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其他类型 > 仙界心理医生 > 章节目录 第263章 不逃

章节目录 第263章 不逃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三位师兄,小妹也没办法啊”林伊雪苦笑着,打出一轮轮的剑影,抵御着三个金丹期持法弟子的攻击。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这三名执法弟子都没有下杀手,用的攻击也多以压制为主,并非杀伤。可相对来说,这样反而是林伊雪最难应对的状况。

    就修为而言,林伊雪自然是很高的,但是三个执法弟子并没有下杀手,只是用压制性的打法,这样林伊雪也不好直接下手攻击。如果是生死敌对,林伊雪哪怕只用金丹期的修为,使用法则力量和战斗技巧,也可以轻松打败。但是现在没法对同门师兄下杀手,只能被动抵御。

    而这种被动抵抗的战斗方式,就变成了类似武侠里的比拼内力

    一个金丹期,怎么也拼不过三个金丹期。

    林伊雪抵抗的香汗淋漓,刘振却依旧抱胸冷笑。

    这让旁观的琼华弟子都有些齿冷。

    其实众琼华弟子也有些茫然,原本的内部家庭情感斗争,忽然一下子变成了全武行,这让众人有些接受不了。此时看到刘振这幅样子,众弟子忽然有了个心理宣泄口来。不满的情绪一下子向刘振发泄了过去,一片认为刘振“小白脸”“没担当”或者“不体贴”的话语飘了出来。

    三个执法弟子闻言,似乎受到了舆论压力,也加紧了几分攻击,当然,只为针对刘振,而不是针对林伊雪。

    可这样一来,林伊雪抵抗的反而更为困难。

    如果这些攻击是对准林伊雪自己,她大可以凭借自己的身法技巧躲避。可这些攻击都是对准了刘振,而刘振却故意站在那不动。这就让林伊雪只能依靠自己的技巧将一个个攻击化解掉。

    此时的场上,只见三道人影对准中间的男子轮番进攻。而林伊雪却白衣飘飞,在场中来回掠过,不停用极为高明的剑诀将三人的攻击或化解或抵抗。以一对三,却始终没让一道剑光落到中间男子的身上。一

    此时的场上,只见三道人影对准中间的男子轮番进攻。而林伊雪却白衣飘飞,在场中来回掠过,不停用极为高明的剑诀将三人的攻击或化解或抵抗。以一对三,却始终没让一道剑光落到中间男子的身上。

    “这这青玲,你有没有发现,大师姐好厉害啊!这样,这样的攻击,她都能抵抗的住!”

    “是啊是啊!大师姐居然可以一个人和三位持法师兄较量呢,以前门内切磋,大师姐都一直没这么厉害过!”

    “估计是为了保护她的情郎吧,真气死人了,这个叫刘振的怎么这样,他要稍微躲一躲,大师姐都不会这么吃力。”

    “大师姐不会真的被掌门真人惩罚吧?哎,怎么会这样啊!”

    “要我说,是掌门真人自己过分了,别人明显都是一对夫妻了,掌门真人楞要拆散他们”

    “我看拆散的好,许师兄多帅啊,这个刘振居然都只让大师姐保护他,我看也不值得嫁。”

    众琼花弟子议论纷纷,却不只三个持法弟子都心中震惊。他们自己虽然并无杀意,但是却并未手下留情,每一次攻击,都是实打实的,只是没有动杀意罢了。这样的攻击,却被这个只入门三年多的师妹全部挡下,这让三个执法弟子感到一阵心惊。

    薛云凤的脸色也阴沉了下来,她没想到,这个弟子居然如此难缠。动手的三个执法弟子都已经修行了数十年。吃法弟子的天赋绝对不低,不是同辈中的佼佼者,也没资格成为执法弟子。而出手的这三个持法弟子,更是持法弟子中的佼佼者。

    可没想到的是,三个持法弟子中的精英,联手,居然都拿不下林伊雪,这让她对林伊雪的天赋感到深深的忌惮,同时也感到了深深的渴望。

    “这样的天赋,如果能被我的儿子吸取那我儿子能变成怎么样的强者?”

