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壮哉大唐少年郎 > 章节目录 第134章:决赛之终章

章节目录 第134章:决赛之终章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胜了!有史以来第一个武状元是我秦风,史官,史官在哪里,一字不落的给我记好了。咱也是青史上的人物了。”

    战胜了薛仁贵,的确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不管下一次能不能胜得过,反正,历史铭记的永远是这一场比武。

    兴奋吗?

    当然!

    秦风骑着战马,在演武场上飞奔,一边接受万千祝贺!一边大呼小叫着!放纵着自己的激扬

    秦风的言辞,引来阵阵笑声!纵是李世民也是忍俊不禁,一直以来,他都将秦风看成一个能够帮助自己的成年人,差点忘记了他真实的年龄。现在,他才忽然想起秦风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大男孩,现在这样子才是十几岁应该具备的性格嘛!

    万千目光,倾注在演武场上那激情飞扬人。

    此刻,他是明星。

    雨越下越大,酝酿已久的大雷暴彻底爆发,天空积蓄了很久的雨水,尽情宣泄出来,一场突如其来的倾盆大雨意外的来临。

    或许是累了,或许是意外,或许是让冰冷的雨水惊吓到了

    高速奔驰的战马突然一下马前失蹄,将背上的秦风重重的往前一抛,秦风腾云驾雾般的飞了出去,顿时,众所惊悚。

    乐极生悲?

    根本不可能出现在一个具备轻功的人身上。但见秦风在空中一扭,连续上演几个空翻,最终,稳稳当当的落在地上。顿时,喝彩声无数!

    秦风回到战马前,但见战马口吐白沫,离死已经不远!

    “怎么可能?”

    马的韧性较一般动物强上许多,正常而言,不会轻易的死掉,可现在,马死了!

    而且,这一匹,还是用来比赛的上等战马。

    让人动了手脚!

    秦风刮起一点白沫,一闻!立时得出了结论!

    收买薛仁贵是第一招,那么,毒死战马就是对付自己的第二招了。

    战马很金贵,可是在这场合,除了有限的人众,并没引来多大的关注。

    “不可能啊!这两匹可是右武卫最多的战马了。”眼见战马已死,程咬金不可思议的自言自语着。

    程咬金的唠叨,让李世民心头一震,虎目闪过一股噬人的电芒。与秦风一样,他也想到一块儿去了。

    连军队都渗透进来了,不简单呐!

    查,一查到底!但凡阻碍大唐前进的人与绊脚石,不论是谁,朕一律要扳走。

    这一刻,在李世民心中,已经是杀机凛然。

    冠军落入秦风之手,明天,将是薛仁贵与罗通争夺榜眼之战,尽管罗通猜到了结果,可他作为一个武人,一个拥有武者之心的武人,依旧会悍然不畏的迎接明天的挑战!

    之前失败又如何,失败不能阻止他追求胜利的雄心!

    罗士信率二百孤军坚守洺水城,八日后,洺水城破,面对刘黑闼的招降,罗士信宁死不屈,最终遭到杀害,年仅二十三岁。其父勇烈,作为独子的罗通又能差到哪里去?尽管没有罗士信武艺,可罗通继续了那一往无前的忠勇义节。

    失败不可怕,一个人有了失败之心才真正的可怕。失败只是一次,而失败之心足以让人永堕深渊、不得回头。

    李世民没有召见!只是让人向秦风说了一声,便率众走了!

    比赛结束,意味着可以离开演武场了!

    眼见天空的雨不再稠密,秦风与罗通、薛仁贵道别后,向程咬金借得一匹战马,悄悄的离开了演武场!

    甫出小门,突然之间,远远望见玄武门附近站立着一道秀丽的身影。

    他满载笑容的快步走了上去。

    那是长乐!

    难怪李世民让他往这里出去呢!原来是把他宝贝女儿留下来了。

    见到慢慢腾腾的秦风,长乐公主神色一喜,提着裙摆过来迎接。

    “长乐!”秦风心中却有些感动,但是想到她的身子骨,脸色一板,道“这天空还下着雨,你怎么就不爱惜自己的身子呢?”

    长乐公主满面笑容为之一敛,看了一下天空,又展颜笑道“哪来的雨啊!早停了。”

    停了么?

    秦风抬头一看,确实是停了。只顾着推敲谁是想置自己于死地元凶,都没有留意!

    “雨停了也不行,这种天气时好时坏,最容易感冒了。”秦风强撑着。

    长乐公主心中一暖,绽放着如花笑靥,不知道“感冒”是什么,却能感受到那一片情意。

    “喝了你送的药酒,比以前不知好了多少倍!”长乐公主说道这里,绝美的脸蛋无端的堆上一团云霞,红着脸,轻轻喃呢道“今天是你的大喜日子,我,我想,我想和一起!父皇,父皇同意了。”

    秦风呆愣愣的看着羞涩的长乐公主,突然狂笑道“你来陪我,那再好不过了!”刚刚拿下武状元,正急着与人分享这份喜悦,父母、兄弟固然不错,然则少了几分情调,长乐公主自己送上门来,再好不过了。

    “走,咱们约会去!”

