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其他类型 > 仙界心理医生 > 章节目录 第2章 从少儿教育起步

章节目录 第2章 从少儿教育起步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教孩子,不是这么教滴”

    随着这慢悠悠的声音,一个蓝袍书生从一旁走出。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这书生五官稚嫩,看来也只十七八岁,不过一双沉静如水的眼睛微微眯起,带着几分三十岁以上的人才有的淡然深邃,这双仿佛看透世情的眼与稚嫩的脸搭配起来,显出一种别样的气质。

    很可惜,剑仙林信宏并没有捧哏的问一句“那该怎么教呢?”而是冷冷的望着书生“汝是何人?”

    “上仙息怒,上仙息怒!!”一个苍老的声音急匆匆的传来,随声而来的是一个穿着长袍的老人,老人挽着袍子气喘吁吁的急奔而来,啪的一下附身跪倒在林信宏的身前,拜礼“上仙可是琼华林家仙长?老朽是这一代的桑楼村长,桑楼村世代得上仙庇护,老朽代村人给仙师磕头。仙师容秉,阿笑是我们村的私塾夫子,最喜爱孩童,他平日读书读的痴了,可不是有意冒犯您啊,我们村谁要打骂孩子他都要管一管阿笑这孩子是个痴人,绝无半分恶意,上仙千万不要怪他啊!”老人一面急切切的说着,一面朝着云笑哀求“阿笑,还愣杵在那做什么,快给上仙赔罪。”

    林信宏右手虚抬,老人跪地的身子被拉起,剑仙的神色对这俗人老者倒也没多少倨傲,只是淡然道“琼华桑湖数百年邻里,不必如此。老人家且起,只要他能说个所以然来,林某尚不至那般小气。”

    村长又想磕头“仙师啊,阿笑这孩子是个老好人,不过平日言语惊世骇俗,口不择言,当不得真的。”

    林信宏向来不苟言笑,却也不会对世俗凡人动怒,只淡然道“只要有理,惊世骇俗却也无妨。”

    蓝袍书生正要说什么,却被村长死命的拉住,村长一面拉住云笑不让他说,一面苦笑“仙师,常言说的好,天下无不是的父母,可云笑这孩子却总说天下只有不是的父母,小孩子都是无辜的这样的呆话,怕是会冒犯您。”

    “无妨的,老人家,我家夫君是讲道理的人,你且让他说说看吧!”那温婉的女子闻言却是神色一动,望向蓝袍书生的神色多了几分期许。

    蓝袍书生云笑一面挣脱村长拉扯,一面昂着脖子道“我说的本就没错!这天下的孩子,刚出世时都是如一张白纸。父母如何在纸上作画,画出的便是什么样的孩子。心智或许贤愚天定,可这心性却多为后天教育!所以才有性相近习相远的圣人之语。孩子若是纨绔跋扈或是奸狡狠毒,那也大都是父母教育不当,怎么会是孩子的不是?或许也有天性邪恶的,但那只是万中无一的例外。孩子,孩子原本就是无辜的!”

    这话一出,温婉的女子面上更多了几分喜色,望向自家孩儿的神色更是慈爱温柔了几分,柔声问道“这位先生言之有理,只是”说着,悄悄望了自己丈夫一眼,才怯怯的道“只是我家自问家世清白,对孩子的教导也万万不敢懈怠可这孩子为何,为何总是”

    林信宏冷道“或许这位小夫子所言有理,但这逆子便是这万中无一的例外,行事颠三倒四,不肖至极。以往便也罢了,今日居然仗着几件法宝,逞强好胜,祸乱百姓,若不严惩,我林家数万年家风何以传世?”

    温婉女子脸色一白,低下头,眼圈发红。

    这位女剑仙显然是极为心疼自己孩子,勿需过多观察。这中年剑仙虽然面色严厉,看似严厉愤怒,可他眼角却微微下垂,显出了几分鱼尾纹,嘴角虽然是下拉,但是却反而显得刻意,这是在压抑某种情绪。如果我没有看错,他虽然被我指责显出怒意,却实际也和这女子一样,至少有那么一丝欢喜和期待。没有人会愿意被人指责有错,但是对于爱极了孩子的父母来说,若是自己孩子的错误源于自己,做父母的却大多宁可是自己教导有错,而不是孩子本性不端。如此

    “山野村夫云笑,见过仙师。”云笑端庄的行礼后,怜悯的望了一眼跪坐在地上的少年,轻轻一叹,抱拳问那妇人“敢问仙姑,这位仙师,也就是您的丈夫,是否是一位非常有名望的仙师?”