    三个持法弟子已经攻击了接近一刻钟,可是却终究没有攻破林伊雪的防御,这让他们有些焦躁起来。作为执法弟子,他们有属于自己的骄傲与尊严,可三人联手却连一个比自己小那么多的师妹都没能拿下,哪怕这个师妹是众所周知的天才,这也让三人感到亚历山大。三人对视一眼,手中的剑势再度扩大。

    这是拿出真本事了。

    场外一片惊呼。

    林伊雪感觉压力越来越大,心中苦笑了一下,终于再次提升了真元发动。

    庞大的“知天命”级别的真元从林伊雪体内涌出,加上知天命特有的“全程回蓝”效果,消耗的真元被迅速补回着。

    “天女落花琼玉现!”林伊雪一声娇吒,只见无数道剑气轰天爆开,化作漫天花雨,弥漫了周围数百米的空间。

    一时间,整个琼华后山都被粉红色所笼罩,仿佛童话里的梦幻空间。

    这无数道花朵都显得那般娇艳妩媚,可是琼华派门人却一下子哄的喧哗起来。

    “天女落花剑!!”“居然是天女落花!我们琼华派的绝学啊!”“这,这不是只有知天命的长老们才可以使得出的剑招么?大师姐怎么可能会?”“这招我也是听说过,不过真的很厉害么?”

    “相传这招将实际攻击隐藏在漫天虚招之中,将庞大的可以开天辟地的力量,隐藏在八朵小小花瓣中,谁也不知道这漫天花雨中哪个花瓣才是真正蕴含着知天命之力的真实攻击。而一旦没能从漫天花雨中找到真正蕴含着真力的花瓣,就等于被八个知天命级别的强者打中,是我们琼花派的不传之秘,是只有知天命级别的绝顶高手才可以放出啊!”

    “难道大师姐知天命了?”“怎么可能,大师姐才修行四年啊”

    修为高一些的,则都在皱眉。

    “灵溪师姐,方才那股气息你没有用察觉到?”

    “静舒师弟,原来你也察觉到了。不过伊雪那孩子的修为,却依旧只是金丹后期而已”

    “相传能领悟到我琼华天心诀十二层以上的,都是必然知天命,想来,应该是伊雪师侄的境界已经到了。此时被掌门师姐相逼下,才领悟出了原本只是知天命才可以使出的技能。”

    “这孩子果然是我们琼华派千年难得一遇的天才啊静舒师弟,对于此事,你怎么看?”

    “静观其变,你不是也这么认为么?灵溪师姐。”

    “呵呵呵”

    薛云凤的脸色很复杂,又是喜悦,又是愤怒,到最后,只变成一片潮红,伸手抬起,一片血红的剑芒朝着那漫天花雨迎去“林伊雪,你当真要反了么!”

    红色剑芒与漫天的粉红色花雨相撞在一起,爆发出无数的轰鸣。随着轰鸣的,却是无数的烟尘四起,还有无数的光影幻像。

    “居然不是天女落花!”

    “是啊,小看这丫头了,这丫头居然将天女落花与冰凌天幻决混而一体,看似天女落花,其实却是我琼华派的迷幻逃逸之术。”

    “呵呵,看来这丫头是带着她相公逃了。不过也好,这样一来我们也更有优势了。”

    “不错,看来,我们的掌门师妹,这次算是栽了。”

    “哼,不过是她自找的罢了。林伊雪这么好的苗子都被她逼反,如果她稍微不要那么贪心,不要那么自私,真的有几分掌门气度,是真的站在琼华派掌门的这个位置为人处事,你我又怎么会有机会?”

    轰鸣维持了大概一盏茶的时间,这样的轰鸣与光影乱射中,没有人看的到里面发生了什么。就算薛云凤也是铁青着脸,发布一道道命令,让执法弟子注意周围,防备林伊雪逃跑。不过执法弟子们在执行这个任务的时候,似乎都有些不起劲,心不在焉。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林伊雪与刘振依旧乘机逃走的时候

    可等轰鸣消失后,众人却发现刘振与林伊雪依旧停留在原地,仿佛钉子户一般。

    只是林伊雪满脸无奈,而刘振,依旧抱着胸,望着薛云凤一脸挑衅的神色。

    琼华派弟子有些疑惑了。

    这个样子,不像是一般的小白脸啊!

