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灵性蒙古高原 > 正文 三七六、身不由己

正文 三七六、身不由己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三七六、身不由己

    “哦,我觉得事在人为,他们想赚钱,你想发展专业,其实也不矛盾,如果实现双赢,不是更好?”山丹说道。

    “恐怕难!他们要在短期内回本,你想想在承包这件事上,从上到下多少个关口要走?填进去的成本是多少?如果不能在短期内回本,他们就会亏损,这样势必就会造成一个现象:以经济利益为目标。”顾海平摇摇头。

    “也倒是。承包商有找过你吗?”山丹问。

    “有。我是拒绝了,但是他们就找到了上面的领导,看来承包是势在必行了。”顾海平回答。

    “你有了解其他科室的承包情况吗?”山丹又问。

    “有。我到神经外了解了一下,他们是最先承包出去的科室,承包商下了大成本,更换了所有的检查仪器,那就是几千万的成本,现在的、磁共振、照影、等等仪器都是最新的,还有介入治疗等等都开展起来了,病人的负担是增加了几倍。临床效果其实和原来是差不多的。”顾海平说道。

    “按说这些先进仪器到位了,检查的精确性和精准度都提高了,治疗手段也提高了,那治疗效果也应该有所提高才对啊。”山丹有些诧异。

    “道理是这样的,但是你应该明白,医学说到底是人的科学,占主动的还是人的因素,新来的仪器,很多医生还没有学会、适应,所以能很好的利用起来还需要一段时间,治疗中还是原来的老办法,疗效当然在短时间不会有很大提高。杨主任有自己的一套诊疗方式,他有自己的主攻方向,现在也不得不受到出资方的限制,要充分利用新式的武器,多开检查单和化验单,虽然多开也会增加医生的收入,他们会按比例分红给医生,但是每一个有良知的医生都会痛恨这样的行为。尤其看到那些穷苦的病人,他们哪里负担得起这么昂贵的检查费用?杨主任不久前跟对方派驻的监管人员大大吵了一架,就是因为一个乡下车祸的病人,本来脑出血、脑疝,需要立即手术,而对方非要先做一堆检查才肯叫病人进手术室,杨主任没理会直接上了手术,几个小时的手术下来,把病人从死亡线上拉回来,却被院里批评了一顿。杨主任也是一肚子苦水没处倒啊!”顾海平叹曰。

    “我看泌尿外的吕主任似乎越来越滋润了,每天看到油头粉面地晃悠。”山丹想起在大院里遇到的吕世道。

    “哦,所以说,对一些想干事业、想要在专业上做出成绩的人,承包出去是有百害而无一利,而对于一些没本事、随波逐流的医生,反正收入增加就是好事儿,他们会乐在其中。而我以为:医院始终应该以救死扶伤为目标,以减轻百姓的疾苦为己任,况且我们部队医院吃的是国家的皇粮,根本不应该以追求经济利益为目的。”顾海平说出自己的看法。

    “嗯,我理解你的想法,但是大势所趋,你也不要太过去抵制,你若去抵制,实质上是影响了人家的钱袋子,人家会记恨你的。况且,事在人为,你可以跟对方和平共处,一些原则性的问题不让步,比如黑心钱就不能赚,比如草菅人命的事怎么样都不能干。”山丹拍拍顾海平的肩头说道。

    “这个当然会做到,不过恐怕到时候很多事情都不好做了。”

    “还有个办法:你可以消极怠工,他们不能盈利,自然会考虑不再承包你这里。”山丹简单的思维说出这样简单的办法。

    “你想得太简单了,据说福建人在全国范围内承包了大部分的部队医院,包括武警医院在内,几乎大半都攥在福建人手里,三五六医院算是后来的了,其他发达地方早在十年前就已经被承包了,你想一想这一条利益链,是牵一发而动全身。但凡他已经走到这一步,就已经打通了关键关节,恐怕到时候会身不由己了。”顾海平有些无助的神色令山丹很是心疼,原本以为博士毕业可以不再受到诸多限制,可以按照自己的思路来开创一番事业,不想世事总是无常,计划总赶不上变化。

    “可能会受到一些限制,但是一定不会胡作非为吧?这么大个部队医疗系统,会任由地方势力左右?”山丹还活在自我的幻想中。

    “现在不同以往了,你不觉得现在的社会风气和人心都不同了吗?原来人们做人做事都有个道德约束和底线,现在人们还有什么敬畏的?有钱能使鬼推磨在当今的社会杯诠释得淋漓尽致啊!”顾海平无可奈何地说道。

    “唉!大环境我们改变不了,只能改变可以改变的,适应吧。人总是在不断地斗争中前进的,相信自己有这个能力。”山丹的话明显没有多少力量,她舍不得他受到不必要的影响和制约,但是又能怎么样?

    “没关系的,我会调整的,虽说现实比较不尽如人意,但是我想凭自己的努力和影响力来尽量达成自己的意向。对方也是人,也是有着情感的正常人,如果我坚持一些原则,估计他们也不太会强人所难吧。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怕什么?没事儿!我不过是跟你发发牢骚。”顾海平看到山丹眼中的担忧和不忍,故作轻松地笑道。

    “人一辈子可能也是这样,没有一帆风顺的,只要你想干出点儿名堂,就要和各种各样的困难做斗争。有很多是人为的,还有很多是客观的,反正不会给你放好一切条件叫你毫不费力地到达目的地,看开了也就无所谓,**他老人家不是说:与天奋斗,其乐无穷与地奋斗,其乐无穷与人奋斗,其乐无穷嘛?我们就慢慢来斗吧。”山丹了然顾海平的用心,便也顺势如此说道。

    “其实也没那么可怕,我不过是烦要耗时耗力来应付这些人,但大势所趋,有什么办法?那就去应对吧,就当解解闷。”顾海平浅笑。

    “那你说,要不要给领导的孩子来做治疗?”山丹想起来今天黄处长的托付。

    “要啊,不过不要找那个姓柏的,如果找他,就要给医科大推荐的医生一笔钱,还可能会影响治疗的方案,直接找伽马刀中心的杨主任,不要说是医科大医生推荐的,可以省点钱。”

    “啊?他们不是医生,居然还参与医疗过程?那不是乱来?”山丹诧异道。

    “对啊,现在就是这样的,很多在临床混了一阵子的这些人,自以为懂了一些临床,就开始指手画脚,医院又给他们挂上专家的胸牌,他们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进行医疗干涉,这个才是可怕的。”顾海平说。

    “医院领导胆子也太大了吧?出了医疗事故怎么办?”山丹惊得张大了嘴巴。作为医生,出医疗事故那是非常大单的事情,轻则伤人重则害命,这个是来不得半点疏忽的呀。

    “所以说,现在的世道真是变了,我们从学医那一天开始就把这个职业作为一个神圣的职业,救死扶伤,杜绝一切可能出现的医疗事故,而如今,现实却是大不同了!人命关天的事情在一些人眼里也变成了可以用钱摆平的事。”顾海平感叹道。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