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其他类型 > 仙界心理医生 > 章节目录 第44章 作为主角总要有点秘密的

章节目录 第44章 作为主角总要有点秘密的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就在这北地风声鹤唳的气氛中,一年缓缓的过去,又到了年底。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一年的时间过去了,云笑的修为也到了眀气巅峰。

    每逢过年的时候,天地似乎也在吞吐,这个阶段的天地元气的涌动较往日会浓郁许多,一些平日元气稀薄之地,也浓郁的好似洞天福地一般,许多修士都会选择这个时候进阶。当然,因为心魔的缘故,在此时陨落的也不在少数,是以对修士而言,每年的这个时间,就是机遇与危险并存的时间,一旦扛过去了,就是值得庆幸的事情。

    这便是大千世界里“过年”这个习俗的由来。

    既然是大多数修士都进阶的时日,云笑也不例外。

    一年半的时间由眀气一层修炼到眀气十层巅峰,这个速度对于已经炼体至先天,一品资质,修行着天下第一流的功法又有着充裕修真资源的修士来说并不算快,甚至属于较慢的。之所以这么慢其实并非是云笑资质低劣,而是为了巩固基础。林家对于基础的重视不同于一般的修士,这也算是世家的底蕴。

    年关将近,云笑也准备进阶。

    与去年林清雨单独进阶不同,云笑进阶的时候却并非无人照料。除了王嫂忙着准备年货,财叔守着门房外,林家一家四口都在养心堂旁边的静室中,打开了一面水镜,一起关注着云笑的进阶。

    因为北地玄霜派的灭门事件,人心惶惶,今年过年王婉诗没有回娘家,正好一家四口一起看护云笑的进阶。

    云笑按照修士进阶的正常行为早已斋戒三日,尽量排空体内不属于依靠自己吸纳的灵气与食物杂质,这是为了避免在进阶的时候受到额外的干扰。

    事实上这并非绝对和必须的,在那些英雄豪杰们的传说中,于极度恶劣的环境甚至在战斗中进阶都不计其数。之所以要如此,只是让修士在进阶的时候会减轻一些负担,因为任何杂念按照云笑的说法就是负面情绪,都可能成为心魔的附着物,会让心魔借由这一丝杂念或者恶念而生。

    盘膝坐好,云笑开始缓缓运功。

    从眀气进阶到观心阶的流程其实很简单,就只需要尽力吸纳之前无法承受的天地元气,将这些天地元气强行压入经脉中,然后感悟体内经脉的走向,将经脉进行强化。

    强化后的经脉就可以承受更强大的天地元气流动,以释放出更强大的术法。

    说白了就是真元的管道加固

    所谓的观心阶,其实是上古留下来的名词,古时候并没有“测灵石”这玩意,修士想要了解到自己的资质和元素亲和的倾向,必须要学会内视己身,看清楚自己的力量属性和倾向。

    此之为“观心”。

    了解自己,确定未来的方向,这就是观心阶的意义所在。

    但是随着时代的进步,测灵石可以直接准确的告诉一个修士的体质与资质,观心阶的意义就不如以前重要了。

    所以这个阶段对于现在的云笑来说意义也不大,仅仅是只是纯粹的经脉强化而已。

    但是,云笑却并非只为了那么简单的目的。

    努力吸收着刚刚凝聚在周身的天地元气,云笑试图感受那所谓的“心魔之元”。

    那个可以引动人心中负面情绪的诡异存在。

    一缕缕淡淡的黑色气息与红色气息随着天地元气一起进入云笑的体内。

    隔壁雅间。

    林清雨紧张的望着水镜中的画面,小手捏成拳头,指甲深深的陷入肉中。

    王婉诗轻轻抚摸了下女儿的背心“雨儿,不用担心,以先生的资质心志,观心阶绝对没有丝毫问题。”

    “我女儿知道”

    林清岚嚷道“姐,你怎么对先生这么没信心,先生何等人也?如果说将来结丹,不,金丹大成的时候会遇到失败还有可能,现在观心阶是个修士都能度过好吧。”

    “你这小子乱说什么呢,观心阶固然是第一道坎,也并非人人可以突破!进阶观心阶失败的修士比比皆是,哪有你这样胡扯的!”林信宏训斥。

    “可先生不一样啊,先生怎么都不可能在这失败好吧”林清岚嘟囔。

    “女女儿也知道先生绝对没问题,可是,可是就是忍不住”林清雨咬着嘴唇。

    王婉诗看了女儿一眼,轻轻叹了口气,却带着几分幸福回忆的意味,仿佛看到了少女时期的自己。

    “心魔之祸,也要凭依修士自己的杂念与恶念。雨儿,你且放心,先生这样的人,肯定不会有什么邪念和恶念的,心魔无法寄托,顶多就是有些许杂念而已,以先生的意志,抑制住杂念毫无难度。”

    “嗯,先生肯定是没有邪念恶念的,女儿从未见过像先生这般清澈的眼神。”

    林信宏却在皱眉“奇怪”

    “什么?”林清雨听到父亲的话,顿时紧张了“先生,难道出什么事情了?爹,到底怎么了?”

