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其他类型 > 仙界心理医生 > 章节目录 第306章 贵族的那些事

章节目录 第306章 贵族的那些事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唔,有小弟在,看来边关之城就稳如泰山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林清雨很开心,自己的弟弟能变得如此可靠而强大,作姐姐的也是与有荣焉。

    “既然清岚那边稳固了,我们这边也可以放手做点事情了。嗯,清雨,明日,我们就去干掉阿巴特吧。”

    “啊?这么快?不会让其他贵族反弹么?”

    “放心,我这么做,是一石二鸟呢。”

    一天后。

    白石城的酒馆传扬着一个八卦新闻,成为几乎整个城里所关注的焦点。

    据闻,出了名“能赚钱”的领主阿巴特子爵惹到了大麻烦。

    事情倒也不复杂,据说阿巴特男爵的长子托尼阿巴特在乡间游玩的时候偶遇一个林中精灵一般的绝色佳人。

    嗯,贵族的那点习性,大家都是清楚的。正所谓“饱暖思”,而作为特别能赚钱的阿巴特男爵可以算是男爵里最富裕的一位,富裕嘛越富的就越思。这很正常,不是么?

    可那位绝色佳人虽然打扮朴素,却居然是一个职业者,将欲行不轨的托尼阿巴特少爷包括两个随从打的抱头鼠窜。

    然后,托尼少爷自然是不服气的,请出了他老爹的私兵,要抓捕那位。

    这下事情就闹大了,原来那个绝色佳人居然是新来的城主大人的追随者。

    还是一位牧师英雄。

    这下事情就闹大了,城主大人立即派人查了阿巴特大人,作为贵族,肯定没有哪个的屁股是干净的,各种贪赃枉法或者杀人害命的黑历史就被揪了出来。特别是一起残害了数百条矿工生命的罪名,更是有凭有据,容不得辩解,终于在神圣的审判下,阿巴特子爵被判处监禁,当然,能不能活着从城主府出来,就是另说了。

    新官上任三把火,虽然其他贵族也有几分兔死狐悲之感,但是谁也不愿意在一个新任城主刚刚上任的时候去顶撞,特别还是战争时期。一个得罪了新官上任的城主大人的贵族自然没有其他的贵族愿意保,更何况阿巴特领主的生意那么广,少了一个阿巴特,大家赚钱的手段只会更多。

    于是,就在其他贵族都袖手旁观的情况下,阿巴特整个家族都被抄了。原本作为贵客被聘请的四位十字军剑士,以及与阿巴特交好的祭司甚至包括一位据说接受阿巴特供奉的大骑士阁下都表示“阿巴特触犯国法,不是我们不保护他,而是我等更尊重国王陛下的法律”。

    于是,就这样,显赫了几十年的阿巴特家族就这么成为了历史的云烟,而庞大的阿巴特家产也成为了新城主的私产。慷慨的新城主甚至拿出了其中的一部分继续聘请以前为阿巴特所效忠的所有士兵。而阿巴特曾经把持的一些生意门路,也自然被英明的城主大人送给了其他贵族。

    一日之间,昔日红极一时的子爵阿巴特,就这样烟消云散。

    皆大欢喜。

    白石城监牢中。

    将侍从和侍卫全部挥退后,云笑一手持着骷髅冠,一手斩断了阿巴特的头颅。

    做完这一切后,云笑显然有些意兴阑珊,连耳畔的系统音都没仔细听,就将骷髅冠递给身旁的林清雨,走出了这个黑暗让人心中压抑的场所。

    “支线任务完成。特殊宝物骷髅冠获得净化,你获得一件特殊宝物幽灵发饰。

    幽灵发饰无级别限制特殊宝物。由数百怨灵的力量所融合的幽灵发饰本来是充满怨气的诅咒之物,但是因为你的仁慈让他们的灵魂得到了救赎,这些感恩的灵魂将自己的力量保护着你,让你的灵魂不会被邪恶的力量所影响。”

    骷髅冠在系统音的伴随下渐渐变化着形状,从一个暗金色的骷髅头变成了一个带着红宝石的朴素头饰。

    感受到云笑的低沉,林清雨默默的收回成为任务奖励的“幽灵发饰”,随着云笑走了出去。

    白石城月下的风景是很优雅的,这里之所以以白石为名,是因为这里的一片山石都是洁白的色泽。

    据说,这里是上古大地女神的梳妆台,可想而知这里的美丽。

    云笑站在城主府后的一片山丘上,轻轻叹了口气“其实我今天的手段不怎么光彩。”

    林清雨没有答话,思索了一会后,轻轻的问“师兄,你为何不直接宣布他的罪行?用国法处置他?而一定要我去我去演一场戏?”

