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大衍战纪 > 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 李雪出嫁

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 李雪出嫁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李煜轩将皇族需要配合的事宜嘱咐好户部孙尚书,便匆忙的下了城墙,带着等候多时的朋友们返回客栈,简单的说了下皇上的安排,所有的朋友都用怜悯的目光看向他。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九灵草大尊轻盈的一转身,化身为李煜轩的模样,拟出李煜轩的声音“李煜轩,我代你率领军团参与夺帅之战,你快速完成娶亲仪式后,还要赶来参战,我尽量给你拖延时间。”

    李煜轩一笑,挑起大拇指,说道“这招真高,九灵草大尊的变身术解决了大问题,还要请几位朋友帮忙把一些材料运到卧虎山脉,我也该打造一些东西出来应对大秦帝国的闻千梦的机械化军团,想想这上前的坦克和直升机就头疼啊。”

    仲明明立即起身说道“主上,属下仲明明略通机关术,可助主上一臂之力。”

    李煜轩伸手示意徐静先不要急着请命,立即说道“麻烦徐静哥哥,请徐思远老爷子在主持夺帅之战时,稍微通融一下时间,然后还需要和刘臣哥哥一起训练我们参赛兵团的阵法,曾忆阳哥哥陪同仲明明哥哥骑快马前往卧虎山脉,其他朋友和我一道抬着材料回卧虎山脉!”

    众人分头行动,李煜轩带着九灵草大尊、杜仲等仙阶修炼者在虎魂谍报人员引领下进了一处民宅,估量了一下三大车物资的分量,分头行动,扛起三大车物资腾空而起,飞往卧虎山脉中的基地。

    一抵达基地,李煜轩迅速找来基地里的工匠们,让他们加工处理着材料,同时在凭借记忆画着构造图和逐个零件的图纸。

    时间不长,风尘仆仆的曾忆阳和仲明明赶到,仲明明看到李煜轩正在画的图纸,变得如痴如醉,李煜轩看了一眼宛如技术狂人的仲明明,加快速度绘制完成了手摇式发电机,电报机,越野车,重型机关枪,可调方位的钢铁大炮,短程六乘六火箭炮的图纸,并将火箭弹的构造图画了出来。

    李煜轩叫上仲明明进行现场演示了重型机关枪和越野车的部件制造以及组装,仲明明看到李煜轩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完成两套重型机关枪和越野车的从打磨出部件到组装完成试启动运行,忍不住问道“主上,您真的只有六岁?难道在娘胎就开始研究学习打造这些神奇的机械神物?”

    李煜轩有些语塞的说道“仲明明哥哥,这些是地球的技术,我只算是剽窃复制出的山寨货,地球的越野车有减震装置,不会颠的这么厉害,而且驾驶速度可以更快,在这里连像样的路都没有,只好将就一下了,这个重型机关枪的材质还是差了,稍微过热,就会出现变形卡壳……这面的指挥加工交给你了,我带着两辆越野车和重型机关枪先回去了。”

    李煜轩有些忍受不住仲明明看自己的炙热目光,嘱咐曾忆阳前往卧虎商城通知大家布置好婚礼事宜,招呼上九灵草大尊他们,抬起两辆装载好重型机关枪的越野车以及四箱子子弹,一桶煤油和十箱子银锭,匆匆赶回长安城。

    一回长安城,李煜轩立即找户部孙尚书用近三十吨的银锭换了三吨黄金,打造出了全套精致的金饰和纯金龙凤雕塑。

    天刚亮,李煜轩身披大红袍驾驶着卸掉重型机关枪的越野车沿着长安的道路缓缓驶向皇宫,越野车后座上摆着一排整套的金饰,越野车后面挂了个滑轮拖斗,拖斗内是三米高的栩栩如生的龙凤雕塑,周围是虎牙军团的一队战士随行护卫,隔离开围观的百姓,前面是鼓乐队一路演奏着李煜轩编排的交响乐,最前面是兵马司的校尉和户部的官吏进行开路和办理通关手续。

    在抵达皇宫内城城门时,鼓乐队停止演奏,队伍停下来。皇上出现在城头上,扬声说道“混小子,过了三道考验,让你进宫迎亲,否则你就原路返回吧,先把你的金饰和那个龙凤雕塑搬进来,哈哈哈!”