    “雨儿,你稍安勿躁。”林信宏摆了摆手“以阿笑二品的资质,应该早就吸纳了足够进阶的天地元气可是他为何却并没开始进阶,却还在吸纳?他想做什么?”

    “哇,先生居然睁开眼了?咦,先生在做什么?爹,进阶的时候可以乱动么?”

    “进阶又不是昏迷,自然能动,只是寻常人进阶都专心致志,更担心被打扰,自然不会乱动而已。但天下知道能人无数,多少英雄豪杰甚至是在战斗中进阶,又有什么奇怪的。”林信宏训斥了一半,却嘎然而止,望着水镜中的云笑目瞪口呆。

    水镜中,云笑的眼中带着一些疑惑,抬起了右手。

    云笑的右手中,出现了一团红黑色的雾气。

    云笑手中的红黑色雾气在他的手中盘旋着,涌动着,仿佛一只显性的魔鬼。

    “这这是魔元?”王婉诗惊骇的望着水镜“这先生居然,居然将魔元逼出?”

    林信宏一脸的凝重“逼出魔元虽然有些惊世骇俗,但我却也曾经听闻有人可以做到。但是阿笑这个样子,却似乎不仅仅如此他他居然,居然在操控着魔元?他是如何做到的?我只听闻传说中有一个名叫心魔老人的绝世凶魔,可以以心魔为力量,还能驱使心魔攻击他人,此魔头早已被正道联手斩杀,可阿笑怎么可能也能做到?”

    林清雨眼睛忽地一亮,倒吸了一口凉气“女儿想来或许能猜到先生为什么吸纳了足够的天地元气还不进阶。”

    “啊?为什么啊姐!”林清岚追问。

    “或许”林清雨眼中又露出倾慕崇敬的眼神“或许正是为了弟弟你啊。”

    “为了我?怎么和我扯上关系了?”林清岚有些不满别人将什么都扯到自己身上。

    “先生他他一定在研究心魔,先生在研究魔元是什么。”

    “阿笑要研究心魔?”林信宏神色更凝重了“雨儿,怎么回事?”

    林清雨正色道“先生以前与女儿闲聊时,谈到上古时期人类的那段惨痛历史,说到人类就是因为自身心魔涌现,大批修士损于内耗,这才无法战胜那些远古异族。先生当时虽然脸上没显出什么,但是女儿看出来先生对人类被异族入侵亦是惋惜痛恨。所以先生有提过一次,他想搞清楚心魔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会干扰所有人类的进阶。”

    “先生似乎并不仅仅只满足为女儿解决心魔的困扰”

    “虽然虽然先生没有对女儿明说过但是女儿隐隐有个感觉。先生并不满足为女儿祛除心魔,也不满足帮助弟弟”

    “或许”

    “先生想要解决的,是所有人族修士的心魔!”

    此言一出,整个世界都仿佛停滞了一瞬间。

    林信宏三人无言。他们望着水镜中正一脸迷茫望着手中魔元的云笑,望着这个正在从最低的眀气向观心进阶的少年,却都露出一丝仿佛朝圣般的神色,仿佛,正看着某个伟大的诞生。

    云笑眼神微微闭了闭,手中的魔元又被吸纳了回去。

    随着魔元被吸入,云笑的眼中多出几分红色气息来,整个瞳孔由黑转红,眼白也出现一片红雾。

    林清雨惊呼起身,却被林信宏抓住“雨儿,相信他!”