    “罪行?国法?”云笑冷笑了一声“在贵族眼中,害死几个矿工,又算是什么罪行?如果我用残害矿工的理由去审判阿巴特,那么你猜这里其他的贵族会怎么做呢?”

    “他们会如何?难道会包庇他?”

    “当然会啊。贵族可以容忍我公报私仇,却不可能容忍我真的为人民服务,而我一旦那么做了,就等于我自绝于贵族的行列。”

    “可今天我们审判阿巴特的时候,那些贵族没有说什么啊?”

    “那是因为所有人都知道,是阿巴特的儿子冒犯了你,冒犯了我身边的美女追随者啊”云笑望了一眼林清雨,月色下的林清雨更显柔媚,当真是不愧那些平民口中的“绝色佳人”。

    “我我不大懂”林清雨有些迷糊“为何冒犯我的罪名就可以杀他,而残害矿工就不能了?最后我们用来审判阿巴特的罪名不还是残害矿工么?其实所谓的冒犯我,也是我们故意诱导的我根本没吃什么亏。”

    “是啊所以我才感到很不舒服啊”云笑叹了口气“如果我是直接用残害矿工的名义去杀死阿巴特,那么整个白石城的贵族都会反对。因为我那么做的话,就等于是完全站在了平民的那一边。对于贵族来说,那是最可怕的事情,因为”

    说到这里,云笑没有说下去,只是再次叹了口气。

    “因为那些贵族也也做过那样的事情?”林清雨微微一颤“所以如果我们用残害平民的理由来审判阿巴特,那些贵族就会反对?而而如果之前有他儿子调戏我的事情发生,那么其他贵族就会认为认为师兄你是为了给我出气?”

    云笑点了点头。

    林清雨睁大美目,呀然道“难道在那些贵族眼中,几百条人命都没任何罪行,而得罪我才是真正的罪?”

    “对!因为对于贵族来说,几百条人命,也不如城主身边一个美女被人调戏的重要。”云笑冷笑道“别说几百条,就算阿巴特残害再多的平民,在贵族们心中也是不值得被杀死。而得罪了城主身边的美女,就是真正的可死之道。”

    “如果我今天是因为给那些死难矿工伸冤,那么整个白石城的贵族都会来反对我。可如果我是为了给身边的美女出气,而拿死难矿工的事情做幌子,那么所有的贵族反而都会觉得这是正常的。”

    “因为这,就是贵族。”

    “无论在哪个世界,能够给上位者定罪的,能够审判上位者,调查上位者的,只能是更高的上位者。而从来不是底层的百姓所以百姓只能期待有青天大老爷,期待有圣主明君”

    云笑说到这里,神色显得很低沉“无论哪个世界原来都是这样”

    “师兄”感受到云笑的低沉,看着云笑冷如冰霜的神情,林清雨忍不住心疼,走到云笑身边,握住云笑冰冷的手“应该应该也会,会有的吧就算,就算现在没有,将来,也应该会有的吧,只要只要有师兄你这样的人在。”

    “是啊,有过曾经有过”云笑却轻轻一叹,声音中更冷了几分“曾经有一个很伟大的人,他用他神一样的威望建立了十年这样的时光。他本可以成为最伟大的一位帝王,可是他却用所有的威望和权力,尝试了一次世间从来没有有过的改变”

    “那是底层百姓有资格调查和审判上层权贵的时光,是我的故乡那几千年文明史来仅有的十年。”

    “那那最后?”林清雨忍不住问,可是林清雨的声音是颤抖的,她觉得,那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可是他失败了,一败涂地。国家因此而一团糟”云笑长叹一声“那位伟人为了这十年人民当家做主的时光,付出了他所有的威望。可是,终究还是失败了。因为那些几千年来从未得到过这种权力的底层百姓,终究不懂得这种力量的宝贵,他们也根本不懂如何去使用这种力量,这种力量终究还是被那些上层人所利用来互相勾心斗角争权夺利。那些害怕被审判的上层也自然不会坐以待毙,他们用一切的手段去阻止这个可怕的尝试。他们用各种手段,无论是抹黑也好,引导底层也好,混淆是非颠倒黑白也好,他们做出了各种手段去阻止这种事情的成功与再次出现。”