    随着皇上的金口玉言,城门一队禁卫军径直冲过来端起一盘盘的金饰,一群禁卫军军士冲向拖斗抬那个龙凤雕塑,两名禁卫军军士没扶住,即将被龙凤雕塑砸成肉酱时,李煜轩刹住车,开车门,飞身形托住龙凤雕塑,旁边虎牙军团的战士,立即拉出那两名骨折的禁卫军军士。

    又出来一队禁卫军军士加入进来,合力费劲的接过龙凤雕塑,汗流浃背的缓缓向皇宫城墙大门处行进着。

    皇上站在城头上,手微微颤抖,肉痛的喊道“你们这些混蛋都给朕小心些,要是磕了碰了,我赏你们一百军棍!那个钱老夫子,过来出第一道题。”

    一个白发苍苍的翰林院大学士来到城头,铿锵有力的喊道“驸马听好,上联为张长弓,骑奇马,琴瑟琵琶八大王,王王居上,单戈能戟!请驸马半柱香时间内对出下联。”

    旁边皇上一听,捋着长髯,露出奸笑之相,前面的校尉和户部官吏面面相觑,低声私语钱老夫子不地道啊,拿出了大唐五十年都没有人对上的绝对来刁难驸马,里面学问很多,长弓为张字,奇马为骑字,琴瑟琵琶四个字有八个王字,也的确是各个王在上方,不好对啊。

    李煜轩拿出笔墨写下钱老夫子出的上联,注目看了会,朗声喊道“钱大学士,我的下联是伪为人,袭龙衣,魑魅魍魉四小鬼,鬼鬼犯边,合手即拿!”周围一片寂静,随后一片叫好声响起。

    皇上嘴角一抽搐,目光盯向户部孙尚书,孙尚书一个颤栗,大步来到城头,大声喊道“驸马听好第二题,这是一张纸,请驸马在不使用遁身术,并且不得撕破纸的情况下穿过去。”

    李煜轩询问道“请问孙尚书,在纸上钻个洞算不算撕破纸呢?”

    孙尚书毫不犹豫的回复“驸马随意在纸上钻洞,不算撕破纸!”一名军士小跑着把那张柔软的四个巴掌大的宣纸递给李煜轩。

    李煜轩接过宣纸,拿起笔在纸上画上一圈圈的线条,然后取出一把剪刀沿着画的线条在宣纸上剪着。不一会,一张宣纸变成数米长首尾相接的纸条圈,李煜轩轻轻抖开纸圈,轻松的穿了过去。

    李煜轩仰头问道“孙尚书,我这第二关通过了吧。”

    城头上孙尚书无奈的一点头,皇上在一旁低声骂了一句“一对废物。”又看向一旁的玄阳道长,玄阳道长一弹袍袖,飘到城头上,干咳一声,说道:”驸马,贫道出第三题,由老夫和你比试真元,我们相隔二十米,在我们的中间设置一铁球,铁球靠近一方五米以内时,该方输。”

    玄阳老道飘下城楼,李煜轩在玄阳老道二十米外的地方站好,六名军士抬着一块重达千斤的方铁块小心的放置在两人中间的位置,待军士一松手,那方铁块瞬间下陷半米。

    李煜轩看到玄阳老道装模作样的发功就想骂他,那个方铁块直接推动还勉强可以,这么发功耗尽真元也是推不动分毫的,这就是在拖延时间啊。李煜轩没有费力推那个铁块,而是用神识控制着真元从越野车的后车厢内取出一团电线,从越野车一直拉到玄阳老道面前,又从车顶取下一块缠满线圈的金属板,半截埋进玄阳老道身前的地上,电线的一端接在线圈的两头上,另一端接在越野车电瓶上。

    随着蓝色的电火花在缠满线圈的金属板上跳跃,周边军士的铁制器物直接飞向金属板,那块方铁块开始活动,李煜轩鼓动真元以重锤锤击方铁块,明显的凹槽出现在方铁块,方铁块顺势飞向玄阳老道,吓的玄阳老道连忙后退。李煜轩目测着距离,在方铁块距离玄阳老道原来站的位置四米时,李煜轩用神识操控真元拔掉越野车电瓶上的电线,那方铁块重重的落在地上,粘在金属板上的铁器落了一地。

