”

    罗通等人嘴角一抽,强忍着拆穿的念头。侧过脸去,来个眼不见心不烦。

    秦风却感觉自我良好,继续道“陛下的意思是希望你到我们虎贲军中历练,而这也是我的意思,不知薛兄是何想法?”

    薛仁贵双目一凝,拳头握紧秦风身为虎贲将军,深受帝宠,能够成为他麾下的一员,战事起时,将不愁没有露脸表现的机会。

    心动了,面对这种天上掉下来的馅饼,薛仁贵哪能忍受的了这个诱惑。

    勤学苦练,为的是什么?

    还不是“学会文武艺,货与帝王家!”?

    薛仁贵早有从军之志,只是之前年纪尚又有着情侣的羁绊无法成行,一直无法成行。

    现在,有了爱侣的支持,前途无量的秦风又愿意拉了他一把,傻瓜才会拒绝呢?

    薛仁贵神色激动,万分严肃的一拜道“承蒙将军器重,我薛礼愿意加入将军麾下,为我大唐效力。”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