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灵性蒙古高原 > 正文 三七三、城市积疾

正文 三七三、城市积疾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三七三、城市积疾

    好像已经很久没有更新了。国庆假之后就是连续8天的长班,再就是连续6天的大会,接着就是休息一天又开始上班,整个人都在一种疲累状态中。今早起床以为是周四了,开车走在路上想一想,好像不对,今天才周三啊!不过这两天工作不是很忙,思维似乎又回来了,于是再来更新文文。

    书接上回:

    下了一天一夜的暴雨,城市内涝严重,很多街道都被洪水淹没,轿车、摩托车、行人都无法通行。

    东葛路和古城路的地势比较低洼的街道积水有一米多深,山丹坐的63路公共汽车如无畏的勇士在大水中行进,车身侧卷起层层波浪,如船行海中。

    看到人行道一个男子,洪水及腰,倔强地推着一辆自行车,艰难地前行。一堆抢险的消防兵在用长长的杆子探测、寻找下水井盖,一个被急流掀开的下水井入口处,洪水打着璇儿倾泻而入,几个交警穿着雨衣在维持秩序,把试图通行的行人劝阻、改道思贤路。

    有几个不听劝阻的大爷大妈,拉着手非要通过上百米长的积水,到对面的飞凤菜市去买菜。警察人手明显不够,抵不住大爷大妈口水横飞、理直气壮地说他们不怕,又不是第一次内涝?哪一年不内涝个三次、两次?啥?绕到思贤路?绕道思贤路要两个小时以上时间,他们宁愿涉水也不想绕路,中午孩子们要回家吃饭,他们耽搁不起时间。警察拦不住便只好摇着头放行,嘱咐这群固执的大爷大妈慢慢走、探实脚下的地皮再落脚。

    警察叔叔没敢告诉这群不听劝阻的老人家,就是昨晚的暴风雨,一个小姑娘踩自行车下班途中,掉进被冲开井盖的下水道失踪了。

    永城这座青山绿水的美丽城市,下水十分脆弱,用流行的网络语言来说:就是十分不给力。每一次的大雨、暴雨总是有无数路段内涝积水,城市下水泄洪能力十分有限,所以每一次大雨,城市就变成了一座媲美威尼斯的水城,市民就是困在水中却不会游泳的鱼,整个城市便半身不遂。

    如今城市地面建设日新月异,而相应的城市污水处理、下水排洪系统却是滞后无数年的光景。

    中国人的急功近利和短视、面子工程、官员的政绩导致看上去光鲜亮丽的城市,却有着小脚老太太一样蹩脚的下盘,这是很多城市的通病坐在公车上的山丹这样想。

    在中国,最不惧暴雨的城市,不是首都北京,也不是国际大都市上海,而是青岛。早在100多年前,德国人占领青岛后,就为这个沿海小渔村,设计了足够使用百年的现代排水系统,其中雨污分流模式,即使到今天,还有很多中国城市未能做到。

    曾有人问“如果被带到一个陌生的国度,如何分辨它是否发达”

    龙应台说“最好来一场倾盆大雨,足足下它3个小时。”

    永城是一座边陲城市,虽说不大,但作为省会城市,怎么说也应该有它的优势所在。

    而山丹对永城各市政部门的协调、统筹也是十分无语。不说老城区,就是新城区,每一条新修的柏油马路都没有好好通畅过,都是一言不合就用围栏圈起来一小块一小块的施工“地盘”。

    最搞笑的一次是,市政领导刚刚在新闻里炫耀了新修的桃源路十年都不用再动工的话,没出半年,若干个“蓝色小岛”就遍布桃源路,今天是电缆拉线、明天是燃气布管,再不就是下水道维修,反正是及时“啪啪”地打了领导的脸。

    而一些老城区的道路不止狭窄,还破烂。市政部门接到附近居民投诉、报修电话,也是能拖就拖,做到热情回应、坚持绝不解决。那些泥泥水水的烂街道就那么长年累月地暴露在风雨之中,一到大雨天就是一道“亮丽”的海岸线,附近的居民苦不堪言。

    那也没办法,领导们不住在这些老城区,也不“路过”。

    而市政府附近的道路却是每年翻新一次,沥青铺了一层又一层,街道边人行道的地砖每年倒腾换一次。

    对此,小老百姓们只好适应环境适者生存嘛。

    山丹倒腾了一个多小时,才转车到了单位,迟到是一定的了,也早已是过了早餐时间,不过一大批人因为道路淹水而无法按时上班。食堂人性化安排,山丹还能拿到一碗热腾腾的瘦肉粥、一个肉包子。一早上清冷、堵车、折腾的烦累也因为吃了一口热饭而稍稍缓解。

    刚刚穿好白大褂,准备就绪,办公厅黄处长敲门进来:“山丹医生,今天下雨堵车,你怎么来的?你过来的街道有积水吗?”

    “我是坐公共汽车来的,东葛路和古城路积水,所以我堵到刚刚才到不久,您找我有事儿?”山丹客气地说。

    “哦,不要紧的,特殊情况特殊对待嘛。我找你还真是有事,你对三五六医院有了解吗?他们那里的伽马刀怎么样?”黄处长问道。

    “哦,有些了解,不过咖玛刀我不是很了解,您是要?”山丹问道。

    “我知道你爱人在那个医院,你帮我打听一下这个医院的咖玛刀怎么样。我的小儿子脑部有个肿瘤,已经在医科大一附院神经外科做过手术了,医生说还有一部分不能手术切除干净的,需要伽马刀治疗,推荐了三五六医院的咖玛刀,你帮我了解一下情况。”黄处长说道。

    “伽马刀其实不是手术,它是一种射线,像紫外线杀掉微生物一样,它是伽马射线集中杀死肿瘤细胞,达到像手术切除一样的效果,所以,医院就形象地把它比喻为伽马刀。”山丹做了简单的说明。

    “哦,我也听医科大的医生讲了,说是不用开颅就可以达到切除肿瘤的目的,原来是这么回事啊。”黄处长听了山丹直白的比喻,对伽马刀有了一个直观的了解。

    “是呢,我回去给您了解一下三五六医院的伽马刀的情况,看看他们的治疗流程和病例数,还有实实在在的治愈率,明天告诉您。”山丹说道。

    “好的,我就是想了解这个东西到底它有多大的作用,是不是像他们吹得那么神乎其神。”黄处长微笑道。

    “嗯,道理是对的,只是疗效和适应症方面需要了解。我先了解三五六医院的伽马刀状况,再结合您孩子的病例,看看是否合适用伽马刀治疗。”山丹回道。

    “好的,那就拜托你了。”黄处长客气地说。

    “不客气的,您见外了。”山丹客气地送黄处长走出来。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