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大衍战纪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四章 入党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四章 入党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李煜轩附身的张作霖看到一路上詹文渊似乎有话要说,而又不敢的样子,在一家路旁饭馆吃饭时,便主动问道“詹文渊兄弟,你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詹文渊犹豫了一会,凑到近前,附耳说道“张大帅,我想赊购一批军火,不知大帅是否允许?”

    李煜轩附身的张作霖低声问道“你要送给哪个势力用?”

    詹文渊又是犹豫了会,蘸着茶水在自己掌心写了一个“共”字,李煜轩甚是兴奋,自从附身张作霖之后,就一直在打探党组织的消息,却杳无音讯,只是秦少武偶尔报告蒋正中杀戮异党的情报,只是怀疑是在杀人,没有得以确认。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原先以为这次进入的时间太早,党组织还未壮大,现在看来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在自己身边放置了一位,张作霖兴奋的说道“这个没问题,我赠送两个混编军的装备,保证和我们东北铁军同配置的装备,而且我本人自愿申请入党,不知道是否批准?”

    詹文渊惊呆了,愣愣的看着张作霖,再次低声附耳说道“张大帅,现在我们党被蒋正中大肆逮捕屠杀,原在北伐军带兵的兄弟们都牺牲了,面对反动派举起的屠刀,我们的处境岌岌可危的,张大帅可考虑清楚了?”

    李煜轩附身的张作霖没有丝毫犹豫的一点头,低声说道“东北的一切都是我给党组织准备的党费,只是我有个强敌,或许是全人类的强敌r,之前和天界仙长的谈话,你也听到了,这场战争不容乐观,国远比国强出太多,我暂时无法完全向党组织上交这份党费,我也不知道在和r的大战,会剩下多少,只知道就算是我和他同归于尽,也不能让他有机会毁灭地球!你愿意做我的入党介绍人吗?”

    詹文渊紧紧握着张作霖的双手,低声说道“我很愿意,只是事关重大,我没有资格决定,以大帅的身份,我还不够资格做您的入党介绍人,我会尽快向上汇报。原本我都做好,您会因为我是那边派来的卧底,而震怒处决我的准备了,您的远见,我万分钦佩。”

    第二日中午正在进入重庆的进行中,詹文渊的手机响了,詹文渊接完电话,骑马来到张作霖身旁,低声说道“张大帅,那边来人已经在重庆等您了,另外转达截获的重要情报,国针对您派出了刺杀小队,对于国的刺杀小队情况尚不清楚,冈村宁次的派出的刺客有国四位最强的忍者,阻击手和爆破手,还是挺棘手的。大帅还是万分小心些吧。”

    进入重庆詹文渊直接带路到了一家不起眼的中等客栈,一进门,詹文渊就和掌柜的对了下暗语,由掌柜亲自引领张作霖和詹文渊前往一间上等客房,让诸位特战队队员在大厅就餐等待。

    进入这间上等客房,见到一个头戴礼帽,一身青色长衫的男子背对他们,听到开门声,才转过身来,露出坚毅的面庞,热情的向张作霖伸出手来,客气的说道“敝人免贵姓李,不知是否有幸来做张大帅的入党介绍人呢?”

    李煜轩一看这熟悉的面孔,想起来眼前的人就是国的创始人之一,没有想到这次代入的张作霖改变历史的经历,会见到这位伟人本人,随即快步上前握住对方的手,一口说出了对方的名字。

    这位李先生和詹文渊起初很诧异,但想到无孔不入、探知一切的东北敌情一处,也就都释然了,在鲜红的党旗面前,李煜轩附身的张作霖庄重的说出入党誓言,詹文渊作为见证者完成了这个入党仪式。

    李先生紧紧握住张作霖的手,说道“欢迎张作霖同志成为我党的一员,以后就共同为国的革命事业而奋斗的,张作霖同志对外还是先不要公开您的党员身份,正值国难,国入侵,我不希望在对抗外敌的时候,还出现内战。暂时,您和党组织的联系通过詹文渊同志,r的反常迹象,我们也接到了一些情报,的确对整个人类造成了威胁,但是现在的r在国的声望如日中天,似乎使用一种类似宗教的精神催眠手段,加上隆美尔和古德里安这两员名将国已经开始对欧洲各国展开了情报收集,为大战做好准备了,我们的时间似乎不是太宽裕的。这里是蒋正中的大本营,我就不久留了,后会有期!”

    詹文渊考虑到这次面临的刺客有些多,实力还不俗,带人少了,张作霖的生命安全就会构成威胁,而带的人多了,会引起蒋正中的猜忌,便挑选了五名精通国术的特战队战士和自己一起陪同张作霖前去吊唁孙文。

    张作霖一行进入重庆,因为人数众多自然被蒋中正手下中统和军统的人盯梢,当一些革命党元老认出张作霖身份时,立即上报了蒋正中,蒋正中激动不已,放下手上公务,便带上护卫前去拜会张作霖,国之行,欠了张作霖天大的人情,此时听闻张作霖自然赶去迎接,双方在半路上就见面了。

    蒋正中关切的询问了营救自己的东北敌情一处特工们,牺牲人员的家属抚恤情况,幸存十三名特工的恢复情况。

    张作霖表示谢谢蒋正中的关心,已经妥善安置了牺牲特工的家属,郭阳等十三人因为身份暴露,已经转职到特战部队。只是牺牲特工中有位叫夏明远的,他有个哥哥叫夏明翰,因为是员,而死在了蒋正中的中统监狱中。

    蒋正中有些不悦,还是表示愿意将夏明翰的骨灰移交东北方面,并奉上抚恤金十根金条,接着污蔑了的若干不是之处,邀请张作霖加入革命党。

    李煜轩心中更是不快,心中暗想听李先生诉说,蒋正中这几日的时间杀害的人已经过万,特别在部队里清洗的更厉害,稍微和有点关联的将领,不论战功如何,一律免除兵权,抄家满门枪决,只是一些涉及到东北居民的,蒋正中手下的中统和军统,才只是杀当事人,免去了满门枪决。国入侵,这位蒋正中却在窝里斗,让李煜轩恨厌恶,很痛心。

    李煜轩附身的张作霖没有表露出什么,只是遗憾的表示,自己的身子骨一天不如一天,已经是半只脚迈进棺材的人了,只希望为国多尽些力,不想参与政治了,让年轻人去参与了吧。

    蒋正中不免有失望,张作霖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只是他的儿女没有继承他的优点,有些执挎子弟的特征,张作霖更是没有给他的儿女丝毫兵权和政权,拉拢张作霖的儿女入革命党几乎没有什么意义的。而且他敏锐的感知到张作霖是同情的,这可是危险的信号。。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