    之前,秦风约她几次!只是都没有成功。不是长乐公主不愿意,而是她贵为公主,若不得到允许根本不可能出得了戒备森严的皇宫大院。这里又不是演电视剧,守卫深严的皇宫说进就进,说出就出。约会本来是一件美好的事情,如果约会还要通报对方家长,还要请求大唐皇帝的通行那就非常不好玩了,所以,每一次都是不了了之。

    “约会?”长乐公主好奇的看着秦风,对于这个词义很不理解“约会是什么意思?”

    “约会就是约会的意思!你懂的,别问那么多,听我的没错。”秦风打着马虎眼,想糊弄过去。

    长乐公主脸上一热,冰雪聪明的她稍一推敲,就从字面上猜出了**不离十。

    她没同意,却也没有拒绝!

    “走,走,走!别想那么多!”秦风跳下马来,不容分说的将长乐公主抱上马背,安放妥当后,搂着纤腰策马狂奔。

    “快追”保卫长乐公主的侍卫傻了眼了,公主被劫持,那是天大的事情。

    “那是秦公子,公主的驸马!”

    “怎么办?”

    侍卫们追也不是,不追也不是。

    从职责上说他们必须去,可是从人伦事理而言,他们应该闪人,这些人是玄甲军,是李世民嫡系部队,很多人都参与过寻找“修罗七绝菇”,自然识得秦风了,破解“鬼火”一事在大家心中造成了极大的冲击,想忘记秦风是谁都难。

    “慢慢的吊着吧!”侍卫首领无奈何的说着,作为侍卫也挺无奈的,不跟吧,对不起李世民的信任,跟又怕扰乱公主驸马美事。至于安全之类的,他们丝毫不担心。堂堂虎贲将军、战神之子、新晋武状元在长安附近护卫不了公主的安全,那才真是奇了怪了。

    在侍卫们上马追逐的时候,秦风与长乐公主已经走出去老远了。

    这一回,程咬金给秦风的是一匹好马。

    两人同乘一骑,长乐公主体态轻盈,根本没有影响到马匹的速度。

    秦风也是当过保镖的人,也知道当保镖的辛苦与无奈,将心比心之下,没有让侍卫们为难,离开演武场后,就放慢了马步!任由他们远远吊着。

    长乐公主是乖乖女,深得李世民溺爱。

    这样的事情还是第一次发生,一颗芳心砰砰砰的跳个不停,思绪也随着马的一起一伏而跳跃着。看着路边的景致,感觉有力的手臂、以及背心结实的胸膛,渐渐地,紊乱的情绪终于回到正常。

    这就是伟丈夫的给小妻子的感觉么?

    长乐公主想着心思,差点沉醉于这种感觉!

    同样是坚强的膀臂,但秦风给她的感觉,与小时候李世民抱着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说不清楚,道不明白!

    秦风不是话多的人,一路上都没说什么话,但没有说话也可以有种温脉柔情的气氛,而长乐公主更喜欢两人之间,无声胜有声的相随。

    她不知道应该如何定义幸福。可她知道现在的她是幸福的!

    正当她沉醉于这种感觉的时候,马停了,经过一阵腾云驾雾的悬空后,人已站到了实地。

    长乐目光一转,这是渭水河畔。

    不解的看了秦风一眼,却发现秦风目光严肃、若有所思。

    “怎么了?”

    忍不住,长乐公主询问起来。

    秦风苦苦思索道“不知为何?我对这里有一种特殊感受,有种似曾相识!”

    河里水流湍急,南边,有一个小码头。

    很普通,没有半点特殊的地方。

    可是,秦风却被一种感觉所指使,自然而然的到了这儿。

    很奇怪,他确定自己没有来过这儿。

    “秦大哥,你忘记了很多事儿。”

    长乐公主关切道“是不是以前到过这里,并发生着让你难以释怀的事儿?”

    “或许吧!”秦风想不出所以然,索性认可了长乐公主的说辞。

    沉默了良久,长乐公主道“秦大哥,你有没受伤?我,我很担心。”与薛仁贵龙争虎斗,在她这样的门外汉看来,与生死搏杀没有丝毫差异,尽管李世民安慰过,可没有得到秦风的答案,她还是放不下。

    秦风一手牵着马缰,一手牵着长乐公主的手,边走边说道“薛礼很强,可是我也不差啊。与他相比,我有着太多的优势了。说句狂妄的话,如果我施展轻功拼命的逃跑,纵然是你未来的公公也伤不了我。”

    论武艺、论骑战,秦风远远比不上秦琼、程咬金、尉迟恭,但比轻功,至今为止,还没有一人达他一半水准。只要他愿意,哪怕是面对秦琼、程咬金、尉迟恭三员大将的围攻,他也能进退自如。即便打不过,逃却是能够轻易逃的掉的。

    他之所以不用轻功,原因有二。

    其一、他想用堂堂正正的武艺打败薛仁贵,若不身临其境的经历,难以体会个中奥妙。第二、他想成为秦琼一样的武将,而不是一名江湖刺客,唯一的办法就是提升自己沙场武技。

    秦风不缺实战经验,但缺乏的是搏杀死斗的沙场经验,对于一个武者来说,每一场死斗都是一个突破,是提升武艺的捷径。

    如今武艺一有一定火候,想要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苦练进展缓慢,唯有与势均力敌的对手,痛痛快快的打一场,方能学习他人的技巧,从他人身上找到自己的不足。

    假若万事都依赖轻功,那他的武艺永远也难进步了。

    轻功,太过惊世骇俗,也是他最重要的法宝,所以他不希望人尽皆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