    李煜轩向玄阳老道拱手抱拳,说道“玄阳仙长,这第三关我可通过了?”随手一拉电线,拽回缠满线圈的金属板。

    玄阳老道嘿嘿一笑,说道“李少侠,英雄出少年,老夫佩服。恭喜你的第三关通过。”

    皇上在城楼上撇了撇嘴,坐上由禁卫军抬的轿子返回乾坤宫,看见在李雪在围着孙皇后转了一圈又一圈,嘴里和念经似的,在嘀咕着什么,皇上有些无语的进来,孙皇后立即迎上去,问道“皇上,您看那个李煜轩给雪儿打造的金饰好精致啊,那小家伙有没有给我打造金饰啊。”

    皇上肉疼的从怀里拿出那个龙凤对戒,大的自己戴上,小的递给孙皇后,孙皇后满怀欢喜的戴上,仔细的观看并抚摸着。皇上和孙皇后被一阵马达声惊动,只见那辆黑色越野车以接近声速速度飞驰过来,在大殿前帅气的刹车,转弯调头。

    李煜轩从车上下来,走进大殿,在钱老夫子担任婚礼司仪,由皇上牵着李雪的小手交到李煜轩的手上,然后夫妻二人叩拜皇上和皇后,夫妻对拜,李煜轩先扶皇上和孙皇后上越野车的后座,然后夫妻二人坐上越野车的驾驶和副驾驶的位置。

    随着李煜轩一挥手,禁卫军的骑兵头前开路,李煜轩驾驶着越野车紧随其后,在后面是虎牙军团的骑兵殿后,长安城总兵和恒九儿在幽州城提前清场,派出守城军士维持秩序,所幸没有造成百姓误伤,一路奔驰抵达卧虎商城,城楼上鸣响九十九响礼炮,礼花渲染了整个天空,孙皇后抱着皇上激动不已,皇上也是第一次看到如此绚丽的烟花。

    进城后,李传志和赵灵儿上前叩见皇上和孙皇后,当李煜轩和李雪举行完成仪式,开始赴宴时,文武百官以及诸位皇子才满头大汗的赶到,随着一股股菜肴和美酒的香气传来,由一名名从宫廷借调来的宫女将一盘盘菜肴摆上宴席,给每位宾客盛上美酒。

    每桌十六道精美菜肴,有十种菜肴是大家第一次见,杯中的酒液是绿色,玄阳道长端起酒杯嗅了一下,一饮而尽,闭目回味了会,扬声赞叹道“好酒,不知李少侠从哪里找到的猴儿酒?饭后贫道陪你再看看还有没有隐藏的猴儿酒。”

    李煜轩忙起身说道“玄阳仙长果然学识渊博,这猴儿酒一共就这么多,全都拿来了,皇上这桌用的那两壶是唯一的百年猴儿酒,各位大人桌上的是一壶十年猴儿酒,两壶一年猴儿酒。后面的就是龙炎醇了,照顾不周,还请各位大人见谅!”

    皇上有些不悦的小声说道“贤婿,你怎么能这么败家呢,要知道一壶十年猴儿酒百两黄金啊,而且有价无货,你这么分发下去,那是多少斤黄金啊。”

    众位官员看到皇上痛心疾首的样子,生怕皇上收回这些美酒,也不用劝酒了,直接把杯中的十年猴儿酒一饮而尽,催促宫女在给满上,全场难得一片安静,除了皇上所在的这桌没人敢和皇上抢菜肴,其他各桌的大人们,挽起袖子竞相抢夺桌上菜肴,筷子夹起来麻烦,就直接下手抓,另一手端着酒杯,喝水般猛灌美酒,并催促着宫女满上,抢夺仅有的两壶猴儿酒。

    李煜轩向父母使了个眼色,在李雪耳边以细微的声音说道“雪儿,我去夺帅了,帮我应付一下皇上。”

    李煜轩以入厕为名,告退离席,闪身腾空飞回长安直奔夺帅竞赛场地。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