    林清雨一滞,深深吸了口气,盘膝坐下,只是身子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云笑皱了皱眉,眼中红光快速的散去,这次又伸出了左手。

    此时云笑两只手中分别是一团黑色的气息与一团红色的气息。

    当黑色气息被吸纳进去,云笑的眼中就出现黑雾,当红色气息被吸纳进去,便出现红色,但是都持续不了几秒钟,便再次出现在云笑的左右双手中。

    林清岚使劲吞了口口水“这先生这是怎么做到的?他,他似乎完全没有受到心魔的干扰?他甚至在玩弄心魔?这怎么可能?难道心魔这般容易对付么?姐当初也是度过双心魔”

    “小弟别胡说!小弟你千万不要以为心魔是什么简单的东西。”林清雨心有余悸“我去年进阶,只觉得那每一丝魔元都在操控着我的思想与灵魂,我费尽全力都无法抵御心魔的侵袭,哪有你说的那么简单!若无先生在,我早已被心魔控制。先生,先生肯定是天赋异禀,对心魔有格外的手段。我就知道,先生虽然说什么帮我祛除心魔只是运气好,但那绝对是谦虚之词。”

    “先生托辞运气那自然是谦谨之言!”王婉诗在女儿手上抚了下“为娘也算见识了不少奇人异事,可从未听闻有人居然可以帮助他人度过心魔之患,更从未听闻有人可以帮助他人成就清净之躯。先生淡薄名利,对我林家照顾有加,可岚儿你千万别真的以为你姐姐的福源是什么运气。”

    “不错,岚儿你休要大意。你姐的心性其实比你更稳固,却依旧难以抵挡心魔。”林信宏也正色道“虽然为父也不知道阿笑是如何做到,但是岚儿你千万不要心存侥幸。数万年来,但凡对心魔有过轻视的,都不会有好下场。”

    林清岚吐了吐舌头,不再说话。

    “阿笑此举惊世骇俗,岚儿雨儿,你们切勿对外泄露分毫,尤其是岚儿,你心性轻佻,但”

    “我知道的爹!”林清岚恼道“我虽然是不如姐姐沉稳,但是这样的大事我怎么可能乱说?我就算是死了也不会泄露先生的秘密的!”

    林信宏没有理会林清岚的辩驳,严肃的道“还有,但凡异人自然有异举,阿笑能做到操控魔元这种事情自然是神异,他若愿意对我们讲,自然会讲,若是阿笑不提起此事,你们也休得追问!阿笑对我们林家有大恩,我们要懂得知足,不可得寸进尺。清岚,我说的就是你,你可明白!”

    “知道啦爹,我像是那么不知分寸的人么?”

    “像!”

    林清岚囧

    也不知过了多久,云笑双手一捏,两只手中的魔元都被捏碎,消散在空中,然后云笑闭目,吐出一口血来。

    林清雨一颤,却不敢出声,只是双手握得太紧,鲜红的血水从指缝里渗出。

    林信宏却是脸色古怪“雨儿别担心,阿笑没事,只是只是”

    “先生怎么了?”林清岚问。

    林信宏哭笑不得“阿笑他唉,我都不知道如何说了。寻常人总是担心心魔侵体,吸纳了足够用以进阶的元气就开始进阶。但是阿笑却似乎并非以进阶为目的,而是专注的研究魔元,导致吸纳的天地元气过多他刚才吸纳的天地元气,是寻常眀气修士进阶观心阶的两倍以上。”

    “夫君,你是说,阿笑方才吐血与心魔无关,只是因为因为凝集天地元气的时间过长,体内元气过多,导致经脉受损?”

    “这种受损是好事。”林信宏肯定的道“我们林家不缺丹药。”

    “原来如此!”王婉诗眼睛一亮“寻常人担心心魔,都是凝集到足够进阶的天地元气就停止,谁也没像阿笑这样明明足够了还在继续吸纳真元,所以阿笑的进阶之后,经脉要比寻常观心阶的修士更坚韧更稳固,!”

    说到这里,王婉诗忍不住叹了口气“可惜可惜先生穿越两界之时受到元气潮汐浸袭,体质已经转为全系杂灵根否则”

    林信宏笑了“夫人,我总觉得,杂灵根什么的,不会成为阿笑的枷锁。”

    “什么?夫君,你有什么办法么?”

    “我没有。”林信宏摇了摇头,却坚定的道“但是我坚信,阿笑必然会另有机缘,一定。”

    “但凡非常之人,必然会有非常之举,更有非常之福缘。夫人,你的夫君我,当初不也只是一个并非极品纯灵根的三品资质么?”

    “我林信宏一个普通灵根的三品修士,也做到了无数一品纯灵根都无法做到的事情!我当初都能以结丹境斩杀金丹大妖那么有志于斩杀全人族心魔的阿笑,又怎么会受限于杂灵根的体质?”

    林信宏望着镜中的云笑,嘴角掠起一丝骄傲的笑,定下了结论

    “有一种人,天生就是为了打破常规而出现的。”

    “爹,你这话是在变着法儿自夸么?”

    “孽畜!闭嘴!”

    “哎呀呀!娘亲救命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