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其他类型 > 仙界心理医生 > 章节目录 第3章 教育仙师也没什么可怕的

章节目录 第3章 教育仙师也没什么可怕的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仙师一怒,旁边围观的桑湖村人都胆战心惊,村长更是坐倒在地,股栗不止,可是首当其冲的云笑脸上却笑容不变“仙师您且息怒,学生是有道理的?”

    这位林仙师虽然看起来是在发怒,但是眼中和头部血管并未充血,瞳孔也没有缩手部肌肉仍然保持着松弛状态,无论从哪方面看,这怒意都只是故意做出吓我,这是在测试我的胆识么?呵呵

    “俗世有句话,叫“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学生虽然不是修行中人,却也是看惯世间学子。俗世学子中,但凡家境贫苦,遭逢大难之人,其学习之勤奋刻苦往往远胜过那些家境富裕的孩子,此番道理无论仙凡总是共通的。仙师若是不信,可以去周边州郡暗访,便知学生所言非虚。”

    林信宏怒容减缓,想了一会,点头“倒也有几分道理,但这逆子之懒惰轻浮却是不肖之至,便是寻常人家,又哪有如此顽劣之人。”

    “没有压力自然也就没有动力,家境够好的人家,子孙才会懒散轻浮。您早年努力奋斗,不就是希望自己子女可以不像自己幼时那样的凄苦无依么?”云笑暗捧了林信宏一句,才继续道“林仙师,但凡学业,都需要动力的。正所谓强扭的瓜不甜,旁人的强行要求,与本身想要学习,其学习的动力可谓天壤之别。他没有您那样的经历,他没有遭受过某些打击,便不可能自发的去用功。所以一个家境优越的孩子其学习动力往往是在于别的原因,而不是本身的自觉性。”

    “自觉性此一词,倒也有几分意思”林信宏剑眉紧缩,若有所思。

    “更何况林仙师,学生胆敢请问您,换了是您少年时,您的面前有着一座无法逾越的大山,无论你怎么努力都无法突破,无论你多么努力,都得不到别人的肯定,永远都只有责罚与批评敢问您还有多少动力选择继续努力?您一味的强制要求,对于他这个年岁的孩子来说,不仅不会让他自发的去努力修行,更会让他对修行与学习产生逆反心理,学生敢说一句,贵公子的不学习,或许正是您教育不当的责任。”

    林信宏张了张嘴,却并未再次怒骂。

    爱之深而责之切,对林清岚的严厉,不是林信宏不喜欢这个儿子,而是期望太高。林清岚的“不成器”早已让林信宏心中悲苦多年,可又无法扭转,对于林信宏来说,世间没有任何事情,比这资质过人的儿子堕落更让他绝望。

    若是这孩子的不成器不是因为孩子的天性有问题,而是自己这个做父亲的教育失败,林信宏宁可愿意是后者。

    也只能是后者!!

    “可是”林信宏沉思了一会,却依旧摇了摇头,拿手一指林清岚“修行懒散也就罢了,可他今日所作所为,却是大辱我林氏门风,此事断不可恕!”说道最后一句,却已经是声色俱厉。

    听到这句话,旁边的美妇人眼圈一红,几乎落下泪来。

    眼白有些充血,上眼睑收缩,颈部大动脉鼓起,手指微微颤抖,可见其情绪波动严重。这句话居然并不是纯粹的做表面文章,而是确实有想要惩处这个小公子?难道真要因为自己儿子为陌生凡人除害时,仅仅是临阵退缩都要惩罚?这家教还真严厉的过分了不过照此看来,这位叫林信宏的仙师或许教育方式有所缺失,但是却似乎是一个真正的正直之人,不过这样的人,倒是更好应付了。

    云笑却依旧在笑“林仙师,我想请问下,林公子何错之有?”

    林信宏沉声道“我林家祖训,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身为修士,自当护佑乡里,可今日他行事不当,除害不利,却因为贪生怕死而自顾逃命,让妖兽毁你村落,你身为村中之人,难道不怪他?”

    云笑一脸诧异“那妖兽十三日前出现在北面山林,十三日来,已经吞噬我村人三人,伤十数人,我村人恨不得饮其血食其肉。林公子本非我村之人,也明知自己修为不如那妖物,可纵然如此,林公子仍然不惜一切,为我村之事仗义出手,正是圣人语中的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如此大仁大义之事怎么会变成您口中的罪过?何况,若非林公子来,殇虎又怎么会被您斩杀?”

