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其他类型 > 仙界心理医生 > 章节目录 第259章 针锋相对

章节目录 第259章 针锋相对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说话的人自然是刘振。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薛云凤毫不掩饰的用厌恶的目光望向刘振,冷道“你是何人?”

    刘振露出和伊雪相仿的微笑“晚辈玄天宗太清峰门下弟子,刘振。也是林依雪的夫君,特来这里接她。”

    薛云凤根本不想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谈论林依雪与刘振的婚事,但是此时却被刘振逼到了这里,不得不冷道“本座是伊雪的师尊,从来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被许了人家。”

    林依雪走上前一步“启禀师尊,弟子入门之时,便已经说过,与我夫君刘振早已有了白首之约的。此事门内姐妹大都知道了呢。”

    薛云凤一摆手“你说的,本座知道。但是那是你们在小世界中的约定,按照我大千世界的规定,但凡从小世界中来到本界的,之前各种约定尽数作废。再说了,你元阴未失,分明还是处子,何来夫妇之说。”

    说到处子之身这事,刘振和林伊雪都微微脸色发红。

    趁着刘振与林伊雪这一顿,薛云凤强势的道“婚约之事,当有长辈看护。你既然父母双亡,自然是我这个做师父的来帮你照看此事。小世界中婚约,对已经成为神州修士的你们来说,根本是无意义的。”

    刘振听到这话,忽然忍不住想要大笑。

    云笑感受着刘振的心情,心中也是了然。

    为何刘振会想要大笑?因为薛云凤此时的台词反而说明薛云凤已经没有其他招可以想了。

    从来到琼华派开始,刘振就开始布局。他刻意交好琼华门人,做出痴情的模样,都是为了做舆论战。

    毕竟这里是琼华派,而薛云凤是琼华掌门。

    不过薛云凤也并非绝对优势,因为她虽然是琼华掌门,可是琼华派也不是一个被她独裁的门派。所以薛云凤固然有主场优势,可她手中真正算是最硬的底牌,也不过就是她的“师尊”身份。

    神州大地的师徒关系远比地球上师徒关系更为紧密,在某种意义上,薛云凤对于林伊雪的婚姻确实有一定的决议权。

    师尊的身份,就是薛云凤的王牌。

    而此时,薛云凤这么早就打出了“我是林依雪的师尊”这张最大的王牌,这让刘振轻松了许多。

    此时,众琼华门人已经围观的越来越多,刘振留意到,在外围,已经有几个长老级别的高手出现。

    而大部分琼华派弟子其实都已经知道薛云凤的目的许厚权这几年来对林伊雪的爱慕是人所周知的,而林伊雪则一直相待以兄礼,虽然没有特意疏远,可也没有表现出丝毫男女之情。

    此时大师姐林伊雪的夫君到来,显然是带着几分抢亲的味道,而掌门真人却显然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儿子许厚权,所以闹了起来。

    直到此时,琼华派弟子仍然是笑嘻嘻的旁观事态发展,当做自家人的内部斗争罢了。

    无论是刘振想要讨回妻子,还是掌门为了儿子抢媳妇,对于琼华弟子来说都属于人之常情,并不存在“正邪”的问题。

    刘振虽然算是外来者,可是一来因为“大师姐未婚夫”这个身份,二来刘振这几日来对琼花弟子的刻意交好,三来刘振虽然与薛云凤针锋相对,但是基本礼貌依然保持,一口一个前辈,并无失礼之处,也就不存在对“琼华派”的侮辱,对此,琼华弟子便都笑眼旁观。

    在这些琼华弟子里,其中比较年轻的少年男女自然是偏向与刘振与林伊雪,而有些年龄,或者有些地位的,则多站在薛云凤身边。

    事实上对于“自由恋爱”这个话题,支持的多半都是小青年,而反对的则多半是大家族。

    因为对于大家族来说,“联姻”本身就是家族与家族之间最稳妥也是最为正确的“礼仪”。对于家族集团来说,个人的那些情情爱爱完全是无病呻吟罢了。而大千世界里否定小世界婚约的惯例,也自然是大家族们提出来的。断绝小世界的约定,自然是为了将一些出色的小世界修士绑在自己的战车上,如此而已。

    林伊雪却显然没这么轻松,她望着薛云凤好一会,直到望的薛云凤有些承受不住,想要偏开目光时,才轻轻叹了口气“师傅,难道在您看来婚姻这种事情,仅仅只是因为约定么?难道婚姻这种事情,不应该是以两个人的感情为基础么?”

    薛云凤听到这个一向听话而开朗的徒儿第一次用这种带着哀怨的语气说话,心中也有些不忍。但是很快,自家儿子多年前以十岁幼龄进入森林,与妖兽拼杀的鲜血淋漓的回忆浮现在了薛云凤的脑海中。想到当初那让自己心疼欲死的场面,薛云凤的心再次硬了起来。

    薛云凤冷道“伊雪,为师也是为了你好。你这位旧识从小世界上来这几年来,也不知道在何处何方,做了何事。大千世界与小世界截然不同,很多人都会迷失在大千世界的繁华之中。你们几年未见,此时见面你心中激荡,为师也是理解,但是你作为我琼华派一代弟子中的大师姐,可不能将终身大事如此草率!哼这等不知礼数的人,谁知道品行如何!”

    刘振一脸的讥讽,语气却颇为“敬重”,只是这份敬重反而因为有些过而显出几分搞笑“薛前辈容秉呐,晚辈前几日便已经申请求见前辈,只是前辈外出未归,晚辈一片敬意未能得以发挥。晚辈丝毫不敢违背前辈虎威,这几日来都只敢在贵宾殿中等待前辈接见。今日之所以未能在与伊雪相见前先行向前辈请安,无非是晚辈与自家妻子数年不见,见面时情绪激荡,难以自持,还请前辈见谅啊啊。”

    这段话原本也没什么问题,可是刘振说这段话的时候,却刻意的捏腔拿调,仿佛唱戏一般,云笑更觉得刘振这方才的举动颇有几分“喜剧之王周星星”的感觉。原本正常的话语,被他那么一夸张的动作表情演绎,反而让人感到扭曲到可笑。

    这种新奇的“表演”让众弟子也都想笑,当然谁都不敢笑出来,全都憋的脸红。而薛云凤陡然遇到这种从未见识过的表现方式,有些反应不过来,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才对。

    林伊雪轻轻拉了拉刘振的衣角,低声道“好啦,别搞怪了,她毕竟是我师傅。我们以前小世界的传统里,也一样有着尊师重道一项。”

    “可是”

    “让我来说吧。”

    刘振叹了口气“好吧。”说着,也收回那副夸张的“敬重”表情,冷着脸默默退后到林伊雪的身后。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