    “不敢当”温婉女子抬头,对着云笑还了一礼“不过我夫君出自名门,十三岁便仗剑江湖,斩妖除魔,在这北地的修真界,也算小有名望。”

    “那是否也对令公子十分严厉。”

    “自然,我琼华山庄万年传承,先祖受世人敬仰万载,我辈自然不敢有辱先祖之德行,行事向来战战兢兢,不敢有背先祖之德。是以对这孩子却从来不敢放松,以免岚儿变成一个纨绔子弟,辱没祖宗。”

    “那就是十分严厉了?那您两位平日夸赞过他么?”

    “哼,这逆子平日所为有何值得夸赞?”林信宏怒而插言。

    林清岚听到这话猛一抬头,双目一紧,眼神中满是悲愤与委屈,却终究什么都没说。

    “那就是了”云笑叹了口气,怜惜的望了一眼那个依旧呛着脖子做不屑状的少年“其实,生在名望之家,有着显赫的父辈,也并不是什么很幸福的事情”

    听到这话,林信宏与美妇人对视一眼,眼中闪过几丝心有戚戚的味道,俗人自然羡慕出生富贵,但是两人却都知道身处世家的艰辛。虽然还未谈到教育问题,仅凭这一句,便也觉得这个年纪轻轻的小先生见识确实有其独到之处,也不枉两个仙家容他说话。

    “这孩子出生如此显赫,您的夫君名望如此之高那么,他若是做的好,别人也不会认为他多么努力,只会说,他是林仙人之子,做的好是应该的,若是他有了错,哪怕是一点点的小错,别人也会说,他给林仙人丢脸了。”

    林信宏与其妻都是一愣,若有所思。而林清岚却是陡然一震,抬起头望着云笑,眼中闪过一丝惊异的光。这光中有惊奇,更多的却是一种被理解被认同的感动。

    云笑的话,简直说到了林清岚的心里。

    云笑又叹了口气“林仙师,学生胆敢冒犯一下,敢问仙师,您年轻时,或者说少年轻狂之时,是否也一直没错过?没有做过任何错事?”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林某少年丧亲,无人教导,年少轻狂之时,亦是做过错事的”林信宏微微皱眉,却也直言不讳,说到这里,叹了口气,眼中流过几分追忆与遗憾。

    “林仙师,您也犯过错,可您犯错的时候,和您孩子犯错的时候,所受到的评论是一样的么?”

    林信宏沉吟了一会,不语。

    “从方才学生听到您对这孩子的斥责,学生也大概可以听出,您对孩子的教育,完全是以严苛为主。您或许是担心宠溺会让孩子教育失败,但是您却似乎不知道,无论是宠溺还是严苛,都是不可极端的。宠溺往往会调教出一个纨绔子弟,但是一味的严苛,教出的孩子也往往多有弊病。”

    “岂有此理,林某严格教导难道还有错了?”林信宏呵斥。

    云笑面色不改,严肃的道“任何人都需要鼓励、肯定与赞许,孩子更是如此。一个人成长中若没有被鼓励、肯定与赞许,那必然会在性格上引起某种缺失。这孩子出生在您的家庭,做的好了,没有人会给他赞许,因为在您看来那是应当的。做的不好,那便是严厉的责罚等着他”

    云笑转头望向林清岚,眼神中满是怜悯“他只是一个孩子,他需要父母的疼爱,需要肯定鼓励与赞许,可是他无论怎么努力,都得不到这些,因为他是当世大侠的孩子,他或许可以前途无量,但是他无论怎么做,都不可能以冲龄之年岁超越他的父亲。”

    林信宏皱起眉“林某少年丧亲,当初无人指引,亦无人循循教导,却也在努力修行,不敢有丝毫懈怠。这逆子资质尚且在我之上,又有我与夫人全力教导,修行资源更是从未短缺过他。可他如今已经十五岁,修为却连林某当初一半都不到,这除了天性疏懒顽劣还有何原因?”

    云笑微微一笑“从您方才的责备,学生也稍微猜到一二。无非是这孩子平日修行不够刻苦,性情顽皮。可是林仙师,他与您不一样啊!您方才说您少年丧亲,这样的惨事却也同样磨练了您的心性,所以您可以少年立志,刻苦修行。但是他不是啊!”

    “你这书生好诡辩,莫非要林某死了他才认真修行么?”林信宏怒道。

    仙师一怒,旁边围观的桑湖村人都胆战心惊,村长更是坐倒在地,股栗不止,可是首当其冲的云笑脸上却笑容不变“仙师您且息怒,学生是有道理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