    如果只是为了逃脱的话,刚才分明是绝佳的机会,可是他似乎不是想要逃脱的样子。

    林伊雪有些小生气的望着刘振,嘟着小嘴,小脸红扑扑的,显然有些不满,却什么都没说。

    刘振笑了笑,毫不顾忌其他的将自家老婆拥在怀中抱了抱,柔声道“伊雪,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是想先退让一下,以后再来解决。可是我认为这样不好。”顿了顿,抬起头,温柔的语气转为冷峻“如果现在逃走固然简单,但是却会让你背负上背叛师门的罪名,甚至被无知者多传播几次,恐怕还会被附加上水性杨花,恋奸情热等形容词。老婆啊,这不是我们以前的世界了,这样的罪名,不好受。”

    众琼华弟子听在耳中,均对刘振的感官大有提升。

    不错,如果林伊雪和刘振就这么逃走,那么必然会背负上“背叛师门”的罪名,有了一个大的罪名,那么小的罪名和诽谤之声,便自然随之而至。

    “你我做错了什么么?”刘振冷道“没有!我们什么都没错,为什么要因为别人的贪婪与无耻而背负这样的一个罪名?”

    贪婪与无耻?琼华弟子听到这两个词,都感到一阵心悸。

    这两个词,摆明了是说薛云凤。很明显,刘振不是无的放矢,那么他们掌门到底做了什么?

    琼华弟子已经越来越多,渐渐这个后山已经围满了数百人。薛云凤的亲信有心驱散普通弟子,但是琼华派并非她一个人做主,在其他几个长老的干涉下,琼华普通弟子并没有被驱散。随着战斗的展开,围观者已经越来越多。

    这让薛云凤更为愤怒,却也更感棘手,有心下杀手,却又怕投鼠忌器,被自己的对头借机攻击。

    一名执法弟子冲上去两步,指着刘振喝道“好一个狂徒,居然辱我琼华派!”

    刘振笑道“我家娘子便是琼华派大师姐,我若是辱了琼华派,不怕回家跪搓衣板么?”

    众人忍不住大笑。

    大千世界依旧是男子为主的世界,怕老婆这种事情固然多着,但是明面上却也没几个男子会承认。

    此时刘振说出这话,在引起爆笑的同时,方才那剑拔弩张的气氛却一下子消了。

    “”出言质问的执法弟子也一时应对不上,满腔的激昂被堵在嗓子眼,也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怒。

    未等笑声平静,刘振便接着道“但是我说的实话,某人确实是贪婪无耻。你如果觉得我是在侮辱谁,那我只能说你们的价值观和正常人不一样。好吧,如果你们琼华派是一个只在乎地位,而完全不理是非黑白的门派,那就当我是在侮辱吧。”

    这帽子扣得太大了,方才还在笑的众人一下子止住笑声,目光集中到了薛云凤身上。

    “小辈!你居然如此辱我,今日”薛云凤怒极。

    刘振冷道“今日一定要杀我还是怎么?野心家阴谋破产的时候都这么说。”

    “刘振,不要这般无礼!”一个温和的声音传来,却是那灵溪真人。

    灵溪真人叹道“我不知你与掌门师妹有何误会,不过我琼华派从来不是因言而罪人的邪派,你若对我琼华有什么误会之处,尽管说出,但不可这般侮辱我琼华掌门。”

    这话明面上是客观,甚至是帮助薛云凤,但是很明显,却是用言语拿捏住薛云凤,让她不能下手攻击。

    “多半多半只是误会吧”林伊雪却是有些急了,拉了拉刘振的衣角。

    刘振也没理会灵溪真人,在刘振看来,这些为了权力勾心斗角的人,都是一丘之貉。刘振低下头,望着林伊雪柔声道“老婆,我知道你不愿意说你师傅的坏话。到那时你真的认为,让一个满是私欲的人,作为一个门派的掌门人,适合么?我在琼华派住了这十多日,也是很喜欢这个地方,但是就好像治病一样,一味的敷衍是不行的。脓包不挑开,肌体反而会腐烂啊。”

    林伊雪苦笑“师傅不是坏人只是只是”

    “我知道你的意思,在你看来,她也不是为了她自己,她是为了自己儿子。而母爱是最无私最伟大,这些我不否认。但是琼华派内外弟子加起来,怕有数万人啊”

    两人的对话并未刻意压低声音,周围的人都听的明白。越是听的明白,一些寻常的琼华弟子,就越是感到心惊,不知道接下来会听到什么秘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