    林信宏脸色一僵。

    “小先生莫要误会!”美妇人连忙道“非是我夫君不来,我夫君百日前便已经在闭关之中,妖兽来袭之时,我夫君正在紧要关头,我辈修士若是一旦闭关,临时出关必然受损甚重”

    这仙师还真耿直传说里这些仙师都是高高在上的,今日遇到遇到这样因为保护平民不利还这么急切解释的这林姓仙师一家还真是奇特

    “夫人容秉,小可万万没有责怪仙师的意思,小可早已听闻我桑湖村百年来都托庇于琼华山庄羽翼,也知仙师断然不会明知我村有难而罔顾,之所以未能及时除妖,定然是有其原有。是以,林公子在林仙师无暇分身之时,不顾自身修为不足,也毅然为我村人出手,我桑湖村上下,都深感其德!岂能不能好歹怪责仙师?”

    “可他临阵逃脱”林信宏仍然皱眉。

    云笑大声道“妖兽强横,小仙师力有未逮,那么暂避其峰才是正理!若小仙师蛮干硬来,纵然挡得住妖兽一时,一旦小仙师不敌受创,我桑湖村皆是凡夫俗子,还有何人能抵挡妖兽?”

    此言一出,林信宏和美妇人神色都舒缓了许多,美妇人眼中更满是感激,只是林信宏望着这周围狼藉的一片废墟,仍然眼中犹豫。

    云笑微笑道“仙师,您若觉得小公子行事欠妥,便帮忙弥补,多补偿一些损失的村人便是,做父母的,不就是应该为孩子拾漏补缺么?其实小仙师方才的退避才是对的!正所谓存人失地,人地皆存,存地失人,人地皆失。只要小仙师无碍,些许房屋田产又算的了什么!”

    “存人失地,人地皆存,存地失人,人地皆失!存人失地,人地皆存,存地失人,人地皆失”林信宏闻言却是猛然一震,不断念叨着这两句话,笔挺的身姿摇摇欲坠,脸上悲苦难言。

    云笑见林信宏似乎被自己这话触动了什么,微微皱眉。

    这林信宏如此神态,恐怕这林家当真因为耿直的过分而导致某些惨事,记得他说过他幼年丧亲,或许不行,眼下事态良好,还是以计划好的原轨迹为上,先把话题拉回教育方式,达到原计划再说。

    “当然,此事林公子也确实有所错漏。但是错漏只在于林公子在设计陷阱之时有些托大,轻视了妖兽。但是这也仅仅只是能力和经验的不足,并非心性之错。他只是一个孩子,他不可能像您一样经历那么多,所以他必定会犯错,修行也必定会偷懒。虽然您可能教育过他,但人不是机械傀儡,人的很多事情,都是必须亲身经历,才会真正的有所感悟啊。

    “拿一个成年人的智慧与心志,去要求一个孩子做到同样的程度,这合理么?”云笑说到这里,深深的叹了口气“他只是一个孩子啊“

    随着云笑的叹息,的一双美目渐渐的红了,她望向林清岚的目光不再是那种恨铁不成钢,也不再是伤心与绝望,而是怜惜与歉疚。

    美妇人望着自己的孩子,眼圈越来越红,胸中的心疼更是无以复加。心中只有一句话儿啊,娘无能,不懂得教导之道,这些年来一味责备你,娘对不起你千错万错,都是为娘的错,你你可千万不要变坏啊

    望着这两个家长的神态,云笑眼中掠过一缕笑意。

    他知道,自己这番针对少儿教育的心理辅导,已经成功了。

    不过打铁尚要趁热。

    “很多家长以为,对孩子严厉就是好的教育,但是很可惜,他们错了。严厉之外,更需要有慈爱,在严格教导之外,对孩子的努力,也是必须肯定与鼓励的。”

    “人都是从错误和失败中才会真正的成长,没有人能不犯错误。所以犯错之后家长的对待方式往往会对一个孩子的心理产生极大的影响。”

    “只可惜,很多家长一直到孩子长大,都不明白这个道理。他们自以为正确的严苛教育,其实是和那些宠溺过度的家长一样的犯了错误,一样的走了极端罢了。”

    “正所谓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教育一道乃是百年大计,可非等闲易事啊”

    说完这些,云笑长长呼出一口气,用悲天悯人的神态,望着眼前的一家三口。

    一家三口的仙师修士。

    良久,林信宏怔怔的听完了云笑一大串长篇大论,才长长吸了口气,双臂一抬,正色肃荣,朝云笑拱手“云先生林某冒昧,不知可否请先生任我琼华山庄的西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