    “最后”云笑望向天空,悠悠的道“那十年被称为最混乱最黑暗最邪恶的十年虽然那十年也是从古到今从未有过的,让底层百姓有权力调查与审判上层的十年可事实上,那十年的尝试,最后得出的唯一结论就是永远不要让无知的平民获得权力,否则这个国家就会被他们弄的一团糟”

    “而更可悲的是,这居然是事实因为普通人都只会为自己的利益去思考,你不可能指望他们都是无私或者智慧的人。真正愿意为了国家放弃自己利益的人,十个人里最多只有一个而已。审判权和调查权也只会被那些平日很善良平民用来报复打击清除异己或者往上爬的资本”

    “师兄”林清雨感受到了云笑心中那深沉的悲哀与手心那寒霜般的冰冷,只能用自己的小手去试图温暖。

    “师兄,不是这样的”林清雨努力想要安慰云笑,云笑的模样让她很伤心,很难过,她觉得自己必须做点什么。

    “我想我我”林清雨绞尽脑汁,在脑中组建着词汇“我觉得,这,这已经很好了”

    “呵呵”云笑没有答话,他能感受到林清雨的心情,虽然林清雨没有说出任何能安慰他的话,但是林清雨的举动让云笑心中很暖。

    “我,我是,是说真的!”林清雨忽然眼睛一亮“师兄,你想想啊,你们那个世界,才,嗯,才几千年是吧?都已经开始尝试让底层的百姓去拥有权力,你说的那位伟人虽然失败了,可是,他毕竟尝试过啊!”

    “嗯?”

    “我们大千世界,已经几十万年的历史呢!却都没有过这样的人,没有这样的事。”林清雨脑子越转越快,不再结结巴巴,而是用很欢快的语气道“师兄你想想啊,既然有那么一位曾经尝试过,哪怕他失败了,他至少让这个世界知道,有那么曾经的一段时光啊!”

    “可是失败了啊”云笑痛苦的摇了摇头“没人会愿意再来一次那样的革命没人愿意再出现那样的混乱,甚至甚至包括一直很支持那位伟人的我。”

    “失败没什么的,任何的变革都会失败啊!但是,人们总会从失败中总结到经验,用来铸就下一次的成功啊!”林清雨越说越快“师兄你刚才也说了,失败的原因是因为老百姓不懂得这种力量的宝贵,也缺乏运用这种力量的智慧,那如果有一天,所有的老百姓都有了这样的智慧,懂得这种力量的宝贵呢?”

    云笑眼睛一亮。

    “就好像我们用术法一样,我最开始用这招普度众生的时候,总是摸不到诀窍,失败了很多次,因为毕竟是佛门的功法,与我之前所学完全不一样。但是慢慢的,在失败很多次后,我终究摸到了其中的诀窍,终于还是学会了这招,我想,你说的那种,让底层百姓有权力和资格审判调查上层人的时代,也是需要慢慢来的吧。”

    “嗯,虽然曾经失败过一次,但是,那至少说明,师兄你的故乡,有人这么尝试过。就好像师兄你教过我的,零和一是完全不同的事情。虽然一还很少很但是却终究已经不是零啊。”

    云笑目瞪口呆的望着林清雨,发傻。

    “额”林清雨在云笑的注视下有些害羞“师,师兄,你干嘛这样看着我”

    “清雨”

    “嗯?”

    “我想如果我将心理学带来这个世界的话,你或许已经可以出师了”

    “什么?”

    “没什么呵呵”云笑笑了,他长长呼出口气,然后忽然手中一用力,将林清雨拉近,双手用力的将这个女孩子抱在了怀中。

    云笑闭着眼,绣着那清雅的发香“清雨有你在,真好”

    这章写了一些不合时宜的东西,不过写了也就写了

    既然已经写了一些不合适的东西,就再啰嗦几句吧。

    或许有些读者不习惯,但是我心中的爱情,从来不是什么轰轰烈烈生离死别,而是平平淡淡的。

    我心中的爱情,不是俊男美女浪漫如花,而是唠唠叨叨的老太婆老头子在华发满头还互相斗嘴,可就在斗嘴的时候却还忘不了给对方抓背挠痒痒。

    我心中的爱情,不是英雄救美生死相随,而是与老伴大吵大闹发誓离家出走,却在一两个小时后就绕回家中,还顺手去超市买了一瓶醋。

    什么是爱情?我觉得

    习惯,就是爱情。

    平平淡淡才是真。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